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夜奔

第六十五章:夜奔

        有事耽搁了……晚还有更……

        聂小倩的出现,让陈剑臣颇感惊讶——她还是一个人,穿着飘逸的男装,在月色缭绕之下,俊俏得一塌糊涂,竟让陈剑臣看着有几分眩晕之感

        俗话有说:马看将军,灯下观美人,但这月下赏美人却更具魅力。

        “聂小姐,你怎来了?”

        说实话,陈剑臣和聂小倩并没有太多的交往认识,两人之间,从真正的意义讲,他们只说过一回话罢了。

        聂小倩眨眨眼睛,道:“我若不来,如何向你讨那幅字?”

        她身材甚高,站近来,只比陈剑臣低半个头而已;身穿男装,更显长腿细腰,似乎束了胸,只微微显出一些山峦规模。

        面对陈剑臣,她表现得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寻常女子的扭捏作态,手一伸,脆生生道:“陈公子,你别说没有帮我写好那幅字。”

        陈剑臣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幅卷轴过来。

        聂小倩接过,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开观看。

        陈剑臣疑问:“你就不想看看我写得什么?”

        聂小倩促狭地一笑:“看与不看,字都不会变的,你说对不对?嗯,不过现在我可要找个地方躲一躲,相信此时,我的丫鬟和爹爹的护卫肯定到处在找我了。”

        陈剑臣哑然:“你是偷跑出来的?”

        “什么偷不偷的,说得那么难听,本姑娘只是觉得状元楼的饭菜不合胃口,楼的宾客太过于假惺惺,又恰好看见某位生秀才被人逐了出去,这才出来散散心的。”

        聂小倩巧笑倩兮,仿佛偷跑出来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有一种顽皮的美。

        陈剑臣面色一冷,道:“你都看见了呀?”

        聂小倩呵呵一笑:“我本来是在欣赏月光的,只是偶然看见。话说,你当时为什么不生气呢?觉得很奇怪哩。”

        陈剑臣一摊手:“主人要逐客,身为客人能有什么办法?”

        聂小倩哼了声,一一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却见到陈剑臣仍然不动声色,无动于衷的,又问:“这样你还不发火?如果你把握到这个机会,在楼好好表现一番的话,很可能会就此青云直的哦,如今却成了欺世盗名的胆小鬼。”

        ——能取得在大人物面前表现的机会十分难得,不知多少“有心人”耗费巨资,送礼跑后门跑得腿都断了,最后还不能见到正主儿一面,由此足见一斑。而如此一个天赐良机却被一个奸佞小人从中作梗,破坏了事。换了谁,都会觉得愤愤不平,甚至还会直接掉头杀回去,为己正名。

        可眼前这少年眉不动眼不跳,宁静如水,一点动气的迹象都没有。

        此子果然不同寻常……

        聂小倩心里暗暗有了个判断——经过踏青之行,她就对表现一鸣惊人的陈剑臣留了心思;故而那天在街偶遇会突兀地叫那么一声,以及,吩咐丫鬟去请陈剑臣写一幅字送给自己。

        而今晚,陈剑臣的表现再度让她刮目相看。

        作为知州之女,聂小倩阅人多矣,很会看人,她却有点看不透陈剑臣,但她知道陈剑臣不是那些迂腐不堪的呆子,不是苟且钻营之徒……这就足够了。

        “陈剑臣,你这是要回家?”

        她直呼其名,在礼仪是不符的,可她根本不管,反而觉得这样叫更亲切些,不像公子前公子后那般虚伪做作。

        或者在某些人的面前,聂小倩必须要做作对待,然而在陈剑臣面前,她丝毫不想委屈自己张扬的性格。

        其实在聂小倩心目中,她一直向往的,是某些志异记叙的那些敢爱敢恨的奇女

        红拂女、聂隐娘……

        “小姐,小姐你要去哪里?”

        后面忽然传来急促的声音。

        聂小倩回头一看,就见到自己的贴身丫鬟出现在了视线范围之内,丫鬟后面,还出现了侍卫的身影。

        不好……

        聂小倩暗叫一声,忽地一把抓起陈剑臣的左手,嘴里道:“陈剑臣,你要回家,我暂且跟你回家躲一躲,你来指方向。”

        她果然是练过轻功的,施展开来,罗袜生尘,凌波微步,仿佛双足没有点地般,嗖的,非常的快速,简直就像骑着马在奔跑。

        陈剑臣大感好奇——他目前身体资质不差,本身也一直在坚持练《截拳道》,只是他练的截拳道属于近身搏斗的功夫,和聂小倩这般高飞高走的轻功完全没有可比性,自是感到大开眼界。

        在天统王朝,练武的人不少,主要集中在军队中;至于野外,也会存在一些能够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

        这些高手,和道门释家的修士不同。他们主要练得是拳脚刀枪功夫,或者有些内家高手修炼出了内功,可就算内功再深厚,依然还是停留在凡人阶段,与修为境界高深的修士比起来,有天渊之别。

        于是,明朗的夜色下,熙攘的街道,一男一女似搂似抱地夜奔,而后面,还有人大呼小叫地追赶着。

        这一幅景象,既让人觉得拍案惊奇,又觉得疑惑不解,有好事者不禁腹诽起来:“莫非那一对青年男女是私奔的?家人发现了,所以追赶……”

        私奔,那是一个多少浪漫的名词呀,古有司马相如凤求凰,又有红拂夜越墙……

        好,其实这只是陈剑臣眼下萌生的一些杂念罢了。

        ——他被聂小倩挽着胳膊,姿态颇有些不自在,因为靠得过于接近,隐隐有幽香袭鼻而来,精神顿然一爽,眼睛睁得大大的,正偷眼瞥见聂小倩如玉的脸庞微微泛红,更加的娇俏可人。

        仿佛感觉到了他注视的目光,聂小倩脸的红晕竟大有扩散之势,渐渐弥漫开来,甚至在转弯时一个失神,差点撞到一棵树去了。

        罪过……

        陈剑臣赶紧摒弃杂念,要专心指路。

        不料此时聂小倩忽而停步,一放手,松开陈剑臣,嗔道:“你还是自己回家。”

        说完,竟干净利索地掉头离去。

        陈剑臣呼之不应,左顾右盼,发现所处之地十分陌生,人影罕见,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于是,悲催的“私奔男”耸然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

        这个聂小倩,也太不负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