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醉意

第六十三章:醉意

        是燕赤侠,不是燕赤霞……

        一个念头飞快地在脑海掠过,随即抛之脑后了,不再纠结纠结那一字之差,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当下问:“燕兄背负巨剑,莫非是传闻中的蜀山剑客?”

        燕赤侠双目精光闪过,转瞬即没,旁若无事地道:“公子也曾听闻过蜀山剑客之说?”

        陈剑臣微笑道:“燕兄不必客气,你直接叫我‘留仙’就好了……嗯,我曾听一个道士说过。”

        “什么道士?”

        陈剑臣回答:“崂山庆云道长。”

        燕赤侠哦了声,释然道:“原来是他。”

        陈剑臣马问:“燕兄认识庆云道长?”

        燕赤侠呵呵一笑:“见过一面。”

        陈剑臣又问:“那崂山广寒道长呢。”

        燕赤侠面露惊讶之色,又扫了陈剑臣一眼:“你也认识广寒那牛鼻子?”

        说到广寒,他直呼牛鼻子,似乎很稔熟的样子。

        陈剑臣笑道:“和广寒道长喝过一次酒。”

        燕赤侠一下子明白过来,哈哈大笑:“原来你就是那个生!”

        这下轮到陈剑臣感到惊讶了,可转念一想:他们之间既然认识,说话的时候谈论到自己也正常。如此正好,有这个门路就省了许多曲折功夫了。

        燕赤侠又问:“广寒曾与你说过我的身份?”

        陈剑臣摇摇头:“没有。”

        燕赤侠晒然道:“量他也不会说,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陈剑臣听得入神,敢情这燕赤侠的修为比广寒还厉害一筹呀,莫非真是那传说中的剑仙了?不禁肃然起敬,道:“燕兄果然是世外高人。”

        燕赤侠一摆手:“我知你不是那等迂腐之徒,就不必多做客套礼数了,来,既然相遇就是缘分,喝酒。”

        从此绝口不提修为之事。

        他不提,陈剑臣也懒得扫兴,破坏气氛,两人便你一杯我一碗地吃喝起来,顺便说些家常闲话。

        这一顿酒下来,陈剑臣第一次有了醉的感觉,飘飘然,双脚似乎踩到了棉花之,软软的。而燕赤侠显然海量,陈剑臣用杯他用碗,喝的比陈剑臣岂止多出一倍?然脸不红,眼不朦胧,一点事儿都没有。

        结完帐后,两人离开酒肆,燕赤侠告辞道:“留仙,为兄即日将赶往京城,参加一场弘法大会,他日有缘,定当再见。”

        又是弘法大会……

        陈剑臣愣神,道:“那我就祝燕兄一路顺风了!”

        ——他和燕赤侠算起来只是萍水相逢,但颇有一见如故之感。只可惜喝了一顿酒后,对方就要京了。感觉,就和广寒差不多。不过修士,都是这般洒脱的,来去如风,哪里有多少交代?

        当下燕赤侠不再多言,转身大踏步而去。

        陈剑臣目送他离开,顿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刚才喝的酒,未免太多了些。他强打起精神,向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路,越发觉得头重脚轻起来,赶紧在街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休息,准备等缓过这阵酒劲后再回去。

        “喂,这位公子!请醒醒……”

        恍惚间陈剑臣感觉有人在呼唤,声音飘渺,不知深浅。他霍然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刚才竟眯着了。

        眼前站着一位丫鬟打扮的女孩子,不过十一二岁模样,正冲着他叫呢。

        陈剑臣晃晃头,问:“姑娘你叫我?”

        那丫鬟抿嘴一笑,道个万福,道:“公子想必是喝醉了?”

        陈剑臣苦笑道:“确实喝多了点。”

        丫鬟伸出手,手有一根用白纸包住的东西,道:“这是陈年葛根,解酒效果很好的……嗯,是我家小姐叫我拿给你的?”

        “你家小姐?”

        陈剑臣有些疑惑,难道自己在街边打了会盹,一下子就被某个千金大小姐看了?

        ——好,这绝对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丫鬟手一指,正指着停在不远处的一顶精巧的轿子。

        轿子停在那边,帘布都盖得实实的,看去,如同一个笼子般。仿佛感觉到了陈剑臣的注视,那帘布微微掀开一条缝儿,有盈盈的目光从里面往外探出来,和陈剑臣的眼神一触,帘布儿立刻又遮了回去。

        应该不是聂小倩,否则何必遮掩?

        陈剑臣干咳一声,站起来,道:“你家小姐的心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谢谢。”

        做一个礼,施施然举步离去——眯了一会,酒意散了大半,行动自如了。

        那丫鬟一跺脚,只得跑回轿子那边,说:“小姐,那生不领情呢。真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多少人眼巴巴着要小姐送东西呢,他可好,居然掉头就走了;我看呐,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

        从她的角度看,自是陈剑臣应该欢天喜地地接了葛根,然后彬彬有礼地道谢,再打听自家小姐的名讳——接下来顺利投缘的话,就可以演绎出一次荡气回肠的才子佳人的故事了……但那生倒好,拍拍屁股走掉,屁都没放一个。

        轿子里传出幽幽的声音:“香儿,我们走,只是街偶见,他这般做也属于人之常情。”

        那香儿很八卦地问道:“话说,为什么小姐要送给他葛根呢?难道是看那生长得俊?”

        “香儿,你越来越多问题了。”

        香儿一吐**,嘻嘻一笑,吩咐轿夫起轿,依依呀呀地走了。

        陈剑臣回到家中,莫三娘闻到他一身酒气,忙道:“阿宝,快冲一杯浓茶来。”她以为儿子和王复去喝酒了,朋之间的应酬,在所难免,自是不会多说什么。

        阿宝很快就好了浓茶,端过来给陈剑臣醒酒。

        陈剑臣喝了一大口,精神为之一爽,接着几口喝完,然后向母亲告了声罪,回房睡觉去了。

        时日如飞,十来天一晃眼就过去,八月十五来到,吴文才早早就把状元楼全部包了下来,不接外客,大摆酒宴,只接他请来的贵宾。

        陈剑臣也是其中之一。

        他和吴文才之间只是有些摩擦,谈不怨恨,既然对方开口邀请,却不好拒绝。况且,他已经写好了送给聂小倩的字,恰逢其会,可以找个机会把字墨送给她,了却一桩心事。

        中秋佳节,月满中天,名流云集,肯定会是一场热闹缤纷的大宴会。在宴会之,想必很多人都想争着出境要捞个引人瞩目的角色了。

        有没有人能猜到主角给聂小倩写得是什么字呢?好,这个问题确实很唯心,很难猜,但我相信群众的智慧是无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