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考试

第六十一章:考试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新的进步,求各类支持!)

        三天时间,王复就将《石头梦记》抄写了一份,然后把手稿还给陈剑臣

        拿了手稿,为了摒弃杂念,陈剑臣刷刷刷的,连续在白纸上写了十个“静”字,每写一个,他都感觉情绪安静一分,到了最后,感到已完全的心平气和了,于是端坐下来,翻开《石头梦记》——

        这一次,他竟看进去了。

        感觉有些玄妙,就像变成了另一个自己,在研读笔记一般,笔记上的字句,一个个,一行行,似清水潺潺,流过心头,却留下了清晰的印记。

        陈剑臣的精神,十分集中,思维在高速运转,一如回到了那一年奋战高考的岁月,哪怕对于那些枯燥到极点的数理化十分厌恶,但还是能把所有的公式、所有的方程都一字不差地牢牢背了下来。

        这,应该也算是一项本事了的。

        ……

        在接下来的近半个月的时间,陈剑臣一直在攻读《石头梦记》,遇到疑难处,就翻开四书查阅,还搬来林林总总的四书注疏,小山似的堆放在房间内——既然确定了要破而后立,那就得先把枷锁套上去,熟悉其特性,破绽,漏洞,再一举破开,永不成羁绊,而不仅仅是流于表面的下意识的排斥,视而不见。

        此过程或者存在风险,谁能保证枷锁戴上来,戴着戴着就适应了,脱不掉了?

        这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所谓制度,就是从开始不喜欢,到慢慢习惯,再到离不开的一个荒诞过程——好在陈剑臣的外来者身份,以及身怀《三立真章》,能保证最大限度地把这个风险压制了下去。

        有努力,就有回报。

        一个月后,陈剑臣已能有模有样地写出一篇完整的八股文了。

        犹如及时雨般,就在岁考科考来临的前夕,他终于渐渐把握到了时文制艺的窍门。

        岁考科考如期举行,轮番来袭,又很快过去。

        最后,在这两次考试中,陈剑臣都被评为四等,成绩属于中下水平,虽然没有降级的危险,但依律要受到提学官的训责。

        其实对于这个成绩,陈剑臣自觉满意,如释重负。他临时抱佛脚的,能全凭本事地得到四等成绩真心不算差了。

        只是学院里的夫子不这么认为,陈剑臣可是童子试三试第一的少年才子呀,盛名之下,怎能在第一年就考出四等的成绩?

        实在有点名不符实。

        于是,夫子们立刻想到在读书期间陈剑臣频频请假外出的事情来,想必他是因此分心懈怠了,才导致学业退步。

        此风不可长。

        所以夫子们又把陈剑臣叫去训责了一番。

        不过他们的语气比较平和,语重心长的,安慰为主。

        在夫子们看来,乡试三年一度,陈剑臣赶不上这一科,但可以冲击四年后的那一科,最是稳稳妥妥,到了那时,才算大展拳脚的时候。

        陈剑臣刚十七岁,年轻着呢。

        年轻,就是他最大的本钱。

        王复同样未能取得次年乡试的资格,他岁考考了三等,科考考了个四等,一样被提学官叫去“批评教育”了几句。

        然而这不算什么,只要不沦落到六等,那就没事;到了六等,可是会被革除秀才功名的。不过这般事情极少发生,就算文章成绩很差,只要给提学官送了礼,基本都不会到六等去。

        礼,很重要。

        试要考,可人情也得做,一向是王朝特色。

        倒是那吴文才很是“风光”地“考”到了双考二等的好成绩,可以参加明年的乡试了;与他一起的,另外还有三名生员。

        吴大公子志得意满,放言做东,要在八月十五中秋之夜请客,届时将包下状元楼,把所有的同窗,包括几位夫子、学监、学政等,统统请去吃饭喝酒。

        到了那一天,整个明华书院,除了守门的司阍,以及几个打扫卫生的婆子外,基本都会被请上了状元楼。

        吴公子的面子,谁敢不给?

        据说,一道被请的还有江州城的聂知州父女,以及一干大小官员等。

        这一顿酒,绝对的大有来头,很有内涵。生员们个个都眼巴巴着,期望到时能和那些官宦们搭上几句话,通通门路。

        与官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

        此为共识。

        为了那一天,王复还特意去江州最著名的李记布店做了两身锦袍,想在酒宴上好好表现一番。

        如果说还有谁能保持沉静不动的,大概就是陈剑臣了。

        岁考科考完结,学院按惯例放假十天,在此期间,各位生员都可以自由返回家中。陈剑臣并没有和其他同窗那般选择去游山玩水,而是安分地回到家中。

        距离上一次替母亲祝寿,陈剑臣已近三个月没有回家了,颇有些想念。

        莫三娘和阿宝对他的想念更甚,只是怕打扰到他的学业,才没有到学院探望,这番陈剑臣放假回来,她们都十分高兴。

        在莫三娘眼中,儿子肯定是变瘦了的……

        而在阿宝眼中,留仙哥却变得更加沉稳,更有气度了,目光似乎能看穿人心一样,总有一种被他看了一眼,就什么秘密都隐藏不住的感觉。

        阿宝曾听人说,读书人能做到正真聪明者,可为神。

        关于这句话的具体意思,阿宝并不曾真正懂得,只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而陈剑臣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很厉害的。

        鼠妖也跟随陈剑臣回到了陈家,它可不敢乱跑,安安分分找一处洞穴就住了进去。

        陈剑臣待在家里,读书,修习《三立真章》,过得很是充实。

        第三天,王复找上门来,说道听到消息,近期江州将会举办一场弘法大会云云,据说是为了响应京城那边的要求,各地各州,都要举行一场弘法大会,说是要为皇太后八十岁祝寿祈福。

        昔日庆云和广寒两位崂山道士都赶赴京城,要参加一场弘法大会。由于具体情况不详,陈剑臣并不知道其中详情,现在一听,原来是为了给皇太后祝寿。

        这个理由说得堂皇,可事实未必简单。

        并且从庆云道长的语气中,他们似乎对这场弘法大会甚为看重,想深一层,很容易就想到那源远流长的佛道之争了。

        难道,当今皇上要扶持没落的释家,并借此制衡道门吗?

        作为一个外来者,陈剑臣的思维一下子就想到了深处:这,会不会直接就是个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