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不怕

第五十三章:不怕

        (求推荐票上榜加更!)

        那间耿家别院就位于街东头,占地近半亩,属于规格的两进院,后一进住人,前一进则当铺面

        因为闹鬼事件,别院内近十天没有人打理了,显得有些萧瑟荒芜。

        其实此处并不属于临街闹市,稍稍显得偏僻了点,不过耿家本来是用来卖油的,却是无妨;而陈剑臣把它拿下来居住,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反而乐得清静。

        是的,现在这间别院已不姓耿,改姓陈了。

        早上陈剑臣和王复找到耿家员外,本想把别院先租下来,谁知顺口一问,员外说整座别院十五锭银子就卖了。

        这价格,严重低于市场价。

        居城市,大不易。

        这般的一栋别院平时价格起码要三十锭银元宝左右,现在打了五折。

        心里一合算,陈剑臣就萌生了买院子的念头,当即向王复借了六锭银子,凑够了钱,与耿家员外到府衙里办妥了过户文书。

        于是,别院就成为了陈剑臣的产业,总算不再是一个一贫如洗的穷措大了。

        这产业来得比预计中要快,要顺利许多,陈剑臣满心兴奋,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宅子里的鬼妖**掉,然后将母亲和阿宝接进城里来。

        至于开书画店的事,可以暂且缓一缓。

        迈进别院,里面的家私油桶等物基本都被搬空,都被耿员外派人搬了出去,亏价甩卖掉了。因此整座宅子显得空落落的,满地残骸垃圾。

        王复紧紧地跟着陈剑臣,在房子内转了一圈,一双眼睛到处瞄,生怕那鬼物突然就冒出头来

        其实王复是反对陈剑臣买房子的。

        这是鬼宅呀,不利于人。

        陈剑臣却昂然道:“读书人只要心存正气,念头刚正,哪里有害怕鬼物的道理?”

        闻言王复嘴一撇,漂亮话谁都会说,就看那些先生在课堂上言之凿凿,一套一套的,但遇到了什么神庙之类,参拜得却比学生还要快,无非都要求一个心安。不过他知陈剑臣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更改,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乐得做个借贷人情。

        转了一圈后,陈剑臣道:“拂台兄,今晚我会在宅子里住下,你且回书院吧。”

        王复一愣,问:“留仙,你真有把握?”

        陈剑臣呵呵一笑:“若无把握,我岂会把宅子买下来?”

        王复心里一想,觉得也是,陈剑臣少年老成,行事有分寸,这个他是深有了解的。当下又嘱咐了几句,就告辞离去。

        宅子中,就剩下陈剑臣一个。

        他放下书筪,从里面拿出文房四宝来,整齐地摆放在空地上,凝神提气,刷刷刷,写了一幅字——一一个“镇”字。

        大字笔墨淋漓,神采湛然,上面蕴含有正气。

        稍一停顿,陈剑臣灵机一动,又提笔写了一个字,一个“定”字。只是这字却不是写在纸上,而是写在他的左手巴掌之上。

        一个“定”字,写在自己的掌心处。其字体笔画严谨,端端正正的。

        他轻轻把笔墨吹干,然后就端坐在空旷的厅堂之中,等待夜幕降临。

        夜来得很快,一弯明月挂于窗外的天际,把清冷的月光撒了进来,在地面上印出婆挲的影子。

        月光之下,陈剑臣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直拉到了墙上。

        他身后的墙上,那幅“镇”字就贴在上面。

        沙沙沙!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窗外忽然传出一阵怪异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拖拉着走动,该声音听在耳朵里,甚为不舒服。

        陈剑臣倏然睁开眼睛,就见到敞开的窗户猛然冒出一个巨大的头颅来。

        其头大如斗,巨眼似铜铃,朝天鼻,一张森然大嘴,正是一个长相狰狞的鬼物。

        鬼物从窗下探起头,对着陈剑臣就是一阵呲牙咧嘴——若换了一般胆小的人,只怕立刻就要屎尿奔流、飙海豚音了。可陈剑臣何许人也,端坐巍然不动,只等对方入屋。

        鬼物见这一下吓他不到,不禁有些意外,嘴巴里呵呵做声,大嘴张开,露出满口森森白牙,一条猩红**长长地伸了出来,更显恐怖,看它的样子,不把陈剑臣吓得落荒而逃,誓不罢休。

        陈剑臣忽然哈哈一笑,道:“你这恶鬼,做得忒不合格,只靠一副丑恶皮相吓人,未免落于下乘,不如进屋一坐,咱们促膝长谈如何?”

        ——此时此刻,他忽而就想起一则小故事,说古时有个曹生,寄居在朋友的书房中,到了半夜,有东西从门缝下像虫一样爬进来,薄得像一张纸一般。

        进了屋子,这纸渐渐展开**的样子,是一个面容惨白的女子。

        事发突然,曹生却一点都不害怕,镇定自若地继续看书。那女子忽然散开头发、吐出**装出吊死鬼的样子。

        见状曹生便笑着说:”披头散发,依然是头发,只一过有点乱了;**不管伸得再长,还是**,就算长点,又有什么可怕的?”

        那女鬼见吓他不到,忽然又把脑袋摘下来放在桌子上。

        不料到曹生笑得更大声了,说:”有脑袋尚且不值得害怕,何况没了脑袋?”

        女鬼黔驴技穷,本领用尽了,只得悻悻离开,消失不见。

        眼下陈剑臣比起那曹生更有依仗,底气十足,更加毫无畏惧之情。

        窗外鬼物连番吓陈剑臣不得,显得颇为急躁,吱的一下,整副巨大的身子冲进了窗子,扑进屋子来。

        其双瞳红芒闪烁,心想这一下陈剑臣还不得被吓得魂飞魄散,逃之夭夭?

        但它失望了,陈剑臣虽然有所动作,却不是逃跑,而是霍然起身,反要迎上来的样子,一点都不怕。

        我的乖乖……

        鬼物三板斧已用完,心知不对路,居然怆然掉头想逃出去。

        它竟然要逃?

        陈剑臣好气又好笑,这鬼物实在太外强中干了些,远比想象中孱弱,用“纸老虎”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当下口中喝一声:“哪里走?”

        疾步冲上前,敏捷无比,一下子就抢到鬼物身后,左掌张开,一掌拍到了鬼物黑黝黝的身上。

        滋滋滋!

        一掌之下,奇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