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镇恶

第三十八章:镇恶

        (主角反对的是僵化的八股文,不是反对读书,所以请有些读者不要选择性忽视)

        匆忙地赶回景阳村中,陈剑臣三步并作两步走,抢入家里。

        莫三娘躺在床上,头发有些蓬乱,脸色苍白,双眼深深地凹了进去,甚是无神——阿宝临走前叫了邻居一位大娘过来照料,那大娘见到陈剑臣回来,忙道:“陈相公,你终于回来了,赶紧看看**吧。”

        陈剑臣谢过她,坐到床边去,抓住母亲粗糙的手,说道:“娘,孩儿回来了,你感觉如何?”

        听到他的声音,莫三娘居然蓬的坐了起来,一把抱住陈剑臣:“留仙,留仙你没事吧?”

        陈剑臣沉声道:“娘,我没事,我好着呢。”

        莫三娘双手颤抖地摸着他的头,似乎要看得真真切切,丝毫不差才放心,眼泪竟滚滚而下。

        陈剑臣又问:“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莫三娘声音哽咽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天晚上我忽然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长得非常凶恶的小鬼,它自称是村中的土地神,拿着一柄钢叉,对我说留仙你因为不敬神鬼,触犯阴司,已被城隍老爷降罪下来了,把你的魂魄勾去受刑……这个梦,非常真实,就像真的一样,娘亲被吓得不轻,便苦苦哀求土地神大人不记小人过,要它放过你,但它就是不肯……”

        她慢慢叙说起来,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第二天我醒来,就发觉全身一点力气都使唤不出了,软软的,感觉很累很累,就想睡觉但一睡觉,就马上梦见那土地神,它不停地和我说你的魂魄正在阴司里受火刑、过刀山、下油锅……诸种情形,犹如亲眼目睹,非常恐怖……”

        听到这里,陈剑臣立刻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阴神入魂。

        在道法的境界中,阴神修为本身并无多少实战威力,但它出窍后能潜入既定目标的精神魂魄里,温和的,叫做“托梦”,会请求对方办某些事情;强横的,则通过恫吓、威胁、甚至直接攻击的手段,从而使得对方魂魄受损,精神耗亏。

        后一种,情况严重的话,可以直接抹杀掉目标的精魂。

        但是阴神入魂有不少禁忌,不是什么对象都可以随便入的,有些人身强力壮,血气强大;有些人天生煞气,业力缠身……这些人,一般阴神都不敢碰,一碰,便等于开战,而阴神往往都会是落败的一方。

        落败的后果,轻则魂殇,重则魂散

        故而,阴神入魂一般都会挑人而行,老弱妇孺为第一选择,因为他们是最容易被“托梦”的,也是最容易虔心贡献香火的。

        上一次景阳村的土地神,奉江州城隍之命去拿陈剑臣服罪,它本以为陈剑臣不过是个文弱书生,不堪吓,手到擒来,不料最后竟然反被辟邪笔点了一记,几乎魂飞魄散。其一脚踢到了铁板,吃了个天大的哑巴亏,回到景阳村后,居然调转枪头,吓起莫三娘来。

        莫三娘视陈剑臣为心肝,最为着紧关心;关心则乱,很容易就被阴神侵上身来,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奄奄一息,若不是陈剑臣及时回来,最后结果还真不好说。

        想到这,陈剑臣就怒不可遏。但他并没有自乱阵脚,而是先叫阿宝煮粥,端给莫三娘吃了。

        随后他回到房中,磨墨、铺纸、提笔。

        陈剑臣立于案前,酝酿良久,最后觉得全副身心的精气神都调运到一个巅峰的状态,这才徐徐下笔,在白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镇”字。

        其字龙蛇飞动,笔画淋漓,自有一股灵气在其中。

        成功了!

        放下笔,陈剑臣顿觉得一阵疲弱,似乎有一股精气神刚刚被抽出了身体一般,让人竟有眩晕之感,差点站立不稳。

        ——目前他体内凝聚出来的正气太少太弱,一旦使用过度,人的精神就会受不了,就会感到虚弱。

        陈剑臣连忙坐到椅子上,闭目养神,好一会才渐渐恢复精力。

        他拿着字,去到莫三娘的房中。

        此时莫三娘已经喝了一碗粥,她看见儿子安然回来,心情大为开朗,胃口也变好了许多。但纵然如此,饱受折磨的精神状态还是很累,靠着一个枕头上,很快就眯着眼睛睡着了。

        陈剑臣没有惊动她,而是悄悄地把那个“镇”字贴在莫三娘的床头上。

        旁边阿宝看见,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很快就想到:对了,村中的人都说留仙哥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猛兽不敢害,邪魔不敢近。他写的字,肯定也是卓越不凡的,自是能让干娘心神安定,怔忡不药而愈……

        “阿宝,你且在这里看着,有什么事就叫我。”

        “嗯,我知道了,留仙哥,你先去休息吧。”

        陈剑臣回到自己房中,躺在床上假寐。

        他根本没有睡意,只是在胡乱想着事情,但很快醒悟,自己不知不觉间心又乱了,犯了忌讳,马上沉神凝思,脑海恢复一片空明,干脆闭目修炼起《三立真章》来。

        “留仙哥,留仙哥不好了!”

        阿宝的声音急促地响起。

        陈剑臣跳下床去,问:“不用慌张,怎么啦?”

        阿宝紧张得上气不接下气:“刚才……刚才干娘好像又犯病了。”

        嗯?

        陈剑臣迈开大步赶过去,却见到莫三娘很是平稳地睡在床上,一点事儿都没有,嘴角还微微露出了一丝微笑。

        “咦,这是……”

        阿宝有些意外,她刚才明明看到干娘睡着睡着突然间就双手紧抓住床单,连面容都有些扭曲,嘴里嗬嗬做声,好像在和什么东西搏斗一样,现在却睡得如此安详宁静了?

        陈剑臣抬头望了望贴在床头的那幅“镇”字,立刻发现上面的笔墨竟然黯淡无光,如同经历了许多年的沧桑似的,再没有丝毫神采。

        字上的正气,果然发生作用了。

        陈剑臣有了笑意,道:“阿宝,娘的病好了。”

        阿宝惊喜地问:“真的?”

        “呵呵,我何曾骗过你?好了,时候不早,你也早点安歇吧。”

        说完,陈剑臣走回房间,放心地躺上床睡觉。

        ——嗡!

        不知过了多久,他眼前骤然出现一幅奇异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