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勾魂

第三十五章:勾魂

        (继续冲点击榜,求进步,求各种支持!)

        当天晚上,陈剑臣有心事,早早躺在床上思考,并没有和平时一般修习《三立真章》——

        现在,聂小倩也出现了……

        莫非,眼下所处的世界,真得是一个聊斋的志异世界?

        又或者,只是一个荒诞的相近位面而已

        按照他的理解,聊斋本来就是由一则则光怪陆离的小故事所组成的,很是破碎,其中并无什么主线串联,更没有完整的世界观念和规则。

        所谓“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

        大概如斯。

        而他现在穿入的世间却颇有不同,虽然也有形形色色的鬼妖存在,但和原著有着诸多的出入,不可按图索骥,对号入座。

        哎,不去管它了,既来之则安之,世界如何都已经是客观事实,难以改变分毫;最能改变的,只能是己身,只能不断提高己身的适应能力。

        唯有如此,才能好好地在这异时空生活下去。

        不管在那里,生活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现在,稍有差错,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有阴风起,他眼前突兀地出现两个阴神,一个牛头人手,两脚作牛蹄状,全身肌肉坟起,很是强壮,手中把持一把寒光闪闪的钢叉;另一个马头人身,手里抓着一根粗大的铁链子,相貌非常丑恶

        正是典型的牛头马面模样。

        就听牛头指着陈剑臣叱喝:“大胆书生陈剑臣,你因冒犯阴司,我等特奉江州城隍之命,前来勾你魂魄下去受刑,以示惩戒!”

        那马面一抖铁链,道:“书生莫要挣扎,徒然多受苦难。”就要拿着铁链套上陈剑臣的颈脖。

        陈剑臣又惊又怒:“阴神小鬼,安敢妄为?”

        那牛头见他不肯服帖,马上扑上来,伸出大手,强按住陈剑臣的头颅。马面手脚麻利,一抛链子,就把他给套住了。

        陈剑臣竟挣脱不得。

        ——《三立真章》上有言,修儒者,心中当无鬼神,不信,不奉,不怕,始为正道。然而时日短浅,陈剑臣毕竟修炼不到家,目前连一丝正气都没有凝练出来。虽然因为身份上的缘故,比较容易就能做到不信不奉,但骤然见到鬼神的凶狠模样,还是难免有些害怕。

        这一怕,人的气势就弱了几分,气血随之紊乱,就会被鬼神欺压上身来

        归根到底,其实就是缺乏实力的缘故。

        没有实力依仗,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先天性的低人一等,更遑论会在鬼神面前露怯了。

        但陈剑臣为人,有狂生意态,本就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顺民。在人间,迫于形势,不得已低头顺眉地做人也就罢了,没想到只因为无意间打烂了一尊泥塑像头,还要三番四次受到阴司的叱喝责骂,更要被对方勾魂去受刑,当真是怒发冲冠,叔可忍,婶不可忍。

        “呔!”

        只见他圆睁双目,口绽春雷的一声大喝。

        牛头马面套了陈剑臣的魂魄,勾着他正要往外走,忽然听到这一声喝,不禁大吃一惊,还来不及反应,眼前蓦然闪过一道白光,亮晃晃的,如同太阳照射,灼烧得全身发疼。

        它们骇然而观,依稀可见白光中包裹着的是一只乌黑的毛笔,形状十分巨大,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如橼大笔。

        “这是……”

        牛头马面脸色都绿了:“难道这是那支笔……”

        只一瞬间,两者就被吓得肝胆俱碎,屁滚尿流,把手中的钢叉铁链一扔,拼命就要往外奔逃。

        大笔在虚空中划过,快疾无比,白光似闪电劈下。

        “啊!”

        牛头马面的惨叫声响起,两具高大的身躯已被击得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划之下,那大笔通体一颤,似乎耗尽了气力,身形急速缩小,恢复原貌,嗖的,同样消失不见了。

        陈剑臣嘎然醒转,睁开眼睛,见桌子上的油灯已灭,室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睡意尽褪,心中惊怒交加:

        好个阴司,真是欺人太甚,他日我修炼正气有成,定要去闯一闯十八层地狱,看看是何等模样!

        陈剑臣忽地就想起西游里的孙大圣,它就是在睡梦中不知不觉被勾魂到了地狱,一个火冒三千丈,连阎罗王都敢打,最后把阴司搅得天翻地覆,不成样子。只可惜,现在的自己还只是个文弱穷秀才,却没有那般惊天动地的本事。

        必须要尽快修炼出正气才行……

        他心里暗暗下了决心,瞧辟邪笔的样子,其也不是次次都能现身出来救援的,能量耗尽,就会沉寂不见,再也无法使用出来。

        外物,毕竟就是外物。

        ……

        江州,城隍庙。

        那渺渺的声音在响荡着,却是遁逃回来的马面在哭诉:“城隍大人,那书生实在太凶恶了,一笔就把我们的阴神划破,可怜牛头逃避不及,已魂飞魄散,在生死薄上脱籍消名了!”

        “什么?那书生竟有此等本事?”

        城隍大惊。

        马面哀求道:“城隍大人,你一定要为卑职做主呀!”

        “你且详细把事情过程道来!”

        当下马面哭哭啼啼的,一五一十说了起来,其中不免要添油加醋,火上加油之说。由此可见,所谓鬼神,也就是和凡人差不多的存在,小算盘的那点儿弯曲道道,一根都不会少了去。

        “哼,不可能是那支笔,如果真是那支笔的话,你如何还能逃得回来?不说你,就说本大人遇见,都只能化为灰灰的份……况且,谅他一介文弱书生,有甚本事可以得到那支笔?我估计着,可能是这秀才在读书修性之时误打误撞修到了一丝正气,因此笔下有正气而已。这样的事情固然极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

        马面道:“那该如何是好?”

        城隍略一沉吟:“此事我会向阴司禀告,由主上定夺……你去领取十五阴德,且退下吧。”

        “谢大人赏!”

        马面欣喜地退出去了。

        “笔下有正气?似乎,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了。此事非同小可,我要马上禀告判官大人才行……”

        喃喃的自语,最终消融于绵绵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