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阴神

第三十三章:阴神

        (票票好少呀,求票票,求点击!)

        吃喝完毕,两人返回学院,有了道法秘籍《隐身术》在手,王复果断下了决心,交钱给书院,从而拿到了一个单独的宿舍房间,位置就在陈剑臣隔壁处

        住进去后,王复登时亟不可待地关门闭户,苦心修炼起来。

        陈剑臣不去管他,自己也呆在房间修习《三立真章》。

        几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明天,就是明华书院正式开学的日子。明天之后,学院内所有的生员都要规规矩矩地按时上课听讲,不能再自由出入学院。

        想到那近乎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陈剑臣心里未免就有几分烦闷。

        王复敲门而来,只见他头发蓬乱,双目通红,似乎好几天没有睡过觉一样。

        “拂台兄,你这是为何?”

        王复鼓着眼睛道:“愚兄不正在修炼仙术嘛,一看之下,果然博大精深,很是奥妙……嗯,只是刚读到关键处,其中有一句‘隐身之妙,不着外物;心似赤子,方可成功’,不懂怎么理解,故而想来问下留仙你。”

        他来求问,却不拿原书,其中那点小心眼陈剑臣自是知道的,并不点破,便有点恶作剧地道:“从字面上解释,就是说你想要练成隐身术,必须要**才行……”

        闻言,王复一拍大腿:“果然如此,我就说嘛,练了好几天都不能成功,原来是要**才行有理,有道理,我的身体可以隐形,但衣服不能隐形呀,如此一来,就会把整个仙术效果给破坏了。”

        陈剑臣几乎喷饭——练了好几天都不能成功……亏他说得出口,真当道法是小孩子过家家吗?随便耍几天就能学有所成了?

        “留仙,你且等等,愚兄去去就来。”

        说着,很快就跑了出去。

        陈剑臣一愣,心想这厮不会真得回去上演脱衣秀吧……

        念头刚起,王复就又跑了过来——全身光溜溜的,**,露出满身松垮垮的皮肉。

        陈剑臣吃了一惊,赶紧把门关住,哭笑不得地道:“拂台兄,你这又是为何?如被他人见到,少不得问你有伤风化之罪。”

        就听王复更吃惊地道:“留仙,你能看见愚兄?我可是隐身了的。”

        陈剑臣差点要一巴掌打过去,好气又好笑:“赶紧穿衣服吧。”

        王复大是沮丧,又觉愤然,道:“道士无良,用假书讹我,实在可恶,我这就去把那破书给烧了”

        陈剑臣嘴一撇:他倒不怀疑王复所得的秘籍是假的,道士没必要多此一举。只是王复未开窍,修炼道法本身就千辛万难,别说练几天,就算练几年都未必学得上手。王复急于求成,注定不可为。

        陈剑臣被《三立真章》直接开窍,开辟了泥丸宫,可苦修多时,目前连一丝正气都还不能凝练出来呢。

        听到王复要烧书,陈剑臣心中一动,道:“拂台兄,不如你把那书给我看一看,如何?”

        王复道:“既然留仙要看,那就送给你了。”

        跑回去,穿戴整齐后把小书拿了过来给陈剑臣,他心里已认定此书属伪,现在做个顺水人情也不差。

        那书不过巴掌大小,纸张泛黄,上面都是用绳头小楷写着口诀,略一通读,果然处处皆有奥妙。

        陈剑臣却没有细读,如果此书是真的,便属于道法,他不能修炼。况且《三立真章》上说“君子如山、如玉,不为外物贪心、乱心”,说的,就是要稳守本心,要经得起诱惑,不要见到新鲜奇异的事物就分心去追求,那样的话,不但追求不到,反会玷污了本心。

        他要过秘籍,只是想留在手上,日后有机会的话倒可以送给婴宁学习。

        ……

        当晚,月色朦胧,很有些昏暗的样子。

        房中一灯如豆,陈剑臣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在想着明天正式开学的情形——

        忽然室内一阵阴森,似有阴风掠过。转瞬之间,就见到一个青面獠牙的小鬼出现在眼前,那小鬼身材矮小,不过三尺,手中拿着一柄三股叉,见了陈剑臣,当即叱喝道:“你这书生,我与你无怨无仇,井水不犯河水,你如何敢毁我像身?”

        陈剑臣回答:“你是哪里来的小鬼,却在此胡言乱语?”

        那小鬼道:“我乃书杨村土地是也。”

        陈剑臣大笑:“原来你竟是这副小鬼模样,简直面目可憎。”

        小鬼气得火冒三丈,喝道:“陈剑臣,你冒犯鬼神,已经犯下了弥天大罪,还敢逞口舌之利,实在该死!”

        陈剑臣傲然道:“我身怀《三立真章》,修正儒之道,不拜天地,不问鬼神,何罪之有?你这小鬼,敢来乱我心神,才是该死。”

        小鬼勃然大怒,挺着三股叉冲上来,又张嘴呲牙,要去咬陈剑臣。

        它来得凶恶,陈剑臣心中到底有几分害怕,反应不及,被对方扑上身,叉刺撕咬得生疼,鲜血淋漓。

        嗡!

        正挣扎间,陈剑臣身上有光芒闪起,正是辟邪笔,笔身通体有闪亮。它速度非常,疾掠而来,笔头熠熠,一下子就点在小鬼的额头上。

        啊!

        那小鬼发出惨叫,很不堪地一下子被点得粉身碎骨,化作乌有。

        咦!

        陈剑臣倏然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刚刚做了个梦。

        但这个梦,是如此真实,他立刻想到,刚才这一切都是真的,是那小鬼的阴神出窍,潜入到他的精神里头,要害他魂魄。

        人的魂魄无形无质,却是真实的存在,如果被损害了,那人就会变傻,变成白痴,甚至惊吓过度,直接死亡。

        想到这,陈剑臣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那小鬼竟然是景阳村中的土地,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江州城中,还能进入到书院中来,实在胆大妄为。

        陈剑臣知道,天下之大,各有怪异,山有山神,城有城隍,地有土地公,都隶属阴司管理,今时一见,所谓鬼神,原来却是这般模样。

        他又想到自己刚才见到小鬼凶狠地扑来,心神不够坚定,出现了害怕的负面情绪,从而导致出现破绽,差点就被对方害了,幸亏辟邪笔现身出来,才避过一劫。

        好险!

        说到底,自己始终还是缺乏实力,以及磨练,否则这些牛鬼蛇神,如何能近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