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除夕

第二十九章:除夕

        (终于把全文基调给定得差不多了,真心累,求各种支持!)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陈剑臣穿越以来的第一个春节终于来到,处处都是一片热闹的气氛,大人们在杀鸡宰鸭,小孩子们则追逐着奔跑嬉戏。

        这一天,景阳村中家家户户都贴上了全新的对联——“文曲星”陈大秀才写的对联。

        自从那一天从张老三口中嚷出“文曲星”后,这三个字就成为陈剑臣的代名词。对此,他没有分说什么,也没有必要说什么。

        倒是狼妖的下场很是悲催,躺在地上毫无脾气地被诸人群殴而死,一身漂亮的狼皮也被剥下来高价卖掉——它的死亡,在陈剑臣的主持之下,归功于全村。是以,整个景阳村的人都分到了或多或少的银子,舒舒服服地可以过一个肥年了。

        与此同时,陈剑臣在村中的声望更是达到了顶点。

        ——原本,陈剑臣想把狼妖的内丹取出来送给婴宁的,但事与愿违,原来就在他用辟邪笔在狼妖胸口写下“正”字之时,狼妖的内丹便被正气**得粉碎。

        这,也就是狼妖瞬间变成“残废”的根源所在

        婴宁已经悄悄地回了枫山后山,不过临走时留下一封信,信中叙说了它回去打探消息,不料被狼妖发现,一路追杀的过程。为此它再三表达歉意,说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景阳村遭受狼妖肆虐,幸而并未造**员伤亡,只把几个胆小的吓出了一场病而已……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婴宁许诺会赠予金银之物。

        果不其然,在往后的日子里,那些村民时不时就会在出外的过程中捡到金钱,为数还不少呢。他们无不感到欣喜不已,感叹老天开眼垂青,回去之后,当即备三牲,祭拜土地公公,以感谢土地神的庇佑,让自己大发横财……

        没头的土地公神像已经换成了新的——没有人知道土地公的头为什么突然破碎了,虽然看着似是人为,但苦无线索,只能当是被顽童所坏,难以追究。

        婴宁对受到惊吓的村民赠以金银,对于陈剑臣,却留下了一句话:公子之义,山高水长;婴宁之报,没齿不忘……

        陈剑臣看完,一笑置之。

        相比他人的热闹忙碌,陈剑臣大部分的时间却都静静地呆在书房中;对外,他宣称是为了准备学院开学的事宜,但其实,他是在消化脑海里的那篇文章:

        《三立真章》!

        这篇文章,有九百八十一字,随着那道声音的诵读,就像刀刻般,深深地刻印在陈剑臣的心上,再也无法忘却丝毫

        文章入心,字字珠玑,醍醐灌顶。

        陈剑臣很快就明白,这就是一篇修炼浩然正气的法门秘籍,等同于道门的道法,它就藏在辟邪笔的笔锋内。

        笔开锋,见真章。

        这真章就在陈剑臣的泥丸宫里开辟出了一方世界,只是目前,这世界仍是一片冥冥,混沌不清,不知究竟是何等规模样子。

        那世界中,似乎还有一个人存在;似乎,辟邪笔也跑了进来。

        ——辟邪笔凭空消失了,就在笔头开锋后不久,当时陈剑臣只觉得手中一空,本来握在手里的笔就突然不见。

        好在当时的村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倒在地上的黑狼身上,没有见到如此惊奇的瞬间。

        辟邪笔,相传为捉鬼天师钟馗的所用之笔;而钟馗,乃是神话中的人物,民间传说中的神。其人虽生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然而却是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人物。

        那么,真正的事实到底如何呢?

        陈剑臣目前不知道,虽然奥秘就藏在自己的泥丸宫里,但仍然属于一个未解之谜。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解密的钥匙已经拿到了手上,就是那篇《三立真章》。

        根据真章所言,修炼正气,可分为三大境界,从低到高,分别为“立言”、“立功”、“立德”。

        能“立言”者为真儒,能“立功”者为大儒,能“立德”者,当为圣儒,正气浩然,长存天地不朽。

        这个儒,可绝不是天统王朝里的那些身体垮掉、笔锋烂掉、心性腐掉的儒。

        一真一假,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然而《三立真章》,字字珠玑,奥义深广,意韵绵长,却不是陈剑臣在短时间内所能完全理解,吃透掌握得了的。

        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气要一天天养,不该奢求一步登天,也不应当因噎废食。

        没有了辟邪笔在手,但有了真章在心。鱼没了不要紧,只要学会了捕鱼的手段和方法,还怕没得鱼吃吗?

        这就是授人鱼,不如授人渔的大道理。

        所以,陈剑臣的心是充实而满足的。

        ……

        阿宝的心也是充实和满足的,她自成为孤儿后,就再没有享受过亲情的温暖和爱护,每天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蜷缩在狭小的土地庙中,家徒四壁,担惊受怕。

        是陈剑臣的一句话,改变了她的人生。

        对于这个幼年亲密,渐渐年长渐渐生疏陌生,再到现在又慢慢熟悉的留仙哥,阿宝除了深深的感谢外,还有藏于心底很多年的敬佩迷恋。而每天看到陈剑臣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看到他写意地坐在被自己收拾得整齐清洁的书房中读书写字,阿宝就非常的有满足感。

        只是,很快留仙哥就要进入江州城里的大书院里进学了,一进学,就会好几个月都无法回家探望的了。

        江州城花团锦簇,听说城里还有一间专门的女子学院呢,很多大家闺秀,名门小姐都会在那里读书;而女子学院和男子学院之间还常常举办诗会,举办联谊什么的……到了那时候,留仙哥肯定会过得很开心吧。

        “阿宝,洗好菜了没有?”

        听到莫三娘的叫唤,阿宝一愣神,赶紧把木盆里的青菜捞起,装好,端进厨房去——哎,以后的事情就不要想太多了,今天可是除夕呢,赶紧把年夜晚做好才对。留仙哥在书房里读了一天的书,应该饿了……

        (第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