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狼妖

第二十七章:狼妖

        (今日仍然要出门,这一章早点发了,跪求支持!)

        狼妖如此斗胆,大摇大摆地闯进村中,此事大不寻常,亦再次超乎陈剑臣的意料——

        要知道妖精鬼怪开窍通灵不易,很是难得,属于大机缘。故而它们在本能上往往会十分谨慎小心,在修为低浅的情况下,为了吸取人类精阳生气,基本都是通过伪装迷惑等等隐秘的手段获取的。

        此举自是避免声张,以免惊动了人间修道之士,招来杀身之祸。

        ——那山魈披上画皮,变身美人桃花来迷惑王复就是个中例子。

        不过此为常态,但却不是定理!

        凡事无绝对,事有反常必有妖。

        狼妖光天化日之下毫无忌惮地冲进景阳村,大加肆虐,就肯定会有缘故。

        莫非,是为了下落不明的婴宁?

        陈剑臣脑海急速闪过这个念头——此事的发生,亦让他更加清晰地认识到,哪怕妖精鬼怪,由于出身不同,它们之间也是存在很大的区别的,不能一概而论。其中当属妖类最为自由发达,它不是怕这怕那,只敢在黑夜出来游荡的孤魂野鬼,也不是活动范围往往被固定死了的精怪,而是拥有强悍本体的存在。

        本体强悍,就是一种非常优质的特性,再加上具备了智慧的头脑,因此,妖类是生活得最为滋润的,寿命也极长。如果再有机缘,得到真正的道法,修炼千年,甚至能修成无上大道,跃然成为妖仙。

        到了那等境界,妖,就不再是妖。

        这个情况陈剑臣并不陌生,自从得知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极为不简单后,他甚至胡思乱想过,天地之间,会不会有类似于白娘子这般的千年蛇仙存在……

        然而眼下并不是适合胡思乱想的时候——

        砰!

        喀嚓!

        下一刻,凶悍无比的狼妖已经破门而入,目露凶光地盯着陈剑臣。

        陈剑臣就立在里屋的大门口处,手中拿着一把劈柴用的斧头——手横利刃,把守家门。只因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子,他应当如此,也必须如此。至于面对的是何等存在,皆不在考虑之中了,是狼妖,或是恶徒,几无区别。

        莫三娘早已六神无主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倒是阿宝颇有些胆色,她呆在陈剑臣身后,右手居然抓住一把有些残旧的剪刀。少女的心里在想着,等会留仙哥和恶狼拼斗的时候,自己就冲上去狠刺那恶狼的肚子……

        她不怕……

        虽然,她小腿的腿肚子在微微颤抖着,但是她真得不怕!

        狼妖喉咙里发出一连串低吼,眼神玩味地打量着陈剑臣——这种眼神绝不会出现在任意一匹普通的狼身上,若等闲人被这般瞧着,只怕立刻就会被吓得心惊肉跳,转身逃跑了。就说杀生无数,胆肥且大的郑大屠,被狼妖瞪了一眼都好几天做噩梦,心悸不已。

        但陈剑臣不是闲人,他也不能退后半步,反而要表现得镇定自若。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处理局势变化,一惊,一慌,就会死得更快。

        在这般情况之下,冷静和勇气尤为重要。

        真正的读书人,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说的,就是他们具备着强大的遇事不惊的能力——这种能力,往往能起到救命般的效果。

        书生的镇定,无疑让狼妖大动肝火,它巨眼一瞪,后肢发劲,强悍的身躯猛然弹起,裂开大嘴,凶狠地飞咬向陈剑臣。

        “着!”

        陈剑臣抡起斧头,呼啸劈下。他没有学过斧法,这一斧也没有任何花俏之处。

        嘣!

        那狼妖身在半空,竟然还能灵活地一个扭身,倏尔之间,一只左前爪子准确地搭上了斧头把柄上,用力一扯。

        这一下,就像那些武林高手施展出“空手夺白刃”的高深武学一般——只是,狼妖用的是爪子。

        爪子更有力,更加犀利。

        陈剑臣到底缺乏高水平的搏斗经验,被狼妖搭上了斧头把柄,一拧一拽,斧头便被夺了去。

        狼妖顺势退后几步,爪子一甩,那柄斧头便“呼的”飞出了院子外面,不知所踪了。

        后面莫三娘和阿宝看见,登时被吓得不轻——能做出如此动作的,这哪里还是一头狼呀,分明就是一头妖怪!

        狼,竟成了妖怪,难道世道真要大乱了吗?

        桀桀!

        狼妖把斧头扔掉,咧嘴一笑——它真的是在笑,哪怕笑声如磨铁石,十分的刺耳难听。

        扑通!

        莫三娘再也承受不住,晕倒在地——她毕竟只是个寻常的妇道人家。

        “阿宝,快扶我娘进去。”

        陈剑臣依然沉着。

        阿宝这时也是大感惊慌,赶紧拽着莫三娘,半抱半拖着,回到房间去。

        狼妖笑完,再度开始移动,步步紧逼过来,双目瞳孔竟然迸射出两道红芒——

        唧唧!

        屋顶上猛然传出狐狸的尖叫声,随即一道白色的身影奋不顾身地扑了下来,冲向狼妖。

        小白狐,婴宁。

        它果然,就在附近。

        吼!

        见到白狐终于出现,狼妖登时兴奋地发出一声咆哮,人立而起。

        相比之下,婴宁的气势就十分不足了,它状况甚是不妙,一身洁白无瑕的皮毛上竟然沾染着斑斑血迹——它,显然已经受伤了,而且受伤不轻。

        望着白狐,狼妖就像望着一大块鲜味可口的美食一样,垂涎欲滴,蓦然鼻孔急速张开,一道黑气喷涌出来,疾卷向婴宁。

        法术!

        这是法术!

        陈剑臣看得瞳孔一缩——妖精鬼怪开窍修炼,在先天上就比人类差了一筹,主要就差在两方面,第一,它们没有道法修炼;第二,它们难以掌握到法器辅助。就说那山魈妖物,在修为上它未必会比庆云差多少,可在威力奇大的道符之下,不堪一击就被灭了。

        因此,道法对于任何修道者都是非常重要的。

        婴宁得到了昆仑术士“一叶知秋”的道统,同时也获得道法《昆仑玉清法咒》一卷,不过由于时日尚短,它没并没有学会什么法术;反而被狼妖抢了洞府,夺走了经卷。如今看来,难道狼妖竟学会了上面的法术?

        法术法术……

        陈剑臣脑海灵光乍现,忽然冲了上去,他的手中,此时已拿出了辟邪笔。

        笔杆正直,笔尖如锥,就这么义无反顾地点向狼妖喷出的那道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