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凶焰

第二十六章:凶焰

        三天。

        婴宁一去竟然三天都不见回来,陈剑臣心生疑虑:莫非小白狐失手被狼妖击杀吞噬了?这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毕竟事到临头,实在有太多的变数出现,充满了偶然性,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决定事情的结局。

        如此想着,陈剑臣便有些焦急。

        他和婴宁相处了一段时光,对其颇有好感,在陈剑臣心目中,婴宁就是一个懂事礼貌的小女孩子,勤奋好学,知书识礼,懂得知恩图报。

        诸种品质,俗世中很多人都未必具备。

        陈剑臣本和婴宁约定,一天后它就从山上回来的。但现在,已经过了三天,其中肯定出现了某些变故。

        会是哪方面的变故?

        陈剑臣感到心绪不宁,他既然答应要帮助小白狐,如果其发生了什么意外,自是会感到遗憾,耿耿于怀。

        这种感觉,和失信于人差不多。

        ……

        黄昏。

        婴宁离去后的第三个黄昏,天色又见阴沉,层层叠叠的铅云低低地压下来,好像要化身为一张巨大无匹而沉重的大被子,徐徐而下,把大地**住。

        人在其中,没来由就有一种压迫感。

        陈剑臣立身于院子,抬头望天,观察天色。

        “留仙哥,进屋子里吧,外面冷。”

        阿宝走出来,脆生生叫道。

        陈剑臣摇摇头:“没事,我就看一会。”

        阿宝不再吭声了,她知道读书人有观望风景的习惯,什么风花雪月呀,什么流水飞鸟呀,都喜欢看,看着看着,就能吟出诗句、写出文章来。

        阿宝喜欢听陈剑臣吟诗——虽然,她根本听不懂,但只要听着陈剑臣抑扬顿挫的声音,便觉得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这个时候,是做晚饭的时候,村中许多人家的烟囱都袅袅地飞出了青烟,倒是一片安宁的氛围。

        突然村口处一阵激烈响起的狗吠声打破了这一片安宁。

        那阵狗吠声响得非常突兀,猛烈,就像全村的狗同时都在扯开喉咙吼叫般,一听就知道有突发事件,事不寻常。

        陈剑臣疾步奔出家门口,不说他,村中很多的人都闻声跑了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近期恶狼为祸,风声鹤唳的,很多人都难以安心。

        “啊!”

        不绝于耳的狗吠声中,骤然冒出一声人的惨叫。

        “狼进村了!”

        然后就是一阵气急败坏般的大叫。

        哐哐哐!

        有人敲起了告急的铜锣声——这些铜锣,本是预备于乱世之时,有山贼流寇侵犯的时候才会敲的,已多年不见动静。但现在,却雨打芭蕉般急促地响起来。

        狼进村了,莫非竟是那黑狼妖?

        陈剑臣心一紧——他可是知道这两天村中的猎户都倾巢而出,奔赴枫山的了。村中剩下的人手中虽然也有不少壮丁,但基本都是只具蛮力的汉子,难成气候。汉子以外,就是老弱妇孺了。

        “狼进村了?”

        村西边郑大屠家,郑大屠刚才听到狗叫得心慌,赶紧便提了一大把杀猪刀出门看个究竟,现在一听是狼进村,顿时吓得一哆嗦,掉头就闪回屋子里,飞快地关门。

        那不是普通的狼,那是一头成妖成精了的狼……

        郑大屠非常确信自己的判断。

        类似郑大屠这般被惊吓得关门闭户的人不少,但也有一些胆子壮,想拿到丰厚悬赏的汉子立刻从家里拿了家伙出来,其中有锄头、铁叉、锤子……就连菜刀都有。他们汇合在一块,迈开大步冲了出去。

        陈剑臣也想冲出去,后面却被阿宝一把抱住——这阿宝年纪轻轻,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细腰的,此时居然爆发出巨大的力气,抱得陈剑臣紧紧的,不让他出门。很快,莫三娘也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叫道:“留仙,赶紧回来,阿宝关门。”

        陈剑臣沉声道:“娘,阿宝,你们这是做什么?我身为读书人,自该有道义气节,岂能眼睁睁看着一头畜生祸害乡邻而自己当缩头乌龟?”

        莫三娘带着哭腔道:“我不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出去的。”

        此时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鸡飞狗跳的,七、八条汉子正手持器具,一边吆喝壮胆,一边把一头巨狼团团围住。

        那头巨狼,全身皮毛漆黑如墨,体型庞大,竟如一头牛崽子一般,一对铜铃般的眼睛凶光毕露,面对着把它围住的人群,丝毫不惧,反而露出了满口的尖牙利齿。

        “旺财,上去咬它!”

        其中一个汉子一声吆喝,命令自己的看家狗去咬黑狼。可那只狗刚上前几步,被黑狼一瞪眼,便嗷呜一声哀鸣,掉头就跑,跑得远远的了。

        汉子骂了一声粗口,吼道:“我们一起上。”

        举起手里的一根碗口粗的木棒,抢先扑了上去;其他人也不甘示弱,不约而同地发起了进攻。

        吼!

        居中的黑狼猛地仰天一声嗥叫,声音极大,震得人耳膜都在嗡嗡响。

        呼!

        仿佛打了一个喷嚏般,黑狼两个大鼻孔中骤然飞出两道清气。

        清气遇风而变,瞬间变成一股大风,呼啸飞旋,飞沙走石,狂乱无比。

        被这股大风一刮,别说动手,就连眼睛都睁不开;勉强睁开的,基本都被狂风刮起的泥沙眯了眼睛,又痒又疼,泪流不止。

        走啊!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慌了,顿时失去了拼斗的勇气,夺路而逃。

        吼!

        黑狼这一阵肆虐,大感快意,又是一声嗥叫。但它并没有追逐众人,反而施施然地四腿迈开,在村中走着,一边走,一边低着头,用鼻子在地上嗅着,仿佛在嗅着什么踪迹。

        如今它简直就是把景阳村当成了枫山后山,随意而行,村中的人都躲在家里,无不噤若寒蝉。别说人,就说那些猪狗牛羊都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存在,纷纷匍匐在地,声息全无。此时此刻,就算黑狼走过来,一口把它们吃掉,它们都会表现得逆来顺受的。

        狼妖凶焰至斯!

        吼!

        黑狼蓦然发出第三声嗥叫,声惊四野。

        陈剑臣脸色一变——他很清楚地听到这一声,就是在自家门口外吼出来的。狼妖来到了他家门口,停住了脚步。

        它,就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