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变故

第十三章:变故

        (新人第五了,本周有没机会光身冲三甲呢?十分期待……)

        王大财主却是越看陈剑臣越中意,仪表堂堂,才华横溢,虽年少而老成,前途无量……这样的女婿打着灯笼都难找,他是非常迫切地希望女儿能嫁到陈家去。至于女儿是个什么模样底细,其心里自然亮堂堂的。

        如此时刻,王复的作用性就太关键了,怎能不在?

        于是他拍着桌子吩咐阿水:“阿水,你再跑一趟,见着少爷对他说,如果他不马上回来,以后每月的花销就别想拿了。”

        阿水得命,再度匆匆离去。

        陈剑臣脸色阴晴不定——他登门拜访,于情于理王复都应该在第一时间赶回,除非实在有什么脱不开身的事情。

        可王复能有什么脱不开身之事?

        说白了,不就身在温柔乡,不思往返了吗?难道,其中有那桃花的影响因素在,她不愿放王复回来?

        这么说,王复的处境就大大的危险了……

        陈剑臣陷入沉思,他倒不是心急火燎——如果王复因此而丧命,只能怪他自己耽于美色;陈剑臣没义务也没必要冲进江州去,那样只会把计划打乱,使得自己身陷险地,严重的话可能还要搭上自家性命。

        而庆云道长的这件法器铃铛的威力效果未曾有过演示,陈剑臣怎会知道到底如何?

        不知己不知彼,此事当谨慎而为,万不可冒失。

        ……

        “哼,实在太不像话了!”

        王大财主犹自气呼呼的,不过陈剑臣一看,就觉得他的生气样子有些假。王复在王家里的地位,直如心肝宝贝,王大财主哪里会真正的惩罚与他?

        王大小姐已经返回闺房了,临走前还回头对陈剑臣抛了个媚眼,直让陈大秀才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一阵恶寒。

        此时厅堂上的气氛有些沉寂,陈剑臣食不知味地吃着点心喝着茶,心里已在盘算,如果王复再不回来,他马上就离开王家,不管这摊事了。

        约莫半个时辰,厅外有人声响起,王复终于回到。

        很快,精神怏怏的王复迈进大厅,先是向父亲施礼问好,然后坐到陈剑臣旁边,道:“留仙,你来了。”

        只相隔一晚上,可他竟然肉眼可见地又瘦下去一小圈儿,眼皮臃肿耷拉,有一层淡淡的青色。整个人坐在椅子上,仿佛没了骨架子,软塌塌的。

        王大财主瞪了儿子一眼,他现在还不知道桃花的存在,只以为儿子又去江州的青楼鬼混了一晚上,他倒不是要责备儿子的这种行为,只是为其身体担忧,怕王复酒色过度,有损元气。

        不过因为陈剑臣在,王大财主并没有对王复多加责罚,说道:“复儿,你陪留仙说话,我去后面吩咐人做饭。留仙,一会你千万要留下来用膳。”

        陈剑臣腹诽:一会我万千不要留下来……

        王大财主刚走出几步,忽地像记起了什么,对王复道:“复儿,我昨天不是叫你去请留仙写个福字的吗?字呢?”

        王复打了个呵欠,搔搔头,冥思苦想了好一会都无法想起那幅字究竟失落在哪里了。

        看他的样子,王大财主叹一口气,拱手道:“留仙,我看可能要请你再写一幅了。”

        陈剑臣回礼道:“举手之劳,不必挂齿。”

        王大财主摇头叹气,出门而去。

        王复又打个呵欠,问:“留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其实心里有些不爽,早上起来,正与桃花在床上火热缠绵着呢,就被阿水赶来打断,好生扫兴,加上桃花有些埋怨,第一次便推了,不料老爷子又派阿水第二次来催,无奈之下,他只得赶了回来。

        陈剑臣不动声色,冷眼睥睨,道:“我想请拂台兄去个地方。”

        王复心不在焉问:“去哪里?”

        陈剑臣一笑:“你随我来就知道了。”

        起身先行。

        王复略一迟疑,还是勉强站起,跟着他走出去。

        走出王府,来到村口外,王复拉住陈剑臣,低声问道:“留仙,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陈剑臣并不回答,一路走,带着王复来到书杨村西面一个偏僻的山坳处才站定。

        这个山坳,稀疏生长着一片小树林子,很是幽静。

        见陈剑臣脸色郑重,王复疑问:“留仙,这究竟为何?”

        陈剑臣道:“拂台兄,如果我告诉你,那桃花有问题,你信否?”

        王复一怔:“有问题,有什么问题?”

        陈剑臣一字字道:“她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王复下意识问。

        “非鬼即妖!”

        闻言王复先是一愕,随即捧腹大笑:“留仙,枉你饱读圣贤书,竟而如此胡言论语,谬已,荒天下之大谬!”

        他随即摇头叹息:“子不语乱力怪神,真不知你今天为何一派胡言。实不相瞒,桃花也跟着愚兄回来了,不过我怕家严发火,才让她在外面的马车里候着。如果你认为她是妖,现在我就可以带你去见她。”

        什么?

        陈剑臣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想一巴掌把王复扇倒——此人精虫上脑,竟到了如此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一下,原定的计划全乱套,要重新安排了。

        陈剑臣非常不喜欢这种突发事件,心里吃吃冷笑,直想一走了之,拂袖而去,道:“拂台兄,你真好兴致!”

        王复歪着头,忽问:“留仙,莫非你妒忌我抱得佳人归而故意行此挑拨离间之计?”

        这话一出,陈剑臣几乎要放声大笑。

        但王复却越想越像那么一回事,脸色竟有几分变了:“陈剑臣,你这可非君子之为。朋友妻,不可欺,安能有此龌蹉念头……”

        他越说越激动,额头青筋都绷了出来:“我真是有眼无珠,认错了你。从今以后,我要与你割袍断交。”

        陈剑臣冷眼看他,不置一言——果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桃花……”

        王复正说得口水乱飞,猛地嘎然停止,因为他看到山坳外,一道妖娆的身影出现,正一步三摇地走了过来。

        “桃花,你怎么离开马车走出来了。”

        王复连忙迎上去。

        陈剑臣不假思索,骤然伸手去抓住王复的后颈,把他扣住。

        王复如今的身体可谓孱弱至极,被他老鹰抓小鸡般擒住,根本挣脱不得,这一下脸色勃然大变,觉得刚才的猜测全部都是真实,交友不慎,引狼入室,悔怒交加,几乎陷入一种竭斯底里的疯狂状态:“好你个狼子野心的陈剑臣,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一边挣扎,一边又冲走过来的桃花大喊:“桃花,你快走!”

        如此时候,还想做个护法使者呢。

        可那桃花根本不听他的,依然一步步靠近,至三丈处,铃铃铃,一阵异常急速的铃声尖锐地从陈剑臣身上响起来。

        铃声一响,桃花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