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铃铛

第十一章:铃铛

        面对陈剑臣期盼的目光,庆云只是微微一笑,一稽首,道:“不巧,贫道近期另有要事要办,恐怕无法去捉妖了。”

        陈剑臣一愣,一下子急了——他倒不是完全为了王复上火,王复好色,被妖怪缠身实属咎由自取。不过话说回来,有机会救他一命,陈剑臣绝不会袖手旁观的。况且,此事发生得蹊跷,当时陈剑臣也在场,谁知道那妖魅害了王复后,会不会也来对自己下手?万事当防患于未然,才有更多的进退空间。

        “道长,你不能见死不救……”

        庆云呵呵一笑:“贫道为出家人,寄情山水,自求逍遥,本不该管人间之事,不过嘛……”语气一个转折:“此事既然涉及妖物作祟,被贫道遇到却不能坐视不理……”

        听到这里,陈剑臣放下心来。

        庆云继续说下去:“虽然碰巧贫道有事,无暇分身,不过公子你可以拿着这枚铃铛,再转给你的那位同窗好友,以此防身,妖魅当不敢近,如果它敢再来,定叫其有来无回,贫道这铃铛自会将它收了。”

        说完,伸手递过那枚古铜铃铛来。

        陈剑臣小心翼翼接过,顿觉手里一沉,此物倒分量不轻。他凝神端详,见铃铛古色生香,颜色为深黄,体表铭刻着许多符文,看不懂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很是奥妙的样子。握着铃铛,轻轻一摇,就能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莫非,此物就是传说中的法宝?

        “此乃贫道法器,无需法咒驱使,可自动发挥作用,降妖除魔……等贫道事了,我自会再来收回。”

        原来如此,还以为很慷慨地直接送出手了呢……

        陈剑臣嘀咕一句,不过也觉得达成了既定目标。听对方所言,此铃铛法器有**力,足以对付那只妖魅,那就够了。

        他干咳一声,正想开口询问一些感兴趣的关乎道法的问题,不料庆云似乎早看透了他的思想,笑道:“公子,富贵中人也;道不同不相与谋,贫道告辞了。”

        一扬手,不知从哪变化出一柄拂尘,轻轻一晃,人倏尔原地不见,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十余米开外,再一个变化,不知去向。

        陈剑臣看得呆若木鸡——这道法,当真是高深莫测,惊世骇俗,好生令人羡慕。如果有可能,陈剑臣自会趋之若鹜,拜师修习。不过目前状况,对方显然无此意,随便一句话就将他打发了。

        看来就算这世间存在修仙之道,也学之不易,不得其门而入。

        握着铃铛,陈剑臣一阵发呆,霍然想到虽然如今自己法器在手,但如何能让王复接纳,带在身上还是个大问题。

        如果照实相告,王复早已泥潭深陷,不可能接受的。如此想来,应该另外想个法子才行……

        几个念头在脑海盘旋而过,俱无把握,最后看见天色已晚,害怕母亲担心,陈剑臣便停止思绪,急匆匆下山回家。

        刚到村口,就看见莫三娘和阿宝两人走了出来,应该是来寻人的,见到陈剑臣安然回到,两人脸上的焦虑之色才散去。

        莫三娘责备道:“留仙,你去哪里了?”

        陈剑臣避重就轻地回答:“刚好遇见个朋友,说了会话……”

        那边阿宝眼睛睁得大大的,觉得陈剑臣居然和一个道士交上了朋友,实在有些奇怪。不过她心思聪慧,没有多嘴。

        在陈剑臣的再三要求下,阿宝答应留在陈家吃饭。

        吃完饭后,少女第一时间抢着收拾桌子,洗碗等。

        忙完后,阿宝要回土地庙,陈剑臣道:“天色昏暗,我送你吧。”

        阿宝本要推辞,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冬夜早临,虽然寥寥有几颗星子,但俱是黯淡无光,因此陈剑臣从家中掌了一盏旧灯笼,挑在手中照路。

        村子一片昏暗,寂寥深深,只间或有几声狗吠——由于火油昂贵,村中的人家都是非常珍惜,大都只燃点一会就早早吹熄,安歇睡觉。

        一路上陈剑臣在想着事情,没有开口;他不说话,阿宝同样没有出声。只有两个人的足音在村间小道上响起,沙沙的似乎曲子的音韵。

        不多一会,土地庙到了。

        陈剑臣举起灯笼照耀着阿宝进去,见到里面简陋的铺盖,真是家徒四壁的景象,不由微微有些心酸。

        “留仙哥,你回去吧。”

        “嗯,那你早点安歇。”

        陈剑臣举步走出小庙,还没有走远,突然外面夜色中脚步踉跄地走来一个人影。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可以看到对方身材高大,头发有些蓬乱,其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哼哼着什么。

        陈剑臣眉头一皱,来不及多想,对方已经一头撞了过来,看样子是想冲进土地庙里,满嘴酒气。

        “站住,你是什么人!”

        陈剑臣大喝一声。

        那人**都大了,不知喝了多少,嬉笑道:“你又是谁,站在这里做什么,我是来找阿宝的……”

        借着灯笼的火光,近距离地陈剑臣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子,只见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满脸横肉,醉眼朦胧。

        赖皮阿三。

        陈剑臣认得他,却是邻村的一个光棍闲汉,有些痞气的一个混子,持着一身蛮力,在乡里当泼皮。

        “留仙哥,发生了什么事?”

        阿宝闻声走出来,看见阿三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躲在陈剑臣身后。

        作为一个孤儿,作为一个天生丽质的女孤儿,即使年纪小,但在平日里,阿宝也没少受到一些泼皮闲汉的滋扰。对于那些难听的言语,她都默默地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不料今天晚上,也许是那阿三喝多了,发酒疯,居然趁夜摸到土地庙里来。若不是恰好陈剑臣在,最后会发生什么事真是不堪想象。

        如果平日清醒之时,阿三看见陈剑臣自不敢做什么动作,避而远之。但眼下他喝得醉醺醺的,色令智昏,看见阿宝出来,登时嬉皮笑脸地伸出手去,想去摸阿宝的脸。

        “好胆!”

        陈剑臣剑眉一扬,骤然出手,一巴掌拍到阿三脸上。

        啪!

        一声脆响,骤不及防之下,阿三被扇得原地转了两转,被打得金星和天星一色,鼻血与牙齿齐飞,腮帮高高肿起,酒意一下子醒了,看清楚陈剑臣凛然地站在自己面前,大吃一惊:“陈……陈相公!”

        “滚!”

        阿三急忙抱头鼠窜而去。

        不说他,就连后面的阿宝都看得眼睛都直了——这,真得就是她那个文绉绉、手无缚鸡之力的留仙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