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入聊斋在线阅读 - 第十章:道士

第十章:道士

        (追到新人榜第七了,继续求上进!养书也请多多点击投票,古往今来,多少好书都是因为缺乏营养肥料,养着养着就夭折了哦……南朝拜谢了!)

        景阳村人口不多,但占地颇广,五十八户人家错落分布,一直蔓延到一片山岭的山麓之下。

        山名“麻子岭”,只是一片矮矮的岭头,树木稀疏。

        ——依山傍水,从风水学的角度上看,景阳村的地理位置甚有些灵气,这不,今年村中就出了一位童子试三试第一的少年才子陈剑臣。

        那土地公庙就坐落在麻子岭之下,只是一间两丈方圆的小建筑。庙前左右两旁各长着一株大槐树,庙里则供着一座土地公神像,每到初一十五,景阳村的村民都会来这里烧香拜神。至于阿宝的栖身之处,就在神像的后面空地上打地铺。

        阿宝爱干净,她早已把土地公庙当成了自己的家,是以庙内从来都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暮色四合,有昏昏然之意。

        陈剑臣两人来到土地庙前,却见到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道士?

        “不会吧,又扑了个空?”

        陈剑臣大失所望。

        “留仙哥,在那里呢……”

        忽地阿宝开口了,伸手一指。

        顺着她的指尖望去,陈剑臣就见到在不远处的麻子岭山脚,一株松树下面,一位道士正盘膝打坐,坐于地上。

        正是早先在酒肆里遇见的那位崂山道士。

        他怎么跑到那里去打坐了,神神化化的……

        陈剑臣嘟嚷一句,对阿宝道:“阿宝,你去我家告诉我娘,说我有些事情要晚点才回去,叫她不必等我吃饭了。”

        阿宝问:“留仙哥,你要做什么?”

        “这个你就不必多问了,快去吧,免得我娘担心。”

        阿宝乖巧地嗯了声,立刻小跑回村中。

        陈剑臣长吸口气,迈开大步,直奔过去。

        他走得很快,不过片刻就奔到了道士所坐的地方,正待开口相问,蓦然眼前一花,本来端端正正地坐着的道士刹那消失了,吓了陈剑臣一大跳。

        “咦,人呢?”

        他急忙东张西望,却看见刚刚还在松树下的道士身影出现在麻子岭半山腰上了,正盘坐于一块磨盘大山石上呢。

        从此地到半山腰,起码有两三百米的距离,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陈剑臣双目瞳孔急速收缩——有门道!

        作为一名穿越者,他的思维面绝非一般书生那般僵化呆板,早推测到这个世界不简单,很可能有“非人般”的存在。那么,眼前这崂山道士,是不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或为陆地神仙?

        陈剑臣一颗心激动得怦怦狂跳,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另外还夹杂着一些忧虑——对方身份未明,立场未明,谁知道道士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倘若喜怒无常,触犯到他的忌讳,岂不自寻死路?

        ——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好运,一碰到高人就被对方惊为天人,视为万中无一的不世之才,抢着收为徒弟的。

        这个想法可以有,但绝不该因此而神智狂热,影响必要的基本判断。

        陈剑臣心里暗暗有些踌躇,不过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机会难逢,一旦错过,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况且,这崂山道士绝不会有什么恶意,否则也不必多此一举,弄这弄那的。

        有了决定,他马上起步上山。

        自从服食了那枚来历神秘的果子,陈剑臣身体发生质变,脱胎换骨般精力充沛,龙精虎猛,上山的时候真是健步如飞,不用多久就来到半山腰处。

        嗖!

        几乎同时,好好地坐在盘石上的道士又不见了。

        我顶你的肺,不兴这么玩人的……

        陈剑臣赶紧张目四顾,见到上方数米开外的羊肠山道上,道士一手把持竹竿招牌,一手摇着个古铜铃铛,铃铃作响。伴着铃声,其口中作歌曰:“人人都道神仙好,不知神仙何处找;白云清风入我梦,便无世间百般恼……”

        “道长,道长请留步!”

        陈剑臣连忙大叫出声,可道士置若罔闻,不疾不徐地迈步往山顶而去。

        陈剑臣也被激起了脾气,摩拳擦掌,甩开大步,紧紧追了上去。只是不管他如何发力疾奔,和道士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丈余范围,竟不能拉近半步。

        奇乎怪哉!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麻子岭的山头之上。

        此时道士终于止步,回头稽首道:“公子紧追贫道不舍,不知有什么事?”

        经过这一轮疾赶,陈剑臣浑身都冒出热汗来,好在体质超人,不喘粗气,忙恭敬地施礼道:“小子陈剑臣,乃一名秀才,见过道长,未请教?”

        道士淡然道:“贫道崂山庆云。”

        “原来是庆云道长,失敬了。”

        陈剑臣嘴上寒暄着,心里却在快速思考,该如何挑起话题。

        庆云瞥了他一眼,目光犀利,宛如实质,可看穿他的心理一般,道:“公子,若无事干,贫道要告辞了。”

        “有事有事……”

        陈剑臣赶紧叫住:“不知道长可否还记得,今天在酒肆中你所说的话语?”

        庆云微微一笑:“当然记得,不过贫道的话是对另一位公子说的……”

        “他是我的同窗好友……道长,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陈剑臣不再拖沓隐瞒,从半路救桃花开始,竹筒倒豆子般把事情的来由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听完,庆云微一思索,问:“你怀疑那女子有问题?”

        “不错。”

        庆云点点头,上下打量陈剑臣,心道:此子不但体格俊秀,还有慧根,实在不俗。只可惜他是个秀才,有功名在身,日后未免会耽于人间红尘富贵,倒有些可惜……此念头一转而过,道:“女子是否有问题现在还不好说,但我断定,你的朋友一定出了问题,恕贫道直言,今日一见,其病态怏然,阴气笼罩不散,乃是体内精阳被大量吸走之相,显然正遭受鬼祟之祸……贫道这么说,公子不会怪我言‘乱力怪神’吧。”

        陈剑臣肃然回答:“道长放心,小子绝非那等不善变通之辈。”

        庆云呵呵一笑:“如此就好,那么,你追赶贫道,为的就是请我出手搭救你的朋友吗?”

        陈剑臣拱手道:“正是,还望道长施以援手,搭救一二。”

        ——经过这一番表演式的折腾,庆云世外高人的身份呼之欲出,陈剑臣哪里还有什么怀疑?却不知道对方会施以何等的雷霆手段来降妖除魔,好生期待能大开眼界,或者,另有一番机缘也不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