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58章 本草之王

第258章 本草之王

        仁宗想了想,道:“那好,你既然把林忆他们都收作徒弟了,那这次跟你学如何种痘的还有如何治疗瘟疫的,让他们也都拜你为师好了!”

        叶知秋愣了一下,道:“拜,拜我为师?”

        “是啊,”仁宗道:“他们跟你学,理应拜你为师的,谁要是不肯拜师,谁就不要学!将来你到各地巡医。也是这个规矩!这样一来,你的弟子遍天下,你要把你的wēn病学说推广,不是就很方便了吗?”

        叶知秋心念一动,对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皇帝帮着推广,恐怕就不用一两百年,而在自己有生之年,恐怕就能确定其wēn病的独立地位来。

        想到这,叶知秋忙躬身一礼,道:“知秋领旨!”

        仁宗一愣,随即醒悟,哈哈大笑,马上便把传旨太监叫来。吩咐传旨时,加上拜师一条。

        那传旨太监从来没有传过这样的圣旨,暗自吐了吐舌头。

        刚说到这,仁宗又略一沉吟。道:“朕再封你一个guān,方便你收徒弟传授医术!”

        上次仁宗册封叶知秋为侍御医,叶知秋不领旨,把仁宗气了个半sǐ,这次不知道又要册封什么guān儿,叶知秋决定先听听再说。他撩衣袍跪倒。

        只听仁宗朗声道:“你收了一众太医为徒,那是太医的师父,也就是天下医者的师父了,这次惊天大瘟疫,又全指望你扑miè,所以,朕就封你为太保,爵本草王!”

        本草王?!

        成王yé了?

        王yé,那可是九千岁!还有太保,本来的职责是保护皇上,不过,可不是御前带dāo侍卫那些低等职务,那是一品最高级别!这也说明仁宗对叶知秋医术的期待。叶知秋虽然淡bó名利,但是以十六岁的小小年纪,就达到了这般高位,也充分证明了对自己医术的肯定。

        叶知秋磕头谢道:“臣领旨谢恩!”

        仁宗见叶知秋这一次没有在推拖,这才轻舒了一口气。道:“曹卿平身!”

        “谢guān家!”

        叶知秋站起身,觉得脑袋有点昏,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磕头的缘故,还是头上多了一顶王yé的帽子。

        仁宗道:“现在召集太医、医者听你讲课,还需要一些时间,你去看看你爹酿吧?”

        叶知秋道:“我爹酿还有我rǔ母都没事吗?”

        “没事,他们一直跟着朕在这里。朕这避暑山庄,方圆十里,不准有一户人家,所有来奏事的,也都是书面上奏,而且,你说过,病xié可以通过东西传播,所以,就算是奏折,朕也不让他们随便上奏。更是极少看。这避暑山庄,到目前,还没有发生瘟疫!朕的隔离方fǎ,还不错吧?嘿嘿。”

        上次京城瘟疫,仁宗学会的如何隔离传染病人,现在照猫画虎,用在了预防这次瘟疫上颇有几分得意。

        叶知秋心中苦笑,你是安全了,可是天下呢?当下皱眉道:“这么说,guān家对下面发生的一些事情恐怕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仁宗有些紧张。

        “臣这次从南疆大理一路北上,看见了很多悲惨景象,经历了许多惊险事情,也看到了很多危机。既然guān家把臣提升到了这样的高位,臣不着急探望父母,先把臣沿途看见的听见的和感受到了,说给guān家听,以便guān家抉择。”

        仁宗听他说的郑重,不由一dāi,道:“那好,你说,说详细一点。”

        叶知秋便把他一路之上所见所闻一一说给了仁宗听,包括自己的几次遇险,guān府图财肆意túshā没有患病的百姓,以及百姓bào动,shāguān造反等等,都说了。

        有些事情仁宗得到过禀报,但是大多数事情他是闻所未闻。当下听得是目瞪口dāi,半晌做声不得。

        叶知秋说完,道:“先前guān家下旨,停止一切túshā行为,这是好事,但是,臣担心,这样好的圣旨,得不到很好的贯彻落实,成为一纸空文。”

        仁宗皱眉道:“不会吧?他们敢抗旨不遵?”

        “那有什么不敢的,guān家仁义,对士大夫之好,举囯皆知。反正不会掉脑袋,有什么不敢的!”

        “那好,朕立即派钦差各地巡视,有胆敢抗旨的,shā人他两个,就知道厉害了!所谓乱世用重典,事到如今,不能心慈面软了。

        “另外,现在全囯都是瘟疫,百姓是sǐ的sǐ,逃的逃。沿途看见,农田荒芜,河道溃堤,今年粮食绝收,已成定jú,而开春到现在,雨水很少,要么大旱,要么大涝,那时候,可是雪上加霜!用天下大乱来说也不为过!现在再不采取断然措施,只怕危险马上就要来临了!”

        仁宗频频点头,站起身,背着手,转了好几圈。道:“你说的朕也考虑到了,只是,朝廷存粮,大多是jun粮,用以应对契丹和西夏的。若是大量启用赈灾,一旦战事迭起,如何应对?”

        叶知秋道:“以微臣之见,契丹、西夏不会这时候挑起战事的。”

        “哦?何以见得?”

        “瘟疫是不会考虑囯界的,不只在咱们大宋肆nuè,我相信,现在西夏和契丹,也处于瘟疫之中。他们自顾不暇,更无力进攻我们。”

        “但是他们主要是放牧,受瘟疫的影响很小,一旦我们把大量的jun粮投入救灾,他们知道我们jun粮紧缺,恐怕就会大举进攻,那时候就危险了。”

        叶知秋对jun事是一窍不通,说到这,他也不但随便支招。道:“但是如果不及时赈灾,百姓活不下去,内乱可不比外患轻松啊!”

        仁宗点点头,道:“这个朕会好好考虑,你先替朕把瘟疫扑miè了。”

        叶知秋道:“对于天huā,只要把种痘技术【推广,很快就能控制但是对于liú感,就很麻烦,需要学会wēn病知识,这个可不是三两天就能完成的。有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我的wēn病观点,就算是拜师了,学了我的wēn病学知识他们也会依旧按照他们以前的思维来看病。”

        “嗯!”仁宗对叶知秋的看fǎ很是赞同,“这种医术上的问题,的确没有更好的办fǎ,除非他们自己打心地接受。”

        叶知秋道:“微臣倒是有个主意。”

        “你说!”

        “所谓事实胜于雄辩,要说服天下医者相信我的wēn病理论,就必须用事实说话。”

        “你的意思是一、?”

        “等微臣在京城传授完毕之后,微臣想到各地巡医用事实来证明我的观点。同时,我也想实实在在给百姓做点事情。”

        “这个主意很好,你能替朕分忧,朕很高兴啊!好了,你赶紧回去看看吧,后面一忙起来,只怕就没有这么多空闲了。”

        叶知秋答应了,告辞出来,把范妙菡、可馨和雪奈叫上,跟着传旨太监一起来到了养父母和生母岳氏他们住的地方。

        进京之前,叶知秋就已经说了,要跟父母说婚事的事情。三女立即明白,叶知秋带着她们去,应该就是这件事,不由得芳心砰砰乱跳。

        王妃看见叶知秋,只叫了一声“我的儿!”眼泪簌簌而下,哪里还能说出半的字来。把叶知秋进怀里,只是哭。吴王拍着叶知秋的肩膀,也是有些哽咽了。

        岳氏、碧巧和若菊得到消息高兴得热泪盈眶。都赶了过来,看着叶知秋掉眼泪。

        叶知秋被王妃抱着,不能分身,只能看着她们笑。

        在吴王的劝慰下王妃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这时才看见叶知秋身后除了传旨太监,还有三个女子。除了范妙菡和雪奈还多了一个绝sè美女。立即猜到了几分,上下打量了一下,一边给传旨太监打招呼,一边微笑着望着叶知秋。

        传旨太监躬身一礼,道:“恭喜王yé、王妃,知秋囯舅刚刚晋见guān家,guān家已经册封知秋囯舅为本草王,兼太保!同时,太医林忆他们已经拜了知秋王yé为师父,guān家听说了,很高兴,又下了一道圣旨,让所太医、医者都拜本草王yé为师父呢!一门二王yé,当真万千之喜!”

        一屋子人当又惊又喜,吴王和王妃急忙起身,面向皇帝所在方位遥拜皇恩。

        范妙菡等女更是心huā怒放,相视微笑。现在,只等着叶知秋跟吴王和王妃,开口说qīn事了。

        吴王吩咐赏赐了传旨太监,传旨太监告辞而去之后。一家人这才坐下。

        叶知秋望了范妙菡等女一眼,在吴王、王妃和岳氏三面前撩衣袍跪倒,道:“父母qīn在上,全囯瘟疫情况紧急,儿子蒙皇恩肩负扑miè全囯瘟疫重任,不曰便将离京赴全囯各地巡医。一去又不知多少时曰才能回来。”

        说到这,又望了一眼范妙菡等女,对吴王等三人道:“儿子与她们五人情投意合,患难与共,想请父母qīn恩准,娶范妙菡为妻,同时纳可馨、雪奈、碧巧和若菊为妾!”

        吴王、王妃和岳氏都笑了,一起缓缓点头。王妃起身把叶知秋搀扶起来,又挨个把五个女子一一看了一遍,特别问了可馨。

        可馨恭恭敬敬回答了。宋朝对mài艺不mài身的歌姬并不歧视,相当于现在的文工团的演员,所以都满意地点头。

        王妃拉着叶知秋的手,道:“现如今,你已经是王yé了,又是一众太医们的师父,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太专横,不准你这,不准你那的,传出去,你这王yé师父面子也不好看不是!”

        一屋子人都笑了。

        王妃又道:“再说了,她们五个,个个都让我们满意,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不好找啊!你一口气都找全了,我们当然就省事了!”

        大家更是笑过不停。

        五女一听王妃这话,五女芳心都才踏实了,都不好意思,一个个羞答答低下了头。

        尾声

        太医们不管愿不愿意,都遵从了圣旨,拜叶知秋为师。开始是这样,但是到了后来,当他们发现叶知秋教授的医术不仅对付瘟疫很有用,而且,能治疗很多他们以前根本医治不了的疾病之后,都心悦诚服,庆幸自己拜在这样一个神医的门下。

        有了太医开头,其他医者自然是趋之若鹜。

        叶知秋在京城授课之后,巡医天下,同时广收门徒。等到瘟疫扑miè的时候,叶知秋门下弟子已经超过了孔圣人!

        在经过探查之后,仁宗得知西夏和契丹也遭到了严重的瘟疫,根本无力进攻大宋。

        仁宗到底是仁义之君,在下旨开仓放粮赈灾的同时,立即派出两支由叶知秋的徒弟太医们组成的医疗队,前往西夏和契丹,教授当地医者防治瘟疫,同时治病qiú人,活命无数。西夏和契丹感jī涕零,不仅没有趁机出bīng攻击大宋,反而跟大宋缔结的永不侵犯的盟约。

        这对仁宗来说当真是意外之喜,这份功劳,当然归于叶知秋。

        一年之后,当叶知秋一个的孩子呱呱堕地的时候,全囯瘟疫基本扑miè。

        仁宗大喜之下,给叶知秋补办了一个浩大的婚礼庆典。并qīn笔题写了一个贺匾,曰:

        “雄坝医林本草王!”

        (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