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54章 血腥京城

第254章 血腥京城

        二女把大门从外面锁上了,然后就躲在楼上,看外面的情况。

        大街上,人流如潮,拖儿带女的,赶着马车的,背着大包小包的行囊,往城外跑。一队队的身穿铠甲,手持兵刃官兵开始在街上巡逻。

        听琴问可馨,为什么她们不逃出城外去。可馨一句话就把听琴问住了:“咱们两个女人,能到哪里去?”

        是啊!两个弱女子,瘟疫纷乱的时候,跟着别人出去逃难是最危险的,不如守在家里,相对还安全一些。

        可馨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叶知秋走的时候,不可能想到会有这样一场瘟疫,在可馨的要求下也没有把她的身份给王爷王妃说,所以王府还不知道他们两的具体关系,也就无从照顾她。

        而可馨的这个无奈的想法,反倒暗合了瘟疫隔离的要求。也是歪打正着。

        刚开始的几天,她们在楼上,还能看见街上纷乱的人流往成外跑,几天之后,便安静了下来。街上便只剩下巡逻的官兵。也曾有几次有人来敲门,可能是晏殊的人,但看见门上上锁,也就走了。可馨和听琴都没有作声,可馨只想静静地在这里等叶知秋回来。

        二女晚上不敢睡在屋子里,都是睡在地窖里。这天一大早,可馨和听琴早起,观察外面宅院里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便出了地道,上了阁楼,从半掩的窗户窗户往外看。这一看之下。差点惊叫出声!——只见门前大街上,吱呀地推着几辆平板马车。马车上,**直挺挺放着几具尸体!

        二女吓得手捂着心口。背靠着墙壁,相互看了一眼,看见对方都是面如土色。

        好不容易估计那几辆运尸体过去了,二女这才又把头凑在一起,从半掩的窗户缝往外看。

        街上静悄悄的。

        可是,过不了多久,又过来了几辆平板车。还是运送尸体的。二女胆子大了一点,好生看了一下,总共有十多具!有的尸体脸上坑坑洼洼的长满的天huā疱疹,有的则没有。

        这一天,从她们门前经过的运送尸体的平板车,就有好几趟!其中有几具尸体,身上还血淋淋的。

        次日,运送尸体的车辆有增无减!而且,上面还有几个是身穿军服的兵士!

        军队里也开始流行瘟疫了?

        这让二女心头更是沉重。

        这天中午。可馨坐在阁楼凳子上发呆。听琴正在半掩的窗户缝往外看。突然。她紧张地捂着心口,招手叫可馨过去看。

        可馨到了窗户边,往外一瞧。只见过来几个人从远处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后面几个兵士追着,高声叫喊站住!那几个逃跑的人背上背着布包行囊,好象是逃难的人。不知道因为惊恐还是害怕,脸都扭曲了。

        几个快到门口时,后面几个兵士终于追上了他们,一阵乱刀子,将哪几个人砍死在地。

        可馨已经发现听琴不对,在他们尖声惊叫之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扯到了一边。

        虽然两人上次已经看见过那个疯子当街杀人。但是,还是没有这个几个兵士乱刀砍死几个百姓吓人,吓得芳心乱跳。

        可馨想起来了,这几个被杀死的百姓,好象脸上跟那个当街杀人的疯子一样长满了疱疹!听晏殊说,这种疱疹就天huā病人特有的。

        官兵在屠杀瘟疫病人?!

        发现了这件事,她们两躲在地窖里好几天没敢出来。

        可是,她们还是不得不出来了,因为这天晚上,她们闻到了呛人的烟雾味道!

        可馨知道,真要是失火了,她们这个地窖,是没有办法藏身的,一定会跟烤猪一样被烤熟的。必须出去逃难。

        她们两爬出了地窖,呛人的浓烟更浓烈了,听琴抬头看天,本来煞白的俏脸,已经变得红扑扑的,不是害羞,而是被火光映红了。

        火光就在不远处的街道上,她们甚至都能感觉到那火焰的炙热!

        不仅那一处,远处,还有另一侧的远处,都燃起了大火,把黑夜都照亮了。

        街上有杂乱的声音,哭喊声,奔跑声。但是,声音并不大,似乎人数不多。

        可馨她们两马上返回地窖,包了一些金银,打了个包裹背在背上,如果火烧到这里,只能出逃了。

        就在距离她们的宅院还有几栋房子的时候,衙门的水龙队终于来了。拆房子的拆房子,喷水灭火的灭火。终于,肆虐了大半夜的大火,被扑灭了。

        而远处的火焰,却一直烧到了第二天中午,才停息。

        不知道是有人放火,还是逃难的人没有把家里的火种管好造成的失火。

        可馨她们也松了一口气。

        但是,松气没有能持续多久,连续几天,城里都出现了火情,几乎天天都能闻到空气中飘飘浮的烟灰味。

        并且,更让她们心惊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

        她们门前的街上,开始出现抢劫。

        那天,她们在阁楼上,看见一伙人,把马路对面的一家首饰铺砸开了。那家首饰铺留有人,想跑出去,就在商铺门口,被这些强盗乱刀捅死了。

        商铺里还有女人凄惨的哭声,哀求声,还有禽兽般的淫笑声。过不久女人凄厉的长声尖叫后,便没有了声音。

        然后,那些强盗就扛着抢来的东西跑了。

        一直到晚上,也没有人来管。

        可馨和听琴两人吓得躲在地窖里,各自紧紧攥着一把剪刀,一夜都没敢睡。

        接下来的几天,街上又有几家被抢。还有人被杀。有女子被强暴。她们很担心,会抢到她们宅院里来。

        好在,几天后。大量的兵士进入了京城。整天都有兵士在街上巡逻。

        没有抢劫强奸了。但是,运送尸体的平板车也多了起来,车上,大多是死去的兵士,一个个面目狰狞。

        这天早上,他们听到外面有敲锣的声音,好象还有大声喊着什么。便大着胆子钻出了地窖。轻轻怕上阁楼,往外观瞧。

        果然,远远有人敲锣,高声喊着什么,距离远,听不清,慢慢的过来了,却是老长的一行人,不停咳嗽。搀扶着的。用小车推着的,还有做着马车或者轿子的。谁也不说话。

        队伍前面,是两个兵士。敲着铜锣,交换着叫喊道:“各位街坊听真:我们是御林军,奉旨传话。各家各户,有染了瘟疫的,马上出来,跟着我们去皇宫门前的〖广〗场,那里有太医给大家看病!不要钱的。马上出来跟我们走!或者自己送去,也可以!如果家中有瘟疫的不送去。一旦查出来,格杀勿论!”

        听琴喜道:“太好了。太医出来治病了!瘟疫很快就能扑灭了!”

        可馨缓缓摇头,道:“你见过官府这么热心地给百姓治病吗?再说了,前几天,他们来当街杀死了瘟疫病人!怎么现在就转过来给人治病了?”

        “兴许,他们现在真的找到了治疗瘟疫的法子了呢!”

        “但愿吧……”可馨忧心忡忡望着那些跟着往前走的病人。

        傍晚的时候二女正要下楼回地窖。突然看见远处来了不少马车,一眼望不到头。只有车辆行进的声音,给人阴森森的的感觉。

        可馨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她小心翼翼把本来就只露出一条缝隙的窗户再关小一点。刚好露出一只眼睛往外观瞧。

        过来了,经过了他们门口。

        可馨猛然把自己的嘴巴捂住,娇躯在簌簌的发抖。

        听琴看不见,急得只扯可馨的衣服。

        可馨不是不让开,她是被看见的一切惊呆了。整个身子都僵硬了,好不容易把身子退开,捂着嘴的手已经把脸抓成了青白色!

        听琴看见可馨这副模样,更加紧张。也用手把嘴捂住,这才把眼睛凑到窗户缝隙处往外看。

        这一看之下,惊得她也差点尖叫出声,幸亏已经把嘴巴捂住了。——只见过来的马车上,高高迭放着的都是尸体!横着放满了竖着放,竖着放满了再横着放,一直堆了一人高!再用绳子扎好。

        马车一辆接着一辆,一眼望不到头。满满的堆着的都是尸体!

        这些天,可馨她们已经看到了很多尸体,但是加起来,都没有这次的多!

        如果单单是尸体本身,还不会让可馨她们两如此惊恐,让她们惊恐的是,那些尸体,都是血淋淋的,布满了伤痕。那些鲜血,从马车的缝隙流淌下来,哗哗的淋到青石板的街面上。

        车队还没有过一半,街面已经被鲜血整个染红了。马蹄踩在上面,不停打滑。

        看到这血淋淋的场面,听琴身子抖得比可馨厉害得多,整个跟得了伤寒打摆子似的,两脚发软,站都站不住,咕咚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可馨也跟着慢慢蹲下来,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惊恐万状的脸。

        那一队马车,足足过了一柱长香的工夫,马蹄声这才消失。

        而二女却在地板上,一直呆到了天黑!

        这一晚,下起了雨。还响起了春雷。轰隆隆的,从头顶滚过。好象那些拖着沉重的尸体的马车轱辘碾过街面的声音。

        可是,对于可馨主仆来说,这还只是恶梦的开始。

        第二天早上,可馨她们两听到了杂乱的声音,有尖叫,有怒骂,有哀号,有求恳。

        两人小心地又从地窖里出来,怕上阁楼,从窗户缝隙往外看。

        这一看之下,不由魂飞魄散!——只见一队兵士,正在挨家挨户砸开门,进入搜索,把里面的人都拉了出来,一个个检查,看见象是瘟疫病人的,当场乱刀看死,扔在街心。另有收尸的仵作,将尸体抬到马车上。而那些看着没有病的人,就被拉走了,不知道被拉到哪里去了。而大门就这样开着。

        看见这些被从屋子里拉出来的人,可馨她们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的人,跟她们一样选择留在了家里。但是,却没有躲过官兵的搜杀!

        眼看着马上就要搜查到他们这里来了,她们两强行按耐住心中的惊恐,手拉着手,一步步下了楼,回到地窖中。

        刚刚藏好,就听到有人砸门。很快,门就被砸开了。十几个兵士冲了进来,挨着房屋的搜索。又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可馨和听琴紧紧抱在一起,颤抖得象风中即将凋零的枯叶。

        可馨不知道他们的地窖会不会被这些人发现。好在,这些兵士更大的兴趣,在于屋子里值钱的东西。各处搜索一遍之后,便卷着东西离开了。

        没等两人松了一口气,很快,第二波兵士又进来,也是各处搜索一遍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

        便这样,这一天,她们的宅院,至少来了五波兵士搜查,这才安静下来。能躲过这些兵士的搜索,主要的原因是可馨选择修建地窖的位置很好。是在院子空地靠近街道的墙边。这样,他们竟能听到街上的动静,又因为进口地处开阔的院子,可以一眼就看个清楚。只要不是地毯式搜索,一般不会发现这个眼皮底下的入口。

        了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可馨她们突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比春雷还要吓人。因为大门已经被撞开了,她们不敢钻出来察看,只能把耳朵贴在入口的挡板上,可是除了隆隆声,什么都听不出来。

        两人心惊肉跳过了一天。

        第二天,院子里突然来了不少人,接着,听见有人高声叫喊:“可馨姑娘!可馨姑娘!”

        可馨吃了一惊,这声音好熟悉,略一沉吟,便想起来了,竟然是开封府府尹包拯!

        包拯以前是可馨的座上客,可馨后来跟了叶知秋后就没有再来。不知道现在怎么来了。

        可馨忙把耳朵贴在出口的挡板上细听。他们就站在院子里说话。只听得包拯长叹道:“唉!本官来晚了,可馨姑娘不见了,等曹国舅回来了,可怎么跟他交代?”

        顿了顿,又道:“你们当真仔细查过收留的人群里,没有可馨姑娘吗?”

        一个声音道:“回禀大人,属下不敢隐瞒。属下亲自带人一个个的都检查了,没有发现可馨姑娘。”

        “那些被杀的病人呢?”

        “这个……,大部分都已经烧掉了,剩下的,属下也查过了,的确没有看见可馨姑娘的尸骨。”

        包拯的声音道:“唉!我早该作出安排!是我的失误。”

        那属下的声音道:“这个也不能怪大人,大人在忙着官家避难的事情,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实在是没有时间来照看可馨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