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26章 逃

第226章 逃

        叶知秋医治瘟疫病人曾经产生了作用的方子,后来结果让他大失所望,用在其他病人身上,作用却不理想,只有几个病情有了好转,其他病人,依旧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去。

        他们来到里弄县已经是第五天了,流感瘟疫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得到有效的控制,从最初的死亡几十人一路攀升,到这一天,全城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五百人!而病倒了病人,也有上千人!

        城里仅有的两家棺材店,所有的棺材都已经卖光了。连半成品都买走了,但是,还是远远不够。只能把尸体停在堂屋里,等着棺材店进货。

        叶知秋非常担心,他穿着防护服,让人把罗县令叫来,告诉他,这样不行,必须把尸体火化。罗县当然听他的。带着衙门的衙役,挨家挨户地劝说让他们把尸体火化了,不然会造成瘟疫的进一步流行。

        当然,几乎没有效果,响应的寥寥无几。因为土葬是千百年的传统,不可能几句话就改变。而且全城那么多病死的,罗县令不敢用强,生怕引起众怒造成民变,那可是死罪。

        面对这样的局势,叶知秋只能仰天长叹。

        公孙楠死了。

        跟着他出去巡诊的几个大理太医无一例外全死了,在痛苦地与瘟疫病魔抗争了几天之后,一个个死去。

        叶知秋不计前嫌,得知消息之后,前去诊治,但是,他没有好的方子可以治疗,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公孙楠在死之前,一直看着叶知秋身上的那件奇怪的防护服,也许,他们在后悔,当初自己对叶知秋的轻视。他用性命,为自己的行为支付了代价。

        第六天,罗县令惶恐地找到了叶知秋。——经过这几天的观察,罗县令没有发病的迹象,叶知秋这才确认他没有染病。所以让他跟他们在一起了。

        罗县令脸色煞白,甚至在轻轻发抖,这一点可以从他那无风自动的白胡子得到证明。叶知秋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让这个老头如此害怕。

        但是,听了罗县令的话之后,叶知秋自己感到了一阵的寒意。——罗县令告诉他,刚刚得到消息,大理国南部和西部若干个县,都出现了瘟疫!而且,一些州县还出现了灾民的暴动!从这两天观察的情况来看,他们里弄县的民众,似乎也在暗地里蠢蠢欲动,有群起响应的可能!

        如果单单是瘟疫,相对处理还简单一些,要是再加上民变暴动,局势一旦失控,那可就麻烦了。所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只怕就有池鱼之祸。

        范妙菡他们也紧张起来了,庞安时低声道:“大哥,要不然,咱们撤走吧,赶紧返回咱们大宋!”

        其他几个也是这个意思,叶知秋沉吟片刻,道:“这样吧,你们先走,我要留下。”

        范妙菡急道:“为什么?”

        “我一定要找到治疗这种流感的适当的方子,这几天,我一直在适用各种方子治疗,进行效果比对,目前找到的一个方子,相对效果还可以,只是用量配伍需要进一步调整,因为这次的流感瘟疫,呈现多种症型,要根据不同症型进行调整配伍。如何调整,我还在一边治疗一边测试,如果这时候撤离,那就前功尽弃了。”

        范妙菡道:“可是,要是发生民变,甚至兵变,那怎么办?”

        “放心,有雪奈保护我,她的本事,保护我们两人是绰绰有余的。”

        “不!”范妙菡道:“我要跟你在一起!我哪里都不去!”

        朱肱也道:“我也不去。刚才罗县令说了,现在大理多地已经发生民变,咱们情况不明,冒然乱闯,万一闯进正在闹民变的地方,岂不是自投罗网?一动不如一静,大理国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等民变平息了,大哥也找到治疗瘟疫的方子了再说。”

        唐慎微也道:“正是,咱们结拜的时候就说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现在危难当头,怎么能自己逃生呢?”

        庞安时也道:“正是,大哥不走,我们是不会走的,那就一起留下!”

        唐慎微老成持重,捋着黑胡子道:“既然已经有了民变的苗头,咱们不得不防。请罗县令来,商议如何防止民变。”

        叶知秋立即叫人去请罗县令。可是,人还没有请来,就看见不远处火冲天,并不时有喊杀传来。在场众人无不脸上变色。

        片刻,先前去请罗县令的衙役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道:“不好了!西城,民变了!杀人放火呢!县太爷带着捕快民壮过去了!”

        叶知秋知道,县城里可以调动的捕快衙役民壮不多,只怕弹压不住。对那衙役道:“你赶紧把衙门里能调动的人都调动起来,把兵器仓库打开,把兵器分发给大家!”

        那衙役苦着脸道:“打开兵器仓库,必须县太爷说了才行,不然,私自打开,那是死罪。”

        叶知秋顾不得给他废话,道:“兵器仓库在哪里?你带我们去。”

        衙役听着那渐渐大起来的喊杀声,不仅脸上变色,不敢多说,急忙带着他们来到后面的兵器仓库。

        古代跟现代一样,对武器都是实行管制的,而衙门的兵器,除了捕快随身携带单刀之外,别的武器都收藏在武器仓库里。

        把他们带到兵器仓库之后,那衙役赶紧退到一边。

        叶知秋道:“把门撬开!”

        邓隐一直跟着,见状急忙上前挡在门口,急声道:“不行!国舅爷,抢夺衙门武器仓库,那是死罪,你们是大宋的子民,更不能这样做!要不然……”

        刚说到这里,就听见大门方向大乱,接着燃起了熊熊大火!然后看见不少衙役、书吏朝这边跑来了,看见他们,大叫道:“乱民杀进来了!”

        在恐怖的瘟疫面前,在无法逃避的死亡来临的时候,人的理性彻底丧失了,暴力随之而生。

        叶知秋一把将邓隐从仓库门口拉开,冲着空中急声道:“雪奈!把锁砸了!”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石头,当的一声,将那把铜锁打得乱飞出去。叶知秋叫了一声好,抓住门环,用力将一边大门拉开。朱肱过来,帮着把另外一扇大门拉开。

        武器仓库里,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种武器。叶知秋拿起一柄匕首插进靴筒里。又拿了一把孥,还有一盒箭,挂在腰间,回头道:“快!拿武器!”

        庞安时他们都各自拿了兵刃,连范妙菡都拿了一杆长枪。邓隐脸色苍白,终于也一咬牙,拿了一把仆刀。

        出到门口,远远看见一大伙人,潮水一般朝他们这边涌来。很显然,他们是冲着衙门的兵器来的。

        叶知秋让打开兵器仓库取兵器,不是为了跟这些暴乱的民众对抗,而是为了自保。

        这几天,叶知秋已经把里弄县衙门的大致情况摸清楚了,手一挥,带着众人往衙旁边的马厩走,要跑路,没有马是不可能的。

        还好,乱民还没有冲到这里来。他们一人牵了一匹马,快速把马鞍套好,策马从向后门。

        打开后门,看见的场景让他们目瞪口呆。——只见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明显都是被打死的,不少房屋已经冒出了滚滚浓烟,不时有人挥舞着武器跑来跑去,店铺差不多都已经被砸,里面被洗劫一空。店主被杀死在门口。

        由于他们都是马队,手里又有武器,所以沿途遇到的乱民都不敢阻拦,只是大声吆喝叫喊,看着他们冲过去。

        马队冲出了县城,回头再看,满城烟火,让人触目惊心。如果不是当机立断,取兵刃抢战马,一旦陷入乱民之中,那可就凶多吉少了。想到这,众人都是一阵的后怕。

        他们策马望羊苴咩城背驰,想跟林忆他们会合,然后返回大宋。

        冲出里弄县之后,沿途倒没有遇到乱民。这主要得益于古代落后的通讯,暴乱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而且,暴乱还处于自发阶段,没有什么组织性。大多在原地烧杀抢掠,波及周边范围不广。所以,路上看见的都是一排田园风光。

        沿途百姓看见他们手持兵刃,都非常惊诧,纷纷避让。叶知秋便让把长兵刃都丢了,这样才看着顺眼一些了。

        路上虽然没有了乱民,但他们也不敢停下来喘口气。因为瘟疫发展太快,他们既然决定到逃离大理,那就必须在大理局势失控之前逃回大宋。

        所以他们星夜兼程,赶赴大理京城羊苴咩城。

        当晚他们没有停下来休息,一直往前奔驰。

        第二天又跑了一天,到了深夜,他们还在山路上往前赶路。连续奔波,众人都是困乏,范妙菡困得几次差点从马上摔下来,随后,一个太医的马突然马失前蹄,把老头摔了下来,还好只是摔进了茅草丛中,手脸都划烂了,人却没有事。

        但是那匹马却惨了,瘫在地上,口吐白沫,动弹不得。

        叶知秋再看其他马,都是筋疲力尽,也难怪,都马不停蹄地跑了两天一夜,虽然滇马有长力,耐跑,但也坚持不住了。

        人困马乏,叶知秋正要吩咐原地休息,月光下,看见不远处就是一座小山村,便道:“咱们到前面那个村子里休息几个时辰再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