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23章 死亡

第223章 死亡

        叶知秋点点头,沉声道:“除了瘟疫,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病能在短短几天之内,造成上百人的死亡!所以,在病因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们不要轻易触碰病人或者尸体。”

        叶知秋说这话时,特别郑重地望着身边的范妙菡。

        范妙菡自然知道瘟疫的可怕,脸色苍白地点点头,一颗心已经在怦怦乱跳。

        叶知秋上前一步,蹲下身,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主簿,确认已经没有了呼吸,又抽出手帕,轻轻覆盖在主簿的脖颈处,隔着手帕,察探了一下他的颈部脉搏。也没有了跳动。道:“他已经死了!”

        刚刚还在说着话,转眼之间就倒地而死!如果是瘟疫,那该也多么么猛烈!

        大理太医领队邓隐也紧张得手心都是汗水,对叶知秋道:“那,咱们赶紧回京城禀报吧!”

        叶知秋道:“禀报是必须的,不过,咱们不能马上回去,咱们首先要查清楚究竟怎么回事,看看能否医治。如果真的是瘟疫,要立即采取措施,防止瘟疫进一步扩散。这才是最关键的!”

        “国舅爷这话固然有理,只是,就咱们几个,只怕无能为力啊!还是先回去禀报了皇上,再作决断吧!”

        叶知秋淡淡一笑,道:“邓太医,如果真是瘟疫,你就算现在躲到京城去,也逃不过的,这里距离京城也就两百里,很快就会传到京城,不如乘现在温病还没有起来,赶紧的把扑灭了才是正经!”

        邓隐老脸一红,道:“我可不是怕死,我是担心我们几个根本对付不了瘟疫的。”

        叶知秋不再理他,对罗县令道:“你看一下,主簿个病症,是不是你走之前那些病人的症状?”

        罗县瞧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主簿,惨白着脸道:“有些象。又有些不象。”

        “什么意思?”

        “就是有些人是这个样子死的,有些却不是。”

        叶知秋心头一凛,忙问道:“还有别的死法?”

        “是,有的是不吐血的,烧着烧着就死了。”

        叶知秋略一沉吟。对范妙菡和唐慎微他们道:“你们在衙门等我。我去看看。”

        范妙菡急忙一把拉住他,急声道:“不行!我要跟你去!要死死在一起!”

        庞安时也道:“是啊,大哥,我们结拜的时候就说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就算外面有天大的危险,赴蹈汤火,咱们兄弟几个也要一起上!”

        朱肱也道:“对!大将难免阵亡,咱们既然选择了悬壶济世。就不怕染病而死!”

        唐慎微道:“没错,如果是瘟疫,正是我等学医之人大展身手的时候。怎么能到头临阵脱逃呢?”

        叶知秋一个个瞧了过去,缓缓点头,道:“好,不过,你们必须听我的安排,这样的瘟疫。可以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我也不敢说我能治,现在看来,这场瘟疫传染速度惊人,或许还没有等我想到治疗的方子,人就已经病死了!连我自己就可能不能幸免,不过,我对如何防止瘟疫有一些很有用的办法,——当然。这些办法也是那药神壶翁传授给我的。你们必须听从我的按照!”

        危机关头,叶知秋不得已,只能又把药神壶翁抬了出来。

        而这一招往往是非常管用的。除了大理的几个太医对这个词不敏感之外,其余的,全部都露出了敬畏的神情。一起都忙不迭点头。

        先前对叶知秋判断可能是瘟疫而冷笑的那个大理太医公孙楠,在交流的时候,对叶知秋的温病理论就不以为然,只是碍于叶知秋的大宋国舅身份,这才没有出言顶撞。现在听他这么说,心中颇为不满。轻轻一笑,道:“那有这么多的瘟疫啊?不可能是瘟疫吧?再说了,如果真的是瘟疫,除了向皇帝禀报采取措施之外,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瘟疫恐怕是没有人能够抵御的吧?瘟疫可不知道谁是国舅。”

        他这话明显有些调侃的嘲弄的意思在里面,叶知秋淡淡道:“我的话,只是给我师妹和我的几个结拜兄弟说的,我们大宋的太医,我只是建议,对于你们,就当耳旁风好了。”

        公孙楠也淡淡道:“这话倒也有理。”

        范妙菡怒道:“好,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

        公孙楠悻悻的把脸扭到一边去了。

        邓隐忙道:“姑娘这话就是气话了,现在关键时候,可不能说这些气话。”

        叶知秋对罗县令道:“你马上替我找几个裁缝来,并买一些鹿皮或者羊皮来,要快,但是不要家里有病死的人的裁缝!”

        罗县令不知道叶知秋这个时候找裁缝作什么,但是也不敢多问,急忙出去派人去找。

        公孙楠冷哼一声,道:“人家是叫我们来治病的,而不是叫我们做衣服的!走,看病去按!——怕死的就留在这,不怕死的就跟我走!”

        说罢,让罗县令带路,迈步就往外走。

        罗县令当然答应,那几个大理的太医除了邓隐之外,犹豫片刻,都跟着出去了,邓隐很是尴尬,低声对叶知秋道:“国舅,咱们,要不也去看病人吧?左右也来了。”

        叶知秋高声道:“瘟疫情况不明,贸然行事,那是自寻死路!”

        范妙菡也帮着叫道:“大宋丹毒瘟疫的时候,就是靠我师哥的方子才治好的,那次瘟疫,全城死了好几千人!你们不听我师哥的话,到时候可别怪我师哥没有提醒你们!”

        一听这话,几个本来就有点犹豫的太医便站住了脚步,回头望望叶知秋。

        公孙楠冷笑了一声,道:“胆小鬼,也不知道你们学医作什么!”说罢,扬长而去,有几个大理太医看了叶知秋他们一眼,露出鄙意的神情,跟着公孙楠出门走了。

        唐慎微他们都看着叶知秋,叶知秋叫衙门衙役找来纸笔,画了几幅草图。然后他蹲在地上,又观察了片刻地上那具主簿的尸体,这才叫衙役那来床大床单,把尸体整个盖住。

        这时候,长中其他人都舒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衙门户房司房带着几个裁缝来了,还带来了一车的鹿皮。叶知秋拿起那几幅草图,让裁缝们照着做,裁缝一看,却是一身连着帽子、裤子、靴子的连身衣,还有能把一张脸几乎都遮住的口罩和一双长袖手套!

        裁缝们自然不明白叶知秋这是要他们作什么。叶知秋也没有多作解释,只让他们比照他们留下来的人的身材马上缝制,每人缝制至少三套!

        裁缝赶紧开始动工,这空档,叶知秋又开两个方子,让那户房司房去照方抓药。

        范妙菡问道:“师哥,这来又没有病人,你给谁开方啊?”

        “给我们大家。”

        “给我们?为什么?”

        “这个方子是预防的。是针对死去的这个主簿这种病症开的方子。”

        庞安时道:“那县令不是说,县城里死去的人的病症,有的跟他相同,有的不同吗?只吃一种,有效果吗?”

        叶知秋道:“先吃这一种,等预防装备准备好了,咱们出去察看,如果发现有不同的症型,那时候再有针对性地作调整。”

        范妙菡心细,发现叶知秋开的是两个方子,又问道:“那另外一个方子是作什么用的?”

        “消毒!”

        “消毒?”这个词范妙菡他们自然也是听不懂得。

        叶知秋道:“就是我们回来的时候,为了防止把外面的病菌带回来,污染我们的屋子,就需要用药水冲洗我们的连体服,同时,可以用来对病人居住环境和尸体进行处理。不过,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死亡的人数和病倒的人数已经达到几百人,我担心县城的药铺的药不够用。”

        朱肱道:“那要不要现在就请县令派人到邻县采购药材?”

        叶知秋道:“暂时还不用,先探明情况再说,不然不知道究竟有哪些病症,需要哪些药材,只有这些情况都查清楚了,才能有的放矢地进行采购。”

        众人一起缓缓点头。

        邓隐一直在观察裁缝们做的连体衣,问叶知秋道:“国舅爷,你的这种衣服真的能预防瘟疫吗?”

        叶知秋道:“很大程度上可以减少得病的机率。我现在告诉你们如何预防感染瘟疫,我说的话你们一定记住,这何许可以帮助你们预防瘟疫!这些知识上次在京城丹毒瘟疫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这里,我再重复一次,特别是大理的几位同仁,你们特别要注意听。”

        邓隐他们留下来的几个大理太医忙点头答应。

        叶知秋却不忙着说,而是环顾四周,突然高声叫道:“雪奈!雪奈你出来!”

        话音刚落,屋角一个衙役走了过来,道:“主人,你叫我有事吗?”

        叶知秋盯着给他瞧,却不认识,但是声音明明就是雪奈的。

        那衙役扑哧一笑,伸手取出一个瓷瓶,倒了一些药水在手心里,擦好,在脸上一阵乱抹,片刻,原先有些黝黑的男人的脸,顿时变成了一张俏丽的女孩的脸。再把头上帽子一扯,一头青丝批下来,就成了一个妩媚动人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