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18章 好人有好报

第218章 好人有好报

        范妙菡道:“要不要我师兄给你看看,他的医术很棒的。”

        外面叫伙计的那男人进来,听到范妙菡的话,忙道:“不用了,谢谢,我们已经托客栈掌柜的去请郎中了。”

        听了这话,那妇人对范妙菡歉意地笑了笑。范妙菡回了一个笑容,退了出来。

        第二天,叶知秋和范妙菡两人照例到街上走街串巷的卖药行医。傍晚回到客栈,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那妇人他们屋里孩子哇哇大哭。妇人的丈夫蹲在客栈门口,抄着手埋着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客栈的掌柜的带着两个伙计,正在跟那汉子说着什么。

        范妙菡放慢了脚步,用心听了听,原来是客栈掌柜的正在跟那汉子商量,要他们夫妇赶紧退房搬走,不能让那妇人死在客栈里。

        范妙菡心里咯噔一下,昨天晚上才发病,今天晚上就已经说到死了,这也太快了吧。范妙菡走过去,往屋里看了看,见妇人蜷缩在床头,正在痛苦地呻吟。地上木盆里和木盆边上,还有地上,都是星星点点的呕吐污物。那孩子站在那里哭着,却帮不了母亲半点。

        范妙菡忙问那汉子道:“这位大哥,嫂子这病,不是请了大夫看了吗?没有用吗?”

        那汉子抬头看了范妙菡一眼,长叹一声,摇摇头。道:“昨天请了一个,今天请了一个,都没有用。今天这个还说,没救了,让准备后事了。”

        旁边那掌柜的忙道:“还是的啊!赶紧的准备后事,我帮你们找一家义庄,包你满意……”

        刚说到这里,就听到里面哇的一声。那妇人又呕吐起来。不过这个呕吐很吓人,是呈一种喷射状的呕吐。

        呕吐完了。妇人又捧着肚子痛苦地呻吟着。还不时地抽搐。

        叶知秋站在门口,见此情景,急声道:“得赶紧救治,要不然。的确熬不到明天!”

        范妙菡蹲下身,对那汉子道:“你就让我师兄看看吧。他擅长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那汉子望着她。又看看叶知秋,犹豫不定。

        范妙菡急道:“大哥!与其让大嫂这样等死,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放心。治不好。一文不要!——我若不是看着这位大嫂是个好心人,我才不会管呢!”

        那汉子终于动心了,站起身,感激地笑了笑,道:“那就请这位小兄弟给看看呗。可说好了,看不好。我一文钱都不给的!”

        叶知秋也没搭理他,径直进了屋子。来到床边。弯腰问那妇人现在的主要病症。妇人神志不太清楚。不能如实回答问题。旁边她男人帮说了。得知妇人头痛如裂,全身高热,肚子绞痛。下体流出不少的黄臭带,还夹有血水。

        叶知秋随即诊脉望舌,发现脉滑数搏指,苔黄厚腻,口中还有恶臭。

        叶知秋又问了月事情况,得知在泡澡的前一天,月事刚完。先前已经听范妙菡说了在澡堂的事情,略一沉吟,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对那汉子道:“你家娘子这的病,是经后泡澡,秽物侵入前阴,湿热化毒,结于胞宫血室,热极动风,上犯神明所至。我能治。而且,只要你严格按照我说的方子用药,明天上午就能基本痊愈!”

        那汉子半信半疑瞧着他,到底只是一个铃医,而铃医最善于的就是说大话。也由不得他不肯轻易相信。

        叶知秋知道他想什么,道:“我现在先用针灸给她治,我用完针之后,她就应该能完全清醒,而且不呕吐了,不然,汤药下去全都吐了出来。那还治什么。你先看我针灸情况,再看我是不是吹牛。”

        说罢,叶知秋取出二棱针,重刺十宣出血,双尺泽抽取黑血,针泻合谷等穴。不一会,这妇人果然患者全身出了一身毛汗,人也慢慢清醒了,只是还是抱着肚子痛苦地呻吟。但是已经不呕吐了。

        那汉子见的果然了得,只用了针灸就能止吐,赶紧连声赔罪,请叶知秋继续医治。

        叶知秋便提笔写了一个方子,让那汉子马上去买药回来,然后按照他的方法熬药,完了给病人服下。

        服药之后,到了天黑的时候,妇人排泄出一大通恶臭的大便,小腹绞痛便慢慢好了。再接着服药,到了三更,全身高热已经明显下降,下体恶臭黄带也变得稀薄不臭了。过了子夜,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头一夜因为剧烈疼痛而一夜无眠的夫妻两,终于都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到了天蒙蒙亮,又服了一次药。天完全大亮的时候,妇人已经可能下床慢慢走动了。

        叶知秋他们起床后,过来复诊。妇人感激地拉着范妙菡的手,说她命大,遇到了他们这样的神医。

        范妙菡笑了,道:“我也是看你是个好心人,所以才一再说服你丈夫让我师哥给你医治。要不然,对不相信我们的病人,我们才不会为了钱三番五次地主动要求医治呢。”

        那汉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旁边客栈掌柜的呵呵笑道:“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啊!”

        在随后的行医日子里,他们骑着毛驴往前走,每到一个稍大一点的集镇,便停留半天一天的,走街串巷的吆喝卖药丸。叶知秋的药丸大都是现代的常用中成药配方配制的。见效快,自从会开口夸赞自己的药丸之后,生意就好了起来。每天能赚到三四百文。够他们吃喝住的盘缠了,还有剩余。

        于是乎,这一路上,他们不仅吃住不愁,到了大理的时候,甚至还攒下了将近十两的积蓄。

        范妙菡笑着说,想不到叶知秋还有这本事,便是流落江湖,也饿不死他们了。

        进入大理境内,果然不需要通关文蹀,大理国那边的边境兵士,甚至都不检查盘问。看来,大理国很欢迎大宋的百姓到他们那里去。

        他们到了大理境内时,已经是冬天了。不过,大理四季如春。在这里也不觉得有什么太寒冷之处。

        他们继续往大理国的国都羊苴咩城进发。

        沿途,叶知秋开始在山上寻找马钱子。这不是什么特别难找的东西,而且这个时代的人还不知道它的妙用。所以几乎没有人才采摘。很快他就采摘到了足够的药材。

        叶知秋他们继续往羊苴咩城进发。进入大理之后,他们就没有在接着卖药,因为现在的钱已经够他们赶到大理京城羊苴咩城了。

        这天,他们来到大理的一个城,城里吃饭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件事情。

        在他们吃饭的饭庄对面,是一家药铺。在等着饭菜上来的时候,对面药铺来了几个人,用门板抬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病人进了药铺,那几个人急得是满头大汗,说他们老父一直素有咳痰痼疾,今天咳嗽中就昏倒了,赶紧给救救。那花白胡子坐堂大夫弯腰察看了一下门板上的老人,不停地摇头,说已经死了,还抬来作什么。

        那几个人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叶知秋仔细观察那个直挺挺躺在门板上那位老人,片刻,突然站了起来,道:“走,去看看那个病人!”

        范妙菡奇道:“哪个病人?”

        先前叶知秋在观察对面那个病人的时候,范妙菡没有注意,她饿坏了,东张西望看着人家都吃什么好菜。所以现在叶知秋说这话,她便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叶知秋朝对面药铺努努嘴,道:“诺,那个,病人躺在门板上,大夫说死了,我瞧着或许没死!”说罢,拎着药箱出了门。

        范妙菡立即就来了兴趣,要知道,如果别的郎中说死了,他们能把死人救活,那该是怎样的令人兴奋!当即蹦了起来,跟着叶知秋冲出了饭庄。

        门口的店伙计急忙招呼道:“喂喂!两位客官,这你们上哪里去啊?这饭菜可马上就上来了!”

        范妙菡给了他一个白眼道:“你说马上,都说了多少回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上来!哼!”

        伙计赶紧赔笑道:“这次是真的,真的马上就上来了!”

        “等等!我和师兄到对面药铺救人!那个人死了,我师兄能把她救活了!”

        “什么?”那小二眼珠子都瞪圆了,探头探脑望着,见范妙菡他们果然去了对面药铺,果然有个病人躺在大堂里一块门板上,一动不动。他很是好奇,想过去看看,回头瞧见柜台里掌柜的正盯着他,忙哈着腰赔笑道:“掌柜的,他们说那个人死了,他们去救,能把死人救活了……”

        掌柜的瞪了他一眼道:“我又不是死人,刚才你们说的我听不到吗?还不赶紧干活去!”

        那小二赶紧哈着腰进去招呼客人去了。可是心中还惦记着刚才的事情,又回头瞧只见掌柜的正探头往那边瞧,好象被人挡住了,看不见。很是着急,想了想,招手把自己媳妇叫来,让她看着,让后从柜台里出来,到对面药铺瞧热闹。

        这店小二心想,好啊你,不让我看,你自己倒跑过去看,这样的热闹如何能放过,便走到叶知秋他们先前的那个位子,从窗户上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