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17章 吆喝

第217章 吆喝

        范妙菡想了想,道:“还是再写上专治疑难杂症。,如果遇到能尽快治好的疑难杂症,咱们要是治了,岂不是积了阴德做好善事?”

        “好吧!”叶知秋在幡子的背面写了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商量好了,叶知秋在集镇上买了需要的药,配成药丸。还买了一套外科治疗疮疡的刀具。

        当铃医说着简单,其实半点都不简单,最关键的一个活计,那就是嘴皮子,必须得善于耍嘴皮子,得吹嘘你的药如何如何好。当然,走街串巷的时候,铃医的规矩是不吆喝的,这个药铺不在门口揽客一样,是一种忌讳。铃医只需要摇铃铛就行了,别人就知道是铃医来了。

        但是,顾客来了不等于就一定得买你的药,这时候就看铃医的嘴皮子了,就像江湖把式一样,光说不练固然是假把式,但是光练不说那就是傻把式。得会夸自己的药好,还要察言观色看顾客的脸说话。拣对方喜欢的说。

        很显然,叶知秋和范妙菡都不擅长这个。

        他们想错开官府的寻找,他们估计,官府一定以为他们着急着往大理走,所以肯定按行程计算着他们进程,然后一路找去了。如果他们原地不动,呆上几天,就能错开找寻他们的人。

        于是,他决定在个小集镇上呆上三天然后再走。

        头一天,他们就这个集镇走街串巷卖药,街坊听到摇叮当,围拢上来两人就脸~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自然是没有生意的。所以这头一天,两人一个药丸都没有卖出去。

        回来之后,那住家到也是好心,从一个顾客角度提出了对铃医的希望。那就是酒好也怕巷子深。

        必须善于吹墟。

        其实这一点叶知秋有知道。只是,没有切身体会,经过主人家这么一提醒,更加明白这个话的重要性了。两人相互打气,说好第二天一定要吹嘘。

        但是把人的想法付诸实施那是想着容易真正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所以第二天,两人发觉,面对顾客还是张不开口还是红着脸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第二天还是没有开张。

        第三天,两人相互鼓励一番之后,倒是红着脸开口夸赞他们的药丸了,不过,人家看他们没有底气那样,也没有了信心自然就不买他们的药了。还是没有开张。

        两人有些泄气了,第四天,两人毛驴出发前往下一个集镇。

        叶知秋是个好胜心很强的人。他不甘心失败。觉得人家范妙菡是个女孩子,不好意思开口难为情是很正常的,自己一个大老也门有什么难为情的。于是乎,这一路上,他就大声练习夸赞自己的药丸惹得范妙菡咯咯笑。

        中午的时候,他们到了一的小村子。村子是铃医最主要的销售点。这里缺医少药,铃医是很受欢迎的。当然那也仅限于能说会道的铃医,否则人家还是不买冇账。

        不知道是叶知秋路上的磨炼起了效果,还是村子百姓更纯朴,又或者是他们缺医少药当真需要。反正他们开张了。卖掉了第一枚药丸,是一个牙痛的老人买的。

        叶知秋和范妙菡很是高兴,虽然只有区区五文钱,但是这也代表第一步的成功。

        在离开村子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一个病人,是个单身的中年人。肚子膨胀很高,问叶知秋能不能治。这个病当然可以治,但是,治好下来,药费估计不会少于一百文。而这个村民家徒四壁,无力承担。如果是在京冇城他们的药铺里,这个药费也有免了。而现在,叶知秋可以免费给他开方,但是,他却没有钱去买药。开了也白开。而且叶知秋他们口袋里的钱也不多了,眼看着当铃医四天了,才赚了五文钱,他们可没有多余的闲钱帮他出药费。

        叶知秋看他那个可怜样,心里琢磨用什么办法能不花钱帮他治好这个病。

        他脑袋里盘算了半天,终于笑了,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这是《素问》里记载的一个偏方。

        叶知秋告诉那病人,让他去找一驼干净的雄鸡的鸡屎,放在一块瓦片上用火焙干,然后跟人家讨一点陈酒,把焙干的鸡屎冲服去。每天两次。鼓胀自然就好了。

        这病人听了,反正自己没有钱治病,与其等死,不如试试看。所谓偏方治大病,病人按照叶知秋说的方子吃了,数日之后,鼓胀的肚子还真的就慢慢消退下去了。这病人很是高兴,当做一个宝贝偏方,给人治病,还赚了一些钱维持生活。

        万事开头难,有了开始,后面就慢慢好了,叶知秋和范妙菡把脸皮也练hòu了。也敢夸赞自己的药丸了。这样,由于他们的药丸见效快,他们在大的集镇城市都要停留一两天,往往是头一天买的人不多,第二天,知道好的都来买,而且一次买了不少,家里备着,这样,平均下来,没有赚的钱,在保证他们的吃住情况下,还有得剩余了。

        两人都很高兴,叫卖得更起劲了。

        这天到了一个集镇,走街串巷的时候,有个老者头天买了他们的药丸吃了,头痛马上就好了。第二天,叶知秋他们又来,这老者就把他们给叫住了,看着他幡子上的“专治疑难杂症。”问他道:“我闺女得了一个病,看了好些个大夫,都没有治好,你们要是治好了,我谢你们五百文!”

        要是在京冇城,叶知秋那里会对五百文有兴趣,但是现在,他辛苦赚冇钱之后,觉得五百文真的好多啊。赶紧就答应了。跟着老者来到他们家里。

        一看这个病人,叶知秋也有点傻眼了。一这女子是急性化脓性扁桃腺炎,喉冇咙里已经严重肿胀化脓,将喉冇咙处整个堵死了,当然气管通过鼻子的还能通气,没有窒息。

        由于喉冇咙肿胀堵塞,病人已经两天米水未进了,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喝水都不能进入,这汤药自然就难以吞咽下去了,而中医的主要手段就是汤药。汤药不能进去,也就没有办法治病。这是为什么看了这么多郎中都治不好的原因。

        叶知秋心想,嘴巴不能进去,那就只有通过鼻子的鼻饲给药了。只是没有胶皮管,看来只能用老办法,找南瓜藤了。

        他刚刚想叫老者去找南瓜藤来,突然想起上针灸课的时候,王惟一曾经说过,给人的少商穴放血可以治咽喉肿痛化脓。针灸是不需要用药的,也就可以避开给药这个问题了。何不试试看呢?

        当下,叶知秋掏出手术器具,取出一个小、脚刀,在病人的少商穴上刺了一刀。放了一点血液。

        果然,之过了片刻,病人就说喉冇咙疼痛减轻了一些,好象通了!

        叶知秋大喜,赶紧开了一个清热解毒的方子,让病家立即照方抓药,熬好之后,给病人服下。

        次日,他们要离开这个集镇的时候,去那家复诊,病人病情已经明显好转,已经能进食了。老者的那闺女对叶知秋他们当真感jī涕零,主动又多给了一百文,一共赚了六百文。叶知秋他们两也很高兴。

        医者最开心的事情,不是赚冇钱了,而且看见自己的病人被自己治好了,这种成就感,那才是最让人高兴的。

        这天,他们来到一个小集镇,天色已冇经晚了,只能住下。

        这的小集镇太小了,就一家客栈,而且,因为房间太小,所以不提供房间桶浴服务。

        范妙菡白天累了一天,晚上想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问了之后,只好去客栈的公共浴池洗。

        她端着木盆来到澡堂,里面人还不少,有一个大水池,里面下饺子一样泡了十几个光溜溜的女人。

        范妙菡可不愿意跟着这样泡,谁知道她们有没有什么病呢。可是不下去又怎「百度贴吧冇启航文字」么洗?

        正在范妙菡犯难的时候,水池里有个少妇,看出了她的担心,便笑着说道:“喂!姑娘,你要是不想泡澡,里间有个大木桶,那里面的水都是干净的,你可以用水瓢舀了冲洗,不过没有咱们泡在水池里舒坦!”

        她这么一说,水池里的十几的女人都笑了。把水弄得哗哗的。似乎在诱冇惑范妙菡知道泡澡的舒坦似的。

        范妙菡感jī地冲她笑了笑,进到里间,果然有个大木桶,里面热气腾腾的都是热水,旁边一个木桶是凉水。

        范妙菡兑水好了自己冲洗,完了之后出来穿衣服,正好那个跟她说话的妇人也泡好了出来,两人各自船好衣服出来回住处,这才发现他们住的房间是紧挨着的。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回屋了。

        晚上,范妙菡正和叶知秋搂抱着说情话,就听见旁边房间里着急的说话声,然后是响动,再就是哭声。

        这发出声音的屋子,就是先前在澡堂里遇到的那个妇人住的。范纯佑侧耳听了听,觉得不对劲,便跟叶知秋说了,两人起身出来察看。

        两人出来,看见隔壁门是开着的,一个男子正在走廊上喊店小二端水上来,他家娘子生病呕吐,清洗一下。

        范妙菡探头望里一看,只见先前在澡堂说话的那个好心的妇人,正躺在床上哇哇大全身簌簌发抖,好象很冷的样子。旁边一个小男孩,正站在一旁哭着。范妙菡忙进去,低声问道道:“大嫂,你怎么了?病了?”

        那妇人点点头,虚弱以望着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