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10章 实诚人

第210章 实诚人

        第210章  实诚人

        老农在儿子搀扶下,再次来到太医局医馆,找到掌步云复诊,一脸焦急道:“大夫,我这病,怎么越治越厉害啊?”

        掌步云复诊之后果然如此,知道这次牛皮吹破了()。但是脸上却还是信心满满的样子,大刺刺道:“你这病,病了多久了?”

        “十多年了。”

        “还是的啊!你都病了十多年了,现在才治了多久,就想马上治好,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老农想想也对,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继续吃药啊()!原方继续抓药吃。还有,梨子要多吃,一斤不够,加到两斤!”

        “是是!”

        老农连连答应,回来接着吃。

        又过了半个月,老农连床都起不来了。把儿子叫到床边,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个,不成,老爹再这样下去,非,死在京城,不可。你,赶紧还是,去,找哪位,神仙的弟子,那个,专门医治怪病的,国舅爷,不管在,哪里,不管,多少,钱,都请来,老爹还,不想,死!”

        他儿子跪在地上,哭着答应了。眼泪一抹,带了一包银子,急匆匆来到知秋医馆。

        先前在这里吵架,现在又回来这里求医,还没有进门,他的脸就已经臊的通红,在门口转了半天,干脆脱外衣,把脸包住,只露出两双眼睛,驼着被,哈着腰,拿了一块小石头塞进嘴里,这样说话含含胡胡的。这才低头进了知秋医馆。

        门口招呼的伙计当然没有认出他来,热情地上前招呼道:“这位兄弟,你是看病还是抓药?”

        “看病!我爹病重,躺在床上不行了,想请国舅爷出诊。国舅爷听说出诊了,回来了吗?”

        “回来了。”

        “太好了,我就要请国舅爷,别的大夫不请。这是诊金!”

        说罢,把那一包银子递过去。

        伙计忙道:“出诊只按双倍加车马费收诊金,多的不收。——那边那位,就是国舅爷了。你要是急诊,可以直接去求医()。”

        老农儿子顺着他的手势看去,看见国舅竟然是个少年,很是惊讶,不过,整个医馆里的几个大夫,就他面前等着看病的病人最多,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他足够信任了。想起父子俩千里迢迢到京城求医,搞到现在,都差点死了,禁不住悲伤从中生,抢步上前,咕咚跪倒,磕头如捣蒜,呜咽道:“国舅爷,救命啊!”

        叶知秋正在给一个病人开方,赶紧把手中毛笔搁下,起身搀扶,道:“不要下跪,有话好好说!”

        老农儿子却不起来,悲声道:“我爹和我从南边来求医,在京城都两个月了,越治越厉害。现在都躺在客栈的床上起不来了。求国舅爷出诊,救救我父亲吧!”

        说着,又是咚咚磕头。

        叶知秋忙问了基本病情,老农儿知道,如果自己说出来,那朱肱肯定知道,说不定就猜出来是自己了,要是从中捣乱,国舅爷可就不一定去给父亲看病了。所以,他只是说父亲病得很厉害,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病,请国舅去诊察就知道了。

        叶知秋提上出诊箱,带着这老农的儿子,来到了客栈。

        叶知秋诊察之后,让把前医的处方给自己看。老农不敢把朱肱的方子拿给叶知秋,担心叶知秋看出端倪。便只拿了掌步云和其他来郎中的方子。叶知秋看罢,微笑摇头,指着最后这张掌步云的方子,道:“别的到也罢了,这个方子最是离谱。老人家你这病最初的腰腿痛,那是下元虚惫,他用白虎汤,外加那么大的数量的梨子,必然损伤中阳,这样下来,胃不纳、脾不运,痰湿内生,水邪泛滥。所以你才不思饮食,寝食不安,四肢水肿。要治你的腰腿痛,得先健运中州,把你的这些症状都治好了,然后再治你的腰腿痛。”

        这时候,老农已经不敢再轻易相信郎中的话了。只是诺诺听着。要看效果才知道。就像那个太医局的学生郎中掌步云一样,嘴上说的再漂亮,也是枉然。

        叶知秋也不多说,开了一个方子,让他连吃六剂,自己再来复诊()。

        老农虽然听见这国舅爷名气很大,但是,看着毕竟太年轻了,所以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照方抓药吃了,想不到,当天就能吃下一碗稀粥了,到了晚上,也能安然入睡。

        老农父子顿时看到了希望,这可是在京城求医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当即信心大增,又连着服用了剩下的几剂,除了腰腿痛还没有治所以跟以前一样之外,其余症状,已经全部消除!

        这让老农父子兴奋不已。六剂药吃完,老农已经能下床自由行走了。但是,他还是不敢去知秋医馆,便让儿子再去请叶知秋来复诊。

        没有老农儿子去,叶知秋已经主动来到了他们住的客栈复诊。

        叶知秋一直记着这个病案,人家父子从南方千里迢迢来到京城,多不容易,应该尽力给他们尽早治好。

        叶知秋的到来,让老农父子感动得落泪,捧着叶知秋的手说不出话来。

        叶知秋给老农复诊之后,问了他们家乡在蜀地,不禁笑了,说道:“你们家乡就有一种好药,可以治好你这腰腿痛,不用千里迢迢跑来京城求医。”

        老农忙问:“是什么药啊?”

        “附片!”叶知秋道。

        一听说附片,老农愣了一下,跟儿子互望了一眼,老农道:“先前在太医局医馆,那个姓掌的学生郎中说,附片重剂,不能多吃,否则秋天必然吐血而亡。”

        “这样说就太绝对了,药物会不会损害身体,关键看药物是否对证。如果不对证,就算是甘草、人参,一样会杀人于无形!你们蜀地绵州、广汉、彰明,出产一种附子,大熟纯阳,浮而不沉,走而不守,具有健悍走下,退阴回阳的功能()。能驱逐风寒冷湿。对你这种腰腿作痛,下半身畏冷的精气亏损,因为寒湿所形成的顽疾最有效果!”

        老农听得半懂不懂,不过,叶知秋前面已经治好了他的浮肿寝食不安,这就已经让他建立起了对叶知秋的初步信任。当下连连点头,也不管是否听懂了。老农的儿子问道:“就只吃附片这一种药吗?”

        “例外再加一个,不过不是药。”

        “那是什么?”

        “羊肉!精羊肉!”

        老农和儿子有些惊诧,先前那个掌步云让他吃梨子,吃的没有了胃口,现在国舅让吃羊肉,不由有些担心。”

        叶知秋道:“这个羊肉不是让你现在吃,而且在冬天,立冬之后吃,一直吃到明年惊蜇。”

        老农忙用心记住。道:“我这病,要吃药这么久吗?”

        “你这是多年顽疾,的确不是短时间能治好的。不要着急。你现在只吃附片,而且,按照我告诉你的办法炮制,不要直接用药铺的附片入药,那样对你的这的顽疾没有效果的。我的炮制方法,可以让你把附片的剂量增加五倍而不会中毒,却可以达到治病的目的。”

        接着,叶知秋跟他说了如何炮制附片,还有入药的方法的剂量。老农父子俩用心记住了。

        叶知秋这才告辞走了。

        随后半个月,老农按照这个只有一味药的方子和叶知秋告诉的炮制方法,炮制之后吃了,病情很快就有了好转,腰腿疼痛明显好转,估计这样下去,应该能治好这个病。

        老农对叶知秋很感激,对朱肱也很内疚。因为朱肱这之前就是用附子给他治疗的,只份量不够,所以暂时还没有效果()。而自己却误听信掌步云的话,去知秋医馆大闹了一通,现在想起来,真是对不住。

        这老农也是实诚,带着儿子,先去太医局,把掌步云一吨臭骂,骂得掌步云只恨地上没有缝可以钻进去。太医局的这些人对掌步云的为人也能很看不惯,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的。

        骂完掌步云,老农又带着儿子提着猪头,登门给朱肱磕头赔罪。

        这件事,叶知秋从黄家村回来,就已经听说了。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治疗的这个老农,就上次来医馆大闹了一通的那对南方父子。现在人家登门磕头赔罪,朱肱也不是小气的人,当即把他们父子搀扶起来,连说无妨。

        老农回去之后,按照叶知秋的方子服药,冬天加上羊肉,果然,在第二年的春天,困扰他十多年的顽疾腰腿痛,终于烟消云散了。

        ——————————

        欧阳修的女儿病了。

        这时候的欧阳修,是应天府知府。因公务返回京城,顺带带女儿回京城看病。

        包拯跟欧阳修是好友,登门探望。

        欧阳修请了妻儿出来跟包拯见面。包拯看见欧阳修的女儿晓雯腿一瘸一瘸的,很是奇怪,便问怎么回事。

        因为包拯和欧阳修是至交,所以也不满着他,欧阳修的妻子贾氏叹了一口气,说女儿去年天癸初行,老是觉得手脚冰冷,贾氏略懂医术,便给女儿吃一些大热的东西,比如炸羊肉之类的,进行热补。没想到,这样补了一个月,月事竟然停止了。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来。贾氏又紧张了,便说她血虚,然后又给她吃热补的药,这下,不仅月事没有来,两脚反倒也开始浮肿起来了。晚上也不能好好睡觉。找了郎中治,也没有能治好。正好欧阳修回京城公干,便把妻儿都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