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09章 进京求医

第209章 进京求医

        第209章  进京求医

        很快,她儿子便开始趴在床沿哇哇狂吐起来()。吐了一大摊。

        说来也怪,木匠呕吐完了之后,出气竟然马上就顺畅了,眼睛也不翻白了,只是,躺在那里有气无力的。

        宁氏当真是惊喜交加,抱着丈夫对神婆道:“婆婆,你还会这一手,真是厉害,多亏了你,要不然……”

        这想到可能的后果,宁氏便是一阵胆寒。

        神婆自己也是喜出望外,十分庆幸自己那天看了知秋国舅救治那个闲汉,要不然,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救治。

        一想起那天的事情,神婆立即又想起了知秋国舅当时用筷子给闲汉掏喉咙之后,还开了一个的方子,记得叫什么神曲汤。用得是神曲、山楂之类的,治疗伤食的。可惜当时没有问清楚是哪些药。

        现在看儿子这样,只怕就是伤食了,下午的时候,儿子吃得太多。

        她只知道有这么一个方子,可是有哪些药他不知道。看看天色还没有亮,估计吴郎中他们至少还有一两的时辰才能回来。确定还是不能再等。还是用自己从叶知秋那里学来的那一套,先对付着用。

        于是,神婆让儿媳守着,自己提了一个灯笼,扭着肥臀快步来到了吴郎中家。

        吴郎中的妻子在家,起床开门之后,神婆赔笑说想开一付药,叫做神曲汤。是治伤食的。

        吴夫人还是懂一些药的,而且这个方子也是常见的方子。便说自己知道。一边给她抓药,一边问给谁吃?神婆自然不敢说是给儿子吃,因为吴郎中已经看过病,没有说是伤食,而且去帮着拿药去了()。自己怎么能私自开药吃呢?所以只说是儿媳头天晚上吃的太多,伤食了。

        吴夫人连说无妨,吃了这个药很快就会好。

        神婆有些不放心,问这个药有没有毒?吴夫人笑了,说没有毒,尽管放心吃。

        神婆这才放心地把药那了回来,马上儿媳煎药。

        儿媳有些奇怪,问她这是什么药,谁开的方子。神婆只说不要多问,赶紧煎药要紧。

        汤药很快就熬好了,让儿媳亲自给儿子喂下。

        木匠服药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神婆和儿媳两个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不放心,一直守着,直到天亮。

        天亮之后,木匠起身,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而他父亲和吴郎中还没有回来,算算路程,差不多还有一个时辰才能返回。木匠那边还忙着生意,既然家里没有事情,他就要马上回去接着干活了。所以也顾不得等父亲他们返回,带着媳妇准备的干粮,跟母亲河妻子儿子告别,出村皱走了。

        又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这才把吴郎中和神婆的丈夫等了回来。

        吴郎中听了神婆说的事情经过,十分惊讶,好半天,这才相信这是真的。如果用伤食的药就治好了个病,就说明病人的病根本就不是什么风寒直中少阴,也就不能用真武汤。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想到这里,吴郎中是一阵的后怕,人家神婆只是从知秋国舅那里看来的一个方子,就治好了这个病,可见知秋国舅的医术有多高了。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才能达到一样的水平,又或者,这一辈子都别指望了。

        —————————————————

        朱肱很郁闷,因为有一个他以前治过的病人这天找上门来,不是来感谢的,而是来骂他来了()。

        这是一个南方专程来京城求医的老农。这老农已经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靠辛苦劳作一辈子,赚了一点积蓄,买了一些薄田,自己耕作一部分,剩下的出租给别人,也算得上一个富农。

        可是,这个老农在水田里劳作了一辈子,常年接触湿冷,落下了腰腿痛的毛病,很多年了,找了很多郎中看过,都没有看好。因为家里有了一些余钱,而这腰腿痛常年困扰,实在受不了。所以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了京城求医。

        他已经在京城呆了一个多月了,先后找了好几个郎中看,都没有看好。虽然有太医开设的诊所,但是一则诊金太贵,他有些舍不得,二来这些太医一般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自己几乎不在诊所看病,而是让自己聘请的坐堂大夫负责。

        这老农先后找了几个大夫看病没有看好之后,他十分郁闷,就决定先搞清楚京城医馆的水究竟有多深再说。毕竟,京城的医馆太多了,良莠不齐。这样没头绪地乱找,乱求医,只怕自己的钱都花光了,也没有找了真正有本事的郎中把病治好。

        多方打听,他终于问道了一个专门治疗疑难杂症的大夫,这个大夫就是国舅叶知秋!

        于是,他在儿子陪同下,来到了知秋医馆。

        不凑巧,那时候叶知秋正好出诊去了黄家村,正在黄家村给若菊的嫂子治病。

        这老农大失所望,问了知秋医馆里的大夫,也都不知道知秋国舅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这么干等着。腰腿的疼痛让他越来越不能忍受了。于是,他找了知秋国舅医馆的朱肱给治疗。

        他想着,左右是一个医馆的,听说还是那个国舅的结拜兄弟,怎么都有几分道行吧,便放心地让朱肱医治。

        朱肱给他诊察之后,开了桂附重剂()。连吃了七剂,虽然病情还没有什么明显好转,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可是,这老农太心急了,着急想早点治好病。连吃了七剂药没有好转之后,他就着急了,另外又找了一个大夫看。而这个大夫,就是太医掌禹锡的儿子掌步云。

        掌步云上次没有到许希的推荐,所以不能参加春季的那次提前毕业考试。所以叶知秋他们都已经从太医局毕业之后,他还在太医局继续读书,同时,每天下午,他都跟其他同学一起,在太医局的医馆坐堂问诊。这天,这老农听人介绍,说有这样一个医馆,那里是太医局开设的,里面有太医在指导学生看病。那个擅长医治疑难杂症的国舅叶知秋,就从这里毕业的。

        老农对太医两个字太相信了,当即又来到太医局的医馆求医。

        因为这个医馆是给太医局的学生练习临床技术服务的,所以尽管有先生也就是太医坐堂问诊,但是,这些个太医是不直接给人看病的,他们只负责指导学生看病。

        所以,他就找了一个学生看。这个学生,正是掌步云。

        掌步云听他说了先前是在知秋医馆看病,吃了七剂药都没有好,便冷笑,道:“你竟然去他那里看病,嘿嘿,当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老农大吃一惊,忙问为什么。

        掌步云道:“你不知道桂附是大热之品吗?你一口气吃了那么多桂附,到了秋天,必然口吐鲜血而亡!幸亏你觉悟得早,只吃了七剂,要不然,等到秋天,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我就跟你姓!”

        生性纯朴的老农哪里知道这掌步云跟叶知秋他们有过节,一听这话,不由勃然大怒,特别是老农的儿子,更是气得全身发抖,当即就要去知秋医馆跟朱肱理论。

        掌步云也只是妒忌叶知秋,所以随口说了这么两句,眼看这个老农父子这恼怒的样子,不禁又有些担忧,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能耐,要想跟叶知秋斗,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所以又赶紧劝解了几句。说什么他可能也是医术平庸,并不是当真要害他的。也可以理解,毕竟刚刚毕业,医术差一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大家都是同学,让他们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了朱肱。

        老农和儿子这才暂时把气压下。

        掌步云眼看老农父子把气压了下来,这才放心,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遇到我了,什么病都没有问题。”

        老农急忙感谢。对于病人来说,还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能让人心安的呢?

        掌步云提笔写了一道方子,却是白虎汤,递给老农,又道:“你照方抓药,先抓七剂,同时,我再免费告诉你一个偏方,——回去之后,买一些梨子,每天吃,至少吃一斤。吃完这药差不多就该好了。”

        老农又赶紧连声称谢。抓了药,到市场买了梨子,他儿子还是气不过,非拉着父亲又来到知秋医馆,指着朱肱一通臭骂,说他庸医杀人。引得不少人围观。其中有些曾经在知秋医馆治好病的人,看不过,便跟他父子理论,一时间便吵了起来。到底这边人多,老农父子不敌,只好一边骂一边退了出来。

        这些得胜的帮着知秋医馆的病患和家属,一边议论着乡下人不懂礼节,一边安慰着朱肱。朱肱惟有苦笑,同时,他也有些沮丧,要是自己有大哥那样的医术,就不会这样了。不过,就算是神医,也有不治的病,也有不被病患所理解的地方。干了这一行,便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大半个月之后,老农对劲,自己的腰腿痛老病不仅没有丝毫好转,反倒觉得精神越来越差,整天躺着不想动弹。胃脘部胀满,不想吃东西,白天想睡觉,躺下又睡不着,晚上更是转辗反侧,难以入眠。大便也黏黏的不爽,面色也成了浮黄,到后来,连手脚都开始浮肿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