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204章 肚子胀

第204章 肚子胀

        第204章  肚子胀

        片刻,厨房把杀好的雄鸽送来,因为知道是国舅用来配药的,只是杀了剖开,内脏掏了,连里面的血都不敢冲洗()。这正合叶知秋的心意。对庄里正他们道:“我马上要去给黄家嫂子治病,不吃了!多谢!”

        说罢,带着雄鸽和麝香,径直出门往黄家来。庄里正他们都不知道还有用雄鸽治病的,都很新奇,一个个也跟在后面来瞧热闹。

        叶知秋进了光黄家院子,只见里面依旧热闹非凡,看见他手里拿着一只剖开肚子的鸽子,快步进来,都露出新奇而又紧张的神情。

        原来,叶知秋睡觉的这大半天,跟着来的那几个王府的丫鬟婆子,已经把他得到神仙托梦传授仙方,将仙方免费传授全城医者,治好了很多将死的丹毒病人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这黄家村本来就不大,很快就传遍了全村。

        他们自然是谁也没看见过神仙,现在听说有个神仙的弟子来了,还是当朝国舅,便都瞧热闹。先前是来看道士做法和那神婆跳大神的,现在,差不多都是来看他这位神仙的弟子的。

        若菊和母亲、哥哥依旧守在灵床前。黄家嫂子躺在灵床上,一动不动。不过呼吸比先前要强一些了,手脚也暖和多了。只是一直醒,若菊他们也开始着急了,老这样不死不活的。也不是个事。

        看见叶知秋进来,若菊大喜,急忙起身过去,道:“少爷,你起来了!我嫂子还是那样,没有……”

        “我想到了一个偏方!特别准备了,那来给你嫂子用用看,但愿有效,因为这个方子我以前重来没有用过。”

        若菊喜道:“太好了()!少爷的方子,一定是好方子!”

        叶知秋道:“赶紧把你嫂子抬到屋里去,我好用药。”

        黄阁迟疑道:“可是道长和神婆在做法呢,抬进屋里,不方便啊!”

        叶知秋冷冷道:“你不抬也行,不过,我要把你媳妇的衣服掀起来。露出肚脐眼,在里面放药,你要是觉得没什么,那在这也行。”

        古代可不比现代,有什么露脐装,古代女人的肚脐眼那可不是随便能露出来的。黄阁一听,很是尴尬,正要说话,旁边若菊道:“拿几尺大白布,把灵床整个围起来就行了。”

        黄阁连连点头说这个主意好。两边都照顾到了。赶紧拿来几匹大白布,让几个帮忙的老婆子拿着,把灵床都围了起来。

        庄里正和几个跟来的乡绅很是新奇,本来是来看热闹的,可是见居然用白布围着了,他们不知道及给黄家嫂子用药部位不适合让外人看见,还已经是因此涉及到医方秘籍。所以不能让外人看见,不免有些可惜。

        叶知秋本来怕黄阁他们多心,说让若菊来敷药的,可能他们担心弄错,坚持让叶知秋亲自敷药。

        于是,叶知秋便然若菊把她嫂子的衣服稍稍掀起一点,露出肚脐眼就可以了。然后把麝香一分放在黄家嫂子凹陷的肚脐眼里。将那只雄鸽剖开的肚子扣在肚脐上,然后用布带包扎好。把衣服放下来。这才让把围着的白布撤了。

        大堂外的人一个个都在低声议论,不知道这位神仙国舅在里面用什么秘方给黄家嫂子治病。眼看帷帐撤掉了,便都新奇地往里张望。可能什么变化都没有,除了里面若菊他们病人家属脸上明显多了许多期待之外。

        先前开的汤药继续给病人服用,现在这一招,可是叶知秋最后的手段了()。他紧张地坐在若菊身边。

        若菊感激瞧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捧着嫂子的手,静静地守候着。

        身后,道长和神婆依旧在使用他们的方法与神灵沟通,驱除冥冥中或许存在的让人生病的邪魔。那声音,反倒成了他们解除清冷的音乐。

        天渐渐地黑了下去,就在最后一抹余晖从天边消失的时候,若菊他们几乎同时听到了一声呼唤——“夫君!”

        这一声呼唤,对黄阁来说简直太熟悉了!那毫无疑问从妻子嘴里发出的!这之前,妻子只是嘟哝着谁也听不懂的谵语,从来不曾这样清楚地呼唤过自己。黄阁狂喜,扑过去,抱住妻子双肩,急切地叫着:“娘子!夫君在这里呢!就在你身边!”

        黄家嫂子慢慢睁开眼,视线在调整,慢慢地落在了黄阁脸上,又若弱弱地说了声:“你……,你怎么哭了?”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黄阁已经是泪流满面。他愧疚地跪在床边,捧着妻子的手贴放在自己满是泪花的脸上,哽咽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此刻,他除了这三个字,已经说不出更多的话语。

        若菊也哭成了一个泪人。

        叶知秋眼见黄家嫂子已经能认人,说明方子有效,很是欣慰。

        若菊的母亲高兴第一个劲反复说着,“好!醒来了,好啊!”

        院子里的人听说已经醒来了,都兴奋异常,纷纷夸赞他医术高明。随即就有人说不对,他这不可是医术的问题,人家是在施展道法,不愧是神仙的弟子,人家用一只雄鸽就能救人性命,当真是道法高深。又有人说,人家国舅是神仙的弟子,这应该是仙法。

        叶知秋也不想解释,这种事情你是越解释越神奇的()。而且,这样也好,至少可以抵消自己太年轻,不容易给人信任的不足。

        如果是在别的人家,那道长和神婆绝对是要把功劳抢过去的。但是,他们敢跟别人争,却那有胆子跟国舅争。眼看着众人纷纷之夸赞国舅的医术或者仙法,没人提到他们,也只是讪讪的,在国舅的光环之下,他们两的作用,可以说只起到跑江湖玩耍猴子骑羊的娱乐作用了。

        那神婆却另有一番心思,瞅着空,走到叶知秋身边,讪讪低声道:“国舅爷,你昨天晚上说,可是真话?”

        叶知秋一时不知道她指的什么事情,疑惑地瞧着她。

        神婆急忙道:“就是我这肚子,气鼓气胀的,十分难受,你当真有办法治好我这病吗?”

        叶知秋笑了道:“你这不是给人家跳神,因公负伤的骄傲吗?治它作什么?”

        神婆很是不好意思,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国舅仙法如此了得,自然知道老身这也就是混口饭吃而已。这肚子当真难受,我也是找了好些郎中,这各种方法都试过了,只是不好,既然国舅知道仙方,能不能给我也看看。老身多谢国舅爷了!”

        叶知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看看。”说罢,问了病症感觉,然后好生诊脉望舌,道:“你这病,我昨天就说了,有办法治,我有一个偏方,可以治你这个病。你去抓几只癞蛤蟆来,我来给你配药!”

        “癞蛤蟆?”神婆吓了一跳,“这个我去那里找去。那么恶心的东西。”

        “癞蛤蟆能破结、行水,治疗水鼓和胀气都很不错。没有这个东西入药,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只会这一个方子。”

        叶知秋说的是实话,他个方子,是从他伯父孙奇给他的医书里看来的,孙用和和孙奇父子两的医书,搜集了不少偏方土方()。包括刚才给黄家嫂子治病的那个雄鸽麝香方子,都是搜集来的偏方。这个方子,却是伯父孙奇书里的。叶知秋昨晚看见神婆胀气的肚子,就想到了这个偏方。

        神婆听叶知秋这么说了,只得答应去想想办法。

        其实,癞蛤蟆不是不好找,农村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多的是,只是,神婆觉得,用癞蛤蟆入药治自己的肚子胀气,传出去不好听。所以不想用这个方子,本想借口找不到癞蛤蟆,请叶知秋换一个方子,可是他又说只会这一个,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人家这么说了,也就只能当真的听。

        她出到院子里想了半天,到底是肚子胀气难受,让她打消了顾虑,决定还是请叶知秋治,用癞蛤蟆就用,只能如此了。

        她把自己的小孙子叫到一边,低声说了让他去抓几只癞蛤蟆装在竹篓里拿来,别让人看见。回头给他五文钱麦芽糖吃。小孙子听说有奖励,高兴得屁颠屁颠得跑出去了。

        小家伙办事就是麻利,不一会,就提着一个竹篓回来,递给了奶奶。里面果然装着好几只又大又肥的癞蛤蟆。

        神婆摸出五文钱,给了小孙子,提着竹篓,左右看看没有人注意,用衣袖挡着,进了大堂,陪着笑脸把叶知秋请到一边,拿了那竹篓的癞蛤蟆,给叶知秋看了看,道:“国舅爷,癞蛤蟆找到了。”

        叶知秋道:“我这里走不开,我教你方子,你回去照做就行了,很简单,不用费什么事情。你记住了,以后再遇到别人有这个病,你也知道这个方子好给人医治。”

        神婆忙连声谢过。她也不好意思说担心自己弄不好,还是请国舅爷帮忙弄,很现在,人家国舅爷现在的一门心思都在黄家嫂子这边。倒是那若菊是他的贴身丫鬟,而且人家这里是生死攸关的大病,自己这只是胀气,虽然难受,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分轻重缓急,自然要顾着这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