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93章 一代吃货

第193章 一代吃货

        第193章  一代吃货

        陈承也是北宋名医,在中医史上也留下了一笔的,他靠一己之力,完成了一部药物学典籍《重广补注神农本草并图经》()。只不过,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

        来了之后,陈承就有些傻眼了,只见病人面色苍黑,肚子胀得好象一只四脚朝天的肥猪。身子也反转不了。这种病他从来没有见过,心中揣揣,把前医方子都那来看了一遍,能用的泻药方子都用过了,可是都一概无效。自己还能用什么方子呢?

        陈承想了半天,无方可用,看来,只有针灸一条路了。

        陈承在少年中脘穴上一口气连着灸了三十个艾炷,可是,少年还是不见半点好转。

        陈承泄气了,把老者叫到了外面,低声说道:“你家公子这病,已经没治,不出三天,必死无疑!”

        一听这话,老者捶胸顿足,号啕大哭,陈承急忙劝解。老者一边哭一边道:“我们老爷让我陪伴少爷出川游历,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回去给老爷交代啊!说不得,一头撞死。跟着少爷去了吧!”

        陈承吓了一跳,见这老者伤心成这个样子,只怕当真会跟着那少年死去,那就太惨了。当下略一沉吟,道:“有一个人,或许能救你们少爷,不过也不好说,只是有一份希望吧!”

        “谁啊?”老者一听还有希望。不由瞪大了眼睛,急声问道。

        “知秋国舅()!”陈承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把这个名字说了出来。

        他曾经在课堂上跟叶知秋发生过争执,也曾认为叶知秋只不过是靠裙带关系才能进入太医局学习,所以看不起他。等到后来,叶知秋无偿传授仙方给全城大夫,最终靠这些仙方治好了肆虐全城的丹毒温病。这之后,便有叶知秋是神仙的弟子,擅长医治各种疑难杂症的传说。也不断传出叶知秋医治种种别的大夫治不好的怪病的事情。陈承建议老者去请叶知秋来看病,便是因此。

        当然,他是不怎么相信叶知秋有这种能耐的,但是,他自己已经束手无策,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少年死去,所以提出这个建议,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那老者一抹眼泪,道:“这个知秋国舅我知道。我们少爷生病那天,在四里飘香酒楼曾经见过。当时他在给一个每天大便七八十次的孩子治病,那孩子的病也是很多郎中都看过。差不多十年了,都没有治好。”

        “是!听说他很擅长治疗各种怪病,如果连他都治不好,那就真的没有救了。”

        “好,我马上去请。他在哪里?”

        “知秋医馆!”

        老者谢过陈承,乘车来到知秋医馆。一进门,就看见了叶知秋正在给人看病,医馆里病人不少,那知秋国舅面前的最多。

        老者紧忙分开众人,咕咚跪倒,磕头道:“国舅爷,求求你,救救我们少爷吧,人家说,他只有三天的命了!”

        叶知秋一听是急症,忙起身将他拉了起来,问怎么回事。越是急症就越不能乱,问清楚了,好准备急救药物和治疗手段。

        老者急忙把事情经过都说了。还说了那天在四里飘香酒楼看见叶知秋他们给人治病的事情。叶知秋这才知道,当时他们竟然也在场()。又听说是太医局学生陈承郎中推荐的。很是有些意外。当时这个陈承对自己的态度可不怎么样,现在居然推荐病人来找自己看病。看来,这人心胸还是很宽广的。

        叶知秋当即乘车跟着老者来到了那客栈,上楼进屋,却看见了陈承。

        原来,陈承离开客栈之后,又返回来了,他对这个病案很好奇,想看看叶知秋是如何医治。便等在那里。

        看见叶知秋,陈承稍稍有些尴尬,没等他开口,叶知秋已经先拱手为礼道:“陈兄!”

        陈承忙长揖一礼,道:“拜见国舅爷!”

        叶知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用这么客气,咱们不是同班同学吗!走,一起会诊一下这个病案。你的医术可是很了不起的,如果你都没用办法,那这个病案还真是很棘手啊,咱们一起想想办法吧!”

        陈承好生看了看叶知秋的神色,不没有讥讽的意思,不觉心中颇为感动。想不到叶知秋对自己如此推崇。他却不知道,若干年之后,他将成为北宋一代名医,流芳千古。叶知秋这位后世穿越而来的,自然知道他。

        两人进屋之后,来到床前,老者撩开帷帐,叶知秋看见少年这模样,也是大吃一惊。也不着急着诊脉望舌,那过凳子坐下,问发病经过。

        老者悲声道:“那天在四里飘香酒楼,那里的鳗鱼肉卷饼味道十分鲜美,我们少爷又是特别的喜欢美食,看见美食就不要命一般,那天一连吃了八份!加上别的吃食,吃的肚子滚圆,再也装不下了,这才离开。回来就不舒服,找了个铃医给看,铃医给了大黄、芒硝,说是停食了,只要拉下来就能好,可是,吃了一点都没用,接着又请了一个大夫,用的也是泻药,还是没用。刚才这位太医局的郎中,治了之后,说不行,只有三天的命了,我这可怎么给老爷交代啊!还不如……”

        “别着急,”陈承忙打断了他后面的话,“现在专门治疗疑难杂症的知秋国舅在此,正在想办法呢,若是国舅想到了办法,你们公子也就不会三天就死了()。”

        老者一听有理,忙擦了眼泪望着叶知秋。

        叶知秋诊脉望舌,沉吟片刻,道:“他这病最先是停食,这个没错,只是,前医一直用泻下药,这就错了,搞成了现在这种坏证!如果再不得到正确治疗,就跟陈兄你说的一样,的确活不过三日!”

        陈承听叶知秋认可他的断言,却没有半点得意,反而焦急地问道:“停食用泻下药,不对吗?”

        叶知秋道:“当然对,只是,用得早了。”

        陈承疑惑地望着他。

        叶知秋道:“病人生病是因为吃得太多了,伤食了,这个时候,食物是在上鬲,要想把多吃的食物排出来,应该用吐法,吐出来就好了。但是,前医没有用吐法,而是用了泻法,这就麻烦了,因为这个时候食物还没有到肠子,用了泻下药,没有东西可拉,反而把脾胃给伤了。脾胃内伤,运化失司,食物都堵在胃,无法消化。而前医一个劲用泻药,肠子里又没有可以拉的东西,只能是进一步损伤脾胃,导致脾胃进一步受损。而且,这些乱七八糟的汤药灌进去,却下不去,全部都堵在上鬲了。当然就成了恶性循环,越吃泻药越胀。”

        陈承听完,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是这么个道理。那现在用吐法还有用吗?”

        叶知秋道:“现脾胃受伤太厉害,不能冒然用吐法了,应该先醒脾,把脾胃的运化功能恢复了,然后再用吐法把前边吃进去的乱七八糟的食物汤药都吐出来。才有可能治好这个病。”

        旁边老者一听,到底是大名鼎鼎的知秋国舅,一上来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找到了治疗的办法,看来,少爷一条小命有救了!”

        可是,老者高兴得早了点,接下来,叶知秋说的话,又让他心凉了半截()。只见叶知秋站起身,在屋里转了几个圈,沉吟着慢慢说道:“现在有个很危险的问题,病人吃了这么多泻药,都聚集在体内,一旦上下通了,一起发作起来,那时候,便如同决堤的洪水,奔涌而下,只怕等不到三天,就会活活拉死!”

        床上少年已经奄奄一息,不过神志还是清醒的,听了这话,不禁苦笑,道:“想不到,我苏轼大好男儿,竟然死于吃食!可悲可叹!”

        叶知秋正要坐回凳子,一听这话,屁股一歪差点坐到地上。幸亏旁边陈承一把把他拉住:“国舅小心!”

        叶知秋挪了挪屁股,在凳子上坐稳,瞪眼瞧着那少年:“你,你叫,苏轼?”

        少年点点头,有些疑惑地瞧着他。

        叶知秋喜道:“眉州眉山有位文豪名叫苏洵,你知道吗?”

        这个时候,苏轼年纪还小,还没有成名,如果眼前这位真的就是文学家苏轼,那就只能提他父亲苏洵,而不能直接提他,否则不好解释自己究竟怎么知道的。

        这少年,正是一代文豪苏轼苏东坡!这是才十五岁,奉父亲之命,带着老仆出川游离天下,增长见闻。来到京城,不想因为贪吃,又遇到庸医,差点把小命给送了。

        那少年听到他提到父亲的,面露喜色,道:“苏洵就是家父。——国舅爷认识家父?”

        叶知秋笑了,心想中国人哪位不知道你们苏家三位大文豪?就算不知道你,只要读过《三字经》,也知道“二十七,始发愤”的“苏老泉”啊,这位大器晚成的文豪,就是你的老爹,唐宋八大家,你们家就占了三位!就算不认识字的人,也知道“东坡肘子”这道菜,这也是你的招牌啊!还有你拼死吃河豚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这就难怪你这次吃撑着,你本来就是个美食家,或者说是个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