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89章 儿媳妇改嫁

第189章 儿媳妇改嫁

        第189章  儿媳妇改嫁

        张尧佐想了半天,心里琢磨,如果林忆他们两个侍御医真的不是想谋害自己,那他们开方一模一样,现在孙奇也用这个方子,说明这病恐怕真的只能这么治()。由不得,只能这么治治看了。

        于是,孙奇开了大黄为君的方子,张山甫吩咐照方抓药,煎好之后,给张尧佐服下。当天,张尧佐没有什么事,一直到晚上,这才拉下一些积粪,然后得以安睡。他也是被这病折磨得一直无法安睡,等到把这些积粪拉出来之后,身子顿时轻松下来了。睡得很香。

        张山甫这才放心,才放孙奇走了。

        原方照用几剂之后,张尧佐终于恢复了健康。张山甫进宫把事情给张贵妃说了,没有说孙奇也用的大黄的事,只说开了方子,吃了很快就好了。张贵妃得知此事,很是高兴,在仁宗面前把孙奇好好夸奖了一番。说他的医术,比林忆和苏颂都高多了。

        仁宗当然很奇怪,把孙奇叫询问。这才明白事情原委,不过,张贵妃对林忆、苏颂两个侍御医的成见已经很深,也就不好跟她解释。

        张贵妃对孙奇的印象因此反衬得以大大提高,她便跟仁宗提议,提拔孙奇为侍御医。

        侍御医的数量是皇帝决定的,原本是三个,孙用和死了之后,便只剩下两个。仁宗原本想让叶知秋当侍御医的,结果,叶知秋拒绝了。现在,爱妃提议,当然听从。加上对孙用和老太医的愧疚,仁宗当即下旨,将孙奇提拔为侍御医。

        孙奇自然是欢喜无比,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比当上皇帝身边的侍御医更让人兴奋的呢()。

        ————————————————

        开封府衙门。

        包拯很忙,他不仅是个审理案件的审判官,更主要的,他还是个负责京城各方面的行政长官。可是,在他忙着日常事务的时候,案件总是会找上门来的。而很多案子,又是很让人头痛的。这一次,找上门的案子,便是这个很头痛的案件。

        那天他正在衙门批阅公文。突然听到外面急促的鼓声,这是鸣冤叫屈的鼓。一般来说,不是命案,是不会擂大堂鼓的。

        包拯立即搁下毛笔,带着王朝马汉和展昭出来,到了大堂,徭役已经站立两厢,擂鼓之人跪在月台之下,口中喊冤。是个白发苍苍的老翁。

        带上来之后,老翁跪倒在地,哭道:“青天大老爷,为民作主啊!”

        “有何冤屈,尽管讲来!”

        老翁道:“老汉的儿媳妇要改嫁啊!”

        包拯差点从椅子上一屁股坐到地上。宋朝并不禁止女人改嫁。不禁苦笑,惊堂木一拍,怒道:“你的儿媳妇要改嫁,你就跑来擂鼓鸣冤,让本府给你作主?——这算哪门子事情啊!若不是看你一把年纪,当场就打你四十大板,退堂!”

        说罢,袍袖一拂,起身就要走。

        老汉急声道:“老爷,我还没有说完呢!我儿子死了,就是被这个贱人害死的!”

        一听这话,包拯又坐了回来,问道:“你慢慢说,究竟怎么一回事?”

        老汉咽了一声口水,道:“是这样的,半个月之前,我儿子突然说不出话,然后上吐下泻,我马上请了郎中来看,结果,开了药吃了也没有用()。只过了不到一天,就咽了气。我当是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儿子命薄,就把儿子给安葬了,没想到,儿媳昨天突然说,她要改嫁。我立即就感觉不对,那有丈夫尸尸骨未寒,媳妇就改嫁的?其中肯定有问问题。我便暗中这么一打听,果然,这小娼妇暗中勾引汉子,跟一个杀猪的好上了!那杀猪的正在准备彩礼要迎娶她呢!我马上想到了我儿子的死,肯定是被这对奸夫淫妇给下度祸害了,所以跑来鸣冤叫屈,希望青天大老爷给老汉作主啊!”

        包拯黑脸一臣沉,道:“你怀疑你儿媳妇跟人私通,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老汉哭着道:“我儿子不明不白暴毙,就是证据,要不是他们下毒,如何能在一天之内就病死的?肯是是他们串通下毒!”

        包拯摇头道:“你这只是怀疑嘛,算不得什么证据。要说一天之内病死的,也不是只有你儿子,随便找个郎中问一问,就知道很多人连一天都不到,就暴毙而亡。所以,他这一天之内染病而亡,还真不能就说是谋杀。”

        老汉哭道:“可是,我儿子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生过病,身体一直很好,这次突然就病倒了,而且不到一天就死了,媳妇又与人勾搭成奸,要马上改嫁。这就说明有问题啊!”

        包拯心想,如果真是谋害亲夫,这样刚死不到一个月就要改嫁,未免也太过张扬了,除非这妇人和那杀猪的猪头吃多了,变成了猪脑。从常理推测,应该不是他们下毒杀的。但是,如果就这样驳回这老汉的诉请,老汉必然不服,说不定跑到皇宫擂鼓鸣冤去,官家到时候还是会转发到自己这里来处理。而且还会来个限期破案,多的麻烦都出来了,不出现在查清清楚楚,把事情搞明白,老人家也好放心。

        于是,包拯道:“若你执意认为这事有问题,那本府只能开棺验尸!你可愿意?”

        老汉来之前就已经想到这一点,当即磕头道:“老汉愿意()!只要能将这对奸夫淫妇绳之以法就行!”

        “那好,开棺验尸!”

        包拯吩咐传衙门仵作,带着一众衙役,浩浩荡荡出城前往这老汉家祖坟。这祖坟距离倒也不远。离官道也就大半个时辰。

        听说官府出去查案,很多百姓也都好奇地跟在后面,来到老汉坟地。远远地围着看热闹。

        几个仵作挖开坟墓,把棺材取出,因为刚刚下葬,所以棺材都还是崭新的,用铁钎撬开棺盖,把上面陪葬的衣物之类的取出,然后把尸体取出来。验尸仵作上前蹲下仔细查验。

        过了好半天,仵作摇头起身,来到包拯面前,躬身道:“回禀大老爷,死者体表没有发现任何外伤,脖颈也没有勒缢的痕迹。脸色、指甲都很正常,没有发现发黑等中毒的迹象。”

        包拯点点头,望向老汉。

        老汉急声道:“不可能!一定是那对奸夫淫妇下毒的,只是你们没有本事查不出来!”

        包拯没有生气,他完全理解一个父亲怀疑自己的儿子死于非命时的感受,说话难听一点是正常的。道:“你儿子身上没有外伤,没有勒颈,说明不是外伤致死,那就只剩下投毒和病死了,仵作说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你不相信,那这样吧,咱们请一个郎中来检验,看看是不是病死,你意下如何?”

        老汉对包拯的态度十分满意,一直和颜悦色的,想想也是,如果郎中都说是病死,那就只能认了。当下点点头。

        包拯为了让对方口服心服,又问道:“你选一个郎中吧!你信得过的。”

        老汉想了想,道:“就请知秋国舅好了!”

        叶知秋在上次京城瘟疫中,名声大振,加上关于他是神仙的弟子的传闻,老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儿子蹊跷死亡,只有神仙才能找出答案,神仙本人不好找,能找到神仙的弟子也不错()。所以他提名直接选择的就是叶知秋。

        包拯微微一愣,上次叶知秋帮他治好了已经宣告不治的老郎中的闺女,使那个案件得以顺利侦破,他对叶知秋的医术有了很深的印象。选择他来鉴定,很是不错,而且,这个案子他第一感觉就认定不是那对夫妻做的,之所以这么作,只是让这个老汉口服心服,停止上访。构建大宋的和谐社会也是他个京城府尹的重要任务。不然,什么事情都捅到皇帝那里去,可不是好事情。

        包拯当即吩咐把尸体装棺,运送到衙门殓房暂时存放,同时,派人去请叶知秋。

        叶知秋正在医馆坐堂问诊,听说包拯包青天请自己去帮忙查案,当即答应,交代几句之后,便跟着衙役来到了衙门。

        看见展昭的头发已经长出些许了,叶知秋还是想笑,到底忍住了,听包拯说了事情经过,当即来到殓房,查验尸体。

        因为尸体是埋藏在地下的,**速度比较慢,所以基本上还没有开始**。保持着身前的原貌。

        大学时叶知秋选修过法医课,对法医的基本知道还是了解的。对那老汉道:“如果要查明死因,必须对尸体进行解剖,也就是把尸体脑袋、脖颈、胸腹整个剖开进行检查,你愿意吗?”

        如果仅仅是开棺验尸,老汉还是能接受的,但是,要剖开尸体进行检验,那可就不一样了,如果是别个郎中,老汉只怕当场就要发火,可是这个是国舅,又是自己亲自选择的。不好发火,忍气吞声道:“还是不要了,儿子已经死的很惨,我不能让他死后尸体还要受到开膛剖肚的摧残。”

        叶知秋完全能理解这一点,点点头,道:“那我就无能为力了。”说罢,向包拯和展昭他们拱拱手,迈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