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86章 鬼门十三针

第186章 鬼门十三针

        第186章  鬼门十三针

        叶知秋抬头一看,却是太医局的神针先生王惟一,急忙起身相迎,拱手道:“王先生来了?有个病人舌头不知道怎么收不回去了,非说是我给什么施展法术给弄的,我这正头大呢()。”

        王惟一仔细检查一番,笑道:“老朽有一事与国舅商量,就一小会工夫,不耽误国舅治病。”

        叶知秋听他这个时候找自己说事,而且刚才又仔细诊察过病人,立即敏感地意识到可能与这个病案有关,他号称神针,只怕就有办法治好这个怪病。赶紧拱手道:“先生请后院说话。”

        将王惟一让到后院,仆从奉茶退出,王惟一道:“长话短说,这个病案,国舅可有办法医治?”

        叶知秋摇头苦笑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病,不知道从何入手。如果先生能赐教,感激不尽。”

        王惟一捻着胡须道:“感激就不必了,老朽是来找国舅作交易的。呵呵。老朽方才探访一个老友,就在你们医馆附近,出来的时候听说你们这出了这件怪事,所以过来,刚才看过之后,老朽自信可以医治()。所以特意来找国舅商量。——之所以国舅不认识这种病,只因为他它不是病!”

        “不是病?”叶知秋很是惊讶,“不是病那是什么?”

        “是邪,是中邪了!”

        叶知秋笑了,道:“我还以为只有巫医才会相信什么邪魔之说,想不到堂堂太医也相信这个!”

        王惟一没有笑,他淡淡道:“国舅既然不相信鬼神之说,那这个病因我们就不探究了。”说罢,王惟一从怀里取出一本薄薄的手抄本,递给叶知秋,道:“这这本书名叫《鬼门十三针》,是老朽不传秘术,之所以不传,是因为这部书便是涉及到鬼神之说,老朽担心别人误会,所以不传。这套针法一共有十三种,每一种针对一种中邪,这舌头不能缩回的怪病,便可以用其中一种治疗,我可以说,除了老朽的这套鬼门十三针,别的针灸汤药一律无效,如果不信,国舅尽可一试!”

        叶知秋很是疑惑,接过那本书,看了看封面,只有一行字,是用大篆写的《鬼门十三针》几个字。他自然知道,王惟一号称神针,可不是浪得虚名,那是有真本事的。这套针法,说不定还真有他奇妙之处。问道:“先生准备用这书交换什么?”

        王惟一神情有些尴尬,道:“按理说,上次国舅免费教授了我们治疗丹毒的方子,我这书也应该免费给国舅你学习才对,只是,老朽一生嗜医如狂,但凡看见新方,止不住就心痒。老朽觉得国舅治疗温病的方子十分神奇,只可惜上次时间太短,没有详细解说,想必很多方子都没有说到,如果国舅愿意老朽希望用这套针法,换取国舅治疗温病的新方。同时,如果国舅在针灸方法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切地方,老朽也可以指点一二。”

        叶知秋大喜,他之所以上次免费教授大家那些温病新方子,就是为了推广治疗温病的新方法,但是,从现在来看,对他的治疗温病的办法有兴趣的人并不多,包括太医们。那场温病过后,罕有人来找自己询问,由此可见,几乎没有人对自己的温病不同于伤寒理论感兴趣()。这是一种悲哀,所以,现在听到神针王惟一愿意用他的针灸心得跟自己交换温病方子,很是高兴。

        王惟一可谓针灸大家,他们针灸技术在历史上那是数一数二的。而自己的针灸是相对比较弱的一环,如果能得到他的亲自指点,那简直就像学武之人遇到了绝顶高手一般。自然是欣喜不已。更何况还能通过王惟一学习温病,得以推广温病的正确治疗方法。造福病患。

        叶知秋急忙点头答应道:“好啊!只是,我的方子都还没有写下来。这怎么办?”

        王惟一一听叶知秋答应了,很是高兴,道:“这个无妨,老朽的这本书就先留在你这里,你誊抄副本之后在还给我,然后把你的温病方子写出来,一并给我就是。”

        叶知秋很是感动,人家竟然愿意先让自己看,完了再给他自己的方子。也不担心自己反悔不给。忙点头答应。

        王惟一又道:“老朽的书虽然不怎么样,到底也是老朽的一生心血,所以,国舅誊抄副本之后,务必妥善保管,不能外传。当然,国舅爷的方子,老朽也不会传给他人。”

        叶知秋忙又答应了。

        “老朽现在教国舅如何使用这套鬼门十三针。这本书上只写了这十三种针法,如果只用这上面的针法治疗,那就只是一套普通的针法,而不是鬼门十三针。要想发挥这套针法的独特作用,必须结合符咒,而这套符咒,老朽没有写在这部书上。现在单独教你,每一种符咒都要记准,而且当场写当场烧掉,不能留着,以防不测!”

        叶知秋有一种想笑的感觉,如果这是别人这么说,他肯定笑出来了。这是,现在教他的是堂堂神针王惟一,中国针灸史上数一数二的针灸大师,而且是郑重其事说的,所以,他也只能郑重其事地听着。

        这种符咒真的很难记,绕来绕去的,错一点就不能产生作用,又不能写下来慢慢记,王惟一说了,那样会招来邪秽()。好在叶知秋是个树书呆子,最擅长的就是记忆,绕是如此,他也费了半天劲,这才把这套鬼门十三针的符咒学会了。

        王惟一满意地点点头,他显然对叶知秋的天资很是满意,王惟一取回那本书,翻到其中一页,指点他其中一套针法是可以治好这种怪病的。主要是针刺舌下金津、玉液和海泉等穴道,手法跟一般的针灸也略有不同。叶知秋对针灸的基本知识还是学得比较扎实的,这针法倒是比较容易,所以很快就学会了。

        然后,王惟一捻着胡须道:“现在,你可以去给他治那怪病了,不过,为了让你对这套独特针法有更更深的理解,等一会,你先不画符,直接用针灸医治看看。然后,再画符试试,就知道二者的区别了。”

        叶知秋自然不相信什么画符,不过既然王惟一说得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倒是很好奇,很想知道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叶知秋和王惟一两人从后院出来,王惟一站在一旁瞧着,叶知秋没有画符,而是直接用针灸按照鬼门十三针上面的针法治疗。结果,针灸完毕,半点效果都没有。

        叶知秋望向王惟一,王惟一依旧捻着胡须微笑不语。

        叶知秋一咬牙,只能硬着头皮拿出黄纸,提笔准备画符。

        这下子,门口围观的人开始嗡嗡骚动起来。低声说着:“国舅开始画符了!国舅开始驱鬼了!”

        很快,一条街所有的围观者都一个个眼中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叶知秋听到了,不禁苦笑,这下子,不管结果如何,装神弄鬼的巫医这顶帽子,看样子是戴定了。

        他画好符,当即点火烧了,然后将金针在火上来回掠了几下,然后开始给那伙计针灸治疗,不大多工夫,那店伙计就含糊地嚷嚷着说:“哎呀,热,舌头热,酸,好酸()!”

        又过得片刻,那伙计的舌头哧溜一声便缩了回去。他还很不习惯地咂巴着嘴,绕了绕舌头,这才惊喜交加地说道:“我能说话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说罢,翻身跪倒给叶知秋磕头道:“多谢,多谢国舅!我的舌头已经完全好了,以后再也不敢冒犯了!”

        叶知秋手里捻着那枚金针,目瞪口呆站在那里,看着那店伙计,又望望王惟一,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王惟一捻着胡须望着他,那神情颇就几分自得。

        叶知秋以前是不相信鬼神的,可是,眼前这件事情又怎么解释?还有,如果这可以用画符起到安慰剂的作用来解释,那自己的穿越呢?灵魂穿越到了一千年前的大宋,又如何解释?

        当然,很多东西在没有得到科学的解释之前,人们往往会归结于鬼神,比如电闪雷鸣现代人眼中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古人却认为是天上有雷公电母,谁又能断言,这个穿越还有这个鬼门十三针,若干年之后,不会得到一个科学的解释呢?只不过,古人和现代人都还没认识到这种超自然的现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只能归于鬼神。

        门口的绸缎铺掌柜的等人听见这店掌柜说话流利自如,都高兴地大叫起来:“好了!国舅爷已经施展法术了,舌头已经缩回去了!太厉害了!”

        顿时间,大半条街的人都沸腾起来了,只不过,这些人看中的是叶知秋跟道士一样的画符,所以,自然也就成了国舅爷施展法术收了神通,店伙计的舌头这才能锁回去了,更有人眉飞色舞地描述着国舅爷是如何如何施展法术,那店伙计又是如何如何被小鬼扯着舌头摇头晃脑的云云,说得是活灵活现。

        仿佛是要给叶知秋的神话站脚助威似的,天空突然乌云弥补,很快,瓢泼大雨就下了下来,本来还围在医馆门口议论纷纷不肯走的人,不得不一个个抱头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