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83章 三倍诊金

第183章 三倍诊金

        >那旁边坐着周郎中微笑道:“正是,听说国舅爷曾得yào神壶翁托梦传授仙方,所以治疗温病很有一套,上回京城那么大动静的瘟疫,就是让他免费无偿给全城大夫郎中授课,扑灭瘟疫,他的仙方起了很大作用()。

        老朽身处僻壤,无缘旁听。实为憾事,这一次,本以为有机会讨教一二的,却不巧国舅因故没有来,实在遗憾()。不过,见见国舅爷的结拜兄弟,却也不错。”

        老员外道:“既是这样,就请一起见见。”

        员外父子和周郎中一起来到旁边的会客厅,站在门口相迎。片刻,仆从领着唐慎微来到内宅,作了介绍之后,老员外满脸堆笑,拱手连声说着久仰,又是一连串的客套话。

        唐慎微有些意外,道:“不是说贵府少nǎinǎi病重吗?”言下之意,你们还不赶紧的领我去给少nǎinǎi看病,还在这磨牙作什么?

        老员外似乎看出了唐慎微的心思,道:“昨日犬子媳fù是病得很厉害,幸亏请到了周郎中,一剂白虎人参汤加减,便很快安稳了。一夜睡得都很香。呵呵,周郎中医术当真神妙,照我瞧,只怕比国舅爷也不多让啊!”

        唐慎微听了,不由心头一动,道:“听过少nǎinǎi是产后得了温病,这温病,说实话,只有我们大哥能准确医治,其他医者的方子,大都是有问题的。”

        周郎中一听,很是有些不悦。淡淡道:“是吗?老朽从出道以来,三四十年的工夫,用这种方子,也不知道治愈了多少病人。说句不中听的话,那时候,国舅爷还没有生呢。”

        唐慎微性格敦厚,不会跟人争嘴,也不想纠缠这些拱手道:“既然达大老远的请了我来,又是涉及到温病,我还是给少nǎinǎi看看。”

        周郎中笑了,瞧着少爷道:“这也是。人家大老远的都来了,到了又不让看病,这诊金就收不到,只有车马费。回去怎么交代?说不定国舅爷还以为他的这位结拜兄弟把银子给私吞了呢!嘿嘿嘿嘿,还是让人家给看看,应个景也好。”

        唐慎微脸涨袖着,他生情纯厚,不会与人争吵。不知道如何反击,只是道:“我,我可不是为了诊金!”

        少爷满是调侃之意道:“无妨,不管是不是()。也不管你看没看,这说好的三倍诊金。连带车马费,都给你。回去也好给国舅交差。”

        唐慎微气得脸都青了,袍袖一拂,转身就走。

        老员外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抢步上前,拦住了唐慎微,拱手道:“唐先生,真是抱歉,犬子说话不中听,得罪莫怪,犬子没有不敬之意,还请先生不要生气才好!”说罢,回头瞪眼瞧着儿子道:“你这畜生!还不过来给唐先生谢罪!”

        那少爷也是嘴快,没有多想,顺嘴就说出来了,看见唐慎微拂袖要走,也觉得不好,若是一般的郎中也就算了,人家好歹是国舅的结拜兄弟,不看憎面看佛面,怎么着也得给国舅几分面子。听见老父亲呵斥,赶紧快步上前,长揖一礼,道:“唐先生,小可别无他意,得罪莫怪!”

        唐慎微见他父子都来赔罪,心中气稍平。便也拱手还礼。

        老员外道:“先生就请给犬子媳fù看看。”

        唐慎微点点头,也不多说,跟着老员外进了屋子。

        他们身后,那少爷瞧着周郎中苦笑,又冲着唐慎微的背影作了一个鬼脸。

        唐慎微来到床头,问道:“少夫人哪里不好?”

        没等老员外回答,跟进来的周郎中已经抢先说道:“产后血虚,又得温病,加上前医滥用温补,外邪郁闭不出,内热如焚,阴血枯竭,老朽投以白虎加人身汤。一剂而安,先生以为何如啊?”

        说,捻着山羊胡子得意地笑了。

        唐慎微微微点头,略一沉淫,问道:“二便情况如何?”

        二便是温病一个很重要的病症指标,所以唐慎微特别询问()。

        周郎中道:“这老朽已经详细问了。小便赤涩,大便紫黑粘滞,都不通利。——还想知道什么?老朽都可以告诉你!”

        唐慎微看了旁边那少爷一眼,少爷忙点头,表示周郎中所说没有错。

        唐慎微摇头道:“既然病人大便紫黑,说明产后血室空虚,邪热乘虚而入,应当用桃仁承气汤下瘀血和邪热。病人小便赤涩,是膀胱蓄热的缘故。应当加上六一散。”说罢,起身走到桌前,提笔写了两个方子。

        写好方子,唐慎微把笔一搁,拱手道:“现在天色已晚,我也累了,能安排我住下吗?”

        “当然,当然,”老员外忙道,随即叫来管家,让安排唐慎微住住下。奉上酒菜。

        唐慎微走到门口,又站住了,回身过来,对老员外道:“少nǎinǎi现在邪热只是被暂时抑制,原方不能再用,否则,明日天亮之时,必然大热如狂,再接着吃,便有性命之忧!切记!切记!”

        说罢,扬长而去。

        周郎中不住冷笑,但是他知道老员外父子为什么对这姓唐的颇为忌惮,他也惹不起国舅,所以除了冷笑,却也没说什么。等唐慎微走了之后,才拿起桌上那张处方,扫了一眼,道:“人说庸医杀人,这不就是吗?!”

        老员外忙道:“这方子有问题?”

        “嘿嘿,这都没有问题!这世上就没有庸医了!”周郎中抖了抖唐慎微的那两张方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冷笑道:“常言说得好:‘胎前宜凉,产后宜温’,这桃仁承气汤和六一散都是凉yào,产后如何能用?哼!连这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不是庸医是什么?——想那国舅,与这等庸医结拜,只怕医术也高明不到哪里去!难怪听人说,这国舅也就是靠着几张仙方治好了丹毒,其实没什么真本事,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老员外恍然大悟,忙赔笑道:“若不是先生在这里,几乎就要坏事了!”

        少爷也连声称谢,又忿忿道:“爹,要不,孩儿去把他撵走!这等庸医,何必跟他客气!给他一点颜色,也好让他知道,当庸医骗钱可没有好日子过!”

        老员外脸色一沉:“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点都不懂吗?”

        “是!”少爷忙躬身答应。抓起那张处方,刷刷俩两下,扯得稀烂,扔出了窗外。

        当晚,老员外摆下宴席,宴请周郎中。同时,也礼节性地邀请了唐慎微。唐慎微只说路上累了想休息,没有参加。

        那少爷听说之后,一个劲冷笑,道:“有周先生他这等神医在此,他哪里还有脸面参加。要是我,只怕连夜都要溜走了!”

        周郎中笑道:“他要是溜走了,这三倍的诊金和车马费,又到那里着落去?”

        “说得也是,明儿个送他走的时候,得好好点拨他一下,这钱可不能白给,须得让他知道,钱不好骗!还是要老老实实学本事,象周先生您这样的,靠真本事赚钱才行!”

        周郎中哈哈大笑,捋着山羊胡子很是得意。

        酒宴中,老员外亲自奉上四倍诊金,比承诺给唐慎微的还要多一倍。另加鞍马费若干,周郎中一一笑纳。

        酒宴结束,少爷亲自把醉醺醺的周郎中送回上房安歇。这才回到自己的宅院。

        他先去儿子房间逗了宝贝儿子一回,叮嘱nǎi娘好生照看小少爷,又去了妻子房间,问了丫鬟,得知已经给少nǎinǎi喂服了两次汤yào,当然用的还是周郎中的方子,又见妻子一直安睡,这才放心()。哼着小曲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在这里,通房大丫鬟正等着他,妻子怀孕生子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他就是跟丫鬟厮魂的。

        一场**直到深夜这才停歇,那少爷本来就酒醉了,再本这通房大丫鬟这么一掏,全身筋骨都散架了似的。呼呼大睡直到他被人从梦中摇晃,睁眼一看,却是妻子房里的丫鬟,急得一张小脸煞白,道:“少爷,快去看看,nǎinǎi!nǎinǎi她……呜呜呜呜”

        那少爷吓了一跳,急声道:“你们nǎinǎi怎么了?哎呀别哭啊!快说!nǎinǎi怎么了?”

        “nǎinǎi疯了!”

        少爷一蹦三尺高,光溜溜就往外跑,到外间被冷风这么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屁股,转身回来穿衣袍。那通房大丫鬟也吓坏了,着急忙慌地赶紧给少爷穿衣袍。

        少爷终于跌跌撞撞来到妻子屋子里,只见妻子披头散发坐在床上,不停地傻笑,两只雪白的胳膊在空中乱舞。

        少爷慌了,急忙上去抱着妻子,只感觉她全身跟着火一般,更是心惊,道:“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旁边丫鬟垂泪道:“nǎinǎi昨晚上就不好了,身子发烫,翻来覆去的说难受的很,我要去叫少爷您的,可是nǎinǎi说不用,就这样一直到天快亮了,nǎinǎi突然就发疯了,冲着天傻笑,说话也听不懂,叫她也不听。奴婢这才跑去叫少爷您。nǎinǎi这不是中魔了?”

        “中你的大头鬼!还不赶紧去叫周先生!”

        丫鬟急忙跑出去叫人。那周郎中昨夜宿酒还没醒,正在呼呼大睡,怦怦敲了半天门,这才把他闹醒,开门一听,也顿时慌了,急忙跟着来到内宅,老员外已经赶来,也是头未梳脸未洗,进去瞧见儿媳fù衣衫不整,一脸傻笑,唬得赶紧退了出来。站在门口两手哆嗦不知如何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