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78章 文人相轻

第178章 文人相轻

        第178章  文人相轻

        朱肱问叶知秋以后的打算,叶知秋道:“我想回孙氏医馆坐堂问诊,那里有我师父和以前的大伯,他们两都是太医,医术非常高明,我很多地方还要跟他们学习()。”

        唐慎微已经获得翰林医官院的医官资格,听了叶知秋不当侍御医的事情之后,很是感触()。道:“大哥面对侍御医这样的高位都能超然舍弃,我这小小医官,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我也辞官不做了,跟着大哥坐堂问诊去,大哥可愿意收留于我?”

        叶知秋笑了:“好啊!哪有什么不能收留的。回头我跟我师父师伯他们说一声就是了。”

        庞安时击掌笑道:“咱们四兄弟为什么不自己开个医馆呢?”

        此言一出,其他几个纷纷叫好,朱肱当先鼓掌道:“这主意好!咱们四兄弟,一起开创一番事业!”

        叶知秋点头道:“这个主意当真不错!”

        唐慎微等人都拊掌赞同。唐慎微道:“大哥现在就已经名满京城了,将来名扬天下,那是肯定的!”

        朱肱道:“言之有理!特别是大哥的温病学说,我觉得,是最容易出彩的,将来大哥成名,十有**便在这上面!”

        庞安时也道:“大哥理论方面也很是了得啊,能说出前贤的典籍值得商榷的地方的,又有几个?”

        叶知秋笑道:“行了你们,一个劲夸我作什么?咱们还是商量,怎么把咱们的医馆开起来吧!”

        “对对!”一说到这,几个人兴趣顿时都转移到这上面来了。一番商议,选定在京城最繁华的主街开,可是说到医馆的名字,争得个不可开交。最后,统一意见,叫“知秋医馆”,因为他们四个中医术最高的就是叶知秋,又是大哥,他的名气最大,京城很多人都知道,容易创出牌子,而且,用医者名字命名医馆也符合习惯,比如侍御医林忆的医馆,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

        对这个名字,叶知秋自己当然不同意,他不喜欢这么招摇,但是,其余三人意见一致,反对无效,只好接受()。

        他们正商量得热闹,王妃让人过来叫他去有话说。

        叶知秋过去之后,王妃低声让他再去给开封府知府包拯敬酒。叶知秋说已经敬过了,王妃低声道:“再过几日,就是你弟弟案子问审的日子,你多给他敬一杯酒,他说不定就能多手下留情一分。”

        叶知秋苦笑,如果包拯是一杯酒就能心软的人,他就不会被叫做包青天。但是,母亲爱子心切,便是一根稻草,却也要当成大木头抱着的。便点点头,端了一杯酒,来到包拯面前:“包大人!”

        包拯赶紧起身,笑脸相迎:“四国舅!”

        “包大人为民作主,秉公执法,刚正不阿,着实让人敬佩,所以,我特意单独给包大人敬一杯酒。”

        “不敢当!”包拯一张黑脸满是笑意,“国舅医术高超,上次瘟疫,解救了满京城无数百姓的性命,卑职身为开封府尹,正要替全城百姓感激国舅救命之恩呢!”

        “我这才是不敢当了。”叶知秋笑道,目光一扫,落在包拯身后两人身上,笑道:“展昭展大人,白玉堂白大人两位英雄豪杰,我是久闻大名当真是如雷贯耳,也请两位同饮此杯,如何?”

        展昭和白玉堂两人虽然都是四品御前侍卫,但是,宋朝重文轻武,所以他们两人其实远远没有小说电视里那么威风。他们两虽然官品都在叶知秋之上,但是人家是国舅,身份地位那是他们二人无法比拟的,所以良人听到叶知秋请他们一同饮酒,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忙起身躬身答应,端着杯子满脸含笑陪着。

        叶知秋微笑着道:“我敬三位大人一杯,先饮为敬!”说罢,饮干了杯中酒。

        展昭正要喝酒,却侧过脸去低声咳嗽了两下。

        这两下,别人听来不觉什么,可是在叶知秋这样的中医行家耳朵里,立即就听出了毛病,微笑道:“展大人好像身体不太好哦()。”

        展昭忙笑道:“没事,多谢国舅牵挂。”说罢饮干了酒。

        叶知秋也不多问,等他们三人饮干之后,这才微笑着离开了。

        展昭慢慢坐下,道:“四国舅当真英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医术已经如此了得,将来当真前途不可限量。”

        白玉堂道:“是啊,对了,你们说,他这一身医术,是不是传说的那样,是药神壶翁托梦传授给他的啊?”

        包拯微笑道:“你们可曾见过神仙?”

        两人都一起摇头,展昭道:“大人的意思是,四国舅的一身医术,并不是神仙传授,而且他自己苦学而得?”

        包拯道:“你刚才也说了,他才十四五岁,如此年少,若不是亲身经他医治的,有几个人相信他医术了得?他不这么说,又有几人敢把自己的病,交给一个半大孩子呢?而且,他说这话时,正值京城丹毒瘟疫开始流行,而他便有能治好病的方子,苦于没有人相信他,所以,他只能借助神仙来取得别人的信任。由此才能用这些方子治病求人。可谓情非得以,也可见其用心良苦。”

        展昭道:“说来也奇怪,满城的大夫郎中,包括太医,都治不好这种病,到叫他一个半大的孩子给治好了,这些名医、神医、国手们,只怕心中多少也该有些惭愧吧?”

        白玉堂冷笑:“岂止是惭愧,我看不少医者还很是有些嫉妒!我听到的怪话就不少,也不感念人家免费教授方剂,反倒说人家国舅狂妄等等,诸多说辞让人心冷。”

        包拯道:“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医道也是文,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没有几个文人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别人比自己强的事实,越有本事,就越容易招人妒忌,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就是这个道理!”

        展昭点头,转头看了看不远处正和几个兄妹说得高兴的叶知秋,道:“看来,他虽然贵为国舅,只怕也是要招人妒忌的,咳咳……”

        刚说到这,展昭突然感到一阵气急,禁不住弯咳嗽了起来。

        包拯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不要紧吧?”

        展昭微笑摇头,道:“我没事。”

        白展堂倒:“刚才知秋国舅一下就听出你有病,当真本事,既然国舅都说了你有病,你也敢好好找人看看了。”

        “嗯,已经找人看了。正在吃药。”

        包拯倒:“听说,尊夫人也患病,而且病得不轻,也请郎中看过吗?”

        “请了,请的太医,总不见好。咳咳……”

        白玉堂道:“要不,请知秋国舅给看看!咱们刚才才说,丹毒温病那么多太医大夫都治不好,偏偏他就治好了,这说明他就是一个善于治疗疑难杂症的怪医,你娘子的病,说不定他就能治!”

        展昭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只怕还治不好这病。”

        包拯笑了:“你瞧,刚刚还在说知秋国舅年纪太小,不容易给人信任,你马上就证明了这一点。”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酒宴散了之后,展昭和白玉堂两人送包拯上轿走了之后,这才各自骑马回家,他们两都是御前侍卫,但奉钦命,在开封府协助包拯查案。所以家都安在开封府旁边不远处。

        展昭刚进家门,就扶着马鞍一阵激烈的咳嗽,先前在酒宴之上,他就想咳嗽的,只是不方便,所以运劲强行忍着()。到后来,到底忍不住,轻咳了几声。还是被包拯和白玉堂发现了,其实,他们看见的,远远不如真实的严重,要是他们看见这一刻剧烈咳嗽的展昭,只怕是更要紧张不知多少倍。

        马厩的仆从似乎已经习惯了主人的这种咳嗽,牵住马的缰绳,静等着展昭咳嗽停止。

        展昭用一方白手绢捂着嘴,当他咳嗽终于停止的时候,拿开手绢,上面赫然一滩鲜血,当真触目惊心。

        那仆从惊呼一声,道:“老爷,你今儿个吐的血,可比昨日的多呀!您还是好生找个太医,好好调理一下吧!”

        展昭艰难地笑了笑,翻身下马,将手绢递给那仆从。吩咐烧掉。然后整了整衣袍,大踏步来到天井,走过甬道,进了大堂。丫鬟从里间出来,见到他,忙迎上来福礼,道:“老爷回来了。”

        “嗯,你们奶奶呢病情如何?可好些了吗?”

        丫鬟黯然摇头:“今儿个吐的血,比前日里……”

        刚说到这,就听里屋传出展昭的夫人丁氏的声音:“夫君回来了?”显然是要打断丫鬟的说话。

        展昭心中凄然,妻子病得如此严重,却还生怕自己担心,要强加掩饰。忙挑门帘走了进去。只见妻子瘦削的身子歪在床头,不停咳嗽,床前一个铜盆,里面的清水已经染红了,妻子嘴角,还有一抹血污。很显然,在自己进来之前,妻子刚刚吐过血,丫鬟甚至都还来不及收拾。

        展昭一颗心跟刀割一般。脸上却不敢表露出伤感,依旧微笑着,走过去,拿起桌子上水盆的洗脸巾,感觉了一下水温合适,拧干了,过来,轻轻替妻子擦掉嘴边的血迹,丫鬟接过洗脸巾。端了那两铜盆水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