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75章 选择

第175章 选择

        第175章  选择

        叶知秋心跳砰砰的,伸手抓住她的小手,这一刻,更感到她的手柔弱无骨,又白又嫩,握在手里,便觉得好象有一故热流,传到了自己全身()。本来就奔流不息的热血,仿佛又被抽了一鞭子的骏马,四脚腾空一般飞奔起来。

        叶知秋手上一用力,将菱筱从草地上拉了起来,轻飘飘的,好象一只雨燕,飞进了他的怀里()。

        叶知秋揽住她的小蛮腰,感觉到她全身如火,烧得自己全身热血都沸腾起来!胯下擎天柱早已经如同蓄势待发的火箭,杵在菱筱平坦而柔软的小腹上。望着她火辣辣的双眸,娇艳欲滴的红唇,忍不住俯身下去便要吻她的嘴。

        偏偏这时,菱筱却调皮地把脸扭开了,然后跟一条小泥鳅似的从他的怀抱了钻了出去,跟咯咯笑着往马车跑:“我去拿风筝,你在这等我!”

        此刻的叶知秋,整个脑袋已经被欲火烧昏了,只想的是菱筱那火辣辣的酮体,哪里还能傻傻地等在这里,拔腿跟着追上去,想抓住她。

        菱筱笑得更欢了,好象骗开了鸡笼门的狐狸,咯咯笑着躲藏着,不让他抓住,反倒把叶知秋欲火逗弄得更加炽热。

        终于,菱筱逃进了马车,叶知秋紧接着上去,把跑的香汗淋漓的菱筱堵在了车箱了。菱筱没有在躲避,她主动迎上去,抱住了叶知秋。两人楼在一起,**辣的拥吻中,就听见赤拉几声,片刻间,菱筱已经被他剥的跟一只小白羊似的。

        就在叶知秋把她按在身下,开始脱自己的衣袍的时候,菱筱却满翻身把他抱着反过来压在下面,抓住他的伟岸,娇喘着道:“弟,让姐姐帮你!”说罢,张开了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

        叶知秋脑袋里轰的一下,眼前浮现出可馨那娇美的容颜,两人在那山洞里的十多天的日子里,抱着绝美的可馨而又不能得逞好事的时候,看着他忍得辛苦,可馨也曾羞答答地在他的调教下,这样帮她去火。

        想起可馨,灵台顿时一清,他赶紧挣脱,嘴里叫着不要。菱筱吃吃笑着:“秋弟,到了姐姐的身下,便等着快活,那里也别想去!”

        叶知秋脑中灵光一闪,猛地咬了一口舌头,利用剧烈疼痛的瞬间清醒,他突然尖声叫道:“雪奈救我!”

        菱筱被这一声吓了一跳,便在这时,她后脑咚的挨了一下,两眼一黑,咕咚栽倒在叶知秋半裸的身上,两颗硕大的木瓜坠落,差点把他那擎天一柱压断了()。

        叶知秋瞧见了后窗处雪奈那同样娇媚的脸庞,冲他嘻嘻一笑,随后闪了一下,不见了。

        叶知秋瞧见菱筱**的酮体,感到周身热血又开始奔流,便想翻身又要上,可是老二挨了那一撞,疼痛还没过去,神志还残存一点清醒,知道肯定中招了,她肯定在给自己的吃食里放了烈性春药!他赶紧闭上眼睛,又咬了嘴唇几下,同时飞快地船好衣袍,不敢看菱筱那美丽的酮体,踉踉跄跄下了马车。

        丫鬟很是惊讶地望着他:“公子要去哪里?”

        叶知秋也不敢看她,现在,是个女人都能让他想犯罪!他眯着眼睛,大致判别了一下方向,朝着远处一片密林跑去。

        他钻入密林,喘着粗气,叫道:“雪奈!”

        身边不远处传来雪奈的声音,带着笑意:“主人,我在这里!”

        “哪里有水?”

        “汴河!”

        “带我去!”

        “没有用的!”雪奈吃吃笑着,“我看见她下的春药,我知道,那种春药是青楼里对付那些不从的女子用的,喝水没有用!男女合欢可以解除!”

        听着雪奈的声音,都能让叶知秋全身热血沸腾,他艰难地喘着粗气,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里面经常有的狗血情节,男主人公被下了烈性春药,名字常常叫着什么“奇淫合欢散”什么的,女主救了他,但是这种淫药必须男女交合才能解,否则必然全身血管爆裂而死云云,当时只觉得好笑,想不到现在自己遇到了,只是不知道如果不跟女人咻嘿,会不会血管爆裂而死()。

        叶知秋怒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早救我?”

        “我以为你愿意跟她那样嘛!”

        “我愿意?”叶知秋喘着粗气,“我要愿意,就不会叫你救我!——现在怎么办?”

        “找个女人合欢呗!”雪奈忍着笑,“不过这距离城里还有差不多一个时辰的路,送主人回去找碧巧她们,只怕远水解不了近火!得另外找女人。”

        “你不是女人?”叶知秋混头之下,脱口而出,随后扭头过去,望着她,雪奈的身材,比菱筱还要惹火,他嘴上的胯下的疼痛已经消失的,全身又笼罩在欲火之中,迈步往雪奈走去。

        雪奈脸上表情很复杂,慢慢后退,道:“我,我去给你找个青楼女子来,很快!”

        叶知秋最后几步是冲过去的,简直如同猛虎扑食一般。雪奈没有避让,任由他把自己扑到在草地上,两手张开成大字形。

        叶知秋疯狂地要去吻雪奈,可是雪奈总是能在最后一刻躲开他的嘴。只让他亲吻脸蛋脖颈。叶知秋用力撕扯着她的一衣衫,可是,雪奈贴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如同她身上的皮肤一般,向从她的领口伸进去都不能,而且这身衣服坚韧异常,根本扯不烂!叶知秋急得额头直冒汗,累得呼呼喘着粗气。

        雪奈变戏法似的手指尖捻着一枚药丸,表情淡淡的瞧着他:“要我,还是要解药?”

        “解药?你有解药?”

        “是药都有解药!”雪奈道,“要解药,就拿去!要我,我就解开紧身衣,但是,你得娶我!”

        叶知秋一呆,一把抓过她手心里的药丸,塞进了自己嘴里。然后翻身仰面躺在草地上,眼望蓝天,不停喘着粗气()。

        雪奈气恼,一骨碌爬起来,盯着他。俊俏的脸蛋满是不信,她不相信叶知秋在这样强烈的春药刺激下,先前连那个人妇都不能拒绝,居然拒绝自己这样绝色女子。但是,对方既然已经选择的拒绝,她就只能气恼地看着他。

        这个解药果然奇效,不一会,叶知秋就感觉体内的欲火已经明显降低。虽然还是欲火翻腾,但是至少已经能控制了,不需要象刚才那样要靠疼痛才能抗拒。

        叶知秋慢慢从草地上坐了起来,道:“好厉害,谢谢你!”叶知秋瞧见雪奈气呼呼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我就这么差劲吗?”雪奈是虾夷人,是刚刚从原始社会进入到文明社会,所以还保留着不少率直的性格,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她是部落酋长的爱女,更是没有尝过拒绝的滋味。

        “你很好,可是,我不能。”雪奈衣衫不整,那身谨慎衣把周身曲线铃珑的太诱人了,叶知秋闭着眼睛,不敢看她,生怕自己忍不住翻悔,面对雪奈这样风骚的美女,要抗拒简直是太难了。

        “你又没有妻子,为什么不能娶我?难道你看不起我虾夷人?”

        叶知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拒绝,但是既然拒绝了,就拒绝到底,叶知秋道:“我,官家已经说了,要将福康公主赐婚给我,所以……”

        “真的?”

        “真的!”

        雪奈这才消了气:“我还以为是你嫌弃我是虾夷人呢!”  “不会的。”

        雪奈瞧着他:“我也是感激你救命,这才愿意嫁给你为妻,你要是拒绝了,以后我可不会在有这种念头!”

        “多谢多谢,皇帝赐婚,我不能拒绝,要不脑袋就没有了()!”叶知秋为了不失礼,还是大着胆子睁开眼瞧着他。可是,这一瞧,目光别在她极为惹火的娇躯粘着扯不开了。

        雪奈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嫣然一笑,整理好零乱的衣衫,白了他一眼:“瞧你!把人家的衣衫都扯烂了!你得陪我一件!”

        “好的,一定赔。”叶知秋红着脸,她的衣衫遮挡住身体之后,叶知秋目光这在能离开,收了回来。他知道厉害,不敢跟她再私下相处,生怕惹出事情来,“咱们走吧!”

        雪奈吃吃笑:“不去跟她道别?”

        叶知秋横了一声:“想不到她是这种人,我再也不要见她!——嗯,她脑袋没事吧?”

        “担心的话自己去看看啊!”雪奈笑得很贼。

        叶知秋讪讪道:“我只是担心别打死了她。”

        “放心,这会儿应该已经苏醒了。”

        “那就好,那咱们走吧!”

        雪奈起身道:“跟我来!”

        带着叶知秋穿过密林,雪奈把拇指食指弯曲成环塞进嘴里,一声清脆嘹亮的哨音远远传出,片刻,就听到马蹄声急,从密林中窜出一批白马,跑到雪奈身边,很亲热地用头在她身上厮磨。雪奈亲呢地拍了拍这马的脖子,翻身上马,伸手递给叶知秋。

        叶知秋抬手抓住她的手腕,正要找地方踩着好上马,便感觉手上一紧,身子已经腾云驾雾一般腾空而起,轻巧地落在了雪奈身前的马背上。

        雪奈一手环抱着他,一手控制缰绳,其实不用怎么操纵,这匹骏马非常通灵性,知道怎么走,而且十分平均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