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73章 你是对的

第173章 你是对的

        第173章  你是对的

        这时,从叶知秋身后抢出一人,来到张太医身边,蹲下身检查,真是医官韩祗和()!

        韩祗和检查张太医还有呼吸,略微放心,取出随身携带的一筒金针,抽出一根,分刺人中、十宣,片刻,张太医睁开眼睛,眉头一皱,哇的一声,弯腰呕吐起来。

        叶知秋知道,这老太医已经撞成了脑震荡,所以才有呕吐。

        叶知秋感激地对雪奈道:“谢谢你!”

        雪奈笑了笑,没说话,退到一边。

        叶知秋等张太医呕吐停止了,这才叹息道:“你这又是何苦?谁也不是包医百病,治不好就死,那我行医的只怕没几个能长命的。”

        张太医坐那里,老泪纵横:“老朽已经得了国舅的警示,却不醒悟,以至害死少尹爱妾,老朽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

        他话音刚落,就听得床那边李云青一声凄惨的号哭:“没气了!我的心肝啊……”

        韩祗和放下张太医,抢步上前一瞧,李云青的爱妾,果然已经咽了气。两只眼睛还是半睁着。

        张太医匍匐在地,拳头捶着地,放声大哭,

        一屋子的人都神情黯然,望着这凄惨的一幕()。

        叶知秋转身出门,唐慎微他们都跟着出来,虽然自己说中了这个结果,但是叶知秋宁愿自己失说错了,也不愿意看见这样悲凉的结果。

        随后即几日,伤寒论都没有老师教课。

        韩祗和那天从李云青家回来,就病倒了,他是太医局最好的伤寒老师。他倒下,他的课没有人能接。

        好在叶知秋已经学过伤寒,所以不影响他准备即将来临的春季补考,对于叶知秋来说,就是毕业考。

        虽然在准备考试,但是他还是按照正常的教学安排每天下午在太医局医馆坐堂问诊。

        自从李云青家的事情发生之后,叶知秋的名声大振,说他是药神壶翁的弟子,不仅医术高明,还能预知生死,所以到医馆来找他求医的络绎不绝。

        韩祗和终于来上班了,只是,原来神采飞扬的他,现在有些无精打采。经常坐在那里发呆。

        这天,庞安时诊治了一个女病人,这人已经先后吃了庞安时十数剂药,只是不好,这天又来了,庞安时便跟唐慎微和朱肱商议了半天,也没个结果,便带着病人来找叶知秋。

        庞安时道:“这个病人每次来月事的前两天,就会头痛,鼻塞流涕,不停地打喷嚏,有时候还轻微的咳嗽。等月事过了,症状就消失了。我给她用了各种办法,清热解毒的,疏风散寒、益气固表的,都没有用。病人说,她这个病已经两三年了,近来是越来越严重了。月事前三天就头晕头痛,鼻塞喷嚏,眼痒流泪,鼻流清涕,全身酸痛,月事期间症状更加厉害。我们是没有办法了,就看大哥你了。”

        叶知秋苦笑:“我也不比你们强啊!”

        “怎么不比!”朱肱道:“你是神仙的弟子,哪有治不好的病()!”

        “那是他们胡诌的!我哪里是什么神仙的弟子嘛!不过,我可以和你们一起会诊一下。”

        叶知秋让病人坐下,提腕诊脉,发现病人舌苔薄白,脉弦细,问诊得知,胸满心烦,手心发热。

        叶知秋诊察完毕,心中还是没有谱,实在没辙,让他们把以前的方子拿来自己看看。

        一张张方子都看了,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叶知秋傻眼了,道:“我能想到的方子你们都用了,还是没有效果,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了。”

        没想到叶知秋也没办法,庞安时苦笑道:“大哥是神仙的弟子,如果大哥都没办法,那还有谁能治?”

        叶知秋道:“你们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知道自己的斤两,除了温病,别的我没有优势,特别是这种疑难杂症,最考的是治病的经验,而不是书本上的东西!”刚说到这,叶知秋一拍脑门,“既然我们临床经验差,为什么不找一个临床应验丰富的人请教呢?”

        朱肱扭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发呆的韩祗和,压低了声音道:“你不会是说去请教他吗?”

        “就是他,在这里,还有谁能超得过韩先生的?不问他问谁?”

        “你们可是刚刚争吵过的!”

        “我们争执的是医术,又不是什么个人恩怨。要是凡是争执医术的,我都不理,那以后我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朱肱惊讶道:“你的意思,以后你还会更很多人争执?”

        “可怕不可避免啊。”叶知秋苦笑。

        说罢,他站起身,叫那病人跟着,走到韩祗和桌子前,恭恭敬敬鞠了一躬,道:“先生,我们有个病案,救治不愈,想请教先生,不知可否?”

        韩祗和显然没有想到叶知秋会来向他求教,微微有些张皇,道:“可以啊()!”

        朱肱他们几个也跟了过来,忙让病人坐下,庞安时道:“这最先是我的病人,我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能治好。请知秋他们帮着会诊也没有想到好办法。所以来请先生指教。

        接着,庞安时说了详细治病经过,又说了四诊结果,说了自己的用方。

        韩祗和听罢,亲自诊脉望舌,然后问叶知秋道:“你怎么认为?”

        叶知秋:“病人主诉是头痛身痛,鼻塞流涕,频繁的喷嚏这些外感常见症状,但是,庞安时已经按照普通的治疗外感的方法进行过治好,都没有效果。”

        “外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卫气不固!”

        “嗯,病人这些外干症状出现在什么时候?”

        “月事之初。”

        “月事谁所主?”

        “冲脉!”

        “冲脉隶属于何脏?”

        “肝!”刚说到这,叶知秋眼睛一亮,“我明白了!肝者,将军之官也,调营卫,御外邪。病人胸满心烦,手心热,舌苔薄白,脉弦细,说明肝郁血虚!郁则化火,卫气不固,所以病人反复才会外感!因此,治方应该是疏肝、养阴、解郁、清热!”

        他这么一说,朱肱等人也顿时明白了,都是面现喜色()。这之后,按照韩祗和提供的思路,庞安时重新拟定了一个方子。

        这病人吃了两剂,果然就好了,以后再来月事,再没有象以前那样外感不断了。

        韩祗和对叶知秋的反应之快很是颖惊讶,点点头,瞧着叶知秋,道:“你医术基本功很扎实,而且天资聪慧,一点就透,十分难得。”

        “多谢韩先生指点!”

        叶知秋起身鞠了一躬。转身正要走,却被韩祗和叫住了:“知秋你等等!”

        叶知秋站住了,望着他。

        韩祗和犹豫片刻,道:“上次那个病案……,你是对的!”说罢,脸还是红了。

        叶知秋微微一笑,鞠了一躬,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朱肱低声对叶知秋道:“先生给学生当面承认错了,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吧?大哥你可真威风!太有面子了!”

        叶知秋却摇摇头,有些沮丧地说道:“没有什么面子,刚才那个思路,我应该能想到的,为什么想不到?还是临床经验太少了,韩先生一下子就看出来了,不愧是伤寒大家!”

        “哪有什么,等你到了他那个岁数,经验一定比他更多!一样能马上看出来。”

        “那必须多看病,各种各样的病证都要接触,特别是各种疑难杂症。”

        朱肱道:“这个简单,以后大哥那里的普通病证咱们都帮着治疗,让他腾出时候应付疑难杂症,而咱们遇到的疑难杂症,就叫老大帮着会诊,这样他一个人接触的疑难病案不就翻了四倍嘛!”

        其他几人都连声称好()。

        唐慎微道:“正好我这里有个疑难杂症,老大帮忙看看。”

        叶知秋笑道:“我也可能不成啊。”

        “没事,”朱肱道,“大不了再去请教韩先生呗!”

        “这倒也是,说说看吧。”

        唐慎微把病人叫到叶知秋桌子前,那个病人一直在喘咳。叶知秋四诊之后得知,病人喘咳不能平卧,痰涎壅盛,咽喉不利,头汗较多,脉滑,寸盛尺弱。叶知秋道:“这是苏子降气汤证啊!”

        唐慎微点点头:“我也是这样判断的,可是我用了,病人吃了好几剂的,没有效果,喏,这是我开的方子,你看看。”

        叶知秋接过方子,仔细地一味药一味药看了,是苏子降气汤没错,只是在最后多了一味麻黄。叶知秋心中暗忖,麻黄是喘家圣药,既然喘咳厉害,随证加减也没有什么。想了一会,道:“换个方子试试呢?”

        “换什么”

        “定喘汤?”

        唐慎微摇摇头:“用过,没有用,我后来又加了定喘的地龙,还是没有用。”

        叶知秋苦笑:“我说了我的临床经验很差,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要不,把他们几个叫来,咱们一起再会诊一下吧。”

        唐慎微把朱肱他们几个叫来。唐慎微把病证说了一遍。几个人把方子挨个看了一遍。

        朱肱建议用小青龙汤,而庞安时则建议用射干麻黄汤。庞安时摇头道:“病人这病证,分明就是苏子降气汤证,这从脉象、舌象和正要症候都可以证明。现在没有效果,咱们还是要从方子本身上找用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