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71章 四兄弟

第171章 四兄弟

        第171章  四兄弟

        李云青点头道:“老太医说的太对了,先前我见他顶撞他们先生韩祗和,把韩医官其的脸色铁青,他却毫不在乎()。当真狂妄之极!赶明儿,老太医也抽空点播一下他,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太目中无人了。”

        张太医摇摇头:“他是国舅,教他的人多了去了,哪轮到我指手划脚。我也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他现在狂妄得很,老朽去说他,没得惹一顿闲气。还是让他自己碰壁,就知道了()。当年老朽也是这么过来的。”

        李云青也陪着干笑了两声。

        第二天中午,叶知秋下课了,收拾书本正要走,听到教室门口娇滴滴的声音道:“秋弟!”

        不用看,之听这甜腻腻的声音就知道,肯定是菱筱。叶知秋抬头一瞧,果然,只见菱筱一身猩红的小袖短襦,小蛮腰用一根大红丝带勒得不盈一握,把上部那本来就高耸的双峰凸出得越发的挺拔。

        菱筱嫣然一笑,款款走了过来,叶知秋读出了她眼中的笑意,稍微有些脸红,对菱筱道:“你来了。”

        “嗯,”菱筱笑得很甜,“奴家昨日作了一个梦,好生奇怪,特来找秋弟说说,咱们外头去,奴家知道有一处茶室,不仅茶叶特好,那里的糕点也十分精致,你下午还要坐堂问诊,不宜饮酒,咱们就以茶当酒。如何?”

        叶知秋实在不想跟她走得太近,昨日也就是可怜她,顺口这么一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来了,还得找理由拒绝,不能让人觉得自己说话不算数,便歉意一笑,道:“真是抱歉,我昨日说的时候忘了,我每天中午都要午睡的,这样下午才有精神看病。所以吃了午饭,我就要睡觉了。要不改天吧!”

        菱筱稍稍有些失望,道:“不妨事,要不,你请我在你们食堂吃,好不好?奴家从来没有进过学堂,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小时候家里穷,上面又没有哥哥,只有我们姐妹,跟男孩子一样下地干活,路过村子私塾,都要站在窗边听好久,没少捱人白眼……”

        说要伤心处,眼圈都红了,拿着手绢拭泪。

        这番话勾起了叶知秋的同情,叹道:“难得你知道读书的好,唉,真是可怜。”

        菱筱眨巴了一下泪汪汪的双眼,勉强一笑,道:“奴家这还是第一次进学堂呢,奴家想结识秋弟,也是羡慕你是个书生,厚着脸进来找你说做梦的事情,其实也只是一个因头,就想进来看看学堂什么样子,就想吃个学堂的饭,这也不冤了()。”

        “这个好办,”叶知秋道,“走,吃饭去!”

        朱肱他们三个室友追了上来。朱肱在叶知秋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低声道:“行啊你,啥时候勾上了这么一个风流小娘子?娇滴滴的。”

        庞安时也过来笑道:“那还用问,自然是昨日一起出诊勾上的呗!——喂,知秋,这小娘子不错,别浪费了,你要不喜欢,给我。”

        “去去!”一旁朱肱瞪眼道:“你眼馋什么?大哥的女人你也想打主意?不要脑袋了?”

        庞安时笑道:“我这也就逗大哥玩的。就是再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他们为了讨好叶知秋,好借阅他的皇家医学宝典,所以尽管叶知秋是他们四个中间年纪最小的,但是却一致决定让叶知秋作大哥,理由是庞安时想出来的,——他们四个里面,只有叶知秋有官职,正七品宣德郎,勋云骑尉,按理说,他们应该叫叶知秋是大老爷的,如果叶知秋不答应作大哥,他们就按规矩称呼他是大老爷。叶知秋无奈,只好当了他们的大哥。到后来,叶知秋奉旨给太医们和全城大夫郎中包括太医局的师生们授课,传授仙方,为扑灭全城瘟疫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使得他们三人对叶知秋的医术多了一份敬重,这大哥叫起来便更加顺口了。

        他们四人中唐慎微最为稳重,低声道:“别拿人家姑娘开玩笑,没有听见吗,人家来找大哥,也就是羡慕这学堂,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猥琐!”

        “得了吧,这个理由只有你这木头相信!”庞安时边走边笑道。

        朱肱也道:“我看着也不象,我说大哥,你可是桃花运不断哦,可得留神,当心姑娘们为你打起来!”

        叶知秋只是憨憨地笑着,没有说话()。菱筱却羞答答的低着头跟着。

        四人回宿舍放了书,拿饭盒去食堂。原来王妃每三天要给叶知秋送一次吃的,过没多久,叶知秋觉得这样太别扭,而且学校食堂的饭菜还是不错的,所以就死活不让王妃再让人送吃的了。一直吃食堂。

        四人来到食堂,菱筱瞪着一双妙目,新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太医局里女生屈指可数,多了一个女子,而且是个少妇打扮,立即就引来无数的目光。而菱筱却落落大方地跟他们点头示意。

        叶知秋他们打了饭菜回来,坐在一张圆桌上吃,叶知秋问菱筱道:“对了,你不是说有个什么怪梦要说给我听吗?是什么啊?”

        菱筱道:“昨日奴家跟你去给开封府少尹李老爷的小妾看病,你说如果再接着用原方的话,那姨娘必然在十日之内死掉!结果奴家回去,晚上就做梦了,梦见那小妾七窍流血而死!可吓人了!”

        众人一听,都十分惊讶,朱肱最是好事,急声问叶知秋怎么回事,叶知秋笑了笑说:“没什么。”

        朱肱急了,忙又望向菱筱。菱筱瞧了叶知秋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唐慎微他们都是嗜好医术之极的人,一听居然有这种事情,能预言病人几日死,简直神了,朱肱忙问叶知秋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她必然在十日之内死呢?”

        叶知秋道:“她的病是风温,患病之初,又得了血崩,阴液大量流失,由于误治,拖延了一月之久,热邪持续烘烤,已经呈现阴津涸竭的征象,继续用那药,于事无补,正常发展下去,估计五六日都熬不到,我说十日,已经是很保守了。”

        庞安时瞪大了眼睛:“这么厉害?那你没有告诉他们吗?”

        菱筱抢着说道:“怎么没有,秋弟为此都跟韩先生吵起来了呢()!”

        唐慎微道:“既然韩先生都说没事,他医术十分高明,不会用错,大哥应该是多虑了。”

        朱肱也道:“我听着也有些邪乎,如果真的只有五六日的命,以韩先生的医术,难道还看不出来?”

        庞安时沉吟道:“温病的确不能按照普通病案对待,前些日子的丹毒,事先大家又有谁料到如此猛烈呢?搞到后来,连咱们学生好些都染上了,若不是大哥传授仙方,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唐慎微道:“不过,不管怎么样,谨慎一些总是好的,反正李少尹已经说了要用大哥的方子,那就没事了,不会出现十日内死亡的事情。”

        菱筱终于忍不住笑了:“你们三个看着都比秋弟大,怎么反倒叫他大哥?”

        庞安时道:“以医术论,我们四人中以知秋最高,能给太医和全城大夫郎中教课,包括太医局的先生都是下面学生,我们自然要认他大哥了。”

        唐慎微等人都连声说是。

        菱筱拊掌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四人何不结拜兄妹?”

        庞安时击掌叫道:“这主意好,你们觉得呢?”

        唐慎微和朱肱自然都说好。

        唐慎微道:“我们四个结拜,知秋还是大哥,下面是我,我是老二,再下来是朱肱,老三,再就是庞安时,老四。对吧?”

        其他人一头。

        菱筱道:“结拜不是要上香磕头吗?到哪里找香案去?”

        叶知秋道:“找什么香案,咱们江湖中人,言出必行,击手为誓就行了()!”

        菱筱他们听他说他们是江湖中人,不由都笑了。

        “说得好!”庞安时道:“就击手为誓!”

        每人伸出一只手,击在一起,叶知秋朗声道:“今日起,咱们四人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誓言,天地诛灭!”

        其余三人跟着齐声年了一遍,四人结拜之后,都哈哈大笑。声音之大,引得食堂无数学生望向他们。

        他们这说笑一片,开封府少尹李云青那边却是愁容满面。

        又连着吃了几剂药之后,爱妾的病不仅没有象张太医说得那样慢慢好起来,反倒是越发的沉重了。到了第三天,开始全身抽搐,两眼翻白。这下子把李云青下吓坏了,急忙让李老叔去请张太医。

        张太医来了之后一瞧,也是吓了一跳。一番诊察,开了一个方子,回阳救逆,让马上照方抓药。

        李老叔把药抓来,立即煎熬了,李云青亲自给爱妾华灌下。张太医也紧张了,一直守身边,通宵达旦。

        可是到了第四天早上,爱妾痉挛得更加厉害,而且脉搏时断时续,气若游丝。

        这下子张太医真的慌了,白胡子抖得跟狂风中的乱草似的。喃喃道:“难道……,难道真的,真的被他小子说中了?”

        李云青猜到了张太医说的那个小子指的是谁,脑袋一阵一阵发昏,忙低声问张太医道:“要不要请……,请那小子,啊不,请知秋国舅来看看?”

        张太医长叹一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