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孩子和狼

第168章 孩子和狼

        第168章  孩子和狼

        那女孩一见到叶知秋就哭了起来:“我的,我的头发,指甲都,都掉了,呜呜呜呜,身上皮也掉了()!呜呜”

        叶知秋见她神志还清醒,顿时放心不少,对菱筱道:“幸亏你们来叫我早一点,要不然,她不仅掉是头发指甲的问题,还要掉性命的()!”

        菱筱眼睫毛还是湿漉漉的,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是我说了,老爷才想到去请你的!”

        菱筱和随后跟进来的萧掌柜夫妻已经被叶知秋最后那句话吓得半死,萧掌柜忙不迭问道:“那现在还有救吗?”

        闺女吓得抱着母亲,绝望地望着叶知秋。

        叶知秋道:“放心,有我在!”

        说完这句话,叶知秋发现萧掌柜一家人眼睛一下子都亮了。仿佛看见了生命的曙光。他心中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那闺女问道:“我这头发,还有指甲,还能长出来吗?”

        “能长出来,不过要等几个月才行了,慢慢调养。”

        一听到能重新长出来,闺女这才放心,烧得红扑扑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

        叶知秋给闺女诊察之后,提笔开了一个方子,递给萧掌柜:“赶紧照方抓药!先吃六剂!完了我再来复诊!”

        萧掌柜接过,连声感谢,一家人送他出门,  菱筱道:“姐姐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姐!”叶知秋一想起那对硕大而沉甸甸的木瓜,手上仿佛还留有那种感觉,不由脸都红了,生怕再来一次,赶紧拒绝,爬上了马车,车把式驾车走了。

        萧夫人指着  菱筱跺脚骂道:“你这贱人,脸皮可真够厚的,居然真的跟人家国舅称起姐弟来,——老爷,这种不要脸的货,就该用皮鞭好好教训一顿!免得她惹出更大的事情来!”

        萧掌柜笑了,刚才两人的表情,尽在他的眼中()。轻轻勾起菱筱小巧的下巴,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做了一件好事,帮老爷我攀上了国舅这个高枝,不仅不能责罚,还要犒赏!嘿嘿,我们萧家就要发了!”

        萧夫人茫然看着丈夫,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掌柜瞧着菱筱,脸上满是兴奋和期待:“小浪蹄子,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菱筱妩媚而又得意地笑了:“老爷放心,奴家知道该怎么做。”

        “嗯!做好了,有老爷我的好处,自然就有你的好处!说不定,你的好处比老爷我还要多呢!嘿嘿,”

        “奴家晓得啦!”菱筱把脸蛋微微一侧,又羞又喜娇声道。“奴家去给小姐抓药了!”

        “嗯!”萧掌柜看着菱筱兴冲冲拿着方子走了。

        萧夫人急道:“老爷,这贱人胆大包天,擅自给国舅认姐弟,要是让人知道了,咱家可就……”

        “可就要发了!”萧掌柜哈哈大笑,“这小浪蹄子勾搭上了国舅,只要她能讨得国舅喜欢,咱们的好处还少得了吗?”

        萧夫人终于有些明白了:“老爷的意思,是让她去勾引国舅?她,她是老爷的妾室啊,别人要是知道了,会怎么说啊!”虽然萧夫人很恨这骚狐狸,巴不得把她撵走,但是关系到萧家的声誉,她毕竟更关心后者。

        萧掌柜笑了,指着萧夫人的鼻子道:“妇人之见!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懂不懂?小妾嘛,只要有钱,什么样的买不来?”

        萧夫人黯然,自己已是昨日黄花,就算弄走一个菱筱,会来两个三个,甚至更多,将来,独守空房的日子,只怕会越来越多。

        菱筱喜滋滋拿着方子来到不远处的一家药铺,将方子递给柜台伙计,转过身,望着药铺里看病的病人,等着抓药的时候,看见一个老者急急走了进来,菱筱一见却认识,是开封府少尹李云青家的仆从李老叔()。

        这李老叔是少尹李云青的远房亲戚,请来帮忙打点家里的,经常光顾萧掌柜他们的商铺,菱筱也常在商铺里帮忙,所以认得。菱筱一见他来药铺,便知道肯定是李云青家里有人生病了,而且这个人应该不是一般的仆从,要不然,不会由李老叔亲自出来的,要么是抓药,要么是请郎中。

        菱筱急忙过去,满脸是笑,道:“李老叔!”

        李老叔一瞧是她,笑了笑:“是萧家娘子啊!你怎么也这,不舒服?”

        “我们家闺女病了,来抓药呢,你呢?”

        “唉,我们家小姨娘也病了。”

        “哎呀,是奶奶病了啊,不要紧吧?”

        “怎么不要紧!”李老叔叹气道,“都病了一月了,只是不好,汤药吃了几大缸子了,却不不见好,是这不,药吃完了,抓药呢!”

        菱筱眼珠一转,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既然都吃了一个月了还不好,怎么不换个大夫瞧瞧?”

        “这是张太医给看的。我们老爷信他,以前生病,都是请他家里来看,都好了的,唯独这一次,当真邪门了,怎么治都不好。”

        菱筱道:“那还得换个大夫才成,这么吃下去,总不见好,可不是玩笑的,我们小姐,就是请了一个郎中给瞧了,还是太医局的医官呢。吃了药,几天工夫下来,差点死了!马上换了一个,一吃,立马就好了!你说神不神?”

        其实叶知秋开的药,还在抓,还没吃呢,菱筱为了强调叶知秋的神气,先他把疗效说了,她到有些未卜先知的意思,闺女吃了几剂之后,果然就好了()。

        李老叔一听,很是惊讶:“是吗?”

        “那可不!”菱筱水蛇腰一扭,咂巴了一下樱桃小嘴,“原先我们老爷请的那个医官开了方子,这个大夫一瞧,说:“这方子不成!要是吃了,用不了多久,肯定掉头发、掉指甲,全身就跟蛇蜕皮似的!再接着,就会死!哼,我们家那位菩萨太太,偏就不信个邪,只是一个劲地说开方子的是医官,是太医局的先生,他的方子错不了,偏我老爷也是耳朵根软,就听了她了,吃了那医官的药,结果,还真的应验了后边那位大夫的话了,我们小姐呀,头发是一把一把的掉,都快成了秃子了!这要做姑子去,连剃头都省了!唉!还有呢,手指甲也跟着掉,血淋淋的,全身真的跟蛇蜕皮似的,吓死人了!”

        李老叔听得眼睛都直了:“是啊?”

        “当然是真的了!你老要是不信,立马跟我家去瞧,我们小姐这这会子还是那模样呢!说了要等好几个月,慢慢调理,这才能恢复呢,你老不不信,走,家里瞧去!”

        “瞧就不用了,我还不信你吗。嘿嘿,——这位神医是谁啊?”李老叔忙问道。

        “你倒猜猜!他前些日子给太医们和满京城的郎中都讲过课,传授过仙方的,人家是神仙的弟子!”

        这件事太有名了,李老叔立即就猜了出来:“知秋国舅!”

        “对了!”菱筱笑嘻嘻道,那神情满是自豪,俨然叶知秋真的就是她的弟弟一般,“他现如今在太医局医馆坐堂问诊,好多人请他瞧病,一瞧一个准!特灵验!既然你们姨***病一个月都没治好,何不去请了他家去看病呢?”

        “那感情好!”李老叔听菱筱说的这么神奇,不用也动了心。

        菱筱大喜:“奴家跟他特别熟,奴家可以帮着你说()!要不然,他们太医局的学生,轻易不让出诊的。”

        “好啊,那可多谢了!”

        这时,菱筱的药已经抓好了,菱筱拿着,让他少等,自己先把药送回去。

        菱筱兴奋地小跑着回到家,把药给了丫鬟赶紧熬药,对萧掌柜道:“开封府少尹李云青李大老爷家姨娘病了,太医治一个月了都没好,正好他们家李老叔也来抓药,奴家遇到了,劝他去请知秋国舅看病,他非要奴家帮着去跟国舅说说,到家里出诊,奴家说了,奴家还要照看小姐哩,哪里有空,可是拗不过他,现如今他在路口那里等着呢,老爷怎么办啊?”

        说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望着萧掌柜。

        萧掌柜笑了,好象狐狸发现了三百只小鸡似的:“去啊,当然要去!准备些礼物,顺便探望一下李大老爷的姨娘。”

        “嗳!”菱筱脆生生答应了,赶紧让官家准备了一份轻便的厚利,拿着出了门。

        菱筱做着李家的马车,一路上都在不停夸赞叶知秋的医术,当然顺带也表露出自己跟叶知秋关系好得很,让李老叔羡慕不已。

        马车到了太医局,菱筱抢先扭着水蛇腰进了医馆,瞧见叶知秋正在和几人说话,便笑吟吟过去,叫了一声:“秋弟!”

        叶知秋扭头瞧见她,吃了一惊,还以为是那闺女的病出了变故,急声道:“怎么了?病不好吗?菱姐”他听菱筱叫自己秋弟,便也叫了她一声菱姐,这个称呼挺好,比姐姐弟弟的好,比较亲切又不是很亲呢。

        一听叶知秋这么叫自己,菱筱心花怒放,扭头瞧了一眼跟进来的李老叔,那眼神分明再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我真的跟他很熟。然后转头回去,对叶知秋道:“没有,吃了你的药已经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