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62章 旧方

第162章 旧方

        第162章  旧方

        如果是这样,按照叶知秋所说,绝对不能用辛温发汗()!否则可能会出现坏证,叶知秋叫做逆陷心包!

        一想到这个后果,林忆有些不寒而栗,思前想后,最终,他确定按照叶知秋的方子治疗。

        他只能赌一把,因为按照伤寒方子治疗,已经有前车之鉴,二皇子就是这样死的。虽然叶知秋所说方子他没有用过,但是总比重蹈覆辙要好。

        在林忆按照叶知秋所传授方子给曹皇后开方用药的同时,仁宗皇帝也病了!

        他的病,也是风温!

        给他治疗的,是侍御医苏颂。

        在叶知秋讲课的时候,苏颂带队去了澶州治疗瘟疫,所以没有听,虽然回来之后,也找笔记来看了。但是,看书跟当面听课的效果自然大不相同。而且,林忆是多次被叶知秋在而便反复述说温病不同于伤寒,耳朵都要起老茧了,自觉不自觉地就会考虑到两者不同上面去。而苏颂,却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尽管他也听了掌禹锡痛述不识温病与伤寒在初起阶段的不同而差点死掉,但是大半辈子所学还是占了上风。他最终选择的还是伤寒方!

        不过,他也发现了这个病跟二皇子的一样,有了前车之鉴,他没用使用孙用和的麻黄汤,而是改用桂枝汤,他没用很在意叶知秋这样一个半大孩子所说的话。

        结果,承受这个苦果的,就是皇帝仁宗。

        仁宗吃了苏颂的药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全身灼热,神昏谵语,四肢厥冷。苏颂这在慌了,赶紧叫林忆过来会诊。

        林忆一看,顿时也慌了,道:“你是不是用了辛温发汗的伤寒方了?”

        “是啊,怎么了?”

        林忆跺脚道:“完了()!这是知秋国舅所说的逆陷心包之证!是风温误治导致的坏证!非常危险,如果不及时抢救,会内闭外脱而亡!”

        “没这么严重吧?”苏颂脸色苍白,希望只是林忆吓唬他的。

        林忆道:“你查一下二皇子的病案,就知道了,二皇子当时的症状,跟官家的一样!”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苏颂立即找来这个病案,看罢,原先只是脸色苍白,现在已经开始额头冒汗,簌簌发抖了。颤声问道:“林兄,这可如何是好?”

        林忆苦着脸道:“皇后娘娘也是风温,我就是担心会出现知秋国舅所说的逆传心包证,所以采用了知秋国舅的方子,现在皇后娘娘已经大好了!”

        “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不早说?”林忆怒怒道:“我给你看的知秋国舅的授课笔记上写得清清楚楚的!温病初起不能用辛温发汗,你看了,还乱用!这时候却来怪我?”

        苏颂捶胸顿足:“我哪里知道真的这么严重啊!我只当是一个半大孩子哗众取宠而已,谁知道是真的啊!现在怎么办?”

        林忆道:“当时孙用和用的是他的这个经验方,但是用完了两天,二皇子就死了!”

        苏颂更慌了:“那不能用他的方子,对了,知秋国舅治这种逆传心包证,有什么方子?我赶紧回去找那本笔记,查查看。”

        “不用了,”林忆叹了一口气,“当时知秋国舅说到逆传心包证的时候,偏偏掌禹锡那个混蛋儿子掌步云打岔,说知秋国舅是在给孙老太医翻案,于是就没有往下说,所以,当时只说了逆传心包,却没有说如何治疗()。当时知秋国舅还说了,怀疑他的人,要自食其果。现在,果然如此!”

        苏颂老脸涨红:“我不是怀疑他,只是他说的跟《黄帝内经》不一样,跟我们所学不一样,我觉得一个半大孩子,质疑《黄帝内经》,无非是想哗众取宠,谁知道会这样!——实在不行,就让他来一起会诊吧?”

        林忆道:“这可不是咱们能定的。还得跟皇后娘娘说。”

        按理说,给皇帝治病,必须是侍御医,让一个半大孩子来给皇帝治病,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但是,曹皇后听了两个人的叙述之后,立即就下个一道懿旨,让弟弟叶知秋进宫给官家仁宗治病。她的理由很简单,绝不能让历史重演!既然两个侍御医都不会治疗这种逆传心包证,那就请能治的来。

        可是,传旨太监到了吴王府才知道,叶知秋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这下把曹皇后惊得有些慌了手脚,叶知秋可是让过继到娘家的,现在却丢了,如何交代,而且,现在只有他才能只官家的危症,没有他,这可怎么办?

        曹皇后立即着人询问了返回王府的雪奈,得知事情经过,立即下旨派出御林军参与搜索,同时搜捕那些日本杀手。

        在雪奈的指点下,抓捕杀手的事情进展很顺利,这些日本人不会汉语,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很快就全部落网。交代他们当时击毙了藤野之后,也曾经搜寻过逃走的叶知秋他们,想杀人灭口,但是没有找到。

        曹皇后增加了搜捕御林军的力量,同时,请太医局提举许希参与会诊!

        许希听罢也傻眼了,马上动员当天所有参加了听课的学生把笔记都拿出来一起研究,看能否找到叶知秋提到的治疗办法。但是,大家一致回忆,当然的确是掌步云捣乱,所以没有讲逆传心包的治疗()。

        曹皇后本来是性情温和的,听罢不禁勃然大怒,将医官掌禹锡一顿痛斥。说叶知秋授课是官家圣命,他不好好听课还捣乱,目无圣上。把个掌禹锡说得冷汗淋漓身如筛糠一般,赶紧绑了儿子掌步云到皇宫门口请罪,把这掌步云吓得屁滚尿流,差点当场吓死。

        曹皇后也懒得理他,因为许希也没有办法,而仁宗皇帝病情不断加重,可是,现在知道官家的病是逆传心包,却不知道治方,谁也不敢胡乱用方,否则就可能构成“不如本方”,那可是死罪,孙家就是倒霉在这上面的。

        仁宗也是自作自受,把当时情况紧急敢于下方的孙用和治罪,于是,他自己也遇到这种病的时候,就没人敢给他治疗了,这种情况也怪不到几个侍御医,因为逆传心包证是后世才研究出来的,北宋时没有人认识,也是没有人会治。几个侍御医不敢治,也怪不到他们。

        但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皇帝就这样死去,曹皇后心急如焚,催促御林军加大搜索力度,务必尽快找到叶知秋,可是,几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而仁宗最能躺在床上手舞足蹈发昏谵语,因为没有人敢给他下方治病!如果就这样病死了,侍御医不会被问责,但是,如果乱下方,既使是好意,只要治不好,结果就可能跟孙用和一样!

        福康公主再次披头散发光这脚丫子在大殿前指天发誓,请求用自己替代父亲,可是,这一次老天爷似乎睡着了。仁宗的病开始出现内闭外脱的危症!

        赵曙带着妻子高滔滔日夜守在仁宗身边,仁宗的嫔妃们都守在外面。天天啼哭,却也不能召回仁宗的魂。

        而整个朝野已经乱了。因为仁宗没有儿子,又一直没有正式赵曙为嗣子,也就是说,一旦仁宗家驾崩,就不知道该由谁来继承皇位,到时候,那些个有可能承继大通的王爷们,会不会为了皇位而兵戎相见这个可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于是群臣纷纷上书请求皇后娘娘趁官家还活着,加紧收赵曙为嗣子,并立为太子,以防万一()。当然,也有一些心怀鬼胎的王爷大臣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一时吵吵嚷嚷不得安宁。

        在曹皇后犹豫不决的时候,披头散发的福康公主提出了一个主意:“为什么不让孙奇来给父皇治病呢?

        福康公主提出这个建议当然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先前她的病,就是孙奇治好的。人总是对治好自己的绝症的大夫印象最深刻,曹皇后是这样,福康公主也是这样。

        孙奇是太医,但不是侍御医,他能给公主治病,但不能给皇帝治病。除非有皇后的懿旨。

        曹皇后此刻正没主意,经过福康公主这么一提醒,立即眼前一亮。对啊,孙奇是弟弟叶知秋原来的伯父,说不定他曾经告诉过他治疗这种病的方子!曹皇后立即传旨让孙奇进宫。

        孙奇来了,一听要他给皇帝治病,顿时额头冒汗,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曹皇后赶紧劝慰他,说不是让他给治病,而是让他想想叶知秋是否给他说过治疗逆传心包的方子。

        孙奇这才知道,叶知秋出城遇敌,下落不明。不禁也焦急起来。听说曹皇后已经派了大量御林军搜索,这才稍安,仰着脑袋想了半天,苦笑着说叶知秋没有跟他们说过治疗这病的方子,当时他们也是压根不相信他的话,所以也没有细问。

        曹皇后大失所望,抽噎着哭了起来。

        孙奇犹豫了好半天,终于吞吞吐吐地说道:“知秋国舅曾经说过,有一个方子,或许有用!”

        曹皇后大喜,一抹眼泪:“什么方子?”

        “就是……,就是家父孙用和当年曾经给二皇子用过的那个经验方。”

        曹皇后一呆,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