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61章 历史重演

第161章 历史重演

        第161章  历史重演

        “就算你不能娶公主,不是还有你的范师妹吗?”可馨顽皮眨着眼笑道()。

        叶知秋也憨憨地笑了:“我……,我跟她又没有什么()!”

        可是她跟你有什么啊!”可馨笑道:“人家对你可是一往情深!”

        叶知秋承认这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馨抬手搂住他的脖颈:“别费心去想这些了,我不是说了吗,我只能做你的小妾,不能做你的妻子,因为我的身份,能作你的妾室,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怎么行……”

        “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回去了,我就搬出可馨楼,挨着你们王府租一个小宅院住下,你想我的时候,就来看我。等你成亲了,就跟王爷王妃说纳我作妾。那时候,只要你坚持,我相信王爷他们不会特别反对的。”

        “可是,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那有什么,我说了,只要你心中有我,不在乎名分的!”

        “嗯,我会好好宠爱你一个,只爱你一个!”

        可馨又顽皮地笑了:“那你的俏丫鬟碧巧、若菊怎么办?”

        叶知秋大窘:“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关心一个人,自然会关心他的一切,尤其是他的女人,因为这些涉及到自己将来的幸福。更何况,打听叶知秋的消息,相对还是比较容易的。

        可馨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笑,瞧他窘样,这才道:“我说这些,不是让你对她们怎么样,而是想让你知道,这些女子,包括我,都不可能一起成为你的原配,你的原配要么只是我们中的一个,或者另有其人。我只要能成为你的妾室,我就满足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把火升起来吧,如果附近有人,只怕也该出来了,或许就能看见()。你抱我出去,我要看你生火!”

        叶知秋把可馨抱出来,把垫子放好,小心把她放在坐垫上,靠着马车车箱。

        叶知秋开始生火,由于没有刀子,没办法把车辕劈断,劈成柴火。

        可馨让他把车箱后面窗棂上的细木条拆下来生火,折腾了半天,这才终于把火生起来了。

        他又在上面放了一些撕下来的帷帐条,火焰变成了浓烟,滚滚升空,很快在晴朗的天空形成了一条黑烟。

        只是,他们不知道,暴风雪中,他们被受惊的马狂拉着已经远远地离开了官道,落入山洞的这个地方,方圆十数里都没有人家,而他们来的道路上的痕迹,早已经被暴风雪湮没,虽然雪奈立即报告了王府,王府派人沿途寻找,但地方太大了,王府的数十名亲兵散开了,根本还搜查不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所以他们把一根车辕都烧光了,还是没有人来救他们。

        他烧火呼喊救命的时候,可馨在把丫鬟听琴放在车上的吃食牛羊肉拿来烧烤。她厨艺相当不错,香喷喷的,把叶知秋的注意力很快吸引过来了。

        听琴还在后备箱里放有几个黄铜的盆子、银碗。以便野餐的时候装吃的。现在正好用上。可馨让叶知秋用铜盆舀了雪,放在火堆上烧,便有热水喝了,还能用热水洗脸。

        两人就着热水喝着,吃完烧烤,可馨说不能再烧火了,就这么点柴火,烧完了可就没有了。到时候只能吃生肉。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可馨说的没错,下雪不冷化雪冷,而这个山洞很深,冬日的太阳斜着,根本照不到山洞底部。先前有火还好,等到火熄灭之后,很快就冷了下来。寒风刺骨,冻得两人直发抖。

        眼看着天空开始出现晚霞,可馨叹了口气:“没有人来,今晚可比昨晚冷,须得提早做好防寒准备()。”

        “怎么准备?”叶知秋问,“你不是说不能烧火了吗?”

        “你把雪都堆在车箱周围,弄成一个冰墙,顶上也堆上雪,只剩下进口,这样就会暖和一些。”

        “好主意!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你光顾着呼救了。”可馨笑道,“我闲着,就瞎琢磨呗!”

        叶知秋先把马车里面所用的帷帐都取下来,然后把摔烂的马车车轮取下,把已经摔折的车辕用力掰断放在一边,那车箱多余的部件全部都被他拆卸下来了,这些都是以后烧火用的柴火,今天烧了半天的烟火都没有人来救他们,由此警示叶知秋,必须做好长久打算。

        目前吃的还不用发愁,听琴那丫头放在马车后备箱里的吃食,省着点吃够他们吃半个月的,还有一匹死马,所以暂时不用为吃的发愁,但是燃料就必须节约了,能燃烧的东西不多,得节约着用。

        然后,只要把房子修好,有了挡风御寒的地方,那就不怕了。

        他立即投入房屋修建工作之中。

        他找了一块木板当铲子,铲雪作墙,还拍紧了,地上的雪都是头一晚新下的。很松软,没有费多大劲,在太阳落下地平线时,终于把三面墙壁和顶上都便成了厚厚的冰雪墙。

        现在,他们的住处不在是这个单薄的车箱,而是变成了有着厚厚的墙壁的房子,叶知秋甚者还利用落日余晖的照耀,用木板切成了十几快冰砖,先放在车厢里,等他们两进去之后,叶知秋进到里面,把这些冰砖砌上。这样一来,整个车箱四面八方都是冰雪砌成的冰墙了。而里面,却是木板的车箱,可以有效防止寒气进入室内。

        在他忙着造房子的时候,可馨也没有闲着,古代衣服大都是手工缝制,女工是古代女子必修课,所以女子大都随身带着针线包,可馨也有,她把自己那宽大的银狐大氅反过来,绒毛朝里,然后把叶知秋从车箱里取下的帷帐缝在上面,然后把底部和边都缝上,在上面还缝了一根带子用于收口()。这样,就成了一个很不错的睡袋。

        叶知秋见她这么会工夫,就做好了一个睡袋,很是高兴,先小心地帮她钻进睡袋,然后自己才钻进去,把口子上的绳索拉紧。

        这下子,外面虽然寒风刺骨,睡袋里却温暖如春。头夜两人靠相拥亲热过了一晚,都是彻夜没睡,很是困倦,躺在温暖的睡袋里,亲热了一会,便相拥着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亮,两人先后醒来,都十分欣喜,又搂着亲热了一会,这才钻出了睡袋。看看天色,应该已经到了中午。

        叶知秋又点燃烟火,大声呼救,而可馨的伤腿已经好很多了,能自己慢慢挪动着行走了。在叶知秋忙着点火呼救的时候,她就利用有限的火势赶紧烧烤牛羊肉,热水。不时也用她那尖锐的嗓音帮着呼救。

        但是,折腾了半日,还是没有人还解救他们,甚至连一只动物都没有见到。

        就这样,两人在这山洞里整整带了十多天,这些天里,两人好得跟蜜里调油一般,只是可馨坚守最后防线,但是看着他辛苦,可馨又不忍,便帮着他去火,就这样,一直熬到了最后的吃食即将吃完。

        这时,他们开始感觉到死神的威胁,而不得不考虑吃死马肉了。他们的浓烟,终于将救兵引来了。而用绳索将他们救出山洞的,却是皇帝的御林军!

        怎么连御林军都惊动了?听了领队将官恭敬而焦急的回答之后,叶知秋才知道,在这十几日里。皇宫又一次遇到了劫难!

        这一次的劫难,同样来自于温病!

        在叶知秋他们出城遇险的当天,曹皇后患病了()。咳嗽、头痛、骨节酸痛,鼻干、口渴。请来的太医是侍御医林忆。

        林忆看完病,立即就紧张起来。——这个病跟孙用和治死的二皇子一样!很像叶知秋所说的风温!

        如果是平时,他会毫不犹豫的使用伤寒方辛温发汗!但是,经历了这一场温病丹毒的大瘟疫,特别是叶知秋专门讲授了药神壶翁关于温病的基本知识之后,虽然他因为跟他平生所学不符而不以为然,但是,在依靠叶知秋的方子扑灭了这场温病之后,他又不能不对叶知秋所说给予足够的重视。更何况,孙用和就是因为治这个病惹的大祸!而那一次,孙用和用的就是伤寒的方子麻黄汤!

        林忆立即想起叶知秋在太医局授课时讲过,温病最忌讳的就是麻桂!即使要发汗,也不能用麻桂这种发汗峻药!

        不过,这究竟是温病还是普通伤寒,是首先要搞清楚的!

        林忆为自己心里居然冒出这个想法不由苦笑。在这之前,林忆所学的医学知识,都是把温病当成伤寒来治,从来不会去考虑两者的区别,而现在,他居然想到要首先考虑究竟是温病还是伤寒了,而这之前不久,他还跟掌禹锡当着官家的面,为温病是否不同于伤寒而大吵了一顿,想不到事隔不久,自己却去琢磨皇后的病究竟是伤寒还是温病了。

        不能不让他这么想,孙用和的前车之鉴,让他不得不谨慎,他可不想做孙用和第二!

        管他的,还是搞清楚心里踏实一些,再说了,温病初起治法上与伤寒的巨大不同和若干禁忌,不仅叶知秋讲授很清楚了,还有掌禹锡的亲身经历,他就不知道这些不同和禁忌,这才差一点一命鸣呼。这也是前车之鉴啊!

        林忆琢磨着,回忆着叶知秋授课时讲授的风温卫分病与伤寒的不同。记得他说过,鉴别二者的关键是发热、微恶寒、口微渴和咳嗽!而这些,皇后都有!难道,皇后的病,当真是叶知秋所说的风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