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60章 呆子

第160章 呆子

        第160章  呆子

        叶知秋憨憨地笑了笑:“这帮该死的杀手,偏偏这时候来,唉,也不知道雪奈她们怎么样了,是否逃掉了()。”

        “会的,一定会的。”

        “嗯,他们武功不错,还会日本忍者的忍术,其中就有逃跑的法术,应该能逃掉的。”

        可馨嗯了一声,闭上眼,依偎在他怀里,感觉到他的身体也是冷得跟冰雕似的,从他怀里仰起头来,望了望天,道:“马上就要天黑了,晚上更冷,怎么这样挨不到明天的!”

        “那怎么办?要是有火就好了,这里有马车,有木头,可以烧火,就不知道车上有没有火石。”

        可馨摇头道:“就算有,现在也不能烧。”

        “为什么?”

        “这架马车烧不到明天天亮的!必须节约着用。最好等到明天雪停了,那时候再烧,烟子可以示警,让寻找咱们的人能看见。”

        叶知秋兴奋地点点头:“好主意!你真聪明!——可是,咱们今天晚上怎么办?”

        “躲到车厢里去,把四面堵住,应该会暖和一些。”

        “对对,我真笨!你先作坐着,我整理出来,就抱你进去。”

        说罢,叶知秋轻轻放开可馨,站起来,钻进车厢里。把里面整理好,四面的帷帐扎紧,把坐具铺好,然后钻出来,抱了可馨,钻进车棚里,小心地放下。然后回头把进来处的帷帐扎好。

        果然,这样一来,车棚里比外面暖和多了。

        叶知秋坐在可馨后面,让她靠着自己,用她的大氅当被子,把两人盖住,然后搂着她,低声问道:“怎么样?”

        “好多了()!”可馨道,微微侧过头来,把脸颊在他脸侧轻轻厮磨着,“能和你在一起,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叶知秋情不自禁在她秀发上轻轻一吻,这个动作敏锐地被可馨捕捉到了,她扭了扭身子,想让自己尽可能侧身过来,这一下,动到伤腿,疼得她哎呦叫了一声。

        叶知秋急忙帮她侧过身子,问道:“要作什么?”

        外面已经基本天黑了,但是地洞里有积雪反光,所以车厢里蒙蒙胧胧的,可馨大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侧仰着一张花瓣一般娇嫩的俏脸,见他半晌没有动静,知道要等这个呆子主动,只怕是没希望,为了自己终身大事,由不得只能厚着脸皮主动一回了,当下娇嗔道:“呆子!还要我……,教你吗?”

        叶知秋是个书呆子,但不是个傻子,这话都还听不出来,那就傻到家了,更何况已经有了跟碧巧**的启蒙经验。他鼓起勇气,轻轻在可馨嘴唇上吻了一下,迟疑片刻,讪笑道:“你的嘴,好凉!”

        可馨本来娇羞无限的,一听他这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嗔道:“那你还不帮我暖暖!”

        叶知秋迟疑了一下,侧头又去吻她的嘴,没等碰到,可馨已经再次扭转身,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嘴,这下,又动了伤腿,可是可馨忍住,保持着与叶知秋嘴的亲密接触。

        她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是卖艺不卖身。而到她哪里去的都是文人雅士,所以虽然十八了,却从来没有跟男人亲热过,所以吻着,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相比而言,叶知秋这方面的经验就比她丰富多了,且不说跟碧巧的切身体会,就是在现代社会里,通过网络、小说、电影等等媒体,也充分了解的,所以,他很娴熟地吸吮着她的舌头,并把魔爪按在了她的丰胸上()!

        可馨已经十十八岁了,身子已经充分发育,一双酥乳圆润坚挺,充满了弹性,比碧巧那小丫头刚刚隆起的小馒头可要有感觉多了。

        可馨虽然主动进攻,可是攻下了山头,却又不知道怎么办了,而叶知秋的反攻,很快就让她溃不成军,瘫软在他的怀里。

        窗户纸捅破了,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两人甜蜜得如胶如漆,一直亲热到深夜,只是,天寒地冻的,不敢脱衣服,加上可馨腿上有伤,所以两人的亲热到底也有限,不过,就是这样,已经让两人特别是可馨心满意足了。

        有了相互亲热取暖,周身血液运行加快,在这车棚里还能勉强抵御严寒,只是不敢睡觉,其实两人也不想睡觉,亲都亲不够。

        有了事做,时间也就过得飞快了,似乎才转眼之间,天就亮了。而肆虐了一夜的暴风雪,也停了,天空,竟然蓝得跟水洗过一般。

        叶知秋钻出车棚瞧过,欣喜异常,踩着齐腿深的积雪,在洞里走着,大声呼喊救命。可馨笑道:“这大清早的,又刚下雪,谁会这么大早上出来?等到中午点烟火再叫吧!”

        叶知秋想想也有道理,钻进车里,道:“那咱们现在作什么?”

        可馨红着脸道:“我想……,嘘嘘……”

        虽然两人已经是情侣,但是毕竟关系才刚刚建立,这种事情还是很羞人的。

        叶知秋学医的,整天都跟二便打交道,并不觉得有什么,又是情侣,就更没关系了,道:“我抱你出去嘘嘘!”

        “不不!”可馨一张俏红的跟彩霞似的。

        “怎么,还怕羞?”叶知秋打趣地亲了她的红唇一下,“你的腿有伤,我不抱你嘘嘘,你怎么办?”

        “你抱我去,我自己站着试试()。”

        叶知秋喜道:“你的腿,能行了?”

        “嗯,”可馨自己慢慢活动了一下腿,“没有昨天痛了。”

        叶知秋更是高兴:“这就说明没有骨折,只是肌肉挫伤,太好了,我还担心这里没有药,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说罢,叶知秋把她抱起来,钻出车棚,来到山洞一侧山壁下,小心地扶着她站好,观察着她的表情。

        可馨皱着眉,咧咧嘴,吸了几口凉气,然后勉力一笑:“放开看看。”

        叶知秋慢慢放开她的手,问道:“疼得厉害不?不行就不要勉强,别加重伤势!”

        可馨感觉了一下,道:“跟刚才差不多。”

        “那就好,你先慢慢蹲下再站起来,我看看行不行!”

        可馨点点头,照做了,虽然有些费劲,但是能独立完成。可馨喜道:“没问题的!”说罢,又红着脸望着他。“你去那边去,不许看我!”

        “好好,亲都亲了还不许看?”叶知秋笑道。

        “就不许!”

        “好!我走!”叶知秋亲了她脸蛋一下:“慢着点,好了就叫我!”说罢,他走到马车车箱当着的另一边,自己也小解了。

        等了一会,听到可馨小声说了句好了,他赶紧过去,见可馨靠在洞壁上,俏脸绯红,瞧着他,赶紧过去,把她打横抱着,回到车厢里()。道:“你坐着,我去找吃的。”钻出来,在车厢里翻找,这听琴丫头还真细心,生怕没有准备两人喜欢吃的东西,所以准备的吃食还真不少,生的干果水果,生的、熟的牛羊肉等等,足足一大箱子。那些熟的,都被冻得成了冰疙瘩,水果也是,**的,只能拿了一些干果回到车厢里。

        可馨还真是饿得紧了,看见这些干果,眼睛都亮了,但还是把第一枚送到了叶知秋的嘴里。

        两人你喂我,我喂你,很快把一包干果都吃光了,肚子有了底,感觉好多了。

        两人依偎着说话。

        可馨瞧着他,犹豫片刻,低声道:“回去了,我就……,我就不见客了……,好不好?”

        叶知秋大喜:“好啊!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那……,那我住哪里呢?”可馨大眼睛闪闪的看着他。

        “回去我就跟父母说,娶你过门!”

        可馨亮晶晶的双眸慢慢充满了泪水,亲了他一下,道:“能有你这句话,我死也心干了!”吸了吸鼻子,“不过,我不能做你的妻子!”

        “什么?”叶知秋一听就急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嫁给我?”

        可馨见他急得脖子青筋暴起,忙摸着他的脸:“别着急,我不是不能嫁给你,我是说,我的身份,不能做你的原配妻子,只能做你妾室。”

        叶知秋这才舒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

        可馨见他这么着急,分明十分在乎自己,心中很是欣慰。

        叶知秋道:“我可以跟爹娘说,娶你做妻子,反正我现在还没成亲()。”

        可馨坚定地摇摇头:“不行的,如果你执意这样,只怕会引起你爹娘的反感,当面不会怎么样,暗地里会使手段把我们分开的。那反而弄巧成拙了。”

        叶知秋黯然点头,他知道可馨说的是真的。

        可馨亲了亲他的嘴唇,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满足了!不在乎名分的。”

        “我还是想娶你做妻子。”叶知秋有些孩子气。

        可馨顽皮地笑了笑,歪着头道:  “那福康公主呢?范妙菡呢?”

        叶知秋一愣,讪讪道:“这些你都知道啊?”

        “你现在是京城的名人,想不知道都难啊!再说了,我还有晏殊言晏老爷他们打探消息呢!”

        “福康公主不可能赐婚给我的,因为他以为是我爷爷,就是我过继之前的爷爷治病害死了他的弟弟,认为我们是杀人凶手!不过,就算他愿意,我也不想娶一个公主作妻子!”

        “那是为什么?”

        “皇帝的女儿,一个个娇生惯养,一句话不对,就要杀人,不把别人的性命当一回事!我可不想伺候这么一位姑奶奶!”

        可馨笑了:“这可由不得你!”

        “是,不过她这可能性不大。除非我能证明温病不同于伤寒。”

        “你没有把握吗?”

        叶知秋沮丧地点点头:“要想动摇他们已经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太难了,我虽然在尽最大的努力,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