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59章 绝境温柔

第159章 绝境温柔

        第159章  绝境温柔

        叶知秋他们被那架疯狂的马车拉着飞奔,已经冲下了官道,冲进了茫茫的雪原,在暴风雪中一路狂奔()。  地上的雪已经非常厚了,按理说,马车在这样的雪地里是很难前进的,可是那是对一般的马,当马车是被一匹屁股上挨了一刀的受惊的疯马拉着的时候,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  马车剧烈地颠簸着,可馨吓得面无人色,不顾一切地紧紧抱着叶知秋的胳膊,叶知秋一手搂着她,一手抓紧车厢里的栏杆,心中祈祷着这匹疯马赶紧停下来,要不然,撞上山崖,翻下沟壑,不死也要重伤()!  但是,马显然不打算听从他的祈祷,依旧发疯一般狂奔。  不知道奔出了多久多远,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就听见轰隆一声,天旋地转中,他们随着马车坠了下去。嘭的一声巨响,两人同时昏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叶知秋悠悠醒来,觉得额头剧痛,眼睛也是黏呼呼的睁不开,好象被什么沾住了似的。急忙伸手一抹,眼皮上结了一层硬壳,抹下来,生疼!但是眼睛却能看见了,发现自己置身一处昏暗的地洞里!  他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努力集中视线,便看见不远处,一架马车静静地躺在雪地上,健壮的骏马一动不动的,似乎已经死去了,身上已经落不少积雪。而那架马车,正是他和可馨乘坐的!  “可馨!”  叶知秋惊呼,急忙爬起来,摇摇晃晃走到马车前,四处寻找,却看不见可馨的身影!只见那匹马,脖子怪异地翻转着,显然已经摔断了。  他绕到马车另一面,便看见可馨那银狐大氅,翻转过来,盖住了她的上身,而她的百褶裙的下半截,被摔碎的马车车架压着!而依旧在飘落的大雪,已经覆盖了她的大半个身子。  叶知秋急忙过去,拉开大氅,瞧见可馨一张俏脸,白得赛过她身下厚厚的白雪!  叶知秋跪在雪地上,伸手摸了摸她的脖颈一侧,还能感觉到脉搏的跳动,心中一宽,抓着她摇晃着叫了几声,可馨还是一动不动。  叶知秋见她头上的皮帽子已经不见了,头发上插着一根短簪子,忙拔下来,在她手指十宣穴上攒刺。  片刻,可馨终于悠悠醒转,呻吟了一声,柳眉紧蹙。  叶知秋大喜,叫道:“可馨姑娘!你醒醒!”  “知秋……”  “是我!我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叶知秋道:“不过,我们好象掉进一个地洞里了,幸亏这地洞里都是厚厚的积雪,而且有马车缓冲了撞击……”  “哎呦,我的腿……”可馨呻吟着,痛苦地说了声。  叶知秋急忙检查她的腿,发现她的一双脚都压在了马车下面!抓住了,轻轻拉动。  “哎呦痛!好痛!”  叶知秋赶紧松手,观察了一下,蹲在地上,用力向上想把马车抬起来,但是,那马车太重了,根本抬不动。  他又蹲下,用两手开始刨地上的积雪。  马车把可馨的双脚都砸进了雪地里,这地洞表面是浮雪,下面却是坚实的冰!刨开浮雪,只靠两手,就没办法往下继续了。  叶知秋起身寻找一个能作为工具的东西,但是,马车后备厢里,除了听琴装进去的一堆吃食之外,找不到任何尖锐的工具()。找来找去,也只有这个簪子还能用。  只能因陋就简,他跪在地上,一点点地用簪子把可馨双脚下面的也**的冰雪撬开,一直费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这才将可馨一双脚下的冰雪都撬掉,小心地将她的一双脚从马车下面拉了出来。  可馨的双脚肿胀,轻轻一碰,就痛得钻心。不过外形看,没有错位的征象,说明应该没有折断,但是,可能有线性骨折,也就是骨头裂了,但是没有折断。应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叶知秋赶紧将马车上的坐垫拿下来,铺在破碎的马车车箱下面,他本来准备铺在地洞壁下面,但是这地洞四壁都是岩石,靠在岩石上肯定很冷,还不如靠在马车上,这上面还是木头的,相对比较暖和。  可馨靠在马车车厢上,喘了几口气,抬头瞧他,哎呀一声:“你的头受伤了?流了好多血,都结痂了!快蹲下来,让我看看!”  叶知秋这才想起苏醒过来的时候,眼睛好象被什么粘住一样,却原来是头破了,流出来的血粘住了。便蹲下,让他检查。  可馨检查之后,发现他额头一道伤口,好在不宽,其余的没有伤痕。问道:“觉得如何?”  叶知秋只是刚开始苏醒的时候,觉得头痛,现在已经好一些了,没有想呕吐的感觉,说明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应该没有颅内出血,所以摇摇头:“我没事。皮外伤而已,你呢?有没有感觉头晕想吐?”  可馨摇摇头,勉强一笑:“就是腿,——我的腿,是不是断了?”  “没有!”叶知秋道,“不过受伤了,可能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可馨一颗芳心这才稍定,抬头望望上方洞口,能看见阴沉沉的天依旧在飘着鹅毛大雪,那洞口,至少在四五丈之上!也就是说,这个地洞,至少有四五丈高!  再看看四壁,如同刀砍斧劈一般陡峭,根本无法攀爬上去。  可馨苦笑:“咱们,好象掉进了,绝地里了……”  叶知秋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强作镇定,道:“没事,等天晴了,肯定会有人从旁边经过,咱们叫喊,应该有人能听到,就会来就咱们的。”  可馨可没有他这么乐观:“咱们的马车离开了官道,不知道狂奔的多远,只怕有百余里了,也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人家。”  叶知秋也知道,北宋的人口虽然已经比前朝多,但是比现代来说,还是差得很远的。百余里没有人烟那也是很常见的。若是真的没有人家,那可就惨了。但是还是劝慰她说不会的。  他把四壁都检查了一遍,全都是坚硬的岩石,就算是把这根簪子都撬烂了,也根本没有办法挖出窟窿踩着爬上去。只能苦笑道:“没有用,只能等天晴了有人过去,再呼救。”  可馨已经冻得直打哆嗦:“不能等,天就要黑了,这里这么冷,等到了晚上,会更冷,咱们只怕会冻僵的()!”  叶知秋心头一凛,是啊,这山洞了全是积雪,而且上边开口,寒风往里灌进来,现在都这么冷了,到了晚上,气温肯定会急剧下降,只怕真的会活活冻死的!必须尽快想办法脱险。  叶知秋开始仰着脑袋狂喊:“喂……,有人吗?救命啊——!”  可馨坐在地上,也帮着一起喊,她声音本来婉转清丽,但是呼喊救命的时候,变得异常的尖锐高亢,几乎能穿透人的耳膜,可是,就是这如同笛哨一般尖锐的呼救,连续了一顿饭的工夫,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上空除了鹅毛大雪,就再没有别的。  叶知秋嗓子都有些哑了,可馨无力地喘了一口气,道:“别叫了,现在这么大的雪,恐怕很难有人来的,还不如省下一点力气,等明天天明了,不下雪了,再呼救,说不定能有人听见。”  叶知秋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他不死心,取下马车上的缰绳,还有套马车的绳子,连在一起,从后备厢里听琴放在里面的吃食中找到一块火腿,绑住,抡圆了扔上洞口去,然后拉扯,希望能套住什么石头小树啥的。  可馨苦笑:“这么大的雪,地上除了雪,那里还有东西给你挂?还是留点力气吧。”  叶知秋也知道,但是他心存侥幸,希望有个万一,可是,他一直折腾了大半个时辰,还是没有套住任何东西,反倒是累得气喘吁吁。  他终于决定放弃。一屁股坐在可馨身边:“不成,拴不住,早听你的就好了,免得白辛苦。”说到这,觉得可馨没有反应,急忙扭脸望去,只见可馨低着头一动不动。吓得叶知秋心头狂跳,急忙一把抓住她摇晃着:“可馨!可馨姑娘!你怎么了?”  可馨在他一阵乱摇中,慢慢睁开眼,瞧着他,勉力一笑:“我,我怎么,就睡着了……”  叶知秋心头一沉,这是体温过低了,再继续,只怕要活活冻死!怪只怪自己只忙着扔那没用的绳索去了,忘了照顾可馨,自己一直在奋力扔绳索,不停运动,自己不觉得太冷,而她本来就受伤,又是坐在地上,所以体温下降很快。  叶知秋心头内疚,再也顾不得别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还不停地用手揉搓她冷如冰雪的小手还有脸颊。  可馨本来昏昏沉沉的,被他搂进怀里,有不停地揉搓,心中又喜又羞,心情激荡,体内血液加快运行,慢慢地恢复了一些体温,神智也清醒一些了,抬头望着他,若弱弱道:“我……,我好多了……,谢谢……”  叶知秋继续揉搓着,揉搓肌:“都怪我,我非要来逛什么雪景,还得你遭这场罪!”  可馨温柔地望着他:“是我自己想来的,能和你一起,便是在这冰窟里,也……,也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