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57章 又见可馨

第157章 又见可馨

        第157章  又见可馨

        包拯吩咐把曹景植带走()。王妃终于忍不住哀求道:“包大人,看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放过他吧?”  包拯躬身道:“王爷先前说了,凶手不管是谁,必须绳之以法,卑职不敢违反王爷之命,还请王妃娘娘不要让卑职和王爷为难。”  吴王其实也想让包拯放过儿子,但是,被他拿话堵住了嘴,没有办法开口,只好眼睁睁看着包拯将儿子押走了()。  叶知秋看见吴王和王妃哭着回房去了,都没有看自己一眼,知道他们对自己的做法不满,可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希望二老能理解他。  好在第二天就和好了,吴王和王妃让丫鬟福红来请那去屋里说话。王妃拉着他的手,垂泪说道:“爹娘昨夜想了一夜,景植这孩子不争气,还要连你一起杀,当真咎由自取,怨不得你,昨夜我们伤心,没有理你,你别在意啊!”  吴王也是一脸的歉意瞧着他。  叶知秋勉强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二老。  王妃和吴王互望了一眼,王妃道:“你二哥虽然咎由自取,却到底也是你的哥哥,如果你能救得了他,你愿不愿救他?”  叶知秋心想,曹景植杀死了老郎中,又企图杀害他女儿,还想杀死自己,自己再是个大好人,也不能放过这样一个恶棍。他很好奇,王妃怎么会说自己有办法救这个恶棍的命呢?当下问道:“我怎么能救得了他?”  一听叶知秋没有直接拒绝,王妃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道:“这一次,你传授仙方,救活了那么多人的性命,官家还没有赏赐你的,本来,官家是准备把福康公主嫁给你,算是赏赐。但是,娘已经打听到福康公主不愿意,说孙用和是杀死他弟弟的凶手,你原来是孙家的人,所以她不答应。”  听到这,叶知秋心里升起一故无名火,冷冷道:“她愿意,我还不愿意呢!当驸马就是当牛马,谁愿意当谁当,我没兴趣!”  吴王和王妃听他竟然这么说驸马,当真又好气又好笑,王妃道:“可不能瞎说!不过,既然公主不愿意,那这件事只怕就告吹了。你原先已经要求官家赦免孙兆太医一家,已经被官家拒绝,所以,官家也不会拿这个来赏赐你。”  “官家也不是断然拒绝赦免孙兆太医一家,他给了我一年证明,如果我能证明,还是会赦免的。”  吴王道:“那就不是赦免,而是平反了,因为那就证明孙老太医的案子是错案了。也是谈不上赦免的问题。同时,也就更算不上赏赐了。”  叶知秋点点头:“没错!”  “如果是这样,那官家就还少你一个赏赐,官家已经说了,你一次立功很大,一定要重重赏赐,所以……”  说到这,王妃没有往下说,盯着他瞧。  叶知秋明白了,为什么吴王和王妃一个晚上就想通了,还来给自己道歉,却原来是向利用官家这个赏赐的机会,救儿子曹景植一命。  既然官家不愿意赦免师父孙兆一家,只能通过证明温病不同于伤寒从而证明爷爷孙用和没有过错还彻底脱罪,叶知秋也不在乎把这个赏赐的机会给了王妃他们换取曹景植一命,但问题是,一个曹景植是的恶棍,手上至少有老郎中一条性命,还差点害死老郎中的女儿,又企图要了自己的性命,这样的恶棍,能帮着他逃脱法律正义的惩罚吗?  见到叶知秋一脸为难样子,吴王忙道:“你到时候可以先提请求赦免孙兆太医一家作为赏赐,如果官家答应了,那就算了,不用再提赦免景植的事情,要是官家不答应,再提这件事,好不好?”  两人显然顾及叶知秋想用个大功劳换取原来二伯父一家性命想法,所以先这么提了,免了他的担忧()。但是他们不知道,叶知秋并不是因为这个才犹豫的。  该怎么办,叶知秋没有想好,不过,也不好当面拒绝,还是走一步算一步,能拖就拖,最好能躲开。便点点头道:“好,如果官家要赏赐我,我会跟他说的,但是要不提这件事,那我也没办法,总不能主动提出要赏赐啊。”  吴王和王妃大喜,一个劲说道那是自然。王妃又拉着叶知秋的手掉眼泪,说一些曹景植小时候的事情,说他小时候如何好,如何懂事,如何孝顺。叶知秋只好硬着头皮听着。  转眼便到了春节了,身在王府,本来应该是热闹非凡的,只是,曹景植被抓之后,王府也就没有了心情过年。  王妃非常的着急,她不时地代消息进皇宫女儿曹皇后,让她想办法催促官家,尽快落实给叶知秋赏赐的事情,曹皇后已经知道弟弟因为杀人,已经被包拯抓了,王妃也悄悄告诉了曹皇后,说了跟叶知秋已经商量好,用这个赏赐换取曹景植的性命,所以要尽快让官家落实。  但是曹皇后从皇宫传回来的消息,却是官家目前并不打算考虑犒赏叶知秋的事情,因为已经组织了林忆、掌禹锡、和苏颂讨论了温病不同于伤寒的问题,虽然两人不认为这个判断成立,但是,相反意见也不容忽视。而这个问题关系到是否把女儿福康公主嫁给叶知秋的问题。所以官家决定延缓犒赏的问题。等前面这个问题有了结果之后,再决定如何犒赏。  听到这个消息,吴王和王妃都傻眼了,而叶知秋却暗自高兴,当然,他的高兴不是因为可能娶公主,而是可以避免自己去解救那个该死的曹景植。  春节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  春节期间,连续下来好几天的大雪,地上都是厚厚的积雪,这天,叶知秋和母亲岳氏一起去了孙家拜年。带着丫鬟碧巧和若菊,还有两个保镖雪奈和藤野兄妹。范妙菡的哮喘又犯了,不能吹凉风,所以没有出门。  孙奇获得赦免之后,已经把孙家老宅院还给了他们。孙家的医馆也重新开张了。孙奇官复原职,医馆由长子、次子孙永轩和孙永辕料理。  叶知秋和岳氏的到来,让已经冷清了很多的孙家老宅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岳氏跟大太太赵氏、姨娘施氏还有侄儿媳妇周氏、李氏拉着手又哭又笑的()。孙奇和两个儿子跟叶知秋,却是长久默不作声。  本来,孙奇和两个儿子对叶知秋是满心的感激,但是,一想起孙兆一人还在监狱里关押着,秋后便要问斩了,谁也没有心情说笑。  叶知秋把老管家理李有才叫了过来,告诉伯父孙奇,依旧让他在孙家管理家产,把所有的田产、商铺都交给了孙奇。说这些都是孙家的,既然伯父没事了,孙家的家产自然要还给孙家。自己现在在王府,吃穿不愁,不用这些钱。  孙奇很是感激,但是却说了,是老太爷说了留给叶知秋的,自然就是他的,留在这里可以,但是也只是帮着照看。分毫不取。不管叶知秋如何劝说,只是不应。叶知秋也无法,只能听他的。  拜年完毕,告辞离开孙家。上了马车,叶知秋突然想到可馨,好久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叶知秋便跟母亲岳氏说了,还不想回去,想在京城里随便逛逛。  岳氏便答应了,反正有那一对日本忍者兄妹跟着,她已经听人说了,这对兄妹武功很是了得,护卫儿子绰绰有余。  叶知秋带着雪奈和藤野,另外坐了两辆马车,来到了可馨楼。  站在楼下,就能听到楼上丝竹之声,隐隐还能听到可馨那绕梁三日的婉转歌喉。  叶知秋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上去敲门。正在这时,就听见院子里老妈子惊喜的声音:“哎呀,四少,你可来了,我们姑娘都要等疯了!快快请进!”一边说着,一边让另一个老妈子上楼去禀报姑娘。  叶知秋治好的进去,坐在门厅里等着。  片刻,就看见楼上下来几个文人墨客,一边赞叹着可馨的歌舞,一边连声说可惜可馨姑娘请了大夫要看病。只能走了。也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  接着,可馨的丫鬟听琴喜滋滋下来,望了叶知秋一眼,然后对门厅等候的仆从们说道:“对不起,我们姑娘今儿个不舒服,请了大夫来瞧病,不能见客了。各位请回吧。”  门厅里等候的十几个仆从忙赔笑连说不妨,一个个都走了。  叶知秋听了,也跟着出来,却被听琴一把拉住了,含嗔带怨瞧着他:“你干什么去?”  “不是说姑娘病了,不见客吗?”  “呆子,你是客吗?”听琴嘻嘻笑着,瞅了一眼,见那些人都走光了,“姑娘这么说,便是为了让他们走,好单独见你,你这狠心贼,这么久不来,刚来了就想走?那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还不赶紧跟我上去见姑娘去!”  叶知秋回头看了看雪奈兄妹,见他们两失似笑非笑望着自己,更是大窘。红着脸跟着听琴上了楼。  只见阁楼里两个丫鬟正在收拾,可馨站在那里,清清俏俏的,这么久没有见到,看着显得越发的清秀俏丽。只是有些消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