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54章 命不该绝

第154章 命不该绝

        第154章  命不该绝

        包拯心头一动,眼睛瞧着旁边的展昭,若有所思()。片刻,包拯起身拱手道:“多谢国公爷提醒!卑职这就去找知秋国舅,请他抢救!”

        夏竦也就是感激之余随口这么一说,没有想到包拯居然采纳了,很是高兴,道:“那赶紧去吧!只要不死,他应该就有办法!”

        展昭跟着包拯告辞出来,到了国公府外面,听见包拯果真吩咐轿夫去吴王府,展昭忙低声道:“大人,真的去请那知秋国舅来救治吗?他能行吗?”

        包拯神秘一笑,左右看看,低声道:“被害的老郎中的妻子伙计都说了,把老郎中父女强行带走的,就是吴王二子曹景植()!他很可能就是凶手!只是,没有人目睹他们杀死了老老郎中父女,须得找到曹景植和他身边的人询问。咱们不是正愁不好去吴王府调查吗?这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咱们就借口请知秋国舅抢救受害女子,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吴王府!”

        展昭喜道:“正是!此计大妙!咱们得赶紧去,别那姑娘断气了才去,就不好了。”

        包拯做轿,展昭骑马,带着衙役,赶到了医馆。

        还好,负责救治的大夫告诉他们,虽然那姑娘气若游丝,但是还没有断气。

        包拯急忙吩咐把姑娘放在大车上,拉着直奔吴王府。

        来到门口,包拯亲自上去拍门,门房出来一瞧,见到是知府大老爷,却也不怎么吃惊,语气有些大刺刺的:“包老爷啊,有事吗?”

        包拯这开封府尹是个从三品的官,虽然也不算小了,但是跟吴王这位正一品的王爷相比,那就是麻绳提豆腐,别提了。所谓狗仗人势,这位王爷的门房也不怎么在乎他。

        包拯自然不会跟一个门房计较,拱手陪笑道:“门房大哥,我们是来请知秋国舅治病的,我们有个案件的受害人,快死了,听说知秋国舅得到药神壶翁托梦传授仙方,连病危的郑国公夏竦都治好了,所以特意赶来求救!劳烦门房大哥给通报一下。”

        门房斜眼看了看他,说了句“等着!”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门房眼珠子转了几转,吩咐另两个门房在没有二少爷的话之前,谁也不许开门,然后屁颠屁颠跑进了院子,径直来到了二少爷曹景植屋里,哈着腰道:“二少爷,知府包拯包黑子来了()!”

        曹景植吃了一惊:“他来做什么?”

        “说是有个案子的受害人伤重快死了,小的记着二爷的吩咐,凡是衙门来人,先给你禀报,所以小的就先来禀报二爷了。”

        “什么?”曹景植大吃一惊,挥手让门房先出去外面等,自言自语道:“那贱人没有死?”情不自禁摸了摸脸颊上的一道新鲜血痕,当是他要强暴那女子时,被她拔下他头上簪子猛刺他的脸,幸亏躲得快,只在脸上划了一道血槽。气得他夺下簪子,扎进了她的咽喉!想不到这老郎中的闺女还真命大,竟然没有死!

        曹景植转身瞧向身后四个随从,满脸疑惑。

        猥琐小个皱眉道:“明明已经没气了,怎么又活了?”

        玉面书生冷笑道:“活过来又能怎么样?当时没有旁人,那老家伙已经死了,没有人证,咱们抵死不认,他包黑子又能如何?”

        刀疤脸疑惑道:“这个包黑子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真敢到王爷府来查案?”

        身后那胖子依旧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说不定不是那个案件,他还真的只是来请四爷治伤的呢。”

        “不可能!”曹景植道,“这包黑子阴得很!如果不是那个案件,满城的郎中,还有太医他不找,干嘛巴巴地偏偏找到老四治伤?”

        玉面书生点点头:“他们来找四爷正好,让他们进来,暗中一瞧就知道了,若真是那女子,咱们暗中再给她一下子,结果了她的性命,死无对证,包黑子又能如何?”

        曹景植点点头:“这主意好!你们见机行事!”

        随后,让门房去给王爷禀报,把他们让进来()。

        吴王曹玘和王妃听说知府包拯来找儿子知秋给受害人治伤,又是高兴又是担忧,因为没有听说知秋会治外伤。把包拯让到大堂,急忙命人去叫叶知秋。正好叶知秋刚从外面治病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一听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包拯包青天来了,他是久慕盛名,却还没有机会见面,上次孙家案子,还多亏他进谏皇帝,弹劾掉高保衡,孙家案子才有了专机,当然,最主要还是可馨姑娘在后面设了圈套。但是包拯和唐介的功劳还是很大的。

        叶知秋兴冲冲来到大堂,不用介绍,一眼就认出了包拯,毕竟,他那张黑脸太有名了,而且的确很黑,让叶知秋有些疑惑这包拯是不是有非洲血统。

        包拯听了吴王曹玘的介绍,对叶知秋赞许了几句,又介绍了展昭。

        叶知秋一听,当真是又惊又喜,他一直以为展昭只是《三侠五义》里的人物,想不到真有这个人,

        没等他说出久仰之类的话,包拯已经一叠声地请他赶紧请他给那女子治伤。

        叶知秋见她咽喉处赫然插着一枚金簪,当真触目惊心,探了探脖子一侧脉搏,还有跳动,但是非常的微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断绝。她的脸部和口唇发绀,这是缺氧的典型症状!

        现在不知道这一簪子是否已经刺入颈椎,不过现在看来,那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要命的,是刺穿呼吸道,簪子和出血血块堵塞气管,引起窒息!

        现在,必须尽快进行气管切开,建立新的呼吸通道!然后再取簪子,进行气管和食道破损缝合,当然,他必须祈祷,这一簪子,千万别刺破颈部大血管,否则,必死无疑,不过,从目前来看,没有大出血的迹象,这种可能性比较小。

        可他没有准备任何外科手术器械,他很后悔这一点,现在来不及()。

        但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女子死去,他决定尽可能地进行抢救。器械也只能因陋就简了。

        叶知秋把丫鬟若菊叫了过来,吩咐她火速去厨房找几根南瓜藤来。瞧见展昭站在包拯身后,腰上挎着一柄长剑,问道:“你有小刀吗?”

        展昭不知道他要小刀做什么,也不多问。抬腿从靴筒里拔出之一柄短刃,倒转刀柄递给他。

        叶知秋谢了,抓住刀柄拔出,只见寒光闪闪,锋利异常,赞了一句好刀!眼下正是寒冬,大堂生有火盆取暖。他拿着刀子走到火盆前,将刀子一下插进火炉中。

        展昭大惊,这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十分锋利,他也十分爱惜,想不到这少年竟然拿去火里烧只怕对刀子会有影响。不过看见包拯不动声色,他也只好干瞪眼瞧着。

        叶知秋将刀子烧了片刻,取出,走回那闺女旁边,让碧巧帮着把女子肩部垫高,把头后仰,可是,碧巧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哆哆嗦嗦不敢上来。

        这时,雪奈走了过来,手脚麻利地帮他垫高女子肩膀,头部后仰。

        这时,若菊气喘吁吁拿着几根南瓜藤跑了回来。叶知秋选了一根大小适中的,一手抓住一头,用刀子轻轻挂掉外皮,将下端斩断,让雪奈拿着。

        叶知秋用左手拇指和中指固定喉部,在正中线环状软骨下缘向下,一刀切开,一直切到气管前壁,在第二三气管软骨环处向下切开两个软骨环,然后轻轻转动刀背,微微撑开切口,从雪奈手中接过南瓜藤,插进气管,很快,就感觉到一故气流从气管涌出!很快,那闺女的脸上紫绀便慢慢缓解了,颈部脉搏也跳动加强了一些。

        叶知秋轻舒一口气,立即写了一个外用消毒的方子,交给丫鬟福红去抓药。然后画了几张手术器械的草图,让管家立即去银器店打造,要用最快的速度造好()。

        包拯瞧着,很是惊讶,从来没有见过把气管切开的。他本来不指望叶知秋能救活受害人,但是看他架式,又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难道,他当真从神仙那里学了仙术吗?

        便在这时,包拯看见一个公子哥打扮人过来,后面跟着几个随从,看样子不是善类,定睛一瞧,认出那公子哥便是吴王的二儿子曹景植!

        这小子在京城隔三差五就要惹事,在衙门是挂了号的,包拯自然认得,不禁瞧了展昭一眼。发现展昭目光如电,飞快扫了他们一眼,然后目光垂了下来。

        包拯满脸堆笑迎了上去:“二国舅来了?——哎呦,国舅你的脸怎么了?受伤了?伤得不轻哦!”

        曹景植鼻孔里哼了一声,情不自禁用手捂住脸,也没看他,绕过去,来到那闺女面前,低头一瞧,果然就是老郎中的女儿!不由脸色微变。却装着好奇的样子,问叶知秋:“老四,这人伤势如何?活得了吗?”

        包拯插话道:“也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罢了。”

        叶知秋点点头道:“是的,伤势很重,偏偏我手边又没有准备器械,已经让官家去定做了,等器械一到,立即做手术。”

        “做手术?”曹景植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词。

        “就是把伤者咽喉的簪子取下来,然后缝合破损的气管和食管。如果运气好,没有伤到血管和颈椎的话,她这条命就能拣回来了。当然,还要过抗感染这一关。”他在跟曹景植说话,眼睛却是望着包拯的,意思就是告诉他,自己下一步的治疗思路。

        曹景植听不懂他说的专业术语,但是,那一句“她这条命就能拣回来了”,他却是听懂了的,脸色又是一变。

        !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