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52章 避难所

第152章 避难所

        第152章  避难所

        突然又是一道浓烟升起,待烟雾散开,雪奈兄妹已经站在他面前,手里各自拿着一把样式奇怪的短刃,藤野手中抛出一把铜钱,两人同时出刀,随着寒光闪闪,铜钱纷纷坠地,都已经被劈成了两半()!

        叶知秋鼓掌道:“好功夫!”樱子姐妹也跟着鼓掌。

        雪奈喜道:“主人答应了?”

        “答应什么”

        “收我们为奴啊!”

        “不不,我不过是给你看病而已,怎么能收你们作奴仆呢?如果是这样,那我们救了这么多人,全部都要作我们奴仆,吃都要把我吃穷了,嘿嘿,”

        “我们饭量很小的。”雪奈有些委屈。

        叶知秋哭笑不得:“我是开玩笑的,真的不用在意,我走了()。”说罢要走。

        “等等!”雪奈刷的一声,把手中短刃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叶知秋吓了一跳:“你!你这是做什么?”

        “我们虾夷人,谁救过自己的命,谁就是自己的主人,如果主人不要,那就自杀还恩。”雪奈朗声道。

        “别!”叶知秋两手乱摆,“你们虾夷人怎么有这么个怪规矩。”

        贞子道:“他们就是这样的了。你赶紧答应吧,要不然,她真的会自杀的!”

        叶知秋见她刀尖已经刺破咽喉肌肤,鲜血都流出来了。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这些人从原始社会刚刚进化过来,跟旁人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别一不小心害她丢了一条性命。制只好点头道:“你非要当我的奴婢,那就当呗。”

        雪奈大喜,放下刀子,磕头道:“雪奈拜见主人!”

        “好了,起来吧!”

        旁边藤野也磕头道:“主人,也请收下我吧!”

        “我又没有救过你的命,不用收你为奴吧?”

        “主人救了我妹妹的性命,就等于是就了我的性命,出于感激,我请求主人收留我,鞍前马后,甘愿为奴!”

        雪奈道:“我们兄妹两在大宋相依为命,只留他一个在外面,我也不放心,主人,你就留下我哥哥吧,他武功比我好,以后会用得着的。”

        “我们大宋朝现在国泰民安,不象你们小日本整天打打杀杀的,而且我给人看病,也用不着什么武功()。”

        雪奈有些傻眼,藤野道:“我力气很大的,在主人外出巡医是时,我可以帮主人背药箱,撵野狗什么的!”

        叶知秋笑了。

        叶樱子道:“他们家族跟我们家有往来,我们很早就认识,他们身家都很清白,我们可以替他们担保!”

        旁边贞子也点头现在显道:“是啊,这个绝对没有问题的。”

        叶知秋笑了笑:“我不是担心他们来路,我实在是觉得给人家治病就要收人家为奴,有些太过分了。”

        “不是啊,其实他们占便宜的,”贞子笑道:“他们兄妹在大宋无依无靠,哥哥靠给人扛活,妹妹给人跳舞过活,挺可怜的,你留下他们,也算帮了他们了。”

        叶知秋奇道:“你们不是氏族酋长的子女吗?逃难出来,也不给你们带足盘缠啊?”

        “带了,”雪奈道:“但是海上翻船了,东西都没有了,幸亏遇到大宋渔船,这才把我们救了。”

        “这样啊,”叶知秋道:“那好吧,你们愿意跟着我也行。那就收下你们好了。”

        两人大喜,急忙磕头拜见主人。

        叶知秋问道:“你们两汉语都不错嘛,从哪里学来的?”

        “有不少汉人到我们陆奥做买卖,常年住在村子里,经常跟我爹在一起商议生意,我和哥哥就跟他们学会汉话了。”

        “挺不错的嘛。”

        这个房子是他们兄妹租住的。收拾了简单的包裹,就跟着叶知秋回到了吴王府。”

        叶知秋把他们介绍给了吴王和王妃等家人,他们得知叶知秋居然收了两个日本虾夷人为奴,都很惊讶()。不过,当时在东京汴梁的日本人虽然没有唐朝那么多,但是也不少,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吴王担心他们来路不明,叶知秋说了他们的身份,说太医局的日本同学认识他们,两家以前就有问无论往来,知根知底的,愿意担保。吴王这才没有再说什么。

        范妙菡扑闪着大眼睛,不停上下打量雪奈,又瞧着叶知秋,目光中面是审视,搞得叶知秋浑身不自在。好在那雪奈对自己始终必恭必敬的,这次打消了范妙菡的疑虑。

        还有一个盯着夏竦看得几乎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的人,就是曹景植。他的病已经被叶知秋交给孙奇的方子治好了,先前看见雪奈,还以为看错了,听她说话,这才确定没错,过来绕着雪奈转了好几圈,指着她叫道:“哈哈,你是花船云里帆那个日本小妞!”

        “二爷认错人了!”雪奈面不改色道。

        “没错,就是你,我查了,那天家父抓回来的人中,没有你,你肯定是趁乱跑了,想不到,你竟然跑到我家来了,真是太好了,走走,跟我走,以后就跟我一起了。”

        过来拉她的手就要走,可是,雪奈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曹景植不论如何用力都拉不动她分毫。

        吴王皱眉道:“景植,你干什么?”

        曹景植道:“爹,这女子是我和老三在花船上首先看中的。”说到这,他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又对叶知秋道:“老四,这日本小妞给我,我屋里丫头你看上谁,拉走,全部拉走都没有问题!哈哈,我只要她了!要是你看不上我屋里那些女人,我给你买,到外面买一堆女人给你,如何?”

        没等叶知秋说话,雪奈已经先说了:“二爷真的认错人了()。”说罢,把手一抖,甩开他的手,走到叶知秋身边。

        曹景植还要过去拉她,吴王声音提高了:“景植!你搞什么!人家已经说了,你看错人了!”

        “没错!”曹景植瞧着雪奈,对叶知秋道:“怎么样?老四,我拿女人跟你换!多少都行!要是不要女人,要什么,尽管开口,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了!”叶知秋的方子治好了他的绝症,看着弟弟病死,自己活下来,他才感觉到生命的可贵,也从心底感激叶知秋,所以对叶知秋比以前好多了。若不是这样,直接拉着女人走了,哪里还会说什么交换的问题。

        叶知秋冷冷道:“漫说她不是我仆从,就算是,我也不会拿来交换,她是人,不是牲口!”

        “那有什么差别!”说着,又要去拉雪奈,吴王怒道:“你闹够了没有?!人家都说了认错人了,就算没认错,现在他是你四弟的人,你也该放尊重些,一一你都一屋子的女人了,还不够你折腾的吗?还要惦记你弟弟的,你这畜生,真是气死我了!”

        眼见父亲暴怒,曹景植这才悻悻退到一边。却还是不停偷瞧雪奈。

        叶知秋带着雪奈他们到自己园子里,拜见了母亲岳氏。岳氏进了王府,就深居简出,整日都是念经。见到儿子居然收了两个日本虾夷人作奴仆,自然很是惊讶。

        叶知秋把他们兄妹安排在自己宅院,哥哥是男的,按规矩住在前院男仆房里,雪奈是女的,住在内院自己卧室旁边的耳房里。虽说现在国泰民安,但是小心总是好的。在身边放一个武功高手,也感到安全。

        雪奈帮着藤野收拾屋子,回头看了一眼门外无人,这才低声日语对藤野道:“我们这一次躲进王府,他们应该找不到咱们了。”

        藤野点点头:“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一切小心,这帮人心狠手辣,得十分谨慎才行。”

        “我知道了()。”雪奈道:“我就是担心,如果敌人找到这里来,会不会给他们家带来祸事,他们一家人看着都很善良,我实在不忍心把他们牵连进来!”

        “是!”藤野道:“所以我们才要十分的小心,只要不被他们找到,他们一走,我们就安全了。哪位二爷对你看样子不怀好意,你要当心。”

        “我还怕他不成?”

        “我担心的不是他对你怎么样,而是你对他,他到底是主人的哥哥,不要太过了,到时候给个教训就行了。免得主人不好作。”

        雪奈点点头:“我知道轻重。”

        “还有,主人那小师妹看样子对主人有情意,你平素对主人一定不能太过亲近,免得她吃醋了节外生枝。”

        雪奈嫣然一笑:“我知道的,再说了,主人对我也没有什么,不会有问题的。她对樱子倒是有点意思,嘻嘻,又想瞧又害怕被发现。看着真逗!”

        “真要是这样,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樱子迟早是要回日本的,到时候劳燕分飞,流不完的眼泪,那才是苦呢!”说罢,瞧着雪奈,那神情分明不是再为樱子担忧,而是提醒雪奈,不能对叶知秋动情,否则,得到的只有眼泪。

        雪奈俏脸一红,道转过头去,望着窗外,天阴沉沉的,看样子,又要下雪了。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父亲他们怎么样了。”

        “我们走了,父亲就能全力对敌,那源赖义虽然骁勇善战,父亲却比他更勇猛!一定能打败敌军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两兄妹都知道,这次,朝廷大举进攻,如果不是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妙,父亲也不会把他们送到大宋来避难。只怕是,凶多吉少。

        !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