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51章 不畏强暴的虾夷人

第151章 不畏强暴的虾夷人

        那老夫人见他坐在那里发呆,丫鬟泡给他的香茶都凉了,都没喝一口,忙悄悄让丫鬟换了一杯茶来()。

        香茶送来,老夫人亲自端了,送到叶知秋年面前,道:“国舅,请吃茶!”

        叶知秋忙谢了,接过茶碗。就听得老夫人叹了一口道:“我们老爷最喜欢吃这种毛尖茶了,前些天,他还清醒的时候,夜里经常口干,便要喝这种毛尖茶,说是只有这种茶,喝了晚上才不渴。”想起往事,不禁黯然泪下。

        叶知秋听得心中一动,问了一句:“老人家晚上经常口渴?”

        “嗯,喝水都不止渴,只有喝这种毛尖茶,才不觉得渴。”

        后面的话叶知秋都没有听进去,心里只盘算着“夜里口渴”这句话,目光又落在手里的方子上,温补脾肾恩、温里固涩、温中导滞,都是温热药,而痢疾本来就脱水伤yīn,加上大剂量的温热药,无异于雪上加霜()!难怪病人会口渴的厉害。

        用苦辛酸法试试!

        叶知秋非常〖兴〗奋,立即开方用药,把方子递给老夫人:“照放抓药,先吃三剂。”

        送走叶知秋,老夫人拿着那方左瞧右瞧,叹了一口气,对chuáng上的夏竦道:“老爷,能请的太医都请到了,都没有效果,听说吴王家新过继的嗣子得到神仙教授医术,所以请了来,他开了方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用这个方子看看。”说罢,把方子拿给仆从赶紧按照方子抓药。

        药物熬好了,老夫人亲自给夏竦服下。接着,便是等待了。

        这是老夫人最后的希望。所以尽管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她还是决定亲自守夜。守候在老太爷身边。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但是,一直到深夜,老夫人都没有能等到奇迹。

        子孙们也是一直陪着的,见到老夫人一脸绝望。都黯然神伤,是啊。连神仙传授仙方的神仙的弟子都治不了,那还有什么以希望呢!

        就在一家人守在chuáng边,默默流泪的时候。忽然。坐在chuáng沿的小孙子小手一指老夫人:“奶奶,毛尖茶!”

        奶娘抹了一把泪水,伸手过来要抱他:“乖,咱们外面吃茶去!”

        小家伙脑袋摇得跟拨郎鼓似的:“不是我,是爷爷要!”

        “你说什么?”奶娘问。

        小家伙小手一指chuáng上一动不动的夏竦:“刚才爷爷说‘茶!’你们没有听见吗?”

        老夫人大喜,颤声道:“真的吗?”

        小家伙点点头()。

        老夫人赶紧把小家伙抱给奶娘。怕áng去,仔细观瞧。果然看见老爷子的嘴在轻轻蠕动,忙把耳朵凑上去仔细听,可是她年纪大了,耳朵不好,哪里听得清,赶紧又下chuáng,对儿子说:“你快听听,老爷说什么呢!”夏竦的小儿子急忙怕áng,侧着耳朵听了听,喜道:“爹,你说你要吃茶?”

        就见夏竦满头银发的脑袋微微点了点。

        这一下,chuáng边所用的人都看见了,顿时都是心中狂喜,老爷子已经连续几天昏mí不醒,吃了小国舅叶知秋开方用的药之后,居然能轻轻说话,还能听懂儿子的话,当真让一家人欣喜若狂,一叠声的让丫鬟赶紧泡茶。

        香茶泡好,老夫人jī动之下,两手发抖,拿不稳茶盏本来想自己亲自给老爷子喂的,这下不行了,只能拿给夏竦最疼爱的一个小妾喂。

        那小妾坐在chuáng边,白藕一般的柔荑端着茶盏,舀了一勺,jiāo滴滴说道:“来,老爷,吃茶了!”说罢,把一少香茶送到夏竦嘴边。

        夏竦微微张开嘴,吞下这口茶水,很享受地嗯了一声。

        一家人都是喜上眉梢。

        一盏茶吃完,夏竦摇头表示不要了。又昏昏沉沉睡到了天明。

        老夫人又让那小妾喂了一次药,先前喂药,因为夏竦昏mí不醒,所以只能用鹤嘴壶硬灌,这一次,已经部分清醒,可以自己吞服了,一家人更是欢喜。

        让他们更加欢喜的是,老太爷一天十几次拉在chuáng上的痢疾,吃了三次药之后,已经减少到每天不足十次了()。

        老夫人欢天喜地来到吴王府,请叶知秋去复诊,可是叶知秋却不在家里。王妃一听郑国公吃了儿子的药,果然有了好转,喜不自禁,告诉老夫人说叶知秋出门的时候就说了,如果病情有了好转,效不更方,继续原方服用三剂。

        老夫人连忙答应了,又问叶知秋去了哪里,王妃说她也不知道,叶知秋只说去给一个重要的病人复诊。

        叶知秋说的这个重要的病人,自然便是那个会忍术的〖日〗本小妞雪奈!

        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樱子姐妹。

        这两姐妹看见叶知秋的方子让已经快死了的雪奈熬过了三天,顿时有了信心,在上次拦住叶知秋把他请去复诊之后,又过了三天,雪奈病情依旧沉重,樱子姐妹和雪奈的哥哥藤野非常着急,跑到吴王府门口守着,终于拦到了叶知秋。而这天,叶知秋是准备去给夏竦复诊的。

        贞子可是个不讲理的,也不管叶知秋说什么,拉着他的衣袖就不放,幸亏范妙菡不在门口,要不然,又得解释半天。不过也不敢拉拉扯扯的,不好看,传到范妙菡耳朵了,同样说不清。只好留话说要去给一个很重要的病人复诊,如果郑国公那边来人请复诊,要是病情有了好转,就原方照用,再吃三天。三天后复诊。否则,就在王府等着自己。然后,上了贞子她们的马车。

        她们来到南城那破旧的宅院,尽进了门,chuáng上却不见雪奈的人影。叶知秋正纳闷,就听到身后有人低声道:“公子!”

        叶知秋吃了一惊,忙转身,只见雪奈站在他身后。正笑吟吟瞧着他。

        这间屋子很空旷,除了chuáng和几张圆凳之外。并没有什么大件的家具。院子里也没地方藏人,却不知这雪奈从哪里冒出来的。

        叶知秋瞧她脸上的丹疹已经消退得几乎看不见了,一张俏脸美艳绝伦,让人怦然心动()。脸蛋的美,跟可馨相比。少了一份清秀,却多了一份jiāo媚。她穿了一身黑缎紧身衣,把颀长高挑的伸身躯够类勾勒得曲线铃珑。这惹火身段可谓魔鬼身材。让人看了就会想áng。

        叶知秋笑道:“原来姑娘已经好了啊!”

        贞子姐妹也很惊讶:“你都能下chuáng了?刚才还躺在chuáng上shēn吟呢!”

        雪奈福了一礼,浅笑道:“是已经大好了,本来,接着再服用两剂药就可以完全康复,但是为了当面向公子表示感谢,所以装病。骗了两位妹妹,对不起。”

        说罢。又给贞子姐妹盈盈福了一礼。

        贞子苦笑道:“你可把我骗苦了,我还以为你病重呢,这才死皮赖脸地把他拉来。”

        “真是对不起”雪奈福礼笑道“我实在想见到公子,生怕请不来,所以才骗了你们。实在抱歉!”

        叶知秋道:“既然你的病已经基本好了,那我就走了,还有好些病人等着喔我去看病呢!”说罢转身要走。

        只见眼前一huā,雪奈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福礼道:“公子稍候,雪奈还有话要说。”

        说罢瞧了哥哥藤野一眼,藤野走过来,两人并排而立,双膝跪下,匍匐磕头道:“奴仆雪奈(藤野),叩见主人!”

        叶知秋吓了一跳,急忙躲开:“你们这是做什么?”

        二人跪转身,面朝叶知秋接着磕头。雪奈道:“你救了我xìng命,便是我的主人,这是我们虾夷人的结规矩!”

        “虾夷人?”叶知秋一头雾水“什么是虾夷人?”

        旁边贞子嘴快,叽里呱啦说了,叶知秋这才知道,原来,北宋时期的〖日〗本,叫做平安时期,整个〖日〗本分成若干属国,而当时的〖日〗本东部属于尚未开化区域,那里生活着一支原始部落末期的氏族,人称“虾夷”相当于我们的蛮夷,不过这些人也不在乎这个称谓,反倒觉得这代表了他们的勇敢无畏()。这也的确是一支彪悍异常的群体,他们多次起兵反抗〖日〗本天皇统治,虽然寡不敌众多次被打败,但是从来没有停止过反抗。

        虾夷人首领安倍家族,现在的首领,名叫安倍赖良,带领自己族人再次暴力反抗天皇的统治,把他们所在的陆奥地方官派去〖镇〗压的军队打得大败,〖日〗本天皇震怒,派出大军前往〖镇〗压。

        安倍赖良知道这一次将是生死存亡的恶战,而且率军的将领是武功高强而又非常善于用兵,脑瓜也灵的源赖义,最主要的是敌众我寡。而且这个安倍赖良十分凶残,对战败的俘虏特别是家眷特别狠毒残暴,这一次朝廷是下决心要彻底解决虾夷造反的问题。安倍赖良已经抱定血战到死的决心,但是担心自己的家人落入敌手,同时也为了免除后顾之忧,除了两个儿子留下之外,其余的子女包括妻妾全部乘船出海,分别送到了高丽和大宋,以逃避追杀,留下火种。

        雪奈和藤野兄妹便是虾夷人首领安倍赖良的儿女,就这样,他们渡海来到了大宋。

        叶知秋知道了原委,道:“我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本份,不存在什么救命之恩的问题,你们起来吧!”

        “主人不要我们作奴仆?”

        叶知秋笑道:“不用,我们家有的是奴仆。”

        “我们可跟别人不同!”说罢,雪奈一抖手,眼前腾地现出一团浓烟,叶知秋急忙两手乱挥,扇开浓烟,地上雪奈兄妹已经不见了!

        叶知秋很是惊讶,四处观看,大堂里却找不到他们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