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45章 踢天皇屁股的人

第145章 踢天皇屁股的人

        叶知秋刚刚学会治病不久,很多病都没有接触过,更何况这种本来就非常罕见的火毒郁闭的起浆白疹()。

        所以他也非常紧张。

        藤野本来听他前面的话,虽然半信半疑,到底还是放心不少,随即又听他这么说了,一颗心顿时又悬了起来。

        叶知秋道:“她现在火毒郁闭,必须把阳毒发透出来,但是,她用忍术逼住阳毒不让它发作,而不是宣泄掉,就好比洪水,只是筑堤封堵,洪水没有宣泄的地方,便会越积越高,最终崩塌,所以必须尽快开闸放水,但是,由于积攒的洪水太多,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宣泄掉,必然肺胃蕴热,内逼营血而成为危症()!”

        贞子急了:“这就是说她会死?”

        叶知秋点点头:“她体内郁积的火毒太多,一旦崩溃,神仙也救不了,能活下来的希望,最多只有三成!”

        藤野终于急了,沉声道:“还是找一个好的大夫来吧。”

        叶知秋冷笑,站起身转身就走。

        贞子急忙拦住他,对藤野道:“藤野大哥,我们同学知秋就是治疗这种病最好的大夫,我们太医局的提举许希许太医上午还说了,知秋治疗这种病的成功率最高,目前只有一个不治而死,而官家的shì御医林忆、苏颂,治疗成功率只有一二成而已,今天上午,shì御医林忆都来听他的课,除了他,你还能找谁去?”

        藤野傻眼了:“可是他说了,只有三成把握,我不能让妹妹死!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日本,逃得xìng命,要是妹妹却死在大宋,我如何跟爹爹交代!”

        樱子道:“谁也不敢说包治百病,便是我爷爷、父亲,也有治死病人的时候!”

        丹bō家族是日本汉医世家,特别是樱子姐妹的父亲丹bō雅忠有日本的扁鹊之称!藤野知道,所以才第一时间找她们治疗,但是她们却推荐这个半大的孩子来治疗藤野关心妹妹心切,不信任叶知秋,听他说只有三成把握,便想换个郎中可是听了樱子的话之后,以樱子他们丹bō家族说出来的话,绝对不能轻视。他又犹豫了。

        贞子又道:“知秋原来是大宋shì御医孙用和的贤孙后来过继给了吴王,他们家学渊源,医术世家,一门三位太医,在大宋名气很响亮的()!”

        藤野眼中精光一闪,问道:“他是吴王的嗣子?”

        “是啊!”

        躺在chuáng上的雪奈仰起脸对藤野道:“哥哥,就请知秋给我治吧,樱子她们都说了,他没问题的。”

        藤野点点头,躬身一礼,道:“刚才说话多有得罪,请阁下原谅,就请阁下给我妹妹医治吧!”

        叶知秋举起三个手指头:“只有三成!”

        藤野悲声道:“生死有命,尽力就行了。”

        叶知秋点点头,又好生诊脉望舌这才开了一个方子,道:“这个方子抓三天的药,吃三天,如果三天之后她还活着,就来叫我复诊。”说吧,站起身拍了拍手,望着樱子,意思自己看完了,可以走了。

        chuáng上的雪奈挣扎着抬起半个身子,望着叶知秋勉强一笑:“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不敢!”叶知秋道:“现在说救命还太早的。”

        “无论能否救活,都是一样的感jī!”

        叶知秋笑了笑:“你好生养病不要再用内力逼毒了,阳毒必须发散出来,你才能活命的!”

        “雪奈明白了,多谢公子提醒!”

        叶知秋望着她眼睛,是那么的深邃,好象夏夜的星空,亮晶晶的,一闪一闪的,闪到了心里。

        离开这住处,来到门口,叶知秋瞧着樱子花蕊一般长睫毛的双眸,想起了课堂上看见她双眸的感觉,又想起刚才看见雪奈眼睛的情景,突然心中一动,问道:“先前在课堂上,你的眼睛你让我很快平静了下来,你这让人心情平静的眼神,也是一种忍术吧?你也会忍术吗?”

        旁边贞子给了他一个白眼:“你现在才知道啊?我刚才听你谢谢姐姐,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

        “我只是觉得樱子的眼神看了心里很快就平静了,不知道这是一种忍术,原来樱子你们也会忍术啊!”

        樱子嫣然一笑:“我只会一点皮毛,是雪奈教我的。”

        “哦?雪奈的忍术是不是很厉害啊?”

        “那当然,她和哥哥的师父是我们日本第一忍者伊贺藏,他们两是伊贺大师最得意的门生。”

        “是啊?”叶知秋笑道:“你们日本派个忍者高手到我们大宋来,不会是想搞什么yīn谋吧?”

        贞子白了他一眼:“你当我们是什么人啊?忍者就是坏人?他们就不能来大宋了?来了就是搞yīn谋来了?两个忍者,能把你大宋怎么样嘛?他们渡海逃到大宋来,都这么可怜了,你还这样说人家,想逼死他们才高兴啊?”

        叶知秋冷笑:“你们日本还真没什么好人,当然,日本女人还是不错的。”叶知秋想起了日本女优,嘴角lù出一丝邪笑。

        贞子本来瞪着双目便要发火,听他又夸赞日本女人,这才笑了,瞪了他一眼。

        叶知秋道:“他们逃到大宋,怎么了?被人追杀?”

        樱子道:“雪奈他们一族跟朝廷发生战争,被击败,他们兄妹逃到大宋。

        叶知秋这才明白,两人是政治避难。

        这女忍者一族人敢于起兵对抗日本天皇,是好样的,**说得好,凡是敌人反对的我都赞成,他们敢于踢天皇的屁股,就是自己的朋友,看来,帮她治病还是做对了()。

        掌步云离开太医局,径直回到了家,来到父亲掌禹锡屋里。

        掌禹锡从澶州灾区被抬了回来,他染了瘟疫,回到家里,自己配药吃,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是,始终无法治愈。而且,病情一步步恶化,他知道,他得的病,就是丹毒!而这种病,可以说无药可治!

        他已经要绝望了,如果不是他自己医术高明,对证用药,减缓病情发展势头,他早就已经死了,饶是如此,挨了这些日子,病情已经到了他自己的医术也无法控制的地步了,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他把该交代的都交代的,躺在chuáng上等死。

        这时候,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说孙老太医的孙子,那个因为没有年满十六岁而没有被株连定死罪的孩子,还过继给了吴王,这之后便好事连连,不仅得到药神壶翁的托梦,指点他找到了医圣张仲景已经失传的宝典《伤寒杂病论》,还学会了治疗丹毒的仙方,治愈了包括福康公主在内的好些个公主王子。这些消息,让他很高兴,因为他自问弹劾孙用和不是出于sī心,完全是基于一个医官兼谏官的职责,他不是为了整死孙家人,所以,并不会因为孙老太医的孙子的这些奇遇而有什么不快,反倒是从一个医者角度感到欣慰。

        但是,当他知道官家下旨让叶知秋在太医局讲授仙方时,他犹豫了,不知道是否应该让儿子去学,因为毕竟是他和高保衡一起弹劾孙用和,最终导致孙用和一家家破人亡,而这时候,如果自己让儿子去学叶知秋的方子,知道的人又会如何看他呢?虽然那个案子他问心无愧,但是现在等于是有求于孙家,这让他感到了很难堪。

        但是思前想后,还是老命要紧,不管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既然这方子有效,最终决定拿到方子还是用。

        但是儿子掌步云却不管这一套,既然是圣旨让太医局的学生都去学,他是太医局的学生,自然可以学,这是官家的恩德,与他孙家无关,所以,掌步云不仅去学了,还在课堂上讥讽了叶知秋,但是叶知秋教授的方子,他却竖着竖着耳朵听了个仔细,记了个明白()。

        回到家,他赶紧把自己记下的方子递给父亲过目,还撇撇嘴,道:“那小子不死心,在讲课的时候,还不忘宣扬他们孙家那什么温病不同于伤寒的歪理,或还说这丹毒也是温病,温病初起时,绝对不能用寒凉药,还说违反了,必死无疑,当真可笑,我看好多人都不以为然,若不是大家急着回去给病人治病,只怕大家的口水都要淹死他了!”

        掌禹锡虽然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他喉咙都烂了,全身高热,巳经气息奄奄,哪里还有精力跟他说话,拿过方子匆匆看了,觉得用方果然精妙,根据自己的症状,选定了其中一个方子,手指点着,示意儿子用这个方子。

        掌步云道:“爹,这方子可是孙家的,而且,那小子当众说了,这丹毒是温病,他这方子是温病特用的,不是伤寒的,如果咱们用了,传出去,不好听不说,这可就证明了他们是对的,温病果然不同于伤寒,那你弹劾孙用和可就是错的了,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掌禹锡的妻子陶氏垂泪道:“你爹已经病成这样了,先救命要紧,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嘛!”

        “那不行!”掌步云脑袋似乎缺根筋,“这个案子关系重大,父亲前途命运都在这上面,必须十分谨慎才行!”

        陶氏觉得儿子说的也有道理,顿时没了主意,望着掌禹锡垂泪道:“老爷,这可怎么力才好?”

        掌禹锡艰难地抬起手来,比划了一下写字的动作,陶氏他们立即领会,赶紧找来纸笔,拿一本书垫着,让掌禹锡在上面写字。

        掌禹锡艰难地歪歪斜斜写了一个“用”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