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失败的原因

第143章 失败的原因

        叶知秋为了更顺畅地讲解温病的基本知识,有些现代医学词汇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古代用语替代,为了不影响思路,就直接使用现代词汇了()。

        “我们都知道,卫气营血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维持生命的精微物质,只是分布、化生表里先后的不同。卫气是无形的物质,行于脉外,层次表浅……”

        叶知秋结合《内经》相关知识介绍了两种温病特有辩证的基本知识。然后,开始讲卫分温病的治疗,讲之前,他问了一个问题:“在座诸位,这段时间治疗过丹毒也就是阳毒的医者,请举手。”

        下面有一半左右的人举手,现在京城烂喉痧已经开始传播开了,发病的很多。

        叶知秋又道:“使用麻黄细辛附子汤等伤寒方子治疗丹毒的,请举手!”

        那些举手的人,差不多都没有把手放下来。这个方子是治疗恶寒发热,喉咙疼痛的常用方。也是这些医者的首选方子。

        叶知秋又道:“那用这个方子治愈的人请举手()。”

        顿时间,举手的人纷纷把手放下,只剩下寥寥几个。众医者都拿眼望去,那几个想了想,又讪讪地把手放下了,他们细细想想,自己治愈的人,可能并不是丹毒也就是烂喉痧,或者只是真正的外感风寒。所以便把手放下了。

        “用伤寒方子没有治好丹毒,眼睁睁看着病人死掉的,有没有?请举手。”

        医者们犹豫了一下,毕竟,这是涉及到自己名声的问题,但是还是有一些心xiōng开阔的医者,举起了手。神情很是黯然。其中包括shì御医林亿,还有太医局提举许希。

        叶知秋点点头:“谢谢!请把手放下。——诸位可曾想过。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恶寒发热喉咙疼痛的丹毒。用伤寒的方子却治不好?”

        一众医者都仰着头望着他。

        叶知秋道:“温病治疗有很多跟伤寒不同的地方,具体在卫气营血四个方面,各有不同,我先说卫气温病治疗时的禁忌。——治疗卫气温病,只能轻清。选用微辛、微苦、微凉的药,首先禁忌的,就是用辛温发汗的药!因为卫分温病。病邪在肺卫。跟伤寒的寒邪在表不一样,如果用辛温发汗解表,只能伤yīn助热,等于是抱薪救火,火上浇油,耗血动血。汗为心液,心阳受伤。必然神明内乱,谵语癫狂,内闭外脱,发为昏厥的坏证!丹毒也是温病,也禁忌使用辛温发汗的药。麻黄细辛附子汤的麻黄,是发汗重剂,而附子,则是温里药,都是卫气温病的禁忌用药,用这个方子治温病,不仅无效,反增其害!”

        说到这,叶知秋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孙用和孙老太医治疗二皇子的病,就是这样的,误将卫分温病当作外感风寒治疗,以至出现内闭心包的坏证,但是这不能怪他,因为从《黄帝内经》以来,都是把温病当作伤寒来治,这是错误的理论指导了错误的实践的结果……”

        他刚说到这,就听掌步云大声道:“我们是来听仙方的,不是来听你给孙太医翻案的()!”

        场中医者本来低声议论,突然听他这么一说,都有些傻了,场中顿时安静下来。

        叶知秋道:“事实就是事实,我说的对不对,咱们拭目以待!温病绝不能按伤寒治,如果谁要一意孤行,只能自食其果!我奉劝那些质疑我的人,不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才好!”

        场中医者又低声议论起来,当然,大多数人都是不屑的,也有开始深思琢磨的。

        许希道:“知秋,你接着讲吧。”

        “好!”叶知秋道“药神壶翁谆谆告诫我说:凡温病皆忌辛温发汗,汗之则狂言脉燥,不可治也!然大热无汗则死!得汗后而反热,脉躁盛者亦死!脉来促结代者皆死!不可不警之!”

        叶知秋引用的这段话,其实是后世温病学家雷少逸《时病论》里的话,当然,这话说的有些太过,他故意引用,作为药神壶翁的话,是要起到当头棒喝的作用。

        果然,场中医者一个个脸sè微变,如果药神壶翁都这么说了,那还得真的警惕小心才是。不少医者奋笔疾书,把叶知秋这些话都记录了下来,有记不全的,侧头询问前后的人,一时场中都有些乱了。

        前排林亿站了起来,道:“使用辛凉轻剂、平剂,也会微汗出,难道就不伤yīn吗?不会出现伤yīn助热动血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叶知秋道“辛凉之剂,重在宣郁透邪,不在于发汗,而是开其郁闭。这种自然的微汗出,正是郁开清热,导邪外出,营卫通畅,津液得以敷布的结果,由于不是强迫发汗,所以不会出现误汗伤yīn的问题。”

        林亿点点头,坐回位子。

        叶知秋接着说道:“卫分温病第二个禁忌,——这之前,我再问一下各位,治疗丹毒初起,有没有用白虎汤、小柴胡汤和麻杏石甘汤之类的伤寒方子的?”

        丹毒温病初起,高热,为了退热,使用辛寒药是经常的选择,所以那些治过丹毒的医者,又纷纷把手举了出来()。

        “有效的请举手。”

        所有人又把手放下了。

        叶知秋道:“为什么用白虎汤、麻杏石甘汤这些伤寒方子,治疗丹毒之类的温病初起,没有效果?——注意,我这里强调的是温病初起用这些方子,而不是说温病不能用这些方子,这些方子同样可以治疗温病,只是不能这个时候用,什么时候呀,后面我——为什么这时候用白虎汤和麻杏石甘汤这些伤寒方子不行呢?这是因为寒凉之品,虽能清热,却不能开郁,过凉会使气机郁闭,热邪不能清透,所以卫分温病,忌用辛寒清气!所谓寒则涩滞不流,肺卫郁闭不开,温邪不能外达,必然内迫深入,而成为高热不退或者低热久留之证。”

        说到这,叶知秋望向王妃,声音放低了些,道:“我三哥曹景殊,便是因为温病误用寒凉,导致温邪闭郁,内陷神昏,病传三yīn,以至不治!前车之鉴,各位医者一定要引以为戒啊!”

        王妃黯然泪下,场中医者这一次都没有议论,静静地望着他,面对一例误诊治死的病案,医者不禁都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叶知秋又道:“家父已经下令缉拿治死我三哥曹景殊的那位郎中,但是,父亲,我希望你不要治他的罪了,因为温病不能用寒凉,这之前没有医者知道,包括给那位老郎中,所谓不知者不罪,如果这样的都要治罪,我敢说,在座的医者中,只怕有不少人都要抓起来治罪了。”

        场中医者有不少低下了头,回想起自己治死的医案,其中的确有壮热病者,用寒凉医治导致坏证死亡的。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听了叶知秋这话,虽然不会就此相信,但是,毕竟多了一种解释,而这种解释,来自于药神壶翁,不能不让他们重视,认真反省()。

        叶知秋接着说道:“卫分温病,第三个禁忌便是忌苦寒清热泻火。因为黄连、黄芩、板蓝根、大青叶、龙胆草之类的苦寒药,虽然能清热泻火,但是没有开郁透热之能,而且其苦寒直降下行,引邪热急奔大肠,于是乎,肺卫之热尚未解除,又多了肠热下利的病证。第四个禁忌,是忌用甘寒滋腻。生地、麦冬、元参等干旱之品,yīn凝腻滞,虽然可以养yīn,但是凝涩气机,助湿闭邪,除非卫分温病同时有yīn伤的,可以用甘寒之外,一般不能用,以防低热不退。除了这四个禁忌之外,还要注意,卫分温病切不能温补,也不能用苦寒攻下的办法,防止壅滞助或者邪热内陷。”

        说完卫分证的禁忌,叶知秋又说了卫分证的治法和主要方子,简单介绍了常用方的配伍组成和用方的注意事项。

        说完之后,叶知秋开始说气分证,介绍了温病气分证的证候,辨证要点,主要方剂和注意事项。接着说温病的营分证的病机,邪热入营的原因和基本分类,着重介绍了热陷心包证以及透热转气的问题,并介绍了营分证的主要方剂和注意事项。最后介绍温病的血分证,说了邪热动血的类型及治法,凉血于散血的问题,当然也介绍了这一阶段的主要方剂。

        卫气营血辨证讲完之后,叶知秋又简单介绍了三焦辨证,这个说的比较快。

        到全部讲完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虽然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但是场中所有的医者似乎都没有催促他下课的意思,都津津有味地听着,包括掌禹锡的儿子掌步云,都在认真听并认真记录,毕竟,这一堂课是皇帝下圣旨召集的,而且点明了是药神壶翁托梦告诉叶知秋,叶知秋给大家传授的仙方。能聆听仙方,这种机会可不多,所以人人珍惜,及时很多人听的一头雾水,却也不停记录,生怕漏掉什么。至于听不懂或者不能理解的问题,只有下来回头再研究,不行再来询问叶知秋了。

        课讲完了,因为说了不讨论,医者们只好怀着一肚子的问号陆续离开了太医院,当然,脚下的步伐都是快的,急于回去验证刚刚学到的仙方是否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