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42章 奉旨授课

第142章 奉旨授课

        [正文]第142章  奉旨授课

        ------------

        叶知秋走上讲台,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一双双各种表情的眼睛,特别是看见侍御医林忆、伯父孙奇,还有太医局的提举许希和王惟一等一众太医局教授们,他心里怦怦乱跳,他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过,紧张得手心都是汗水,他看见了吴王和王妃,他们的表情比自己还要紧张,他也看见了范妙菡,她那花痴样子看了只能更让他慌乱()。便在这时,他看见了台下樱子那花蕊般长睫毛下的一双美瞳。不知怎么的,心情一下子就镇定了下来,连他自己都很奇怪。

        怎么讲,叶知秋已经想好了,废话少说,直奔正题,只要说到医术,他就有东西说,就不会慌乱,更何况,现在有了一双能她镇定的眼睛。

        叶知秋道:“京城流行瘟疫,时间紧急,我不说多了,只讲药神壶翁托梦传授我的方子!”

        这之前,这些人都只是从圣旨里知道叶知秋得到神仙梦中传授仙方的事情,现在是第一次当面听本人承认此事,不由得又是一阵嗡嗡议论的声音。

        叶知秋提高了音量,大声道:“由于时间紧迫,我只教大家怎么辩证怎么用药,怎么加减,简要说一下治疗的基本原则和思路,不接受提问也不作详细解答,因为大家都急着要给病人治病,所以现在只需要知道怎么做就行了,不需要知道为什么这么做,等到瘟疫控制住了,时间充裕了,我欢迎大家找我询问探讨,但是现在,我只强调一点,那就是,这个方子是药神壶翁梦中传授给我的,而且,我已经在皇宫和汝南郡王府用这些方子进行了治疗,效果非常好,所以,官家才让我在这里交给大家,大家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不要随便更改,因为这病从发病到死亡非常快,没有更多的时间让大家慢慢治!”

        太医局提举许希也坐在前排,捻着胡须大声道:“大家都明白的,国舅只管说吧。”

        连太医局的校长都坐在下面听课,叶知秋又开始心里乱跳起来,又忙把目光落在樱子双眸上,立即说来也奇怪,这一瞧,心里立即又平静了下来。

        叶知秋觉得有些奇怪,禁不住好生看了樱子一眼,这一眼不是为了找镇静,而是探究原因去的,便看见樱子对他嫣然一笑,不禁感到脸上发烫。

        他赶紧收敛心神,道:“为了更加直观,我要通过一个病案来讲解这些仙方,这个病案是我的三哥,很抱歉,举这个例子,一定会让我爹娘他们伤心,但是,到目前,我知道的病案,除了我家的,就是皇宫内廷和汝南郡王府的,相比较而言,用自家的病案更合适一些,而且,这个病案,是京城某个郎中治疗的失败的病案,这个病案中这位郎中所犯的错误,也是大多数医者容易犯的,所以,举这个例子更有典型性,这一点,希望爹娘谅解()!”

        吴王和王妃表情黯然,点点头。

        叶知秋道:“我三哥,一这里就叫病人吧,病人患丹毒,全身丹疹紫暗,发热烦燥,神昏谵语,咽喉肿痛糜烂,不能吞咽东西,郎中见他壮热神昏,便用了鲜生地、鲜石斜、茅芦根等,结果壮热虽然稍退,丹疹斑点也退隐,但是病人腹中绞痛,少腹结块,大便溏泄,接着谵语,撮空理线,五牙关拘紧,痰多气粗,病邪已经深入三阴,血凝毒滞,当晚病逝。”

        叶知秋说到这,王妃想起儿子惨死心中哀痛,禁不住眼眶湿润了。

        叶知秋又道:“这种病的治疗基本原则,是清泄热毒,初期,要辛凉清透,以透邪外出为第一要法,如果因为病人全身壮热,就用犀角、黄连、桅子等寒凉药想清热,结果反而会使病邪内陷,病情恶化,我三哥这个病案,错就错在这里,本来应当辛凉清气兼透气达卫的,医者却用了清凉滋阴,结果引邪入营,阴凝血滞,脾阳被伤,病传三阴成为逆证。所以,一定要记住,治疗丹毒,当表则表,当清则清,丹毒初期,如果过于使用疏散药,还可挽回,但是,千万不能按照伤寒用寒凉药,除非疯子布齐,气分之邪已透,才能用大剂清凉药,否则,如果一上来就按照伤寒方用寒凉退热,必死无疑!”

        这话说完,大堂里顿时炸了锅一般,议论纷纷,一部分医者已经治疗过丹毒,用寒凉药治死了病人的,都低头琢磨叶知秋这话,而大部分医者还没有治过丹毒,听叶知秋说高热不能用寒凉,都纷纷摇头,心想这也太违反医理了,神仙是不是故意捉弄人才这么说的。有的已经还是后悔巴巴的赶来,听一个半大孩子胡说八道。

        但是,最先叶知秋已经说了,不接受质疑,不讨论,所以议论一通之后,也没人提问,慢慢安静了下来()。叶知秋道:“我知道很多医者不同意这种说法,但是,是药神壶翁告诉我的,说温病不是伤寒,不能按照伤寒的思路治疗,不然,治一个,死一个!我相信在座的医者中,吃了这个亏的,一定很有感触。

        丹毒就是温病,必须按照温病特有的治疗原则和思路来治疗,这一点,你们可以心里不理解,但是,我强调,要么你就按照我说的治,要么你就不要治,让别人来治,免得平白送了人家病人性命!”

        刚说到这,就听下面有人一声冷笑:“脸皮真够厚的!按照你的方子,就不会治死人?”

        范妙菡一听,顿时俏脸沉了下来,扭头寻找是谁说的这话。叶知秋循声望去,却是他们同班同学,掌禹锡的儿子掌步云,这些日子他已经把全班同学都认识了。当下冷笑,道:“我的方子能不能救人,大家用了就知道。一一我是奉旨授课,愿意听的我欢迎,不愿听的,滚出去!”

        场中顿时鸦雀无声,一起望向掌步云。

        掌步云悻悻地低下头没动窝,他想不到叶知秋看着温温的,发起火来还是挺吓人的。

        范妙菡更是心花怒放,笑嘻嘻瞧着叶知秋,心想这呆瓜以前可不知道这么反击的,现在好象开窍了。

        叶知秋又道:“我今天讲课的方子,我大都实际用过的,除了一例病情太重不治之外,其余的全部治愈,这里包括我的母亲吴王妃。她就在这里,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我治愈的病人,侍御医林忆、提举大人许希、太医孙奇等可以作证!”

        许希站起身点头道:“没错,知秋国舅说的句句是实,也正是因为有效,官家这才下旨让大家都学!尽管刚才知秋所说,与大家所学不符,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争论,既然有效,就先按照这个办法治,争论的事情,留给以后,知秋也说了,等这场瘟疫平息了,欢迎大家找他讨论()!”

        许希身为太医局提举,在京城乃至全国都享有盛誉,他的话,自然是极有份量的,场中众人纷纷点头。

        叶知秋感鸡地朝许希点点头,接着讲解了第一阶段的治疗方剂和治疗注意事项。这些方子医者们倒是前所未闻,所以都认真记了。

        接下来,叶知秋开始讲解丹毒中期也是最危重时期的治疗方法,这一时期,基本原则是泄火解毒,清营凉血,这就涉及到了温病特有的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问题了,但是,叶知秋没有展开讲理论,尽可能地把相关知识用他们熟悉的六经辩证来解释,但是两种辩证毕竟不一样,还是这些医者听得云迷雾罩的。

        终于,还是许希忍不住站起来,说道:“知秋,你说的这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我们都没听说过,既然是药神壶翁所授,一定是精妙的,能否说的详细一点,以便我们理解这些方子和治法。”

        场中医者纷纷点头,他们早就有这想法,只是不好提出来,现在许希提出来了,正合他们心意。

        叶知秋原本的目的只是把治疗烂喉莎的方子讲解清楚,解决实际问题就行了,可是,经过许希这么一提醒,他不由心中一动,是啊,今天可是千载难得的机会,能给全城医者教课,特别是太医,而太医们是可以直接影响皇帝对医学的理解和认识的,为何不利用这次机会,给这些人灌输一些温病的基本知识,一方面能提高他们治病救人的本事,同时,也能对孙家案子产生间接的影响,如果大家都能认识到温病不同于伤寒,不就可以证明爷爷的案子错不在他了吗?也就可以为爷爷平反昭雪,同时,也能拯救师父孙兆一家人了吗?

        想到这,叶知秋道:“既然提举大人有这种要求,那我就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温病的两种特殊辩证方法和治疗温病的注意事项。首先说卫气营血辨证。卫气营血其实早在《内经》就有了,说卫气营血是水谷化生的精微物质,不过,我们现在需要把这种理论加以扩展,成为温病特有的一种辩证思路,以便指导临床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