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38章 托梦传方

第138章 托梦传方

        孙奇是奉旨前来询问叶知秋关于隔离的重要xìng和必要xìng的,因为皇宫里多名孩子患了丹毒,许希和曹皇后这才想起叶知秋所说的话,告诉了皇帝,仁宗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这才决定让孙奇来问问,以便确定是否需要在皇宫进行隔离()。

        曹景植二人患病后,王妃曾经派人去请林忆shì御医或者许希、孙奇来治病,但是得知他们三人正忙于皇宫和汝南郡王生病孩子医治,来不了,曹皇后这方面特别注意,生怕别人说闲话,所以不敢给娘家太多照顾,毕竟心中牵挂,所以正好官家让林忆去问叶知秋,便给官家仁宗说了,请孙奇顺带给生病的弟弟看病,这时她还不知道三弟已经一命呜呼了。

        仁宗这才知道原来岳丈家也遭殃了,埋怨曹皇后不早说,同时让孙奇前往救治,所以派了传旨太监来,以示皇恩眷顾。于是,就成了奉旨治病为主,查问事情为辅了。

        等传旨太监宣读慰问圣旨,送了慰问品,还说了孙奇治好赵曙病的事情之后,曹玘和王妃大喜,心想果然如此,看来孩子知秋说的没错,顾不得别的,赶紧请孙奇医治。

        孙奇先给王妃诊察,确定果然便是丹毒,立即开了这次新发现的张仲景失传的方子,因为发现及时,病情尚轻,用药准确,所以吃了几剂药之后,便好了()。

        但是给曹景植治疗却遇到了麻烦,张仲景的方子用了没有效果,孙思邈的方子用了也没有效果,曹景植已经奄奄一息了。

        孙奇开方用药之后,便把叶知秋叫到叫到一边,长揖一礼。把叶知秋慌得急忙还礼。

        孙奇喜不自禁道:“多亏国舅告诉了仲景失传医书上面有治疗这病的方子的事情。这才治好了赵曙王子的病,官家大喜之下。赦免了我一家妻儿老小。说起来,国舅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叶知秋连说不敢,得知孙奇一家已经被释放了,很是高兴。现在就只剩孙兆一家了,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叶知秋顾不得多说闲话,把孙奇带到那三个仆从隔离房间。道:“大伯。这三人得的也是丹毒,是我治疗的,现在已经基本好了,你看看。”

        孙奇忙躬身道:“国舅以后请直老朽名字即可,大伯二字,再也不能用了。否则,别人不会以为国舅念旧。还以为老朽轻狂,自诩为国舅之伯父,那可大大的不妥了。”

        叶知秋这才明白,这不一个简单的称呼问题,涉及到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若自己称呼大伯,而他应允了,在别人看来,他也就成了曹皇后的大伯,甚至是官家的大伯了,君臣关系就乱了,不由得苦笑摇头,叹息道:“那好吧,反正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大伯!”

        孙奇心中感动,禁不住眼眶都湿润了,拱手道:“多谢国舅!”

        叶知秋让他看了那三个仆从的病之后,道:“孙太医对我治疗这三个丹毒病案,觉得如何?”

        孙奇十分震撼,拱手道:“他们三人的确是丹毒,想不到国舅一下子治好了三个丹毒病人,当真了不起!”

        他这话发自内心,以他堂堂太医,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刚刚学会看病不久的叶知秋竟然做到了,的确让人惊讶的()。

        叶知秋微笑道:“他们三个的病,我没有用仲景或者孙思邈的方子,而是我自己……,呃,我用的药神壶翁托梦交给我的方子,还行吧?”

        他本来想说用了自己的方子,但是临时又改变了主意,说成是药神壶翁托梦给的,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从而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而且这样说他们很容易相信,因为他已经有过两次药神壶翁托梦的经历,一次找到的张仲景失传的《伤寒杂病论》,一次告诉孙奇从这部书中找到了治好赵曙王子的病的方子,两次都十分关键的验证,不能不让孙奇打心底相信。

        果然,孙奇听了是又惊又喜,道:“原来,药神托梦给你的方子,你怎么不早说?不皇宫里好些人都得了这病我们用尽了办法都没有效果呢!”

        “我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啊,所以先在仆从身上检验一下,才敢在公主她们身上用啊!”

        “这到也是,”孙奇道:“警告了那你为什么不给你二哥用这个方子治疗?”

        “王妃他们不相信我。”

        孙奇点点头,他完全理解,因为自己就是这样过来的,也是经历了从不信任到相信最后到崇拜,道:“别着急,你还小,慢慢的,等你治好的病人多了,别人就会慢慢信任你了。”

        叶知秋道:“我也知道这一点,只是,现在我知道的方子急着要用啊,等不得。”

        “你说的很对,不过大家不知道你的方子是药神壶翁托梦给的,知道了,就一定会相信的,别说了,你赶紧跟我进宫!我来告诉官家,用药神壶翁的方子治病!”

        叶知秋大喜:“那太好了!走吧!”

        “这边你二哥的病你还是先治一下,我告诉王爷和王妃实情,他们会让你治的()!”

        两人来见曹玘和王妃,孙奇把刚才叶知秋的话说了,他们二人一听,当真又惊又喜,也是埋怨叶知秋不早说,一连声催促他赶紧给开方。

        叶知秋开了方子,跟二人说了自己要进宫治病,王妃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行,别惹出什么事情来,便也要跟着去,说去叩谢皇恩。那曹玘自然也是要去的,于是吩咐预备车马。

        趁这工夫,孙奇对叶知秋道:“对了,这次来,除了奉旨治病之外,官家还让我问一下国舅,这种病隔离有必要吗?”

        叶知秋大惊:“什么?现在还没隔离?我不是跟皇后和许希提举说了吗,立即隔离啊!”

        接着,叶知秋把为什么要隔离,传染病的防治基本知识说了,末了,加了一句,说这也是药神壶翁告诉他的,他发觉,只要用药神壶翁作噱头,立即别人就会相信。

        果然,孙奇脸sè凝重道:“原来如此!赶紧得告诉官家,立即隔离。”

        自从他因为叶知秋得到药神壶翁托梦指点,就了全家xìng命之后,他对叶知秋关于药神壶翁的事情都是深信不疑,毕竟他是看着这个侄儿长大的,知道他虽然愚鲁,却是天xìng善良,没有说谎的毛病,却不知这一次,叶知秋为了救人,不得不说谎了。

        很快预备好了,一行人匆匆来到皇宫,叶知秋和曹玘、王妃没有得到圣旨宣召,只能等在皇宫门口,等候通报进去,看官家是否召见。

        过不多久,官家宣旨召见,而且是让乘车进宫,显然,官家听了孙奇所说之后,得知药神壶翁又有托梦,告诉的新的方子,急于让他救治,这才特旨准许马车进宫。

        马车来到坤宁宫门口,下车进去,仁宗和曹皇后都等在那里了,仁宗没有多说,也没有多问,只让他立即进行救治,至于隔离的问题,既然是药神壶翁托梦所说,自然照办()。

        于是,按照叶知秋的要求,内廷里立即建立若干隔离区,凡是生病的公主嫔妃,连带她身边的人,全部被禁止出来,而各寝宫之间也禁止串门,禁止随意走动,由专门太监组成的队伍进行监督。

        叶知秋将所有病人都看过开了方子,现代治疗这种病的中医经验已经相对比较成熟,叶知秋还是比较有把握的,病症已经确定,他只需要随证加减勇用药就行了。

        遗憾的是,一个小公主的病情太重,还不及医治,当晚就死了,而另一个公主,病危,却是当初曾经呵斥他的那个福康公主!

        福康公主是仁宗皇帝最为宠爱的公主了,父女情深,仁宗有一次病重,福康公主曾经批发赤足,向天祷告,愿意以身代父。仁宗对这个女儿特别的钟爱,后来福康公主册封兖国公主时,盛况空前,勘比册封皇后。而福康公主出嫁,仁宗一次就花了十万缗钱为公主建造府邸,可见其宠爱之深。

        而这一次,赵曙王子病倒,福康公主曾经前往探望,结果染病,而且病逝恶化非常快,到叶知秋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分沉重了,所以仁宗都没有再听叶知秋解释,听说他的方子的又是药神壶翁托梦给,立即便让他医治,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林忆他们治了,都没治好,束手无策。

        仁宗让叶知秋治疗的第一个就是福康公主,但是,却没有效果,不禁是心急如焚,与孙奇会诊,福康公主目前壮热烦渴,咳嗽气喘,全身丹疹如锦纹,咽喉肿痛,神昏谵语,脉右洪盛滑数,左沉弦小数,舌赤且紫,刺如杨梅,判断为疫毒外窜血络,是最为险恶的症候!

        叶知秋最初以凉解血毒为首要,方用普济消毒饮加减,接着用清营解毒汤,吃了几剂,没有效果,福康公主面sè青晦,神昏不语,时常烦燥,两手乱抓乱挖,把两条雪白的臂膀抓的稀烂也不知道疼痛,伤口处的血紫黯不流,喉咙处紫赤,夹杂着白sè糜烂腐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