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30章 翻身的机会

第130章 翻身的机会

        有资格进皇宫探望的,都是皇亲国戚和宰执等朝廷权臣,其余官员只能在宫门外遥祝早日康复()。

        吴王曹玘的女儿是皇帝的老婆,曹玘是皇帝的岳父,当朝国丈,他们家自然是皇亲国戚中最亲的人家之一了,所以这轿子一路进宫,一直抬到赵曙的寝宫门前这才落轿。

        仁宗皇帝事忙,无暇天天守着,所以曹皇后亲自在赵曙身边守候,两个太医连续几天的诊治,赵曙的病还是没有丝毫起sè,反倒日趋沉重了。曹皇后把赵曙从小养大,便跟自己亲生儿子似的,见他病情沉重,不禁伤心yù绝,垂泪不止。

        吴王妃见到赵曙这样,禁不住落泪,忙着劝慰高氏,说一定会好的。

        几个孩子被安排挨个áng边问候赵曙,轮到叶知秋的时候,他看得很仔细,甚至拿起他的手腕诊脉,还查看了他脖颈上的斑疹,然后来到站在一旁的许希和另一个太医面前,拱手询问赵曙的四诊情况。

        国舅问询,许希和另一个太医当然照实说了。叶知秋听罢,沉吟不语。

        后面探视的又来了,得赶紧腾地方,于是王妃便告辞要出门回去,叶知秋突然道:“赵曙这病,只有一人能治!”

        他是国舅,是赵曙的长辈,虽然年纪比赵曙小,却可以直呼其名。

        他这句话,把场中众人都惊呆了。现在的叶知秋,自从治好了永康公主的病,又得到药神壶翁托梦,从翰林院藏书阁仓库里找到了失传的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使得他的知名度在皇室中一下大了很多。

        特别是曹皇后,因为叶知秋如今已经是她的弟弟,加上救命恩人孙老太医的缘故,所以对他格外看重,一听这话,忙起身问道:“谁?谁能治这病?”

        “我……,呃,我原先的大伯,孙奇孙太医()!”

        叶知秋本来想说他自己的,但是立即从曹皇后眼中看到了失望,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虽然治好了永康公主,但当时是接受林亿开方的,要是他亲自上,绝对不会准许的,也不会采用他的方子,他的医术还远不能给曹皇后他们以信任感。这一次又跟永康的不一样,永康毕竟只是公主,而赵曙,则很可能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相当于准太子,这样的人,能交给一个十五六岁半大孩子来医治吗?

        所以,他立即改口,说出了孙奇的名字。现在只有假手别人,才能达到目的,就像上次给永康公主治病一样。而要假手的人,林亿虽然是个人选,但是,孙奇更合适。

        赵曙病危,这给了孙家案子一个机会,如果孙奇能治好赵曙的病,那将是一件大功,或许就能让皇帝赦免了孙家。所以,他选择了假手的人不是林亿,而是孙奇。

        一听说孙奇这名,曹皇后立即明白了叶知秋想做什么,当然,她不知道叶知秋想假手孙奇给赵曙治病,还以为他只是想给孙家一个机会立功。反正现在已经定了死罪,治不好也坏不到哪里去,但是要是治好了,便是奇功一件!

        孙奇原来就是太医,而且医术在太医中属于上等,孙老太医常说他已经尽得自己的真传,现如今已经入狱,但是医术本身是不受这个限制的。

        曹皇后问道:“你如何知道孙奇太医能治这病?”

        叶知秋心念如电,立即想好了如何应答,说道:“我以前的爷爷孙用和孙老太医曾给我一本医书,是他平生治病心得,上面有这方面的医案,我看过这个医案,跟赵曙的一样!当时孙老太医已经治好了这病的。孙奇太医已经深得孙老太医的真传,他必然也知道这个方子,所以只有他能治()。”

        曹皇后知道,孙奇的医术比许希、林亿也差不多,他们都治不好,孙奇只怕也是不行,心中感到没有多少希望的,但是一听孙老太医以前居然曾经治好过这样的病人,但是如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横木似的,声音都发颤了,因为她自己的绝症就是孙老太医治好的,她对孙老太医的医术一直都是非常的信任,如果说孙奇能治这个病,她不信,但是如果说孙老太医能治,她立即就信了,可是孙老太医已经死了,但靠孙老太医留下来的方子,能否治好那就难说了,毕竟方子是似的,病则是千变万化的。

        但是,事已至此,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曹皇后道:“那好!那我赶紧去见官家,请孙太医来救治!”

        “等等!”

        “怎么了?”

        “我担心孙奇太医到时候忘了是哪个方子,我想跟他见个面,把方子告诉他,提个醒,因为赵曙王子这病已经非常危重,没有更多时间斟酌耽误的了。”

        “好!”

        “等等!”曹皇后抬tuǐ又要走,又被叶知秋叫住了。

        曹皇后苦笑:“你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吗?”

        “这话很重要,必须单独说!”叶知秋道,“这种病是一种烈xìng传染病,特别容易传染小孩子,当然,成年人也可能会被传染,所以,必须尽快隔离病人,不要再让人来探望,另外,密切观察宫里所有的孩子,当然成人也要注意,一旦发现喉咙痛高热恶寒的,立即隔离治疗!”

        “你说什么?什么烈xìng传染病?”曹皇后茫然问道。

        疾病可以人传染给人,在这宋朝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是对传染途径却认识不足,特别是对阳毒(烂喉痧)之类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的烈xìng传染疾病缺乏足够的了解()。所以叶知秋说了,曹皇后听不懂。

        叶知秋忙对旁边的许希道:“许提举,这种病传染很厉害,碰过他的,没有碰过的,都可能患病,也就是说,这屋子里所有人都可能患病,一定要立即隔离病人,对接触过病人的人进行预防xìng的治疗。你一定要告诉官家,这个很重要,不然,一旦在宫廷里流行,那就不得了了!”

        许希所在的宋朝之前,对人的得病机理的理解,是风寒暑湿燥火六yín外邪,通过肌肤侵入得病,以宋代的医学知识,还不能理解通过口鼻呼吸传染这种得病途径。所以许希他们不明白,病人躺在chuáng上,为什么没有碰过他的人也会得病?不过国舅这么说了,自然只能点头答应。

        这边叶知秋喋喋不休跟许希和另一个太医说着传染病防治的知识,两个太医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地听着,那边曹皇后已经起驾前往坤宁宫,去见仁宗皇帝。

        曹皇后把叶知秋的话告诉了仁宗。特别强调了叶知秋想给孙奇提个醒的事情,却把叶知秋说的隔离病人什么的给忘了。毕竟连许希这样的太医都不知道这件事的重要xìng,更别说她不懂医的人了。

        听了曹皇后的话,仁宗沉吟半晌,道:“既然如此,就让他来治!真要治好了,朕可以考虑赦免他一家。宣旨的时候,让知秋也去就是。”

        曹皇后一听大喜,拯救孙家,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只希望这一次孙家能抓住这个最好的机会,但是,孙奇真能治好赵曙吗?她心里多少还是打鼓的。

        叶知秋跟着传旨太监来到大理寺监牢。传旨太监让牢头派人将孙奇提了出来,在班房里宣读了圣旨。

        孙奇跪接圣旨,听说让他去皇宫给赵曙治病,虽然不知道其中内幕,他自然知道赵曙的身份,立即明白这是一个戴罪立功的好机会,那么多太医,偏偏挑中自己,只怕便是曹皇后在后面说话出主意的结果,不禁感jī涕零,却不知道这件事主要还是侄儿叶知秋的主意()。

        传旨太监已经知道叶知秋跟着来的目的,传旨完毕,便把叶知秋请了进来,让所有外人回避出去。留他们二人说话。

        孙奇见到叶知秋,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你在吴王府还好吗?”

        叶知秋道:“tǐng好的,伯父,别的不说了,咱们先说正事,现在赵曙王子病了,非常重,恐怕也就一两天的命,他得的是丹毒,也就是阳毒,我跟皇后说了,这病只有你能治,——你能治吗?”

        孙奇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小侄儿给的机会,不过没等他感动,听到赵曙的病竟然是丹毒,不由心头一凛,道:“这个病可不好治!”

        “我知道,但是这是咱们孙家唯一翻身的机会,一定要治好!”

        孙奇听他虽然过继到了吴王家,却还是口口声声说咱们孙家,心中颇为感动,道:“放心,伯父尽力,或许老天保佑,就能治好!”

        “不能指望老天,必须靠自己!”叶知秋道,“我有个方子,是专门治疗丹毒的,虽然不能说十足的把握,但是,应该把握还是比较大的,我已经写好了在这,喏,伯父你看看,就用这方子,给赵曙王子治病吧。”

        孙奇没有接处方,拍了拍叶知秋的肩膀:“放心,伯父知道厉害,一定会尽心竭力治好这个病的。”

        叶知秋急了:“伯父,赵曙得的丹毒,是一种温病,包括林亿、许希两位太医都给赵曙治过了,都没有治好!伯父自问能比他们俩更高明吗?”

        孙奇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医术,他自问比这两位应该相差无几,但是,要说比他们还高明,却是没这个自信的,如果连他们俩都治不好,那自己上去,只怕也是送菜的。但是,如果自己都不行,自己侄儿的方子难道就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