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29章 束手无策

第129章 束手无策

        赵曙知道,不到万不得已,妻子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心中一凉,道:“拿镜子我看看()!”

        高氏跑去拿来了铜镜,赵曙对着光亮处仔细一瞧,顿时心头一阵冰凉,前两天去汝南郡王府探望生病的弟弟,看见的症状,跟自己现在的一模一样!而弟弟当晚就死了一个,第二天另一个也死了。急忙道:“你,你看看我的脖子和身上,有没有斑疹!”

        因为已经是严冬,高氏给他围了一个狐狸围脖。挡住了脖子,一听这话,赶紧帮他解开围脖,果然,脖子上斑斑点点满是红色的丹疹,又给他解开衣服察看,在腋下、腹股沟、大tui内侧等处,也是一片片的丹疹!

        脖子上的赵曙看不见,解开衣服,大tui上的他能看见了,果然跟死去的弟弟一样。他一颗心已经沉到了底,道:“去,去叫太医吧!”

        江山固然重要,没有了xing命,连看着别人坐江山的机会都没有了。

        高氏急忙吩咐shi女赶紧去叫太医。

        唯一的shi御医林亿已经派到了汝南郡王府,只能叫别的太医。

        太医来了,老眼昏花看了一会,也没看喉咙,便道:“小王爷这病,乃是麻疹,麻疹一般小孩子容易得,但是大人有时也可以患上的。却也无妨,老朽开药吃下,等麻疹出透了,这病也就好开了。”

        所谓久病成医,赵曙体弱多病,加上宋朝皇家本来就特别的~重视医术,所以也懂一些医理,听了这话,问道:“麻疹,有没有喉咙糜烂的?”

        太医一愣,道:儿偻咙糜烂,那是王爷你患上麻疹的同时,又感染了风寒,入里化火,所以高热咽痛,这个也无妨,老朽会在药方里加上疏散风热,清热解毒的药,一并治了()。

        说罢,起身开方,告辞走了。

        高氏要拿方子给尚药局抓药,赵曙让她先把方子拿给自己看,看完后,赵曙苦笑摇头:“这方子只怕没用,给我弟弟看病的太医,用的方子跟这个差不多,但是弟弟吃了没好,反而死了。我这病跟弟弟的差不多……”

        一听这话,高氏顿时慌了:“那怎么办?”

        “另外找个高明的太医来吧。”

        “可是,父王那边,听说先后找了好几个太医,都没有治好病啊,能成吗?”

        “不能成又能怎么办?医术最高的孙老太医死了,苏太医到灾区救治瘟疫去了,林太医到父王府邸给弟弟们治病呢。”

        “我禀报官家,请林太医来给你看病!”

        “不用!先不用!”到这时候,赵曙还是不愿意惊动官家,“再去请太医吧,兴许下一个太医就能看好了。”

        他不知道,丹毒也叫烂喉莎,属于温病,而这个时代的人,对温病的认识才处于起步阶段,远没有研究透彻,一般都是按照伤寒的思路进行医治。所以,尽管是太医,却也治不好这种病。以林亿这样的顶尖名医,将孙思邈的各种奇怪的方子都搬了出来,还是只能救活两人,其余的都死了,一般的太医就更不用说了。

        于是,又请了一个太医来,开了方子,虽然也觉得不对,但还是没法子,只能吃()。果然无效。

        高氏衣不解带守了一夜,到了深夜,赵曙全身滚烫,不停喝水也不解渴,在g上烦躁不安,而喉咙糜烂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全身丹砂更是触目惊心。高氏抱着他哭得梨花带雨,几次要去找皇帝禀报,都被赵曙拉住了,他还不死心,还希望自己能熬过去,还希望太医的药能起作用。

        等到黎明时分,赵曙两手不停在g边乱mo,还冲着天上傻笑,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不是还用两手在空中乱抓。高氏一看,他明显已经神昏澹语,哪里还顾得什么江山,哭着问了皇帝没有去嫔妃处,自己住在坤宁宫里,便乘轿直奔坤宁宫。

        值守的太监不让进,陪笑着说官家忙到深夜四更天,刚刚睡下没有一个时辰,让等等再来,高氏哭了,悲声说了赵曙病危的事情,那太监却是见多识广,很多皇亲国戚为了见皇帝,都编出各种事由,便陪笑着让他赶紧去请太医。

        高氏说了已经请了两个太医,都没有用,只能禀报官家。那值守太监执意不肯通报,说官家好不容易睡下,就算叫醒了,也只能说叫太医来治,没别的办法,还是再去请太医来的好。

        高氏无法,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哭喊起来:“官家!赵曙病重!太医治不好啊,官家!你想想办法吧!”

        这下子把那值守太监吓得够呛,慌忙阻止,可是高氏为了夫君xing命,哪里还顾得这些,推开值守太监,就往里冲,便冲还便一路高声喊着。里面的太监宫女也不敢阻拦,只能跟在后面劝阻。

        高氏自幼便在宫廷里长大,对皇宫了如指掌,小时候就经常跟赵曙在这坤宁宫里捉mi藏玩耍,所以一路直奔皇帝寝宫。扯着嗓子哭着喊:“官家,不得了了!我家夫君赵曙,便要病死了!赶紧救命啊!”

        宋仁宗这几天连续受到噩耗,堂兄赵允让家接二连三的死儿子,他自己的三个儿子都死了,现在堂兄家也这样,当真是心惊肉跳,好不容易躺下睡着了,睡梦中忽然听得有人叫喊说赵曙也病危快死了,顿时将他从梦中惊醒,一骨碌爬了起来,liáo开帷帐道:“怎么回事?”

        shi女急忙把事情说了,宋仁宗一听自己保养得赵曙也病了,又听见高氏冲进自己寝宫惊驾哭喊,便知道这个病绝对不轻,不然高氏不会如此,慌得他急忙起身,宫女忙乱地服shi穿好龙袍,快步出门来()。

        那高氏先前已经冲到了仁宗皇帝卧室门外院子,这才被值守shi从和宫女太监们拼死拦住,便跪在院子里哭喊。见到皇帝出来,跪趴几步,先前他不顾一切闯寝宫,待到真正见到官家的面,竟然说不出话来,匍匐在地,号啕大哭。

        宋仁宗己经知道了原委,立即吩咐摆驾赵曙寝宫。

        仁宗皇帝没有去赵允让家,所以不知道赵允让的几个儿子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来到赵曙寝宫,看见赵曙这样,当真触目惊心,急忙把那两个给赵曙诊病的太医叫来一问,两人各持己见,但是谁也说不明白赵曙究竟得了什么病。

        宋仁宗便想把林亿叫回来给赵曙看病,但是,他刚刚得到禀报,说赵允让家那边又有几个子女患病了,加上shi女仆从,十几口人病倒,病情都差不多。林亿一个人已经手忙脚乱,哪里还抽的开身。赵曙现在没有过继,仍然还是赵允让的儿子,两边都是儿子,总不能顾得这边丢了那边,那边毕竟病倒的人更多,而且,目前来看,林亿的治疗效果也很差,大部分病人都死了。只怕叫来也没多大用处。

        所以仁宗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想了想,便派人去请太医局提举许希。

        许希虽然不是shi御医,但是医术跟林亿不相上下,名气比林亿还要大,他曾经三针治好了仁宗皇帝的心脏病,深得仁宗皇帝信任,任命他为太医局的提举,也就是校长。请他来诊治,应当有把握的。

        许希来了,遗憾的是,以他这样国手级别的太医,由于时代限制,也没有对温病认识太深,所以,开方用药,林亿用的孙思邈《千金翼方》里的那些方子,他也知道,也用了,虽然延缓了赵曙病势的迅速恶化,但是,却没有能力挽狂澜,赵曙的病,还是越来越沉重()。

        仁宗皇帝得到禀报,很是惊讶,想不到赵曙的病连许希都治不好,听说林亿在赵允让府邸治好了几个病人,或许有办法,说不得只能叫他了,赶紧派人去把林亿请来。

        林亿虽然在赵允让王府里治好了几个病人,但是同样的病,同样的治疗方法,不同的病人有的能治好,有的就不行,这也是个体差异。而他用的方子许希都用过,自然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仁宗皇帝彻底绝望了,林亿、许希这样的国医都治不好,世间还有谁能治得了这个病。哀叹之下,让林亿回去汝南郡王府接着治病,自己心中已经开始盘算,如果赵曙死了,再抱养哪个孩子。

        朝廷上下谁都知道,赵曙很可能是将来皇位的继承人,所以他病倒了,这消息立即就传到了各方面关键人物的耳朵里,于是乎,前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其中,就包括吴王曹玘。

        前次在药王庙,叶知秋被丹bo贞子整蛊,把范妙菡整哭了,害得他费了半天口舌,赌咒发誓说贞子是开玩笑的,范妙菡这才信了他。当天回去,范妙菡就搬到了吴王府,王妃单独给她拨了一个院子,配了若干shi女仆从。能跟叶知秋在一起,虽然五天时间他都在太医局读书不得见面,但是这已经让范妙菡很开心了。

        王妃也很开心,因为有了范妙菡这个小姑娘天天陪着她说话,也很开心,老人最怕的就是孤单寂寞。

        这天,官家保养的孩子赵曙病重的消息传到了吴王府,吴王曹玘跟王妃一商量,这肯定是要去看看的,而且几个孩子都带上一起去,便差人去太医局替叶知秋请了假,带着叶知秋,还有他们自己亲生的三个儿子,一家人进皇宫探望赵曙。ps:为了表示痛改前非的决心,本月老沐不再求月票,一心一意想爽文。故事写得好,月票自然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