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28章 不爱江山爱小命

第128章 不爱江山爱小命

        第128章不爱江山爱小命首先患病的,就是他的大统江山未来继承人赵曙()!

        赵曙是从汝南郡王探望完病重的弟弟之后,返回东宫,第三日头上,便开始发病的。

        那天早上,赵曙醒来,感到全身发冷,头痛yu裂,皇妃高氏被他痛苦的shēn吟给惊醒了,见他用手揉着额头,全身哆嗦,嘴里不停打着干呕,顿时慌了神,撑起半个身子,搂着他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赵曙艰难地吞了一下口水:“喉咙好痛!好冷!”

        高氏抱紧了他mo了mo他的额头,惊呼道:“哎呀好烫,病得不轻啊,要不,还是让人叫太医吧?”

        赵曙现在还不是太子,虽然仁宗皇帝早就把他接到宫里了,但是皇帝并不死心,他希望自己还能生个自己的儿子,将来承继大统,甘心就这样把江山拱手让给旁人,所以尽管宰相大臣们纷纷上书,请求策太子,但是仁宗皇帝始终没有答应,而皇宫里除了皇帝有自己专门的shi御医之外,就只有太子自己的御医,所以赵曙病了,也只能去请太医。

        赵曙为人十分的谨慎小心,自从懂事开始,他就知道官家把他接到皇宫是为了什么,虽然没有皇子跟他竞争,但是他知道得很清楚,他不是官家亲生的,而且只是包养在皇宫,甚至都没有确定过继为嗣子(四年之后才正式过继的),只有拜宗祠正式过继为嗣子,才能算是皇帝自己的儿子,也才能名正言顺地继承皇位()。所以,他必须事事小心,生怕错了半点,惹皇帝不高兴,不让他过继,可就丢了可能到手的皇位。

        保养跟过继那是两回事,过继需要拜宗祠之类的一套规定的正式程序,真正过继之后,才能成为嗣子,也就是承继宗桃的孩子,从法律上,属于正式的儿子,跟原先家庭再没有任何关系。而保养没有,只是放在身边抚养培养感情,同时防备着万一没有孩子,到时候再过继为嗣子。

        叶知秋过继给吴王曹玘,就是经过了这种正式的程序,所以叶知秋法律上已经成为吴王曹玘的儿子,除了无法割断的血缘,跟孙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赵曙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初他老爹赵允让就曾经被宋真宗保养过。赵允让是太宗皇帝的第三个儿子,当时宋真宗的儿子死了,真宗膝下无儿,为了以防万一,便用绿车旌节把赵允让接到宫中抚养,等到真宗有了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仁宗,真宗就把赵允让用箫韶部乐送回去了。

        赵曙自幼体弱多病,纵然生病,也极少延请太医来诊治,生怕给皇帝一个弱不禁风的印象,认为他不堪承继江山,那可就因小失大了,所以每次生病,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请太医来看病的。

        随着皇帝年岁越来越大,一直没有儿子,赵曙承继皇位的可能也就越来越大,所以他更加小心,任何事情都不愿意出半点差错。特别是生病。没有好的身体,谏官们只怕到时候过继时会上奏劝谏让皇帝另找强壮的继承人的。那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他现在虽然十分的难受,喉咙跟火烧似的,全身冷的好象斤进了冰窟,还反胃恶心,但是,他还是想tingting过去,便摇头,对妻子道:“不用了,没事,把那青金散拿来,给我吹到喉咙里,便好了。”

        赵曙因为不想请太医,免得官家知道,所以平素在寝宫里备下各种成药,以便需要的时候自己取用()。宋朝非常重视医药,特别选出若干常用经方配成各种丸药散剂,治疗常见的头痛脑热什么的,供认选用购买,这青金散便是其中之一。

        高氏的母亲是曹皇后的姐姐,她也是自幼就在皇宫里成长,跟赵曙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自然知道赵曙的心思,自从嫁给赵曙的那天起,她就打定主意要帮丈夫得到皇位,以她女xing天生的敏锐时刻提醒着赵曙,避免出错。

        所以,赵曙生病,只要不请太医,她从不叫shi女,这种事她从来都是自己来,免得假手别人消息走漏,她翻身起来,从赵曙较后爬过,顾不得穿衣服,光着身子快步来到梳妆柜前,蹲下身子,从台子下面柜子里取出一个小箱子,打开,里面放着各种小瓷瓶,上面贴着红纸条,写着药的名字,找出青金散,又找到吹管,攥在手里,快步回来,坐在g边,先把药小心地倒进吹管里,然后让赵曙长张开嘴,要给他吹药。

        赵曙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勉强道:“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高氏摇摇头,微笑道:“先给你吹药,早点治好,你也少受点罪。”

        赵曙知道,妻子外表柔弱,却是xing格坚韧,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只好张开嘴,让高氏吹了药。

        高氏把药和吹管放回去,又拿了一个小瓷瓶,到了几颗药丸在手心里,端了一杯水,把药丸送到他嘴边。

        赵曙问道:“是什么?”

        “神术丸,治头痛的。”

        赵曙赶紧把药吃了,让她赶紧穿衣服,天寒地冻的,受凉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丈夫吃了药,高氏这才略微放心,叫了shi女进来,服饰自己穿衣,一边对赵曙道:“父王家连着莞了好几个王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王爷和王妃娘娘只怕都要疯了,咱们回头跟父皇说说,去看看他们,怪可怜见的()。”

        赵曙仰面躺在g上,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高氏只当他是伤风了,他本来就多病,隔三差五的就要病一回,高氏也习惯了,吃了药,慢慢就会好,见他不说话,便找话说来引她高兴,故又道:“吴王爷新过继的王子,叫知秋的,就是前次治好了永康公主,官家特旨送他去太医局学医的那个孩子,呃,应该叫他国舅。呵呵,去太医局的前一个晚上,做梦梦到了药神壶翁,这还不是奇事,最奇怪的是,这壶翁竟然的指点他说翰林院的藏书阁里有宝贝,按理说,一个半大孩子的话是没人信的,偏偏吴王妃特稀罕这个过继的孩子,事事都顺着他,竟然信了,叫了若干人,把个翰林院藏书阁陈年历代书简都翻了出来,还真是神了,愣是从哪里面找到了宝贝,你猜是啥?一却是失传了七八百年的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我听皇后娘娘说,官家高兴得什么似的,已经下旨让林太医负责整理出来,还说要论功行赏,皇后娘娘便乘机求官家,看在知秋国舅这孩子里立此大功份上,就赦免了孙家死罪,改为流刑。你猜官家怎么说?”

        赵曙还是嗯了一声,没说话。

        高氏道:“官家说,知秋国舅现在已经不是孙家的人,而是曹家的人,不要再管孙家的事,再说了,已经说好了,再给他一年时间,证明他们孙家说的那个什么温病不是伤寒的说法,不然还要给他孙家加上一条欺君之罪,定斩不饶,所以不要把知秋国舅的功劳跟孙家的事情扯在一起。官家到时候自然会给知秋国舅适当的奖赏……”

        刚说到这,就听见赵曙哇的一声,趴在g头呕吐起来!吓得高氏花容失色,急忙跑过去,坐在g边,替她轻轻拍着后背,shi女们赶紧把地上污秽清理了,端来铜盆放在g头,赵曙又呕了几声。

        高皇后心疼道:“这一次,只怕病得不轻,要不,还是叫太医吧?”

        赵曙喘着气摇头,低声道:“不用,能顶得住,你把先前的药丸拿来我吃,刚才吃的都吐了。还有吹的药。”

        高皇后让shi女都出去,然后取了药丸来,给赵曙吃了,又重新拿了吹药给他吹了喉咙()。然后坐在g边守着他,见他这副样子,也没心情做别的,只是忧心忡忡的。

        赵曙生怕她担心,强笑着,忍着喉咙剧痛,道:“知秋国舅这一次只怕得的奖赏不少呢,不过,这段时间事情忙,父皇恐怕没时间管这件事……”

        高皇后忙抬手挡在他嘴上:“别说话,你喉咙痛,说话难受。”

        赵曙还真的难受极了,喉咙跟塞了一块火炭,火烧针扎似的。

        努力张开嘴,道:“你给我看看,喉咙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高皇后把他的脸侧向窗户明亮处,侧着头一瞧,先前没有细看,这一看,不由大吃了一惊,只见喉咙里通红肿胀,而且已经有一些白色脓液,开始化脓了!

        以往赵曙生病,也曾经喉咙肿痛过,吹了药慢慢就好了,但是这一次,吹了药不仅没好,反而更重了。道:“这次的病,当真厉害,还是叫太医吧!”

        赵曙还是摇头:“看看再说,哪里就到了这步田地。”

        赵曙这话说早了,到了下午,他的病进一步恶化,不禁又呕吐了好几次,而且,到下午时分,说话已经很艰难了。皇后再次给他吹药,拿着药管让他张嘴,便看见他舌头发红,而且肿大得吓人,舌苔上满是珠子一样的白点,再看喉咙,好大一块都糜烂了!

        高皇后手中吹管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让人去叫太医!”

        “不用,我……,我顶得住……”

        高皇后垂泪,低声哽咽道:“不行!就算不要这江山,也先顾着xing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