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21章 新方子

第121章 新方子

        叶知秋回到座位也接着诊病,他前段时间的学习,诊脉望舌都已经练习娴熟,常见病已经难不住他了,刚开始还比较紧张,诊治多人之后,一颗心也慢慢平稳下来()。

        吃过晚饭,接着诊病,太医局的病患冲着太医局这三个字,那当真是络绎不绝,人满为患。虽然有四十个上舍学生加上两个坐堂太医,却也是人人都有事干,没有闲着的。

        这时,又有事了,那边学生跟病人家属吵起来了!

        这学生治疗的是一个腹痛下利里急后重痢疾病患,这病人家境贫寒,没钱吃药,要求针灸治疗,针灸不开药很便宜。

        可是,这病人的痢疾很严重,每天上茅房数十次!所以针灸没一会,就捧着肚子又要嚷嚷上茅房,学生只好帮他把针取了,让他去茅房()。回来之后躺下扎针,没多久又闹着去茅房,只好又取针。一来二去的,学生烦了,问他是不是存心的。病人家属便跟这学生吵了起来坐堂问诊的先生赶紧过去劝架,狠狠批评了那学生,学生低着头没敢说话。

        叶知秋也过去了,听了之后直皱眉,这学生也太不耐烦了,跟先前人家樱子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问旁边同宿舍的朱脑道:“这同学是谁啊?”“掌步云!他爹是掌禹锡掌太医。”叶知秋吃了一惊,掌禹锡虽然是北宋名医,但是爷爷孙用和的案子,就是他和高保衡两人搞起来的。搞得孙家家破人亡。前段时间被可馨使釜底抽薪之计,抽调去澶州治疗洪水过后发生的瘟疫去了。想不到他的儿子却也是太医局的学生,而且跟自己是同学。

        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混蛋这掌步云就是最好诠释。

        坐堂指导的是一个老先生,huā白胡须,训斥掌步云几句之后,问了情况,道:“病患〖针〗刺之后不久就要上茅房这是痢疾必然的结果你应该从治疗上面想办法才对!”掌步云嘀咕了一句:“有什么办法,刚扎好针他就要上茅房,总不能带着针去吧?”老先生道:“那好办,我说你扎保管不上茅房了!扎足三里、天枢、中胱、气海!”然后说了进针手法。

        掌步云按照老先生教授办法进针。不料没多时,病患又开始嚷嚷说要上茅房,不然就拉倒kù子里了。掌步云冷笑,斜眼瞧着老先生,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老先生却捻着胡须道:“捻转各针!快!”掌步云忙按照吩咐捻动金针。这一招果然奏效,片刻间,病患又安静下来了说不想上茅房了。

        一时间,围观学生们都赞叹连声。叶知秋也很惊讶,又问朱脑道:“这位老先生是谁?”“王惟一,教咱们针灸的,针灸科内舍就学了,那时候你没来。”叶知秋一听王惟一这名字,当真是又惊又喜:“竟然是他!”王惟一〖中〗国古代著名针灸大师,曾亲自设计监工制造了两尊精铜铸造的人体模型,作为教授针灸的模具()。同时王惟一撰写针灸名著《铜人谕xué针灸图经》,是对宋朝之前的针灸学成就进行了一次系统的总结这本书与铜人.配套使用。他用铜人教学的这个开拓xìng的创举,加上他的针灸专著,使得他因此成为针灸史上最有名的名医。

        知道是这位老先生之后,他的神奇针灸也就很正常了。

        那边掌步云要取针,王惟一却摇头说不要,环视四周同学,朗声道:“痢疾往往与积有关,对于积病,必须缓消,不可猛攻,如果强攻,虽然便通了但是腐秽不除,病不得愈。针灸治疗也是如此,只能缓消留针,不能强刺jī猛攻,想速效,却不得,这就是方法不对。必须留针半个时辰才取,如果其间腹痛要上茅房,就按照刚才的方法捻动金针便可以了。”众同学都吩咐点头,用心记住。

        那之后,经过这一次针灸,病患的痢疾果然痊愈了,这让叶知秋对王惟一的针灸技术印象十分深刻,也为自己能有这么一位好先生而高兴。

        这之后再无别的惊险发生,到了夜里,二更天,医馆这才关门,学生们陆续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白日里没时间看书,便只有晚上看了,反正也不存在熄灯问题,朱脑他们回到宿舍,便挑灯读书起来。一直到三更过后。

        这些书很多叶知秋也没看过,想到还有不到半年时间便要迎来毕业考试,如果不能通过,就得卷铺盖回家,丢人不说,救不了孙家人那才是大事。所以他也是利用所有时间专心看书。

        四人一直看到三更过后,第二天还要上课,这才匆匆洗漱áng睡了。

        叶知秋舒舒服服躺在金丝蚕被里,只是,这还是穿越过来第一次单独一个人睡,没有了碧巧和若菊,他觉得身边总是空dàngdàng的,已经习惯了闻着女孩幽香入睡,现在屋里却是四个大男人,满鼻子满耳都是汗味脚丫子味和呼噜声磨牙声,虽说穿越前大学七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但人就是这样,习惯了舒服的日子,再回头过艰苦的日子,总是有些不自在的()。

        闭着眼睛,不知怎么的,眼前却冒出樱子和贞子两姐妹的模样来,特别是樱子,不顾脏不顾臭,亲自伸出纤纤细手,帮病人引痰,这才是真正的医者父母心的表现,他对小〖日〗本一向印象不好,不过,这对小姑娘,却让他对〖日〗本女人印象大为改观。看来不能用国家区分人,再好的国家,也有差劲的人,再差劲的国家,也有好人。

        第二天上午上课,下午继续坐堂诊病。

        头日那fù人又来找贞子看病了,喜不自胜说道,吃了新开的方药,月经量已经明显减少了,食yù也增加了,睡觉也安稳了。

        贞子一听,很是惊讶,禁不住瞧了叶知秋好几眼,只可惜叶知秋正专心致志给病人诊病,没有看见他敬佩的表情。

        贞子把这件事告诉姐姐樱子。樱子也很是赞叹,让贞子原方开了,接着给病人吃。先后吃了十几药之后,缠绵折磨了这病人三年多的病,终于痊愈了。贞子和樱子姐妹俩这才相信,这个敢于诘责古人经典的半大孩子,不但嘴巴厉害,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叶知秋在太医局的生活一旦走上正轨,日子就好过了。早上上课,下午晚上在医馆坐堂问诊。

        转眼间五天过去了,又迎来了休息日。

        唐慎微他们巴不得这一天早点来,好一天都泡在书里,誊抄研读叶知秋的那一箱皇家医学典籍。休息日头天晚上是不用去医馆坐堂问诊的,可以回家住,但休息日当天晚上却要返回学校,坐堂问诊。朱脑他们三人休息日头一天下午下课之后,便坐在宿舍奋笔疾书,誊抄医书。叶知秋是不用抄的,王妃已经说了,这些书他想看多久就看多久。他回到了新家吴王府。

        他先回自己住处探望了母亲岳氏,说了自己五天来的学业和见闻,岳氏见他还这么孝顺,很是欣慰。

        然后叶知秋来到王妃寝宫问安()。

        王妃见到叶知秋,自然喜出望外,拉着问个不停。见他精神头还不错,也没饿瘦了,这才放心。吩咐厨房做一顿叶知秋喜欢吃的大餐来,一家人在一起吃饭。

        说是一家人,其实只有吴王、王妃和叶知秋他们三个),大哥出城去道观访友去了,二哥三哥也是呼朋唤友游船河去了,王妃的话也不听。无奈,只有三个人吃。

        酒宴上,王妃喜滋滋对叶知秋道:“官家得到翰林院曹铨他们的禀报,说发现了张仲景的失传的《伤寒杂病论》,官家龙颜大悦,连说了好几个好,还说要论功行赏呢!”叶知秋笑道:“赏不赏的也没什么,只要有用就好。”“自然有用!”王妃道,“官军让把所有发现的竹简送进皇宫,他亲自看了,说当真是失传的《伤寒杂病论》,虽然是简略本,却也相当不错了,已经下旨让林亿林太医负责整理出来,刊行天下呢!”“这书历经将近千年,失散加上老鼠虫子啃咬,只怕不全了,要重订,有一定难度的。”王妃道:“可不是嘛,官家也这么说的,不过官家下旨,让林太医他们想尽办法也要编撰完整。”叶知秋想了想,道:“母亲,能否跟官家说一声,让我参加校订吧,我对《伤寒论》很熟的,或许能帮忙。”叶知秋现在想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扩大自己的影响,只有扩大影响,才能实现自己的夙愿。

        王妃望了一眼吴王曹妃,两人都笑了,王妃道:“你还是好生在太医局学医,等通过了考试,那时再说也不迟。”叶知秋道:“我说得就是那时候,现在没空,学业很紧的。”“那没问题,只要你过了毕业考试,成绩优异,娘一准给皇帝请求让你参加校勘医书。”“我还要进翰林医官院当太医,我要给皇宫的人治病!”曹蛇笑道:“那得看你的本事了,直接从太医局毕业进入翰林医官院,必须是佼佼者,只有极少几个人才能享受这个殊荣。”“我会努力的!”曹蛇捻着胡须笑道:“你自然是佼佼者了,这个为父相信,、药神壶翁都托梦给你,找到了失传的《伤寒杂病论》,能被药神看中的,还能不行嘛!”这件事王妃回来就已经告诉了吴王曹玩,曹蛇也觉得是件奇事,夫妻二人因而对叶知秋更加疼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