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好一对胸器

第115章 好一对胸器

        王妃是不懂医的,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个发现在医学史有多么重大的意义,不过她也知道医圣张仲景的东西肯定错不了,儿子竟然得到药神壶翁的托梦,找到了医圣张仲景留下来的东西,那可真是个宝贝了,也非常的高兴,眼看夜已经深了,便道:“孩子,既然都发现了药神托梦说的宝贝了,要不,咱们回家吧,今天就不去太医局了,回家住,明天一早再去,不耽误上学的()。这里留给曹大人他们,会妥善处理的。”

        曹铨也道:“是啊国舅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整理出来,然后上报官家的。您辛苦了,就先回去安歇吧,整理情况我们会随时给您禀报的。”

        叶知秋点点头,说声辛苦了,然后跟着王妃坐车回到了王府。

        回到院子,刚进门,碧巧就迎了上来:“少爷回来了?”

        叶知秋兴奋之下,不顾的邀月、雪香在一旁,一把搂过碧巧,在她红chún上狠狠wěn了一下。把个碧巧惊得一声低呼,芳心狂跳不已,忙挣脱了,嗔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高兴!少爷我今天很高兴!”说着又要去搂碧巧,却被碧巧躲开了,红着脸瞧了一眼旁边的二女。

        邀月赶紧打岔问道:“啥事这么高兴啊?说给我们听听,也一起高兴高兴呗!”

        “我找到了一个宝贝!”叶知秋瞧着邀月笑道。

        “宝贝!啥宝贝!”

        “就是她!”叶知秋乘着碧巧注意听她说话的时机,突然抢上一步,一把抱住了碧巧,搂得很紧,碧巧要挣脱,却哪里能够。

        叶知秋抱着她。低声道:“咱们好久没在一起了,让我抱抱嘛!”

        碧巧又羞又窘。jiāo喘道:“少爷。有人在呢!”

        旁边邀月和雪香赶紧扭头就走()。

        叶知秋笑了:“呐!现在没人了,让我好好亲亲!”说着wěn住了她温润的红chún。

        碧巧停止了挣扎,听任他亲着,抬起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仰着头。把香舌送进了他的嘴里,任他吸吮着,片刻就全身发热。jiāo喘吁吁了。

        正亲得忘情。就听到廊下若菊的声音道:“雪香!赶紧给少爷准备洗漱,明儿一早还要上学堂呢,第一天上学,可耽误不得的!”

        一听这话,本来已经动情迎合着叶知秋的碧巧jiāo躯一颤,忙大力挣脱了。瞧着他,喘息着。嘻嘻一笑,磨转身跑进了屋里。

        叶知秋无奈,只好慢慢也跟着走过去,上了台阶,见若菊站在廊下,哼了一声,本想说她两句,可是她说的也没错现在都三更了,再不睡觉,只怕明日起不来,加上今天发现了《金匮要略》很高兴,便没说什么,背着手进了屋里。

        雪香她们很快备好洗漱用品,帮叶知秋梳洗,叶知秋坐在那,瞧着碧巧,几次要去拉她的手,她都红着脸躲开了,只好作罢。

        梳洗完毕,碧巧她们退出了屋外,若菊服shì叶知秋脱衣服。自从上次喝醉了给若菊伺候洗澡之后,叶知秋也就没有再拒绝若菊服shì宽衣,只不过,依旧穿着中衣睡觉,若菊也没有说什么,带他躺下,给他盖好被子,自己这才脱光了睡在外侧被窝里。

        叶知秋兴奋之下,一时睡不着,想起刚才的事,低声道:“碧巧以前是我的shì婢,我很喜欢她,所以跟她亲热,这个没有违背你们王府什么规矩吧?”

        “少爷是主,要跟那个奴婢亲热都成,没什么违背规矩的。——这是少爷的家,不是‘我们王府”少爷以后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了,没得让王妃娘娘听见了伤心。”

        叶知秋心想也是,王妃和吴王曹玘对自己都真的如同己出,真把自己当亲生儿子一般疼爱,若自己却把自己当作外人,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便嗯了一声,黑暗中瞧了她一眼,道:“我跟她亲热,你不高兴?”

        “没有不高兴的,奴婢说了,这是爷的自由,奴婢如何该说什么,只是明日一早要上学,去晚了,只怕耽误了学业不好()。”

        “你当真是这样想的?”

        “嗯!”

        “那我以后跟碧巧亲热,你不会告诉王妃吧?”

        “自然不会。奴婢不是那种背地里嚼舌根的人。”

        叶知秋心中欢喜,若这丫头不干涉自己跟碧巧好,那还真不错,便伸过手去,要在她被子上轻轻拍一下以示感谢,却不知若菊跟他说话,只把被子搭在腰间,半个身子都lù在外面的,帷帐里黑洞洞的看不清,这一下,正好抹在她高耸的双峰上,赶紧缩了回来,一颗心怦怦乱跳,暗忖道,这丫头一对xiōng器,就算是在仰面躺着,却也高tǐng如峰,比碧巧那小丫头的还丰满圆润,更有弹xìng。刚想到这,又暗骂自己卑鄙,怎么会往这上面去想。赶紧翻身朝里睡着。

        若菊乃处子之身,被他这一拍,全身都麻了,好象被武林高手点了xué似的,全身动弹不得,一颗心也跟敲锣打鼓似的咚咚跳个不停。只是,少爷那一拍之后,立即就缩回去了,随即翻了过身,面朝里睡着。若菊顿时如同高楼失足,嘴如嚼蜡,不是滋味。慢慢侧过脸望向他,黑暗中只能看见一个剪影,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叶知秋睡梦中被若菊叫醒,天才méngméng亮,若菊已经穿戴整齐,道:“少爷,该起chuáng上学了。”

        叶知秋只好坐爬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懒洋洋下了chuáng,在若菊服shì下穿好衣服,碧巧她们三个丫头进来帮他梳洗()。

        梳洗完毕,叶知秋瞧着若菊,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跟碧巧说!”

        若菊低头答应了,领头出了门,来到廊下,雪香也跟着出来,瞧见邀月走到另一边廊下去了,这才低声对若菊道:“若菊姐,少爷就这样把你撵出来,单独跟碧巧那蹄子亲热,真是过份!要不,悄悄告诉王妃娘娘,把碧巧换到别的屋伺候去吧?”

        若菊黯然摇头。

        雪香急了,道:“姐,不能心慈手软,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少爷会跟王妃讨了她收在房里的!那时候,你可就没有立锥之地了!”

        若菊轻叹一声,道:“那也是命,他们也原本就是一对,我不想为了我,拆散他们。”

        “你傻呀!”雪香凑上去声音更低了,“你没见王妃娘娘这么喜欢少爷啊,大少爷一心修道,早就说了迟早要离家隐居去的,二少爷整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王爷对他失望透顶,三少爷整天寻花问柳,王爷说他们俩都是不成器的家伙,所以,说不定呐,将来这王爷的爵位,便给了四少爷承继呢!四少爷虽然是过继子嗣,可我瞧王爷和王妃,对他好得不得了,这要是真把王爷爵位让四少爷承了,你跟了他,那不就是王妃了嘛!这当口上可心慈不得!”

        若菊知道雪香说的是真话,又叹了口气,道:“我纵有这心,人家心里没有我,又能如何?我真要使手段把碧巧换走,少爷知道了,会记恨我一辈子,那时候别说王妃了,连他身边的丫头只怕都做不成。”

        雪香点头道:“这话也是,反正不能让碧巧那丫头便宜占了,我看着可不舒服!”

        若菊道:“少爷喜欢她,那是她命好,羡慕不得的!”

        雪香笑嘻嘻低声问:“那你呢?你整夜里跟少爷睡一张chuáng上,也该用点手段啊!”

        若菊苦笑:“用什么用,他每晚都和衣而睡,连碰都不碰我一下()。”刚说到这,又想起昨晚少爷那一拍,却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不管如何,这还是两人同chuáng而眠,第一次他主动抚mō自己,不禁心中升起一丝甜mì,脸都羞红了。

        雪香却瞧见了她这神情,打趣道:“瞧你高兴那样,分明是在说谎!不定晚上多缠绵呢!哼!——哎,我问你,少爷厉害不?没把你身子骨揉碎了吗?嘻嘻嘻”

        若菊连耳朵根都在发烫,啐道:“呸!你这么想知道,自己找少爷去试试不就行了?”说着也咯咯笑了起来。

        雪香俏脸绯红:“我可没那福气。”

        正说着,叶知秋迈步出来,后面跟着碧巧,脸上红晕尚未褪去,羞答答的模样看着人心动。

        叶知秋跟碧巧亲热了一回,出门乘车来到了太医局。

        他进校门的时候,学校里已经很热闹了,各处都能听见读书的声音,急忙快步来到宿舍,庞安时他们三个已经起chuáng了正在洗簌。

        朱肱见他进来,笑嘻嘻道:“你怎么一夜都没有回来?昨夜查夜,我们三个可是帮你说了好话,这才掩饰过去的。”

        叶知秋奇道:“这晚上还查夜啊?”

        “当然了,查夜不在,可是要扣德行分的,德行分太低了,也不能毕业的。”

        原来,这太医局除了学医术之外,还非常注意学生的德行教育和考评,试想,这些人毕业后,相当一部分会到各地当地方医官为人师表,而其中最优秀的佼佼者,可以补缺进入翰林医官院成为皇家医官,给朝廷大臣治病,甚至将来成为shì御医给皇帝治病,这样的医者,某种意义上说,这德行比医术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