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04章 质询

第104章 质询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

        嗯,坏消息吧()!

        ——《本朝王》没有进入新书月票榜前十名。

        ——是够糟糕的,那好消息呢?咕”——距离前十名还差不到一百票了!

        ”。。。

        说着话,任雨天一把搂住了她,按在草堆里,便往她脸上乱亲乱啃,魔爪按在她丰胸上,使劲抓拧揉搓着,把赵夫人疼得大声shēn吟,要挣脱却又敌不过他的蛮劲,反倒更激起任雨天的兽性,胡乱扯下她的kù子,又抓又挠,随即解开自己kù带,**的就往里乱杵,嘴里夫人乖乖心肝乱叫()。

        可欣惊声尖叫,捂着脸不敢看。

        便在这时,就听到走廊处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任雨天大吃一惊,挣扎着从赵夫人身上爬起来,扭头一看,只见牢头徐泽哼带着几个禁卒,脸色铁青站在那。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要提kù子,却被冲进来的几个禁卒抓住了,拉了出去,按倒在走廊上。

        徐泽哼哗的一声抽出腰刀,冷冷道:“皇后娘娘懿旨说得很清楚,敢轻薄孙家女眷者,杀无赦!你明知故犯,还有什么话说?”

        任雨天脸色煞白,嚷道:“是她勾引我的,我可没有用强,牢头,我冤枉啊。”

        “冤枉你奶奶个头!”徐泽哼手中钢刀一挥,就听一声惨叫,血光之中,任雨天胯下兀自翘挺的话儿坠落在地,黑漆漆红彤彤的一大坨任雨天痛得差点昏死过去。望着徐泽哼,喘着粗气,希望他能就此放过自己。”

        没想到,徐泽哼的钢刀架在了他脖颈上,冷冷一笑道:“这就是不遵懿旨的下场!”说罢,刀刃猛地一拖,任雨天半个脖颈都裂开了,鲜血如喷泉一般直飞到房顶,溅得整个墙壁到处都是。”

        抓着任雨天的禁卒这才松开了手。任雨天摸着裂开大半的颈部,一张脸已经满是血污整个人都成了血人,圆瞪着红彤彤的眼睛瞧着前方,一捆干柴般地倒在了地上扭了几扭,便再也不动了。地上很快积了一大摊血泊。

        这时,整个女监里尖叫声恐怖的哭泣声响成一片。

        徐泽哼对也脸上变色的禁卒们冷声道:“以后关押孙家的女监没有我的命令,男禁卒一律不准进来,否则,他就是榜样!”

        一众禁卒忙躬身答应。

        “把尸体拖出去把地打扫干净()!”

        禁卒们把任雨天血淋淋的尸体跟拖死狗似的抓着两脚拖了出去。又有禁卒端着水桶进来冲洗血迹。

        徐泽哼走到赵夫人监牢前,丫鬟可欣已经帮着赵夫人把kù子提了起来,主仆两正抱着哭。

        徐泽哼将监牢门锁上,在栅栏外蹲下,道:“夫人,徐某刚刚得到消息,解救来迟,让夫人受惊了,还请恕罪!”

        赵夫人蓬头散发泪流满面,哭着道:“多谢徐爷相救。”

        徐泽哼站起身,大声道:“诸位太太、奶奶请放心,皇后娘娘早已经颁下懿旨,谁敢对太太、奶奶们无力的,杀无赦徐某没有想到这厮如此胆大包天,不遵圣谕,徐某已经将他杀了,以后徐某会严加看管再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一众女眷都连声称谢——又跪在地上,朝着皇宫方向磕头谢恩。

        福宁宫里仁宗官家正阴着脸背着手在屋里转圈。

        曹皇后坐在旁边瞧着他,脸上却十分平静。

        仁宗转了半天,又咚咚走到桌前,拿起桌上两个奏折,狠狠摔在了地上,还跺了两脚,怒道:“这个包黑子!这个唐老贼,混蛋!老是跟朕作对,都是混蛋!大理寺上午才上奏拟定罪,他们的奏折也跟着来了,凑热闹吗?大理寺要定孙家死罪,斩立决,他们两个呢,说案子存疑,不能定死罪!这不是跟朕作对吗””

        曹皇后迟疑片刻,低声道:“大理寺的定罪,以大不恭重罪满门抄斩,是不是太重了?”

        “重什么重?朕还觉得轻呢!已经放过了他孙儿永泽,又睁一眼闭一眼放过他孙女出嫁,这还不够宽容吗?”

        “官家仁慈,举国皆知,不过,包大人和唐大人的上奏,却也不无道理()。”

        “有什么道理!”仁宗怒道,“朕要翰林医官院听审此案,拿出是否定罪的结论,这帮人倒好,推说案子存疑,不宜草率定罪,还要接着查。——孙老太医这家伙都死了,还查什么查?这分明是变相帮着孙家脱罪!以为朕不知道吗?也不知道这孙家花了多少银子疏通这些人才帮得他们说话!哼,朕要查出来,一个都不放过!”

        曹皇后道:“据臣妾所知,高保衡获罪之前,曾经派人盯着那些医官,就担心孙家人行贿,而高保衡刚倒台没几天,孙老太医就病逝了,再说了,这是钦案,那些医官胆子再大,只怕也不会收受贿赂改变主张的。”

        “你这么说,他们这些认为案件存疑,继续调查的人,是发自内心的了?”

        曹皇后没有回避仁宗带着怒意的目米,道!“臣妾以为翰林医官院的医官都还是很正直的,除了个别诸如高保衡之流,他们对案件的分析判断,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如果置他们多数人的观点于不顾,强行定罪处死孙家人,只怕众人不服啊。”

        “有什么不服的!孙太医辩证不准就胡乱下方,用的又不是经方,致死皇儿夭折,还不该治罪嘛!”

        曹皇后道:“若是不如本方固然应该治罪,只是,翰林医官院的奏折说的明白,多数人认为二皇子的病类似阳明脏实证但是舌象脉象都不相同,这种病症以往也有按伤寒治的,也有因此治死的,所以这种证的确不好说是什么证,当然,孙老太医应该进一步辩证清楚才下方,但是,林亿太医他们也说过,当时皇儿病情危重,已经容不得拖延。不得己才用了他自己的经验方。用未经验证的自己的方子固然不对,但却也是情非得已。咱们也不能因为二皇子死了,就非要找一个替罪羊,也应该细加明察才对。”

        仁宗脸色很难看:“你的意思是,朕没有明察这案子了?”

        “官家自然是明见万里的,只是这案子涉及医术分歧,还是应该多听听太医和医官们的意见才好()。不宜草率行事。这也是包拯、唐介这些谏官上书劝谏的。”

        仁宗对曹皇后是非常敬重的,这番话而且也说的在理,他想了片刻,把脸色稍稍放缓了,道:“那好,朕便叫太医来咨询,当面听听他们的看法。。一传林亿、苏颂他们来!”

        侍御医是专门给皇帝治病的,一共有三个,分别是孙用和、林亿和苏颂。孙用和已经病逝,便只剩下林亿和苏颂了。而孙奇、孙、兆、高保衡、掌禹锡这些人还只是太医,也就是可以给皇亲国戚朝廷大臣看病,带还不够格给皇帝看病。

        很快,林亿和苏颂来到福宁宫。

        仁宗道:“今日叫你们两人来,是孙用和案子的事情,大理寺已经审结,拟以大不恭罪处断,成年男丁斩立决,女眷没为官奴,宅院抄没。但是,包拯、唐介二人上书,说什么翰林医官院的医官多数人主张的是案件存疑,须继续调查再作决断。因为这案子涉及医术争执,普天下之,医术以你二人为最高。所以,朕今日想听听你们二人的看法。告诉朕,这案子是否真的存疑?就是存疑,也得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不说话。

        仁宗瞧着他们,道:“说罢,不必拘谨,今日你们二人无论说什么,朕都恕你们无罪。”

        林亿上前半步躬身道:“微臣一直也想就这件事向官家说说自己的看法,正好官家召见,便一并说了。”

        ——”微臣以为,翰林医官院多数医官认为案件存疑的意见是对的,这案件的确存疑,应该继续调查。”

        仁宗的脸立即沉了下来,冷冷道:“你该不会是因为孙太医是你的同仁,就袒护于他吧?”

        “微臣不敢,微臣只是但就案件本身而言,绝无私心()。这案件的确存疑。”

        “那好,你且说说,怎么个存疑法?”

        “二皇子病症类似阳明脏实证又不像,特别是脉象和舌象,对于究竟是不是阳明脏实证这一点是存疑的,因为情况紧急,由不得商议,所以其辩证不准就擅自用方的指责,是不顾当时二皇子病情紧急这一点,苛刻强求的,不通情理。这些微臣在上次禀报翰林医官院的意见时,已经详细向官家阐述了,这里不再赘述。微臣只是想说,这案子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新的问题,使得这个案子更加疑点重重。”

        “哦,什么问题?”

        “便是那日知秋国舅所说的,关于温病跟伤寒不同的问题。”

        仁宗眉头皱得更紧了,哼了一声道:“他一个小孩子家说的话,也值得在意吗?”

        “可是小公主的病,这几日连着服用他的方子,已经大好,这便印证了他所说的话啊。”

        “小公主的病又如何证明他的话了?”

        “孙老太医最初辩证小公主的病就是伤寒表证,按照伤寒方用桂枝汤医治,结果立即出现了坏证。国舅爷告诉微臣,在这之前,他曾经提醒过孙老太医,说这是温病,不能按伤寒治,否则会出现坏证,但是孙老太医不听……

        “他告诉太医?嘿嘿,他一个毛孩子,还能指点太医如何治病……?”刚说到这,仁宗便想起来,当时孙用和的确说过,孙儿孙永泽曾经告诉他小公主的病是温病,而不是伤寒,不能按伤寒治,还开了一个方子,但是放在家里了,当时自己听说一个半大的孩子指点一个老太医如何辩证用方,当真匪夷所思,荒谬至极,盛怒之下斥责了他,将他撵了出去,现在林亿的话,倒也印证了这件事。”

        想到这,仁宗咳嗽了两声,道:“你接着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