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本草王在线阅读 - 第100章 人参燕窝附子汤

第100章 人参燕窝附子汤

        王妃也吓坏了,赶紧把叶知秋拉到身后,陪笑道:“官家息怒,永泽这孩子还小,还没有经过礼部言礼,也不知道个礼数,冒犯了官家,还请官家恕罪啊()。——泽儿,好不赶紧跪下请罪!”

        叶知秋冷然道:“我没罪!我是在告诉官家温病不同于伤寒,不能按伤寒治,他的二皇子就是这么治死的,现在小公主也是这样,如果没有我改变用方,一样会死!以后皇宫里再遇到这样的病,不按照我的方法医治,二皇子的悲剧还会重演!一忠言逆耳!我是一片忠心谏言,何罪之有!”

        小公主躺在床上,她还太小,听不懂他们争吵什么,只是样子看着都很怕人,禁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倒提醒了仁宗,想着不管这少年如何强词夺理目中无人矛头指向自己,他到底用方治好了小公主的病,从这一点看,说不定,他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仁宗自己也学过医,虽然温病就是伤寒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但是事实胜过雄辩,眼下人家就是用新的法子治好了小公主的病,非说人家不对,到底有些牵强。

        仁宗生性宽厚,心地善良,刚才因为恼怒之下没有细细思量,这一想,觉得叶知秋说的到也有几分道理,医术上的事情不同于写文章错了可以改,医术错了,那是要死人的,仁宗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放缓了语气,道:“你还小,又救了小公主,朕就不追究你的罪过了()。你回去吧!”

        叶知秋的目的自然不是来给官家上课的,急声道:“那我爷爷的错案怎么办?我一家人还关在大狱里!”

        仁宗耐着性子道:“你爷爷的案子,由翰林医官院负责查出,如今有一半以上的医官认定你爷爷有罪,朕也只能交大理寺依律处理了!”

        听审那天,叶知秋他们都没有去,在家守灵,所以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不知道大多数人其实是主张不仓促定罪的。当然,对于这些人应当算不定罪还是撇开不算,有两种看法,结果完全相反,而官家是持撇开不算这个观点的,这样一来,主张定罪的自然是多数了。

        叶知秋不知就里,呆了一下,道:“那能不能延缓处决,把这事查明了?”

        “查明什么事?”仁宗皱眉道。”

        “温病跟伤寒不同啊,二皇子是温病错当伤寒治死的呀!我爷爷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点,不知者不为罪,就不该定我爷爷的罪,更何况官家还私下给二皇子吃了闭门留寇滋补品,留住了病邪,又加了没有经过正确炮制的附子,这些合起来才导致了二皇子病逝,不应该让我爷爷背黑锅啊!”

        “又来了!”仁宗简直哭笑不得。”

        眼看着又要争执起来,曹皇后急忙插话,对叶知秋道:“永泽,你先回去,让官家细细想想,被太着急了。”

        “我伯父他们就要掉脑袋了!我能不着急嘛!”

        曹皇后把脸一沉,道:“你现在已经是曹家人了,怎么还说孙奇太医他们是什么伯父呢!”

        叶知秋一拍脑门,道:“我说错了,他们也到底曾经是我的亲人,做人不能忘本啊!”

        王妃过来拉着他的手,哄着他道:“我儿孝顺,说的没错,不过也别着急,这案子大理寺在审呢,泽儿乖,咱们先回去吧,官家事忙着呢,别在这搅和了()。”

        叶知秋还待要说,已经被王妃强拉着往外走,出到门外,王妃阴着脸道:“孩子,你想救孙家人,娘能理解,但是,也不能这么逼官家,也得让他有空琢磨一下你的话啊,皇后娘娘一直在帮你们家脱罪,老在官家耳边说这事的,大家都在帮忙的,别太担心了啊。”

        叶知秋也冷静一些了,现在如果逼得太紧,只怕会适得其反,但是又怕现在不说,圣旨一下,可就再没有机会了。

        但会话又说回来,现在就算有机会说,只怕一时半会也没办法让官家改变主意。只好上了轿,跟着王妃离开了望宫。

        看着叶知秋走了,官家阴着脸重新又坐回了床边。望着床上虽然依旧孱弱但却已经有了些精神的小公主,心中郁闷稍稍散了些,轻轻摸了摸小公主的小脸蛋,见她眼角还有泪花,便又拭掉。

        小公主见父亲和颜悦色的,小脸这才绽开了笑容,咯咯笑了起来。这一笑,把屋里沉闷的气氛都一扫而空了。

        曹皇后微笑道:“多亏了永泽这孩子,懂得这么一个偏方,能治得了公主的病。”

        官家点点头:“这倒是实话,他救了公主,朕会赏赐他的,只是他公然出言顶撞朕,甚至还说咱们的人参燕窝加附子的滋补汤害死的二皇子,当真可恶!”

        “那……”这个汤还给不给孩子吃?”

        “当然……”呃,当然不吃了!”

        仁宗刚要说当然要给吃,刚说了两个字,便改口了。他其实不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而是很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的,只不过这一次提意见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而且又涉及到孩子自己家的案子,所以仁宗才会先天就认为是夸大其词而已,如果换成包拯之类的,他就会认真听取了()。

        刚说要给孩子吃这人参燕窝加附子的滋补汤,可刚才叶知秋的话此刻又回荡在他耳边,二皇子就是吃这个汤加重了病情死的,小公主也是,他虽然不相信这话,但是,如果单单是这句话倒也不用管,偏偏是叶知秋又治好了小公主的病,至少是已经让小公主的病大有起色,那就由不得他不信了,如果刚愎自用非要给孩子吃,一旦吃了病情加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种事那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何况现在小公主已经苏醒,也用不着回阳救逆了。

        一听官家说不能给小公主吃,曹皇后心中便明白了,官家虽然不相信弟弟永泽的话,但是,这番话到底在他心里有了些许的份量,以至于影响到了他作出的决断。救孙家便有了一些指望了。当下微笑着把那晚人参燕窝加附子的滋补汤递给旁边宫女拿走。

        仁宗又逗弄了一会小公主,瞧见太医林亿一直默不作声站在旁边,便捻着胡须道:“林太医,刚才永泽那孩子说了一大通不着调的话,你怎么一言不发?身为侍御医,他那些不通之医理,你怎么也不驳斥,反倒让朕在前面顶着呢?”说着神情颇有几分不悦。”

        林亿急忙上前躬身道:“官家,知秋这孩子,啊不,知秋国舅爷的一番言论,虽然说不通,却也不是空穴来风,他帮微臣医馆医治的几个病人,的确正如他所说,是有明显疗效的,他也把方子抄给了微臣,微臣曾经仔细琢磨过这些方子,觉得构思精巧,颇有独到之处。至于他关于温病和伤寒的说辞,虽属孩子气,说不通,不过也未尝不是一番道理。”

        仁宗眉头皱了起来:“你认为他说得有道理?”

        “不是,微臣是说他这些说辞,有成功病案为依据,虽然数量非常少,却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因为如果他说的在理,那很多类似二皇子这种疑难杂症,便可以迎刃而解了。这不是一件好事嘛。”

        “行了()!”仁宗不耐须地摆摆手,“朕已经听烦了,什么温病不同于伤寒,满嘴胡说,真要是这样,张仲景、孙思逸他们怎么不知道?怎么不指出来?偏偏就他一个小孩子知道了?发现了?他算什么?神仙吗?哼,他只不过是找些借口帮他爷爷脱罪罢了,朕已经给了他们一个月证明温病不同于伤寒,他们拿不出证据啊!其实,他又能拿出什么证据!未必他比张仲景孙思逸还要高明?”

        “现在看来,这套理论是出自知秋国舅爷之口,并非老太医孙用和,而国舅爷才十五六岁,还在学医,尚未出师给人看病,自然没有更多的医案可供他证明他的理论。微臣一直在想,假以时日,或许才能知道他的理论到底有没有道理。”

        仁宗哼了一声,道:“林亿,你好歹也是个太医,胡子一大把的人,怎地相信一个半点孩子的痴人说梦?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得了几张偏方土方,这才治好了公主,也替你治好了病人,就凭这一点,你就要相信他那什么鬼话?那些都是有目的的!罢了,朕也懒得在听这些,不用再说了!”

        “是!”林亿躬身退到一旁。”

        周贵妃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不敢插话,到了这时候,才陪笑道:“官家,那孩子刚才给开了药方,这方子,呃,还给不给公主吃呢?”

        “给啊!既然有效,效不更方嘛。”仁宗虽然把叶知秋贬得一分不值,但是既然他的方子有效,还是要用的,这叫一码归一码,嘴上可以这么说,真正要做,还得看效果。”

        “可是,他到底是个孩子,这方芒……”

        “孩子怎么了?”仁宗捋着胡子淡淡道,“只要方子有效,照样可以用的。方子不分大小,只分管不管用!”

        “是!”周贵妃喜道,她担心的就是官家讨厌那孩子,连他的方子也不用,那就麻烦了。”

        ps:月票昨天一张都没有,唉,可怜啊!。